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出警抓人

    前半个小时的时候,叶乘风跟着路瑶进了房间,这种民房都是单居室的,吃住都在一起。

    靠前窗口就是简单的厨房,后窗那边就是卧室,中间用一道帘子隔开。

    叶乘风本来以为路瑶喊自己来,说什么水龙头坏了,只是一个借口呢。

    但是没想到进门后就听到了水流的滋滋声,转头朝窗口一看,水龙头的确是坏了,现在还在渗水呢。

    他立刻就操起了袖子,问路瑶扳手什么的工具在哪,我来看看是什么问题。

    路瑶拿来了扳手递给叶乘风说,已经坏了好几天了,现在虽然关了水闸,但是每晚的流水声,还是让人难受。

    叶乘风一边拿着扳手像模像样的检查,一边和路瑶开玩笑说,你的那个房东钧哥难道不会修么,看那样子好像对你很有好感啊,现成的免费人手不用,却把我大老远的喊来。

    路瑶走到一侧的冰箱前拿出了两瓶红牛,自己拧开一瓶,喝了一小口,和另外一瓶没拆头的都放到饭桌上。

    她不禁朝叶乘风说,那个钧哥人好是好,而且还是公务员呢,但是我总觉得他有一股让人说不出来的感觉,说不出哪里不对,但就是觉得有些奇怪。

    叶乘风正蹲着身子在看水池下面的管道,这时一回头朝路瑶一笑,傻子都能看出来那个钧哥对你有意思。

    路瑶搬了一张凳子坐下,朝叶乘风说,我当然看得出来他对我有好感,我说的那个感觉,不是这个,你明白么,就是有一种好像时刻都被人盯着的感觉。

    叶乘风听路瑶这么一说,不禁放下了手里的东西,回头正色的看了一眼路瑶,“你意思你被钧哥监视了?”

    路瑶摇了摇头,和叶乘风说,其实她也不是很清楚,也没有发现钧哥刻意在监视自己,但是每次都有一种好像被看光的感觉。

    叶乘风听路瑶这么一说,立刻走到桌边坐下,随手拿起一瓶红牛就喝了一口,也没在意那杯开头的是路瑶喝过的。

    他没注意,不代表路瑶没有注意,不过她见叶乘风好像也不是故意的,索性也就不提了。

    不过路瑶见叶乘风盯着自己看的眼神有些奇怪,不禁下意识的感觉背后一凉。

    叶乘风这才和路瑶说,钧哥平时看你的眼神是不是就是这种。

    路瑶立刻点头和叶乘风说,虽然不是很像,但是感觉是一样的,你这是什么眼神。

    叶乘风朝路瑶一笑,又喝了一口红牛,这才和路瑶说,我刚才看着你的胸口,腰,脑子里想的可都是你没穿衣服的时候。

    路瑶闻言脸色顿时一红,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叶乘风率先和她解释,喏,喏,你可别发火,我只是将自己代入到钧哥的想法中去试试,我可不是这样的人。

    叶乘风说着笑着和路瑶说,其实这也没什么,男人嘛,看女人总是喜欢幻想一些什么的,如果你喜欢没男人这么看你,你就悲哀了,可要天天在家以泪洗面了。

    路瑶一嘟嘴和叶乘风说,你们男人可真龌龊,看女人的时候,难道脑子里都是这么肮脏的么?我们女人也爱看帅哥啊,但是怎么不见我们脑子里想这些脏东西?

    叶乘风朝路瑶一笑说,这个问题你不要问我,说着指了指上方,和路瑶说,你应该问问万能的造物主,他构造男人的时候,就是这么设计的,我估计造物主自己也是一个好色之徒,不知道天上多少神仙姐姐被他yy过呢。

    路瑶没声好气的哼了一声,随即问叶乘风,你到底会不会修水管啊,怎么上面还在滴水啊。

    叶乘风连忙说,我又不是水电工,你让我歇会,喝口水,一会再看看。

    他说着一口将一瓶红牛喝掉,点上一根烟抽了几口后,立刻又蹲下身子去帮路瑶检查她的水管。

    叶乘风一边检查着水管,一边问路瑶,最近在盐海生活的怎么样,工作上顺利不顺利之类的话。

    路瑶坐在后面和叶乘风说,你和我哥接触多了,说话的口气也越来越像他了。

    叶乘风笑了笑和路瑶说,这叫什么来着,近朱者赤嘛!

