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征服

    叶乘风虽然脸上也受了伤,嘴角都有血丝,眼角也有些淤青,但是总体受伤并不重,而且此时嘴角微微上扬,看着穆娜的表情有些似笑非笑。

    而地上的牙猜完全已经晕厥过去了,看他的脸上似乎伤的比叶乘风还要重,嘴角和眼角都撕裂了,鼻子下面也在流血。

    穆娜一直没回过神来,看到自己弟弟这样,才叫了一声牙猜的名字,想要进去看看牙猜到底什么情况的。

    不过穆娜刚走到电梯门口,叶乘风就一把抓住了穆娜的手,挡在她的面前,朝她说,现在我已经打败你这个拳手弟弟了,你是不是也该履行你的诺言了?

    穆娜一愣,看了一眼叶乘风,还是甩开了他的手,走进电梯扶起地上的牙猜,她似乎学会急救,翻看了一下牙猜的眼睛后,确定是昏厥,立刻用手指掐他的人中。

    好一会,牙猜才回过神来,立刻坐起身来,喘了两口粗气,一抬头见叶乘风正看着自己呢,他立刻就要站起身来,嘴里还大叫着泰语。

    不过牙猜刚站起来,就觉得自己的胯下一痛,顿时想起来刚才的一切,本来叶乘风已经被自己一拳一脚打倒在地了。

    牙猜从此判断叶乘风根本毫无攻击力,所以在电梯就要关上的时候,并没有在意躺在地上的叶乘风,而是满脑子都在想要怎么好好收拾叶乘风一顿呢。

    就在牙猜分神的时候,躺在地上的叶乘风却突然出脚了,这货出腿力道不是很大,但是速度却很快,牙猜一时大意,不及提防,被叶乘风一脚就踹中了裤裆下的要害。

    就当牙猜疼的都快站不直腰的时候,地上的叶乘风一个鲤鱼打挺突然站了起来,抓着牙猜的头发,对着他就是一阵狂殴。

    牙猜虽然胯下吃疼,但是疼痛却在逐渐的消减,便开始还击叶乘风,也打中了叶乘风几拳,但是叶乘风这货就好像吃了伟哥一样来劲,抓着自己的头发死都不撒手。

    叶乘风抓着牙猜的头发,就使劲将他的脑袋往电梯内侧的墙上撞,无论牙猜怎么打叶乘风,叶乘风只管一味的拉着他的脑袋往墙上撞。

    这个时候开始,牙猜和叶乘风比的就不是谁伸手好的,而是谁更能扛得住,牙猜要是能扛得住头撞墙,那他就能先打垮叶乘风。

    如果叶乘风要是能扛得住牙猜的铁拳,那他就能线把牙猜给撞晕了,结果当然是显而易见的,牙猜最终没能扛住,叶乘风叶乘风给撞晕了。

    这些耍诈的手段,在牙猜看来当然是不齿的,所以他此时刚醒过来,就准备继续找叶乘风报仇了。

    不过却被穆娜拦了下来,穆娜和牙猜说了几句,牙猜似乎不停,穆娜脸色一变,用训斥的口气和牙猜说了几句后,牙猜才瞪了叶乘风一眼,朝他比了一个中指,气冲冲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虽然叶乘风听不懂牙猜和穆娜在说什么,但是大致意思也能明白,肯定是穆娜和牙猜说什么输了就要认之类的,让牙猜很不服气的话。

    叶乘风也承认自己对牙猜是胜之不武,不过这个年代,谁还和你硬碰硬的比拳头,当然是比脑子了,只要结果赢了就行。

    穆娜这时看了一眼叶乘风后,这才说你跟我到我房间吧,说着转身就朝自己的房间门口走了过去。

    叶乘风刚才刚上楼就遇到了牙猜找茬,根本没有仔细看过穆娜,此时见穆娜身上的睡衣虽然很长,一直裹到了膝盖以下,但却是半透明的。

    穆娜在前面走的时候,透过走廊的灯光,叶乘风依稀可以看到穆娜睡衣里面,其实什么都没有穿。

    她那脚步就如同猫步一样,翘挺的臀部在叶乘风的眼前晃来晃去,本来叶乘风来这里的目的,也并非完全是为了穆娜,和牙猜刚刚一场激斗,身体里的雄性荷尔蒙却已经被完全的激发了出来。

