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演戏

    与叶乘风想的一样,游轮等集装箱装满才会出海,不过装卸集装箱的过程就用了四个多小时,噪音大的无法忍受。

    叶乘风和龙喜凤在集装箱里也无法交谈什么,但是想要睡觉又觉得噪音太大,根本不可能睡着,况且还只有一张床。

    龙喜凤拿出手机想要乘着这个时候看看新闻什么,不过集装箱里的信号很弱,一个新闻打开半天都显示不出来。

    外面的轰鸣声越来越大,让人的心里更加烦躁,加上集装箱是近乎密封的,让叶乘风和龙喜凤都有了一种燥热的感觉。

    叶乘风索性将外套脱了,见龙喜凤的额头也有汗珠了,和她说了一句什么,龙喜凤也听不见。

    他索性也不说了,走到集装箱门口,想要打开箱门,但是却发现箱门已经从外面上锁了,根本就打开。

    龙喜凤见状也朝叶乘风说了一句,“忍忍吧,等上完货应该就好点了!”

    不过估计叶乘风也听不见,所以走到叶乘风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声和他说了一遍,叶乘风这才听清楚了,回到床边坐下。

    坐回床边,叶乘风看着龙喜凤,做了一个动作,示意龙喜凤热的话,就把外套脱了。

    也不知道龙喜凤是没看懂,还是什么,她只是朝叶乘风淡淡一笑,却什么话都没有说。

    等船上不再传来装卸集装箱的声音时,叶乘风和龙喜凤都已经有些筋疲力尽了。

    叶乘风让出了床给龙喜凤侧躺着,自己则坐在靠在床边的地上,将后背靠在床边。

    本来两人估计有很多话说的,但是此时已经被噪音折磨的筋疲力尽,半个字都不想再说了。

    叶乘风还在想,偷渡这事自己绝对不会再做第二回了,这尼玛和在地狱轮回一样。

    没一会就传来一声洪亮的汽笛声,两人知道,游轮已经开始出海了。

    叶乘风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龙喜凤,见她此时已经闭上的眼睛,也不知道睡着没有。

    他感觉自己也有些累了,就靠着床边睡了起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乘风好像梦到自己已经到了台湾。

    又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还在船上,感觉床上有人下来,和自己说,我休息够了,你上去睡一会吧。

    叶乘风睁开迷糊的眼前,见“温柔”此时正站在自己面前,看着自己说话呢。

    他揉了一下眼睛,这才发现眼前的女人不是温柔,而是龙喜凤,“到台湾了么?”

    龙喜凤和叶乘风说,还早着呢,才两个多小时就到台湾了?你累了就上床睡一会。

    叶乘风从地上坐到床边,拍了拍自己的嘴巴,和龙喜凤说不累,就是这里太闷了,心口有些憋得慌。

    龙喜凤拿起一瓶水拧开喝了一口,又递给叶乘风一瓶,“喝点水就好了!”

    叶乘风接过水瓶拧开喝了一口,看着龙喜凤,“你也是第一次偷渡?”

    龙喜凤摇了摇头说,我都不记得我偷渡过多少次了,我偷渡去过新加坡,韩国,日本,新西兰,多的我都记不得了。

    叶乘风一阵唏嘘,这时忍不住问龙喜凤,你说你和温和是龙先生收养的,现在龙先生已经不在了,你有没有想过离开以太会?

    龙喜凤一阵沉默,又喝了一口水,摇了摇头和叶乘风说,进以太会容易,想出去很难,除非是像穆娜那样,被人开一枪,不过不一定有她那么幸运。

    提到穆娜,叶乘风心中一动,暗想不知道穆娜现在什么情况的,自从她中枪后,自己还没看过她呢。

    龙喜凤似乎看出了叶乘风的心思,和他说,你放心吧,我在去接你来海滨之前,就是从医院过来的,穆娜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了。

    叶乘风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他心里此时有很多疑问,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问龙喜凤。

    毕竟龙喜凤是以太会的人,而且还是前元首的干女儿,虽然总感觉她不同其他以太会的人,但是有些话叶乘风还是要掂量一下能不能说。

    不想这个时候,龙喜凤拿起自己的手机,对叶乘风说,“你也不用太担心,相信杨帆他们会想办法和台湾的警方联系上的!”

    叶乘风闻言心中不禁一凛,自己偷偷给杨帆发短信后已经将稿件删除了,难道龙喜凤还是知道了?

    龙喜凤见叶乘风看着自己,不禁朝叶乘风一笑,“其实你很多事我都知道,其实从你在省城把张为民送进了监狱之后,我就已经盯上你了!你信么?”

    叶乘风闻言心下又是一凛,怔怔地看着龙喜凤,不禁朝龙喜凤说,这么说,羊老三早就让你盯着我了?

