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整容美女

    杨帆立刻问刚才冒充自己的人现在去了那个方位,陈队支支吾吾的说了半晌,总算是说清楚了,杨帆立刻用电话连线市局总台,汇报了这边的情况.

    陈队一直在杨帆耳边喋喋不休的为自己辩解着,杨帆不厌其烦的让一个手下去给陈队录口供的同时,自己上了警车,开始追击带走叶乘风的人而去。

    其实从第一个“杨帆”出现的时候,叶乘风就知道认出了他其实并不是杨帆,而是高鹏志,看来自己被抓的消息,羊老三也已经知道了。

    叶乘风并没有揭穿高鹏志的身份,同时心里也很奇怪,羊老三的单子也忒大了吧,居然敢冒充警察,这还没什么。

    他们居然还敢明目张胆的到派出所,在真警察面前把自己这个极度重犯给带走,这种胆大妄为的举动的确有点让叶乘风不禁怀疑羊老三的真实能量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大很多。

    之前叶乘风一直没有说话,一直等三辆警车依维柯开出了派出所范围后,叶乘风才朝高鹏志一笑,“我说大鹏,你在哪找来的这些人?装起警察来还真像模像样的嘛!”

    高鹏志没有搭理叶乘风,而是拿出了手机给羊老三打了一个电话,告诉羊老三,叶乘风他已经成功带出来了。

    羊老三不知道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高鹏志维维是诺,最后将电话交给了叶乘风,“老板要和你说话!”

    叶乘风先竖起了被手铐拷着的手,示意高鹏志先打开手铐后,才拿过电话,朝羊老三笑道,“羊老板,你是怎么知道我被抓了?”

    羊老三朝叶乘风笑着说,以太会的能量,超乎你的想象,不过这些都是次要的,现在你在国内应该是待不下去了,正好我过几天就准备去索马里了,我已经在东海给你安排了船去台.湾,你在台湾先等我几天,然后我们一起去索马里,没问题吧。

    叶乘风心中暗想,尼玛,你这是要把老子偷渡去台湾的节奏啊,你都把事情搞到这一步了,老子还有什么退路么。

    嘴上则和羊老三说,没问题,正好我也没去过台湾呢,正想着最近去旅游呢。

    羊老三则对叶乘风说,我已经和台湾方面的人联系好了,到时候会有人接待你,就先这样吧。

    叶乘风挂了电话,将手机交还给高鹏志,高鹏志收好电话后,便开始闭目养神。

    叶乘风乘机看了看四周的“警察”,见他们不苟言笑的样子,如今虽然已经逃出了派出所的范围,但依然还是如此,不禁让叶乘风觉得这些人是不是入戏太深了?

    现在让叶乘风头疼的是,自己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之下,就要去台湾了,自己身边的人似乎还没一个知道,估计真杨帆也不知道这个情况。

    当着高鹏志的面是无法联系杨帆的,叶乘风暗想还是等上了船后,或者到了台湾之后再想办法吧。

    坐了大概半个小时的车,三辆依维柯警车在盐海和海滨的交界处停了下来。

    高鹏志率先下车,叶乘风随即也跳下车来,见路边已经停着一辆红色的宝马,等叶乘风下车后,车门便打开了。

    叶乘风认出了那辆宝马是龙喜凤的坐骑,高鹏志这时朝叶乘风说,“我就送你到这了!”

    高鹏志说着走到宝马车旁,低头朝着里面的龙喜凤说了一句,人我交给你了,就走到宝马车后的一辆奥迪车,开着车离开了。

    而三辆警用依维柯也陆续的开离了现场,叶乘风这才走到宝马旁,坐进宝马车,刚把门关上,龙喜凤就一踩油门,朝省道高速上开了。

    叶乘风看着龙喜凤,这会觉得她的神情,和她的小名开心完全联系不上,他猜想肯定还是为温柔的事烦恼呢吧。

    一路上龙喜凤都没有说话,叶乘风主动和她说,是羊老板让你送我去偷渡的?

    龙喜凤依然不说话,叶乘风继续又说,其实你和温柔的见面的确是我故意安排的,我当时只是想让你知道,我没对你说谎。

    叶乘风说着见龙喜凤依然不吭声,他索性也就不说话了,如今冷月当空,高速上安静的只听到车子的引擎声。

    龙喜凤过了好一会,才和叶乘风开口说话,我不是送你去偷渡,而是要和你一起去台湾。

    叶乘风一听这话,眉头不禁一动,朝龙喜凤说,羊老板几天后才会去,之后还要去索马里,你也一起跟着?

    龙喜凤又不再说话了,叶乘风不禁朝龙喜凤说,你如果对我有什么不满的话,就直接说出来,不然这一路的车程加海程,还不把人憋死?

