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醉烟

    龙喜凤这时整理了一下思绪,正准备和叶乘风说什么的时候,集装箱的摆动幅度突然变大,而且不再是之前的那种规则的左右摆动了。

    而就在叶乘风和龙喜凤都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一堆东西从另外一侧,朝着他们所在的床下滑了过来,一包包装砰的一下砸中了龙喜凤的脑袋。

    龙喜凤咿嘤一声就晕了过去,叶乘风还没来得及去查看龙喜凤的伤势呢,集装箱再度要拜,幅度比上次更大,叶乘风抱着龙喜凤入怀,用力的撑住床脚。

    此时叶乘风看到集装箱的门口有水渗了进来,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海水,没一会功夫,叶乘风和龙喜凤的身体就已经完全湿透了。

    叶乘风第一次坐船出海,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此时心中暗想老子不会是坐上泰坦尼克了吧?这架势是要葬身海底的节奏啊。

    其实这艘游轮远不能和泰坦尼克相比,只是一般的小货轮罢了,叶乘风也清楚越是这种小伙轮,越容易做偷渡生意,大游轮才不在乎你偷渡的那点外快呢。

    现在叶乘风感觉是又冷又闷,五脏六腑好像都被颠簸了出来一样,脚上本来还在用力的撑着床脚,此刻也逐渐失去了力气。

    叶乘风脑子里清楚的告诉自己,脚上一定不能松开,一旦松开可能后果就不堪设想,但是脚上的力道已经完全不受他的大脑控制了。

    终于叶乘风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脚上一松,正好集装箱一晃,叶乘风立刻朝着集装箱的另外一端滑了过去。

    此时他手里还抱着一个龙喜凤,浑身已经快被颠的散架了,完全没有任何力气再去伸手阻挡自己的撞击了。

    “砰”地一声,叶乘风刚撞到集装箱的一侧,集装箱立刻就调了一个个,叶乘风还没来得及感觉到疼痛呢,立刻就又撞向了另外一边。

    一时之间,叶乘风脑子顿时失去了意识,好像整个身体都漂浮了起来一样,好像是睡在云端似的,心中有一个念头,尼玛,这不是上天堂了吧?

    他好像在迷迷糊糊之中看到了温柔、南方、舒瑾、路瑶,马红杰……自己所认识的所有美女,她们好像就在自己的身边,但是却又遥不可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乘风才逐渐恢复了意识,缓缓地睁开眼后,发现自己的脸正放在一个腿上,腿上的裤子是湿的,传来一阵冰冷的感觉。

    叶乘风刚睁眼,就听到龙喜凤的声音,“你总算醒了?”

    听到龙喜凤的声音,叶乘风立刻侧过脑袋,见龙喜凤正低头笑着看着自己,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正枕在龙喜凤的腿上。

    恢复了意识后,叶乘风立刻想起之前龙喜凤好像也被撞晕了过去,连忙问她有没有事。

    龙喜凤摇了摇头,和叶乘风说她没事,她早就醒了。

    叶乘风坐起身来,这才发现自己和龙喜凤正在几幢幢的床上,而地上满是散落的食品,还有没有退进的水,不好万幸的是,集装箱此时已经不在晃动了。

    龙喜凤这时拿来一瓶水递给叶乘风,又拿来一个罐头打开,自己喝了一罐,问叶乘风要不要。

    叶乘风被这一阵颠簸,肚子里早就空了,还真感觉有些饿了,也拿着罐头喝了几口,这才长叹一声,“这哪是偷渡啊,简直就是在鬼门关走一遭啊!”

    龙喜凤朝叶乘风一笑,这条路可是你自己选择的,没有人逼着你来啊,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叶乘风将一罐罐头吃光后,立刻下地,走到门口那里,用力的想去推集装箱的门,不过外面依然被锁着,不禁骂了两句,这是要把我们给困死啊。

