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老钟必须死

    等了大约半个小时候左右,终于一辆红色的马六出现在自己的眼帘,车子很快到了叶乘风的面前。

    马红杰坐在车内,一脸诧异地看着叶乘风,叶乘风什么话也没说,走过去开门就坐了进去。

    叶乘风刚坐进去,就和马红杰说,不要问我任何问题,我暂时什么都回答不了,你先送去我医院再说。

    马红杰看了一眼叶乘风后,还真就什么都没有再问了,立刻调转了车头开向了医院。

    到了医院楼下,叶乘风立刻打开了车门,走进了医院大门,马红杰则坐在车内,看着叶乘风的背影。

    叶乘风赶到住院部的时候,正好杨帆站在走廊尽头的窗口在抽烟,见叶乘风来了,立刻朝着他招了招手。

    一个护士从一侧的门口走出来,和杨帆说不能抽烟,杨帆说了一声抱歉,立刻掐灭了香烟。

    不过护士一走,杨帆立刻又点上一根,还递给迎面而来的叶乘风一根,直接问,到底怎么回事?

    叶乘风说了一句一言难尽后,便猛抽香烟,杨帆也陪着他抽香烟,但是眼神里充满了疑惑。

    等叶乘风一根烟抽完后,杨帆这才和叶乘风说,老钟在等着你呢,去看看他吧。

    叶乘风点了点头,跟着杨帆走到了老钟所在的加护病房门口,从窗口就能看到老钟浑身都裹着纱布,脸上也只露出了嘴巴和眼鼻。

    杨帆示意叶乘风进去后,将病房的房门从外面带上,站在窗口看着里面的情况。

    叶乘风走到老钟的床边,见老钟微闭着眼睛,嘴巴已经有些干涸了,又看到一边的柜子上有一碗水里放着棉签。

    他立刻端起碗来,用棉签占着水帮老钟湿润他干涸的嘴唇,老钟这才睁开了眼睛看向叶乘风。

    叶乘风放下碗,立刻问老钟,“你当时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谁让你过去的?”

    老钟喉咙沙沙的说,当时他接了一个电话,说他那里有我们需要的重要信息,但是只要求我一个人去,但是我去了之后才知道是你。

    叶乘风这才明白过来,老钟以为自己给他的手提箱里是什么重要的信息,所以才会带走,没想到却是差点送他上天堂的炸弹。

    老钟这时问叶乘风,“你呢,为什么会是你在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叶乘风没有直接回答老钟的问题,而是问了一句老钟,你差点被我害死,现在你还信不信我?

    老钟犹豫了片刻,和叶乘风说,我信,如果真是你故意害我,你现在就不会还坐在这了。

    叶乘风却和老钟说,也许是我知道你还没死,现在是来杀你灭口的呢?

    老钟干笑了几声后,立刻停止了笑声,他现在的情况还是不能放纵的笑,他看着叶乘风说,你不是傻子,现在外面杨帆他们都知道我被炸弹炸伤的时候你在现场,你如果来杀我灭口,只会是欲盖弥彰而已。

    叶乘风正色地看着老钟说,就算我不杀你灭口,也许放我放炸弹的人,希望我来灭口呢?

    老钟脸上本来还留有的一丝笑意,瞬间的冻结了,怔怔地看着叶乘风。

    叶乘风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问老钟,你知道不知道以太会这个组织?

    老钟的脸色顿时一动,虽然他没开口,但是叶乘风从他的脸色上还是看出了,老钟是知道这个组织的。

    叶乘风已经不需要老钟的答案了,继续和老钟说,他们邀请我加入以太会,但是前提有一个条件。

    老钟脸色一动,怔怔地看着叶乘风,半晌后才说,前提是你要杀了我?

    叶乘风点了点头,和老钟说,不禁如此,他们已经已经识破了我的身份了,现在我过来就是要杀你的。

    老钟看着叶乘风半晌之后,这才舒了一口气,朝叶乘风说,如果真是这样,你就动手吧,他一边说着一边闭上了眼睛。

    叶乘风却和老钟说,我是来告诉你,你必须死,不然我根本就没办法进入以太会,我不进去,怎么帮你破案?

    老钟睁开了眼睛,看着叶乘风的脸,他有点明白了叶乘风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让我自己了结?“

    叶乘风不置可否地看着老钟,继续和他说,羊老三在这一行算是资历颇深了,但是他们都没想过邀请他进以太会,现在只有我有这个机会,你觉得呢?

