第363章 三联天龙

    大小姐说完,外面一群山炮的手下都愣了一下,冲进来一看是叶乘风和龙喜凤,他们听山炮说过,这两人是大佬青睐的客人。

    而大小姐的脾气他们都清楚的很,即便她是大佬的千金,他们也不敢胡来,万一大佬怪罪下来,那可不是说笑的。

    大小姐一看山炮手下犹犹豫豫的不动手,顿时就来气了,不过她还没说话呢,就见一个身影走了进来,正是他们的大哥山炮。

    山炮满头大汗,刚进门就朝大小姐说,“我说大小姐,你打电话让我去接你,你主么又自己回来了啦!”

    大小姐嘴巴一撅,朝山炮说,“难道要本小姐在那地方等你么?那个王八蛋,我一秒钟都不想看到他了!”

    山炮一边擦着额头的汗,一边看了一眼客厅里的情况,见叶乘风和龙喜凤都穿着浴袍站着,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诧异的看了一眼。

    大小姐刚想说什么,这时门外有走进来量大大汉,两人还挟持着一个鼻青脸肿的男子,近乎是拖着走进了客厅。

    两人刚走进客厅,就把那男人往地上一扔,那人在地上萎缩成一团,哼哼唧唧的,也看不清长的什么样子。

    大小姐也是一愕,朝山炮说,你这是做什么,他谁啊?你把他带我家里来做什么?

    山炮和大小姐说,“大小姐,你不认识他了?这小子就素惹恼你的那个王八羔子!”

    大小姐一听这话,脸色顿时一变,仔细地看了一眼萎缩在地上的那男人,这才看清了他的样貌。

    随即大小姐上去对着山炮就是一拳,“谁叫你把他打成这个样子的了啦!“

    山炮在一侧摸着脑袋,一脸诧异地看着大小姐,“大小姐,啊不素你打电话来说,这个小子惹哭你了,让我立刻过去的么?”

    大小姐连忙蹲下身子去扶地上的男人,而地上的男人显然是被山炮他们打怕了,大小姐的手刚碰到他的身体,他就吓得不停的往沙发那边靠,“别打了啦,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她见地上的男人这样,立刻站起身来,朝山炮大声叫道,我素叫你去啊,但素我没叫你动手打他啊,我只素叫你过去吓唬他一下啦!

    山炮也和大小姐说,我也没主么打他啊,是这小子太不经打了,我只是打了几拳,他就成这个样子了。

    他说着还一把把地上的男人给拽了起来,问他说,“你和大小姐说,我素不素只打了你几拳,素你自己不经打……”

    那男人本来身形就有些消瘦,被山炮那五大三粗的货提溜了,就和提溜一只小鸡子似的,吓的早就六神无主了,连声说素啦素啦,你没打我,素我自己摔着了么。

    山炮一听这话,立刻松开了手,回头朝大小姐说,“大小姐,你看,他自己也这么说啦!”

    大小姐根本就不搭理山炮,这时又要蹲下身子去看看那男人的伤势,那男人见她还是和见鬼一样,又好像大小姐的手上有传染病一样,连忙往后退去。

    叶乘风看在眼里,知道这人肯定是大小姐的男朋友,不过之前好像不知道大小姐的老子是**大佬,现在知道了,就吓傻了。

    大小姐还是不住地朝那男人说,你不要怕啦,有我在这,没人敢再动你一根指头,你和我说素谁打你的,我现在就砍掉他的手。

    本来男人就有些怀疑大小姐的身份呢,如今来了这里一遭,又听大小姐动不动就要砍人家手,完全相信了他新交的女朋友就是**公主了。

    他此时突然鼓起勇气和大小姐说,“莹莹,素我不对啦,你就当我孬种,我高攀不起啦,你放我回去吧,我家里还有老爸老妈要我养呢!”

    大小姐闻言一愕,随即朝男人说,“华哥,你难道忘记了之前我们的山盟海誓了么,你说无论我素什么样的女人,都会对我不离不弃的呢?”

    男人朝大小姐说,“那素因为当时我以为你只素酒吧的服务生啦,我哪知道你素天龙哥的女儿,要素你说你素天龙哥的女儿,我早就吓跑了……”

    大小姐听到这里,站起身来,深吸了一口气后,朝地上的男人说,“这么说,你素因为我老爸是**,所以想甩我了?”

    地上的男人都快哭出来了,连忙朝莹莹说,“你就当我没胆了,我父母都是老实人,就算我无所谓,我怕他们……”

    “行了……”莹莹一甩手,指着别墅的门口,朝地上的华哥说,“滚,我以后再也不想看到你……”

    华哥闻言如蒙大赦一般从地上爬了起来,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别墅,好像在这别墅再多待一秒就会毙命一样。

    山炮这时没注意莹莹的表情,还说着风凉话,朝莹莹说,“大小姐,我早就说过了,木门对木门,铁门对铁门,我们这种身份的人,只能找我们这样的人……”

    莹莹这时朝山炮大喝一声,“你住口啦,每次都素你,要不素你过去打人家,人家会这样?”