    现在走在叶乘风面前的穆娜,虽然还穿着一层睡衣,但是在叶乘风的眼里,她好像已经什么都没穿了一样。

    当穆娜走到自己房间门口的时候,还停步回头看了一眼叶乘风,朝着自己妩媚的一笑,叶乘风甚至都不知道这是自己的想象,还是穆娜就是如此。

    叶乘风立刻加快的步伐朝着穆娜的房间走了过去,刚进门,他就将房门里的防打搅的牌子挂在了门外,随后将房门锁上。

    而此时的穆娜已经走到了卧室里,正在床头那边半蹲着身子在床头柜好像在找什么东西,此时臀部正翘着,那姿势让叶乘风不禁无限的遐想。

    叶乘风立刻走到穆娜的身后,一把将穆娜抱住,穆娜吓了一跳,连忙要推开叶乘风。

    叶乘风一把抓住了穆娜的手,一手搂住她的腰,将正准备避开的穆娜用力的往自己身前一拉,让穆娜紧贴着自己的身体,冷笑一声说,“难道你已经忘记你的诺言了?”

    穆娜却还是伸手要去推开叶乘风,嘴上和叶乘风说,“别闹,你嘴角和眼角都破了,我在给你找药酒呢!”

    叶乘风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嘴角,感觉一股血腥的味道,更加激起了他的肾上腺与荷尔蒙,朝穆娜一笑,“这点小伤算什么,你用嘴巴帮我添干净就行了,你不知道么,女人的口水就是最好的疗伤药……”

