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穆娜的目的

    叶乘风也转头看了一眼穆娜之后,点上一根香烟,朝着穆娜吐了一口烟云,问她要不要来一根?

    穆娜侧过头去,从自己的一侧的床头柜拿出一包烟来,和叶乘风说,她不抽男士香烟,只抽这个。

    她说着拿过叶乘风手里的烟头,给自己点上了,再将烟头还给叶乘风,深吸了一口香烟,翻了一下枕头,让自己坐躺在床头。

    叶乘风结果穆娜的烟头,也坐起身来,朝穆娜说,你知道我们中国有一个说法么,就是借人家烟头,会死老婆的。

    穆娜不禁错愕地看了一眼叶乘风,随即扑哧一笑,朝叶乘风说,你有老婆了么,你这么担心你老婆会死?

    叶乘风却朝穆娜一笑说,你这么本事,我的底细到现在为止已经被你看的清清楚楚了,我有没有老婆,你难道不知道么?

    穆娜抽了一口香烟和叶乘风说,你没有老婆,你怕什么老婆死,难道你是觉得我和你上了一次床,就是你老婆了,你是怕我死?

    叶乘风将香烟塞到嘴里,只是吸着香烟,让烟云从鼻孔冒出,并没有在回答穆娜的这个问题,他心里在想,要是上床就是老婆,那哥老婆可多了去了。

    穆娜见叶乘风不说话了,自己也只顾着抽烟,不再吭声,等叶乘风一根烟抽完,将烟蒂掐灭后,却见他立刻从床上下来,捡起地上的衣服,准备开始穿衣服了。

    她不禁坐起身子,诧异地看着叶乘风,“怎么?你这就要离开了?”

    叶乘风一边穿着衣服,一边看了一眼床上的穆娜,笑着说,“你我之间本来就是因为一场打赌,你不会是因此而爱上我吧?”

    穆娜一愣,随即从床上跃起,直接跳到了叶乘风的身上,趴在叶乘风的背后,在叶乘风的肩头上用力的咬上一口。

    叶乘风忍着疼,等穆娜咬完后,才一把将她摔在了床上,穆娜坐在床上朝叶乘风一笑,“我们之间的赌博才刚刚开始,你是随便的男人,我可不是随便的女人,你招惹上了我,这辈子都别再想脱身了!”

    叶乘风笑了笑,继续穿着衣服,直到衣服穿好后,才和穆娜招了招手,“谁招惹谁还不知道呢!先走了!”

    穆娜并没有挽留叶乘风,而是坐在床上和叶乘风说,“元首已经到了盐海了,随时都可能要求你去见他,你最好手机二十四小时保持开机!”

    她话说完,叶乘风已经出了房间,回应穆娜的是砰地一声关门声,穆娜立刻将床上的枕头用力的扔向地上。

    而叶乘风离开宾馆后,刚从一楼的大堂走出门口,就见一辆红色的宝马停了下来,那个熟悉的“温柔”出现在了叶乘风的面前。

    叶乘风心下不禁一动,见“温柔”从车上下来后,直接朝大堂走了过去,似乎叶乘风在她面前就是一个透明人一般,视若无睹。

    他不禁心下冷笑一声,叶乘风啊叶乘风,你真以为你上过几个美女,就真把自己当成万人迷了,人家也许就是讨厌你这款的男人呢?

    叶乘风想着不禁微微一叹,心里又想到,上帝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你前三十分钟刚日了一个美女,后三十分钟就招另外一个美女的白眼,这是何等的现世报啊?

    他随即不再多想,也不再回头去看“温柔”,也许这样的女人注定了就是自己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自己也不可能和世上所有的美女都有什么交集。

    不过叶乘风刚迈开了步子,却听身后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怎么看见我来了,就想走啊!”

    叶乘风心中一动,回头看向“温柔”,却见她此时正站在大堂的门口看着自己呢。

    他不禁左右看了一眼,这才确定“温柔”是在和自己说话,诧异地看着她说,“我们认识么?”

    “温柔”则和叶乘风一笑说,“我没想到叶乘风你会这么小气!”

    叶乘风不禁更加好奇了,原来这个长的像温柔的女人,居然知道自己是谁,难道自己的那个猜测是对的?