    他正说着呢,这时发现下面的水管一个螺丝松开了,本来这只是小问题,但是叶乘风注意到,这个水管好像之前就被人整过。

    叶乘风问路瑶,你是不是找人修过,还是自己动手修过,这螺丝没上。

    路瑶说我找谁修啊,我自己又不懂这些,从坏了到现在,我就没碰过,本来是想找人修的,可是每天回来就忘记了。

    叶乘风心中不禁一动,这水管明显就是被人动过的,连水管的位置都不在原来的地方了。

    他一边将螺丝重新拧上,一边问路瑶,这房间除了你之外,没其他人吧?

    路瑶说,我租的时候就一个人住的,我不喜欢和别人合租,一点**都没有。

    叶乘风这时将水管重新拧上,将水闸打开后,一拧上面的水龙头,水哗啦啦的出来了,又重新拧上,已经一滴水也不漏了。

    他搞完这些后,拿着毛巾擦了擦手,正色地朝路瑶说,你的**只怕早就被人家看着呢。

    路瑶似乎没太明白叶乘风的意思,叶乘风这时在房间里转了一圈,仔细的看着每一个角落。

    见叶乘风这样,路瑶不禁有些奇怪,问叶乘风到底在找什么呢。

    叶乘风没有回答路瑶的话,在屋内从头到脚的看了一遍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和路瑶说,没什么,我看看屋内有没有摄像头。

    一听这话,路瑶吓出了一身冷汗,吃惊地看着叶乘风说,“什么,摄像头?我屋内怎么会有这东西?”

    叶乘风连忙和路瑶笑着说,我也只是怀疑,所以看看,没有摄像头,你放心。

    路瑶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一想叶乘风绝对不会突然莫名其妙的就怀疑自己屋内有摄像头,连忙问叶乘风,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乘风坐到桌前,这才和路瑶说,你的水龙头不是无缘无故的坏掉的,是有人故意拧松了,让你的水龙头坏了。

    路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诧异地看着叶乘风,谁这么缺德啊,害的我多交了多少水费。

    叶乘风闻言不禁哭笑不得地朝路瑶说,你还没意识到问题所在么,你的房间,应该只有你能进来,除了你,还能有谁进来弄坏你的水管?

    路瑶闻言心中一凛,顿时明白了叶乘风的意思,半晌后才和叶乘风说,我说呢,那个钧哥自从我水龙头坏了之后,总问我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

    显然路瑶还没意识到问题的关键,叶乘风立刻提醒道,这水管就是钧哥搞坏的,问题是,他可以随时进入你的屋子?

    一听这话,路瑶顿时感觉背后有些发凉,这么说,钧哥是随时都可以进入她房间,那自己岂不是一直……

    想到这里,路瑶立刻哎呀一声叫了出来,这个家伙,居然还留有后备钥匙?

    叶乘风不禁朝路瑶说,这事首先不要怪任何人,你自己租人家房子,难道就不重新换锁么?

    路瑶说当时我看这锁是新换的,而且钧哥一下给了我三把钥匙,说钥匙都交给我了,我当时就是想……

    没等路瑶说完,叶乘风接着替她说了,你途省事,而且又忙,就懒得换了。

    路瑶闻言怔怔地看着叶乘风,她现在满脑子都是这事,一想就觉得有些后怕,不知道钧哥有没有半夜三更乘着自己睡着进来过呢,想到这些,感觉自己背后都凉了。

    她正胡思乱想着呢,叶乘风已经走到了窗口,刚准备掀开窗帘看看的时候,就听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路瑶不禁没声好气地朝门口问了一句谁啊,外面传来了郑钧的声音,“我,瑶瑶,我找你有点事!”

    叶乘风这时不禁回头看向路瑶,路瑶一听是郑钧,更是火不打一出来,她正想找郑钧问问清楚这事呢。

    路瑶立刻过去将门打开,正准备破口大骂郑钧的时候,哪知道门口除了郑钧以为,还有几个穿着警服的人。

    为首的一个警察立刻冲了进来,一看叶乘风正站在窗口呢,立刻掏出手枪对准叶乘风,随即朝后面的警察说,“队长,的确是叶乘风!”

    后面一趟三五个警察也立刻冲了进来,为首的队长和叶乘风一声冷笑,“你小子还在盐海啊,还以为你早跑出去了呢!”