    龙喜凤和叶乘风说,我对你没有什么不满,只是有些事情无法想明白。

    叶乘风不禁问龙喜凤说,关于你和温柔的事?

    龙喜凤不置可否,显然是默认了叶乘风的猜测。

    叶乘风继续说,其实我让你们见面的初衷,是觉得你们如果真的是孪生姐妹的话,你们两人双方都应该有权利见一面,至于以后你们是相认了,还是继续过着自己现在戈子不同人生轨迹的生活,那是你们自己的选择。

    龙喜凤侧头看了一眼叶乘风,沉默了很久才问叶乘风说,你让我们见面的目的是什么?是想让我背叛元首,站在你这一边?

    叶乘风闻言先是一愕,随即朝龙喜凤一笑,我现在也是元首的人,虽然我加入可能时间没你长,但是我和你的本质是一样的,都是在为元首办事,我为什么要你背叛他?

    龙喜凤冷笑一声说,你自己心里在打什么如意算盘你心里最清楚,你绝对不是对元首忠诚的人,很多事我都知道,只是没有和元首说而已。

    叶乘风心下不禁一动,怔怔地看着龙喜凤,你都知道什么?

    龙喜凤淡淡地说,江东省缉毒大队的钟队长是不是你杀的,结果是我去查的,我一直追查了大概四天,你猜猜我都看到了什么?

    叶乘风心下顿时一凛,看着龙喜凤,却听她继续说,我看到了杨帆给钟队长打镇定剂,火化的时候,是从殡仪馆换了一具尸体,如果钟队长真的已经死了,死人需要注射镇定剂么,火化需要换尸体么?

    叶乘风暗想果然钟队长没有死,是和杨帆布下的一个局,这些他早就猜测过,不过此时让叶乘风奇怪的是,既然龙喜凤已经查到了这些,为什么没有向羊老三汇报。

    或者说,龙喜凤已经和羊老三汇报了,羊老三是知道这一切的,但是依然还是装作不知道?

    龙喜凤见叶乘风听完自己的话后,一句话也没有说,这才和叶乘风说,你放心好了,我给元首的汇报是,我亲眼看着钟队长火化的。

    叶乘风不禁朝龙喜凤说,你为什么那么做?

    龙喜凤沉默了半晌之后,才和叶乘风说,其实我不是温和,我和温柔不是孪生姐妹。

    叶乘风心下一动,看着龙喜凤半晌,仔细地看着龙喜凤身上的每一个特质,不管怎么看,她都和温柔很像。

    如果温柔也不知道自己有一个孪生姊妹叫温和的话,那可能真的是凑巧,凑巧就是龙喜凤长的比较像温柔而已。

    但是事实上是,温柔的确有一个孪生姐妹叫温和,而龙喜凤的确是和温柔长的几乎一样,怎么可能有这种事。

    龙喜凤和叶乘风说,我知道你不信,但我的确不是温和,我没有必要撒这个谎。

    叶乘风看出龙喜凤的眼神似乎真的不是在说谎,他不禁诧异道,你和温柔不是姐妹,但是你的确太像她了。

    龙喜凤这时嘴角一声苦笑,半晌后才和叶乘风说,你难道不知道现在的整容技术很发达了?

    叶乘风闻言一愕,怔怔地看着龙喜凤半晌,龙喜凤的意思是,她的这张脸,是整出来的?

    龙喜凤又是好一阵子没说话,大约十分钟后,龙喜凤才和叶乘风继续又说,真的温和已经死了。

    叶乘风闻言心下又是一凛,看着龙喜凤,他半晌没回过神来。

    龙喜凤和叶乘风说,其实我不但认识温和,而且关系还非常好,我和温和都是从小就被以太会的龙先生收养的。

    叶乘风认真地听着龙喜凤继续说,我叫龙喜凤,温和当时的名字叫龙彦春,名字都是龙先生起的,我们年纪相仿,从小就被以太会训练,一起吃苦,一起成长,也一起杀人……

    龙喜凤说到这里,叶乘风完全可以感觉到龙喜凤的声音微微有了一些变化,她的声音在颤抖。

    却听龙喜凤继续又说,我和温和是患难的姐妹,她就和大姐姐一样照顾我,每次有任务,如果太危险,她就替我上,就算是一起执行任务,她也是挑危险的,顶在前面,一直把我当亲妹妹一样照顾。

    龙喜凤说到这里,声音中已经有了一些哽咽,“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发生了意外,我们中了警方的埋伏,温和为了让掩护我,被警方打伤了腿,她怕拖累我,就让我先走,最后她暗中了车里炸弹的按钮……”

    虽然龙喜凤说这些所谓任务的过程还简单,但是叶乘风可以想象得出当时的情况,一定是惊心动魄的生死相关的情节。

    叶乘风这时朝龙喜凤说,你就是为了纪念温和救了你,所以把自己整成了她的模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