    他想着走到“温柔”的面前,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她,“温柔”穿着一件白色的风衣,风衣的纽扣没有扣上,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蕾丝衬衫,纽扣一直扣到了领口。

    “温柔”下身穿着一件深黑色的紧身牛仔裤,她的腿本来就很细长,这么一看显得她整个人更加高倩挺拔。

    加上她的长发已经挽在了脑后,显得整个人的气质更是不凡,看上去就像是某跨国大公司的高层女总裁一般。

    叶乘风收起了眼神后,朝“温柔”说,“你知道我的名字?但是我却不知道你的名字,这似乎不是一段公平的交谈啊!”

    “温柔”操起了手,交叉在自己的胸口,朝叶乘风一笑,“公平要看建筑在什么前提条件之下,我知道你的名字,并不能证明不公平,只能证明的是我有能力,你要是想知道我的名字,当然也要靠你的能力,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公平,你说是不是?”

    叶乘风心下不禁一动,这个“温柔”虽然长的像自己认识的那个温柔,但是说话时,无论是语气,还是字里行间,两人都完全不一样。

    自己认识的温柔,无论是说话的语气,还是气质,都是有一股和她名字一样的温暖,让人有一众想要亲近的感觉。

    而眼前的这个“温柔”却完全和温柔不一样,她说话时,在气场上好像就已经压倒了对方,有一种恃势凌人的感觉。

    但是两人却还是有一点相同,就是说的话,都好像老师在向学生灌输一般,温柔是老师,那是理所当然,但是这个“温柔”让人有如此感觉,不禁让叶乘风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叶乘风这时朝“温柔”一笑,“我虽然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但是我知道你是谁,来盐海是做什么的!”

    “温柔”顿时来了兴趣,看着叶乘风说,“哦?那你不妨说说看!”

    叶乘风立刻将自己的猜测大胆的说了出来,反正即便说错了,最多就是出下糗而已,而且叶乘风的本能不愿意相信眼前这个和温柔长得很像的女人就是以太会的元首。

    他和“温柔”说,你来盐海是为了找我和穆娜,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说到这里,叶乘风朝她伸出了手,“很高兴以这种方式和你见面,元首大人!”

    “温柔”闻言不禁一愕,随即扑哧一笑,“看来你还是有一点本事的,既然能猜到这些!”

    叶乘风听她并没有否认自己的猜测,但是话语中似乎又没有完全承认自己的猜测,不禁心中一动,朝她说,“你不是元首?”

    “温柔”和叶乘风说,“想知道答案,就和我一起去见穆娜吧!”

    她说完转身就进了大堂,朝着电梯的方向走了过去,叶乘风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跟了过去。

    进了电梯后,“温柔”一直没有再说话,直到电梯到了穆娜所住的那层楼,叶乘风跟着她走到了穆娜的房门口,让叶乘风去摁门铃。

    叶乘风摁响了门铃,不过穆娜并没有马上开门,叶乘风猜想肯定是穆娜还没有穿好衣服呢。

    不过“温柔”显得很有耐心,站在门口等着,一直等了一刻钟,门才打开了,穆娜穿着睡衣站在门口,先看到的是叶乘风,刚要说话,就见叶乘风的身边还有一个女人,不禁错愕地看着“温柔”。

    “温柔”什么话也没说,直接走进了房间,一直走到客厅后,才坐了下来。

    门口的穆娜不禁诧异地看着叶乘风,“她是谁啊?你情人?”

    叶乘风耸了耸肩,朝穆娜说,“我要有那本事就好了,我也很想知道她是谁!”

    他说完也走进了房间,坐到了“温柔”的对面,点上一根烟,朝她说,“已经到了,揭晓答案吧!”

    “温柔”却不搭理叶乘风,而是看向从门口走了进来的穆娜,“你要介绍叶乘风进以太会,给一个理由!”

    穆娜一愕,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女人,半晌后才回过神来,“你就是元首?”

    “温柔”还是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用她那特有的,带有质问的眼神看着穆娜。

    穆娜立刻走了过来,朝“温柔”说,“我只是研究过他的发家史,比较符合我们入会的条件!”

    “温柔”一阵沉吟后,才和穆娜说,“但是你知不知道,我们以太会引进新人的规矩?”