    路瑶一脸诧异地看着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诧异地说着,“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叶乘风到底怎么了?”

    为首的警察和路瑶说,他涉嫌杀警,现在是一级通缉犯,你说怎么回事?

    郑钧这时连忙伸手要去拉路瑶,低声和她说,瑶瑶,你先出来,别妨碍警察办公,你这个朋友杀了一个警察,不是什么好人,他很危险。

    路瑶立刻回身一个嘴巴打在了郑钧的脸上,你有什么脸说他危险?

    郑钧被路瑶突然打了一个嘴巴,有些莫名其妙的捂着嘴巴,诧异地看着路瑶,“瑶瑶,你怎么打我,你朋友杀警,又不是我的错,没错是我报警的,但我也是担心你的安危!”

    路瑶却冷笑一声,指着水池说,“我水龙头是怎么坏的,你是不是留钥匙了?”

    郑钧脸色顿时一动,随即连忙否认说,我怎么会留备用钥匙呢,我不是那种人,我可是国家公务员。

    路瑶又是一声冷笑,谁说国家公务员就不会干这种事了?难怪你前一阵总问我屋里有没有什么事,原来是你故意弄坏我的水龙头,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这时一个警察拿出手铐,上前给叶乘风拷上,和叶乘风说,老实点,跟我们走一趟吧。

    叶乘风并没有反抗,而且很合作,倒是路瑶连忙说,你们肯定是误会了,他不可能是这种人。

    她说着指着郑钧说,倒是他,我怀疑他租房给我的时候,留了备用钥匙,乘我不在家的时候,潜入我的房间,我现在要告他。

    郑钧连连否认,和警察说我没有,我是政府单位的,我不可能做这种事,又和路瑶说,瑶瑶,你肯定误会了。

    警察根本不在乎这些,现在抓了一个头号通缉犯,这才是最重要的,郑钧这事不过是小案子。

    领头的队长和郑钧、路瑶说,是不是,跟我们去了警局就知道了,反正你们也要过去录一份口供呢。

    队长说着示意下属给郑钧也带上一个手铐,郑钧见状连忙后退着和警察说,“警察同志,可是我报警让你们抓叶乘风的,我可没犯事!”

    拿着手铐的警察和郑钧一声冷笑说,“你没做过怕什么,跟我们去一趟警局,不就全清楚了!”

    叶乘风这时正被警察押着走出路瑶的屋子,路过郑钧身边的时候,朝着他一笑,“兄弟,我杀了警察我都不怕,你看你那一身汗,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要敢认!”

    郑钧连忙伸手擦了一下脑门上渗出的冷汗,朝叶乘风冷笑道,“我和你不一样,我是公务员,你就土匪,是杀人犯,我没做过……”

    叶乘风朝郑钧一声冷笑,“没做过就一起走吧!”

    郑钧见眼前的架势,自己不去都得去了,本来自己报警是来抓叶乘风的,何曾想到会把自己给搭进去。

    在警察过来要给自己上手铐的时候,郑钧和那个队长说,“我要打一个电话给我舅舅,我舅舅是交通局的刘凯伟!”

    队长一听这话,脸色不禁一动,刘凯伟是交通局的局长,虽然和自己不是一个系统的,但是毕竟也是一个局长,这个面子是要给的。

    但是又见叶乘风和路瑶此时正盯着自己看呢,如果因为郑钧的舅舅是刘凯伟,自己就给特权,那自己在他们眼里成什么了。

    所以队长冷哼一声说,有什么回局子里再说,说着示意手下给郑钧带上了手铐,押送着叶乘风和郑钧一起下了楼,还请路瑶也跟着去警局做一个笔录。

    等叶乘风和郑钧被押出巷子的时候,才发现路边的洗脚店,按摩店什么的,统统都关门了。

    可不是么,这边都出警了,他们还以为是严打下来抓人的呢,哪还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开门做生意。

    不过不少人躲在自家的窗口朝外看着情况,刚才郑钧光顾的那家,瑶瑶此时正坐在窗口往外看呢,一看郑钧被带着手铐往警车上押了,立刻回头和老板娘说,老板娘,钧哥被警察给抓了。

    老板娘眉头一动,随即啐了一声说,活该,这王八蛋早该被抓了,说着又是一叹,不过这家伙有些背景,估计过不了几天就又放回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