    龙喜凤不可否认地朝叶乘风一点头,你一定觉得羊老三是认为你帮警方铲除了张为民,所以才会盯上你,你这么想就大错特错了。

    叶乘风心下移动,看着龙喜凤说,你的意思是,其实羊老三也希望接着警方的手铲除张为民?

    龙喜凤和叶乘风说,张为民虽然帮了他很多忙,但是这个家伙为人处事泰国高调,为以太会在江东的扩张带来了很多麻烦,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所以他早就想铲除张为民了,这个时候你出现了,你帮警方铲除了张为民,其实也是侧面帮了他一个大忙。

    叶乘风脸色微微一动,原来这一切都是在羊老三的计划当中的,即便没有自己去卧底,估计羊老三也会用其他的方法让张为民消失。

    龙喜凤则继续和叶乘风说,他当时就对你很感兴趣,因为他知道你根本就不是警方的人,而且还有些欣赏你的办事方法,觉得你是可用之人,所以他才通过以太会暗示穆娜,要她引荐你入会。

    叶乘风顿时恍然大悟,原来自己早就被羊老三给算计上了,这货从来就没放松过对自己的监视。

    龙喜凤继续和叶乘风说,之所以没有立刻找你入会,一来是他自己有很多事需要做,二来觉得时机不对。

    叶乘风问龙喜凤说,现在难道时机就对了?他在等什么时机?他说要去一趟索马里,去那做什么?

    龙喜凤却朝叶乘风说,有些事我能告诉你,有些事不能告诉你,还有些事,是我想告诉你也无能为力。

    叶乘风一阵沉吟地看着龙喜凤,最后问龙喜凤,羊老三让你监视我这么久,你应该知道我和杨帆来往比较密切,也知道我早就和钟队长他们有约,要再做一次内线,你难道没告诉羊老三?

    龙喜凤则和叶乘风说,你把他想的太简单了,其实这些事不用我告诉他,他也会知道,因为你不知道,以太会的力量其实早就渗透到了警察系统了,从你和钟队长第一次见面,甚至说过什么话,他可能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叶乘风不禁感觉自己背后有一股阴风,这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很不爽,但同时他又感觉自己的力量和羊老三,或者说和以太会比起来,简直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不过这些却都不是叶乘风现在最感兴趣的问题,他此刻最感兴趣的问题是龙喜凤,“你知道我还在联系杨帆,为什么没有告诉他?”

    龙喜凤看着叶乘风半晌后,这才和叶乘风说,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觉得你不应该死在他手里。

    叶乘风不禁朝龙喜凤笑着说,你该不会是在监视我的时段里,发现自己爱上我了吧。

    龙喜凤闻言脸色不禁一动,不过嘴上却什么都没有说。

    叶乘风见龙喜凤脸色不对,好像真被自己说中了心事一样,连忙又说,不然你这个资深的以太会成员,明知道我的动机不良,却又隐瞒不报,我很难找到其他合理的解释啊。

    龙喜凤却意外的朝叶乘风点头说,也许吧,谁知道呢,可能真如你说的,你身上的确有一股特别吸引人注意的地方。

    叶乘风朝龙喜凤一笑,他很欣赏龙喜凤的直白,不过他还是朝龙喜凤说,如果你一直在监视我,就应该知道我身边是不缺女人的,你会系上这么一个男人?

    龙喜凤则和叶乘风说,你身边的女人多,除了说明你是个花心大萝卜之外,还能说明你身上的确有能吸引女人的地方,同时也能证明我的眼光是正常的。

    叶乘风不禁哈哈一笑,在这集装箱里还不知道要待几天呢,反正现在哪也去不了,什么事也做不了,能和一个对自己有好感的女人在这说说这些,其实也不失为一个打发时间的好办法。

    不过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不禁问龙喜凤说,穆娜为什么要杀羊老三,羊老三为什么又让你放她一马?

    龙喜凤不禁摇了摇头,和叶乘风说,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遇到女人的事时,就会和所有男人一样,犯下这种低级的错误。

    叶乘风不解地看着龙喜凤,诧异地问龙喜凤,什么意思?我犯什么错误了?

    龙喜凤和叶乘风说,难道你看不出来,其实穆娜和羊老三是一伙的么,穆娜从来没有想过要杀他,他也没想过要杀穆娜,这些只不过是在你面前演的一场戏而已。

    其实在龙喜凤说自己遇到女人就犯糊涂的时候,他已经隐隐猜到了一些,不过听龙喜凤亲口说出来的时候,叶乘风还是不禁心下一动。

    不过让叶乘风奇怪的是,穆娜和羊老三为什么要演这么一出戏,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