    老钟一阵沉默地看着叶乘风,叶乘风其实说的没错,这的确是一个机会,如果叶乘风进展顺利的话,那就不是破获一个贩毒集团这么简单了。

    但是前提条件又不能不去考虑,那就是要自己去死,虽然老钟从事缉毒这一行以来,面临过无数次的生死,早将生死看淡了。

    老钟想过自己无数个结局,被贩毒份子用枪爆头,甚至是被他们抓住,灌自己吸食大量的毒品,折磨致死,也包括自己的车上被安装了炸弹,但是他从没有想过要自己结束生命。

    叶乘风这时站起身来,和老钟说,我要说的已经说了,接下来该怎么部署那是你们的事,你们看着办吧?

    老钟这时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你说他们已经发现你的身份了,但还是邀请你加入以太会?

    叶乘风点头说是,我和他们说,我是被你们逼的,我有把柄在你们手里,不得不去做内线。

    老钟一阵沉默地看着叶乘风,叶乘风继续说,他们的能量似乎很大,只是一个电话,就说能帮我消除在你们手里的把柄。

    叶乘风说着又坐了下来,和老钟说,以太会的能量到底有多大,他们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老钟和叶乘风说,他们的确有能力消除你所谓的把柄,不过我并不是很清楚以太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也只是听说而已。

    他说着继续和叶乘风说,传闻以太会就和一个国家一样,有自己的议会,他们的领导也和总统一样,四年一换,选举上任,他们可能涉及到世界各种行业,渗透到了人们的生活中了。

    老钟说到这里,又和叶乘风说,不过这些都是传闻,甚至有人说这只是传说,根本就不存在这样一个组织,国际刑警曾经派过无数的精英想要渗透进去,但是都是无功而返。

    叶乘风看着老钟,一直在倾听,这个时候他和老钟说,那这次对我,对你来说,都绝对是一个机会。

    老钟不可否认的点了点头,和叶乘风说,这的确是一个机会,不容错过。

    叶乘风点了点头说你明白就好,至于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吧。

    他说着站起身走出了病房,到门口的时候,老钟叫住了叶乘风,“如果以太会真的帮你消除了我手里你所谓的把柄,你完全没必要这么做,你可以过你自己想要的生活了!”

    叶乘风回头朝老钟冷笑道,你也知道以太会有多大的能量,你觉得我现在还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么?

    老钟一阵沉默,叶乘风说的没错,既然以太会已经盯上了叶乘风,这可比他们盯上叶乘风还要难缠,叶乘风是不可能再回到以前了。

    他正想着的时候,叶乘风已经出了病房,杨帆见叶乘风出来后,立刻问,“你们在聊的什么,我看老钟的脸色好像很难看的样子!”

    叶乘风看了一眼杨帆,点上一根烟后,这才用冰冷的语气和杨帆说,“老钟必须死!”

    杨帆闻言脸色顿时一动,立刻推开房门进了病房,刚进门就朝老钟那边走去,“老钟,叶乘风到底说了什么?”

    老钟的脸色很是难看,这时强颜欢笑地朝杨帆说,“破案的关键在叶乘风,现在只有他能渗透进去,我只能这么做了!”

    杨帆这时抬头看了一眼窗外,而此时叶乘风早已经不在窗外了,就在这个时候,杨帆见老钟伸手要去拔插在他鼻孔里的氧气管。

    他立刻伸手拉住了老钟的手,“你疯了?叶乘风到底做了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老钟眼角含泪的和杨帆说,做我们这一行的,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现在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我也怕死,但是我不得不这么做。,

    杨帆缓缓的坐下,一阵沉吟的看着老钟,最终他一声长叹,没有再说话。

    叶乘风到了医院门口的时候,见马红杰的车还停在门口。

    见叶乘风出来后,马红杰立刻从车内下来,走到叶乘风的面前,“现在你有时间和我解释一下了吧?”

    叶乘风还没说话呢,马红杰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是杨帆的号码,立刻接听了电话。

    杨帆在电话里着急地说,“老钟被叶乘风杀了,你看到他,立刻拘捕他,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你可以用枪!”

    马红杰脸色顿时一动,转头看向叶乘风的时候,叶乘风已经一记手刃打在了马红杰的脖子上,随即扶着她上了她的马六。

    放好了马红杰,叶乘风看了马红杰好一会,最后在马红杰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说了一句不好意思,我不得不这么做。

    关上车门后,叶乘风立刻拦下一辆出租车,离开了医院,路上他给穆娜打了一个电话,“老钟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