    龙喜凤和叶乘风说,不到台湾,带我们上船的那人不会开门了,而且就算到了台湾,也要等集装箱从船上卸到码头才会开门,现在最多过了渤海湾,等着吧。

    叶乘风还没说话呢,床头一侧的一盏灯开始闪烁了起来,还发出滋滋滋的电流声。

    龙喜凤立刻说灯可能要坏了,话音还没落呢,那个台灯一闪之后就熄灭了。

    好在还有另外一个台灯亮着,不过集装箱里也顿时暗了一半。

    两人都庆幸幸亏这两个台灯都是焊接在集装箱的墙壁上,没有沾水,不过电瓶却是在地上的,早已经泡了水。

    不过刚刚庆幸完毕,仅剩的台灯也开始闪烁个不停,顿时集装箱里开始忽明忽暗,有时候一黑好一段时间,灯才又亮了起来,不过刚刚亮没多久又熄灭了。

    叶乘风走过去拍了拍台灯罩子,嘴里骂骂咧咧,也不知道是叶乘风拍的力道太猛,还是本来台灯就要坏了,这一拍之下,居然再也没亮了。

    整个集装箱里,顿时一片黑暗,叶乘风立刻一脚踹在集装箱的铁壁上,发出哐的一声闷响,嘴里骂了一句我草。

    叶乘风骂着立刻去衣兜里掏打火机,不过打火机也泡了水,打了好一会在打着了,他想要拿一根香烟点上,不过发现香烟也都泡烂了,又骂了一声。

    龙喜凤这时和叶乘风说,现在着急也没有用,忍忍吧,估计最多两天就到台湾了。

    叶乘风当然知道眼下的情况,也知道忍是现在唯一的办法,知道刚才自己有些急躁了,估计也是因为之前那一阵晃荡的缘故。

    他这时摸到床边坐下,刚刚坐下就感觉身后一亮,回头看去,见龙喜凤手里正拿着打火机,随即走下了地,在地上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没一会,龙喜凤拿着一个塑料袋走了过来,将塑料袋递给叶乘风。

    叶乘风接过塑料袋一看,里面居然是两整条的香烟,不过塑料袋里也有水渍,估计这两条香烟也应该被泡了。

    不过叶乘风还是将两条香烟都拆开了,两头的烟盒的确都被泡烂了,不过中间的几包烟受的影响不大,叶乘风连忙将几包还算干涸的香烟拿了出来,取出两根点上。

    一口**烟下肚,叶乘风总算是舒坦了许多,伸手将一根香烟递给龙喜凤,顿时整个集装箱又暗了下去,只有忽明忽暗的两个烟头在闪烁。

    集装箱里一阵安静,只是偶尔传来龙喜凤的几声咳嗽,叶乘风连忙和龙喜凤说,你不会抽就不要抽了。

    龙喜凤没有回答叶乘风,好一阵沉默之后,叶乘风才感觉有些不妥,拿着打火机点亮了看了一眼龙喜凤。

    却见龙喜凤的脸色有些苍白,很是难看,此时正侧躺在床上,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

    叶乘风心下一凛,连忙问龙喜凤怎么样了,哪里不舒服。

    龙喜凤只是摇了摇头,却什么话也没有说,也不知道是不是痛苦的说不出话了。

    叶乘风心下暗叫不好,在这集装箱里还要待两天左右呢,龙喜凤这个时候生病,可不是什么好事。

    他立刻伸手在龙喜凤的脑袋上摸了摸,看看有没有发烧的迹象,摸了一下感觉龙喜凤的脑门有些冷,暗想不会是低烧吧?

    叶乘风立刻又去拿来水给龙喜凤喝,龙喜凤紧紧地闭着眼睛和嘴巴,叶乘风只能撬开龙喜凤的嘴巴来喂着她喝了几口水。

    龙喜凤几口水下肚后,这才感觉舒服了一下,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叶乘风。

    叶乘风又问龙喜凤有没有舒服点,龙喜凤这才点了点头,“我没事,就是刚才抽烟抽的有些急了,脑袋就晕了!”

    叶乘风闻言一愣,随即哈哈一笑,“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生病了呢,原来只是醉烟!”

    龙喜凤却不解地看着叶乘风,“烟也会醉人的么?”

    叶乘风说,不会抽烟的人和刚学抽烟的人,都容易醉烟,有的时候醉烟和醉酒一样痛苦,当年我第一次醉烟,在床上睡了一天,脑袋还是昏沉沉的呢。

    龙喜凤这事看着叶乘风的方向,虽然连叶乘风的轮廓都看不到,但是她似乎能感觉到叶乘风也正在看着自己,不禁心下一动,良久也没有说话。

    叶乘风这时伸手握住龙喜凤的手,和她说没事的,你多躺一会就没事了。

    龙喜凤感觉叶乘风的手也有些冰冷,不禁也握住了叶乘风的手,突然感觉自己的身子哆嗦了一下,打了一个喷嚏。

    叶乘风这时连忙脱掉自己的外套给龙喜凤盖上,这样浑身湿透的躺着,没病也容易冻出病来。

    不过叶乘风的外套也是湿漉漉的,但是怎么都好过什么都不盖的好。

    叶乘风见龙喜凤半晌没吭声,立刻又用打火机照亮了眼前,只见龙喜凤正看着自己。

    叶乘风连忙伸手抚摸了一下龙喜凤的脸庞,问她还冷不冷。

    龙喜凤摇了摇头,问叶乘风,你冷不冷,你也上来一起躺着吧。

    叶乘风立刻躺到龙喜凤的一侧,抱着龙喜凤的身子,尽量让两个人的身子靠紧,能够相互取暖。

    龙喜凤将脸贴在叶乘风的胸口,完全能感觉到叶乘风的心跳,这时和叶乘风说,“其实羊老三这次去索马里,是参加一个会议!”

    叶乘风心下一动,问龙喜凤索马里那么乱,到底是什么会议这么重要,非要去索马里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