    他说着不顾穆娜的挣扎与反对,立刻又用力将穆娜一拉到了自己的怀里,随即一口吻住了穆娜的嘴唇。

    穆娜虽然早有准备,但是对叶乘风如此富有攻击性的吻,还是有点不适应,立刻伸手就去腿叶乘风的胸口。

    但是此时无论穆娜怎么拒绝和推辞,甚至挣扎,一点用都没有,而且恰恰适得其反的使得叶乘风更加的兴奋。

    叶乘风也并非是有了性.事就完全丧失了理智,他只是觉得此刻自己征服一个穆娜这样的女人,对于此时此刻的自己来说,就是最大的乐事。

    所以叶乘风毫不掩饰自己的狂野,这当中也有一点报复的行迹在里面,你不是说要日你,就得先干趴下你老弟么,老子现在做到了,现在就是干趴下你了。

    叶乘风不顾穆娜的扭捏,强吻了穆娜好一会,就在穆娜已经逐渐不在反抗,渐渐开始享受起叶乘风富有挑衅意味的舌头时,叶乘风却突然松开了嘴,随即一把将穆娜往床上一推。

    穆娜刚才完全沉寂在叶乘风的强吻中,此时砰的一声就摔在了床上,完全没有反抗的力道,不过叶乘风推自己来的太突然,她脸色顿时一变,想要发火。

    而这个时候,叶乘风也已经从床下跳了上来,一下子压在了穆娜的身上,随即坐在穆娜的跨上,手上用力拉住穆娜睡衣的衣领,用力的一扯。

    不知道是沐临风的力道太大,还是穆娜的睡衣太不结实,居然就被叶乘风这样给撕开了。

    穆娜不禁本能的尖叫了一声,伸手护住自己刚刚露出来的胸口,吃惊地看着叶乘风。

    她本来是准备要发火的,但是此时才发现自己对于叶乘风如此粗野的行为,居然完全生不上气,而且自己内心深处,还觉得粗野的叶乘风很是性感。

    叶乘风看着床上的穆娜,这时迅速的褪去自己身上的所有衣服,毫无保留的展现在穆娜的身前。

    他身上的肌肉虽然不似牙猜那般壮实,但粗野的线条也是轮廓分明,凹凸有致,特别是叶乘风的身材比例要比穆娜五短身材的弟弟牙猜要好的多。

    穆娜是生在长在亚热带的泰国,那里天气闷热,特别是一到夏天,好多男人都是打赤膊的,所以穆娜也看过很多赤膊的男人身材,但是穆娜从来没有见过叶乘风这样的身材好的。

    叶乘风似笑非笑的眼神,加上他线条分明,如同斧凿刀削一般的冷峻五官,都让穆娜感觉到一股雄性的魅力在逐渐的征服着她。

    穆娜即便是想要发火,但是此时发现自己已经浑身乏力的无法动弹了,就算叶乘风此刻如果狮子野兽一般的上来撕咬自己,穆娜恐怕都使不出半分的力道来反抗了。

    叶乘风从穆娜的眼神中已经看出了,穆娜已经拜服在自己面前了,但是这不算完,他立刻一把拉开了穆娜挡在胸口的双手,穆娜富有弹性的的两个脂肪团立刻弹了出来。

    没等穆娜反应过来,叶乘风就真和动物世界里的野兽一样,已经扑在了穆娜的胸口开始撕咬了。

    但是穆娜不但没有叫,反而喉咙里不自觉的发出一种类似哼哼的叫声,叶乘风撕咬的力道不小,但是那种疼痛却是穆娜能够接受的。

    相反这种疼痛感,不但没有让穆娜感觉到任何的不适,反而让她感觉自己就和抽了大麻一样的兴奋,在叶乘风的撕咬中,穆娜感觉自己下身湿润了就和泰国的湄南河一样了。

    穆娜的手随着叶乘风的撕咬,已经紧紧地搂住了叶乘风的腰,那手指就和猫爪一样,在叶乘风的背后肆意的挠抓着。

    叶乘风完全能感觉到自己背后的肌肤正在穆娜的挠抓中撕裂,一种撕裂的疼痛,使得叶乘风更加的兴奋。

    他立刻伸手掰开了穆娜的腿,一手抓住穆娜的胸口,一手摸着自己的凶器,对着穆娜的桃花深处,用尽了全力的挺了进去。

    穆娜这才歇斯底里的大叫了起来,抓着叶乘风后背的手也更加的用力了,完全就能掰开叶乘风的后背一般。

    如果是其他女人,叶乘风也许能怜香惜玉的慢下动作来,但是一想到穆娜的弟弟牙猜可能就在旁边的房间,叶乘风就更加的兴奋,他有了一股就是要让牙猜听到他姐姐叫.床声音的冲动。

    所以穆娜撕心裂肺的叫喊,并没有唤醒叶乘风的心疼,叶乘风反而更加猛烈的撞击着穆娜。

    而穆娜也随着叶乘风一阵阵的撞击,不住的叫唤着,那声音开始还有些尖锐,到了后来已经有些嘶哑了。

    这叫声在叶乘风的耳内听来,反而感觉更加的性感,使得他更加停不下来了。

    穆娜开始是真的感觉有些疼痛,但是时间一长,反而感觉这种撞击感就和之前叶乘风撕咬自己胸口一样,逐渐变成了她所能承受的疼痛。

    这种疼痛实际意义上已经不是疼痛了,还是一种刻骨铭心的快感,一种能让穆娜感觉自己在平时无论多么强势,在这一刻,她就是一个正常的女人的感觉。

    随着穆娜嘶哑的叫喊声,叶乘风的撞击频率越来越快,而穆娜的叫喊声音频率也随之越来越高。

    这就好像是无限循环一样,穆娜越是叫,叶乘风就越快,而叶乘风越快,穆娜就越能叫,此起彼伏,整个房间里里都充斥着这种肉肉相撞的冲击感而分泌出的荷尔蒙味道。

    很快叶乘风进入了最后阶段,将种子洒在了穆娜的密林深处,而床上的穆娜,这时搂着叶乘风后背的手才缓缓的松开,整个人的身体就和虚脱了一般,躺在床上还一阵颤抖着。

    叶乘风根本就没打算给穆娜休息的机会,立刻抱起了她,让穆娜翻了一个身趴在床上,拢起穆娜杯来就翘挺的臀部,准备进行第二场战斗。

    而就是在这个时候,叶乘风才注意到自己的凶器上居然有一丝血丝,心下不禁一动,暗道难道穆娜还是处?

    但是一想又觉得不太可能,一来穆娜是那种在男人面前什么话都可以说的女人,之前应该有过经验,而且那种血液不可能只有这么少,说不定是自己刚才太用力了,导致她受伤了。

    叶乘风正准备不顾穆娜,强行进行第二轮的时候,穆娜却回过头来,伸手抓住了叶乘风的手,“风,你真是太棒了……”

    穆娜的声音已经完全是有气无力了,而且她的头发已经完全被汗水湿透了,此时看着沐临风的眼神也不像之前那么犀利了,而是一个正常女人般温柔的眼神。

    在这一刻,叶乘风的心突然软化了,看着穆娜半晌后,这才躺在床上一侧,掀起被子盖在穆娜的身上。

    穆娜这时也躺好了身子,拉着叶乘风的手枕在自己的头下,只是静静地看着叶乘风,也不说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