    山炮却不在意的说,就算我不动手,人家也迟早知道大小姐你的身份,那时候还不素一样的结果?

    莹莹懒得和山炮争论,这时立刻拎着包就要朝别墅门口走去。

    山炮见状立刻上前拦着莹莹说,大小姐,天龙哥一会就要回来了,你这么晚还要去哪?

    莹莹直接拿着包在山炮的身上一阵砸,要你管,我要去哪就去哪,你素什么东西,也来管我?

    正说着呢,别墅的大门打开了,一个穿着西装,头发梳理的整整齐齐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中年人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地看着莹莹和山炮,却是一副不怒自威的样子。

    山炮和莹莹见状都吓了一跳,连忙退到一边,不敢再吭声了。

    山炮朝中年人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天龙哥!”

    莹莹也低声地朝中年叫了一声,“爸!”

    天龙哥一边解开了西装的纽扣,一边朝客厅走了过去,见客厅的叶乘风和龙喜凤后,朝着两人一点头,随即坐在沙发上。

    他坐下后,拿出一个雪茄盒,从里面取出一根雪茄,用雪茄剪子修剪了一番后,放到嘴里,山炮立刻过来帮他点上。

    天龙哥头也不回的和身后站着的莹莹说,“莹莹,天不早了,你还不上去睡觉?我这有重要的客人,去吧!”

    莹莹闻言一阵迟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她不禁看了一眼叶乘风和龙喜凤,嘴里嘟囔了一声,“这算什么重要的客人?”

    不过莹莹并不敢反驳天龙哥的话,拎着包朝二楼的楼梯走了过去,路过山炮身边的时候,又用包用力的砸了一下山炮的脑袋,同时瞪了一眼叶乘风。

    等她上楼后,天龙哥才和叶乘风和龙喜凤招了招手,示意两人坐下,“二位,请坐,不好意思,因为有点事,所以回来晚了!”

    叶乘风和龙喜凤坐到天龙哥的对面,天龙哥从雪茄盒里拿出一根雪茄交给山炮,让山炮递给叶乘风。

    天龙哥随即和叶乘风说,“你应该就素羊老板说起的叶乘风了?”

    叶乘风接过山炮递来的雪茄点上,抽了一口后,朝天龙哥一点头,“这次来台湾,要天龙哥亲自接待,真是三生有幸了!”

    天龙哥脸上依然没有丝毫的表情,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没什么,我欠羊老板一个人情,这点小事根本不素问题,你在台湾这段时间,就住在这里,我平时可能都不在,你们有事找山炮就行。

    他说着还朝山炮说,山炮,这两位素我的贵客,他们在台湾的安全和饮食起居,就全权交给你了,你一定要给我好生招待着,就把他们当时素我。

    山炮闻言连忙说是,我一定把两位当成总统一样招待,掉一根毛,天龙哥都可以治我的死罪啦!

    叶乘风却和天龙哥说,天龙哥太客气了,其实我们来这只是一个过度,等羊老板来了,我们就要离开了,山炮哥还是忙自己的好了,别因为我们耽误了正事。

    天龙哥闻言不做声响,倒是山炮连忙和叶乘风说,没事没事,我本来就是闲人一个,像我这种小人物哪来什么正事?

    叶乘风还没说话呢,天龙哥就站起身来,和叶乘风以及龙喜凤说,今天天太晚了,等明天我摆一桌,为二位接风洗尘,我还有有点事要处理一下,就先走了。

    天龙哥说着就朝别墅的门口走去,临走的时候还低声和山炮说,给我看紧了莹莹。

    山炮连忙说知道,天龙哥你放心好了。

    天龙哥点了点头,到了门口后回头朝叶乘风和龙喜凤一点头,“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一样,不要拘束,我就先走了!”

    叶乘风和龙喜凤起身相送到门口,一直看着天龙哥上了外面的宾士车后,别墅门才被山炮关上了。

    山炮一回头连忙朝叶乘风和龙喜凤说,“风哥,凤姐,你们有事尽管叫我就行,我现在带你们上楼上客房……”

    叶乘风却叫住了山炮,“山炮哥,那个,你看我们坐了几天的船,上岸后还没吃东西呢……”

    山炮一拍脑袋,连忙说,“不好意思啦,我也素忙忘记了,我现在就叫厨师来……”

    叶乘风连忙说,“山炮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带我们上街上去找点东西吃,正好我也看看台湾的夜景!”

    山炮一听这话,脸上立刻露出了一丝为难的样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