    穆娜一阵沉默,没有再说话,显然她是知道的,只是不愿意开口。

    “温柔”这时站起身来,从风衣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枪,对着穆娜就开了一枪,“我们同意叶乘风入会,谢谢你的引荐!”

    叶乘风都没回过神来呢,就见穆娜这时捂着胸口,鲜血瞬间染红了她的睡衣,她此时正跪在地上,眼睛看向叶乘风。

    “温柔”的枪是带有消声器的,这时她拿起手帕,擦了擦枪口,又将枪收回到风衣的口袋里。

    叶乘风连忙走到穆娜身前扶起了穆娜,立刻朝“温柔“说,这是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杀她?

    “温柔”用平静的不能再平静的语气和叶乘风说,这是以太会的规矩,以太会的人数是固定的,如果需要引荐一个新人,那就必须要有一个老会员退出。

    叶乘风立刻和“温柔”说,那你可以让他退会啊,难道一定要用这种方式?

    “温柔”还是冷静地看着叶乘风,你就算不知道我们以太会是干什么的,大致也能猜到,你觉得我们会让一个人活生生的离开以太会么?

    穆娜这时伸手握住了叶乘风的手,叶乘风的手上,霎时染上了鲜血,她强挤出笑来,和叶乘风说,原来你们中国的那句传言是真的。

    叶乘风一时没明白穆娜说的是什么,诧异地看着她,却听她继续说,“借别人烟头,会死老婆的……”

    他这才明白穆娜的意思,不过叶乘风有点搞不清楚了,穆娜是以太会的会员,她绝对知道引进自己,是要用她自己的性命换的,她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叶乘风握紧穆娜的手,看着怀中的穆娜,“为什么,你为什么……”

    “温柔”这时站起身来,“我给你们最后相聚的时间,我在车上等你!”她说完转身就出了穆娜的房间。

    穆娜等“温柔”出了房间后,这才和叶乘风说,“她不是元首,元首是不会亲自杀人的!”

    叶乘风不禁诧异地看着穆娜,显然穆娜对以太会的了解很多,他继续又问了一句,“你知道自己会死,为什么还一定要坚持引荐我?”

    穆娜握着叶乘风的手说,“因为我想你帮我杀了元首!”

    叶乘风表示不解,穆娜继续和叶乘风说,“我入以太会的目的,就是想见到元首,然后亲手杀了他,但是一直没有这个机会,本来以为这次元首亲自来盐海是一个机会,但是没想到,他只是让他的保镖来……”

    叶乘风还是有些不解,“你为什么要杀他,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会帮你杀他,你用自己的命去换他的命,值得么?”

    穆娜朝叶乘风一笑,“我没时间和你慢慢解释了,我只能告诉你,我和牙猜不是亲姐弟,我亲生父母以前也是以太会的,就是死在元首的手里,你现在明白了?”

    叶乘风点了点头,原来穆娜是为了要给父母报仇,但是用自己一家的性命,去换元首一个人的命,值得么?

    穆娜这时握紧叶乘风的手,“你会不会答应我?”

    叶乘风想也不想,直接一把抱起了穆娜,“我现在送你去医院!”

    穆娜却连忙和叶乘风说,“那个女人会带你去见元首,这是你的机会,你应该现在就下去!”

    叶乘风却不搭理穆娜,抱着她走出了房门,穆娜继续和叶乘风说,我求你了,你下去跟那个女人走。

    叶乘风低头见穆娜一副恳求的眼神看着自己,心中一阵迟疑,但还是抱着穆娜走到了牙猜的房门口,用脚猛踹门。

    没一会功夫牙猜就打开了房门,本来一脸怒气,但是见叶乘风的手里抱着的穆娜浑身是血,不禁诧异地看着穆娜。

    叶乘风将穆娜交到牙猜的手里,朝牙猜说,“带你姐姐去医院……”说着又和穆娜说,“你放心,我答应你!”

    他说着就朝电梯走了过去,牙猜根本听不懂叶乘风刚才说的什么,见叶乘风要走,立刻朝着他叫唤了几声。

    穆娜却拉住了牙猜的手,和牙猜说了几句泰文,牙猜满脸的狐疑,嘴里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