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考验升级

    不过叶乘风随即一想,如果穆娜真的是报警通知老钟来抓自己的话,就不会老钟一个人出现在这了。

    所以在叶乘风的心中萌发了另外一个念头,穆娜难道是让自己把这个手提箱交给老钟?老钟其实是他们安排在警局的卧底?

    叶乘风注意到,眼神里充满惊奇的除了自己,还有老钟,他见是叶乘风后,犹豫的停了一下脚步,但还是走了过来。

    老钟看了一眼叶乘风手里的手提箱后,又看向叶乘风,“你来这里做什么?”

    叶乘风也在打量着老钟,这时放下手提箱在桌上,朝老钟说,“有人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老钟又看了一眼手提箱后,叶乘风立刻转身离开了,无论老钟在后面怎么叫自己,他都不回头。

    叶乘风答应了穆娜说交完东西就走,他不能保证穆娜有没有派人跟踪自己,自己毕竟是老钟挑选的线人,如果和老钟交谈太多的话,肯定会露出马脚。

    想到这里,叶乘风的心里如同电击一般,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自己是老钟亲自挑选的线人,如果老钟是穆娜那边的人,那自己的身份不是早就曝光了?

    既然肯定老钟不是穆娜那边的人,那穆娜让自己交一个手提箱给他做什么,难道老钟只是碰巧路过这里,穆娜让自己把手提箱其实是交给其他人的?

    想到这叶乘风立刻回头看向身后,却见老钟这时已经拿着手提箱走到了自己的suv车前,将手提箱放到了副驾驶座上,自己则转身去正驾驶方向准备上车。

    叶乘风脑子里突然有了一股不祥的预感,而就是他脑海里划过这个念头的时候,突然就听“砰”地一声巨响,叶乘风的眼前火花骤起。

    老钟的suv车在瞬间就炸开了,而老钟这个时候正好走在了车子前面,被车里爆炸的气浪直接推的飞了起来。

    叶乘风也是本能的伸手挡住了自己的脑袋,立刻朝路边躲去,防止被爆炸的碎片炸到自己。

    而就在叶乘风躲到路边的同时,老钟正好从空中摔落在叶乘风的身旁,只见他血肉模湖,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被烧的破破烂烂的,腥红的血肉和黑焦的衣服黏在了一起。

    老钟的头发已经被烧光了,脸上也看不清原来的五官了,但是叶乘风可以肯定的是,老钟的胸口还在起伏,他还没有死。

    特别是老钟那张黑红交叉的脸上,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里充满的疑惑地看着叶乘风。

    叶乘风在这一刻意识到,穆娜这是在测试自己,是让自己帮她杀人。

    他迅速的看了一下四周,不少小巷里已经有人开始往外跑了,显然刚才的爆炸声已经惊动了这里的居民。

    叶乘风想要救老钟,但是不敢肯定附近有没有穆娜的人在监视自己,而且想到一旦居民们都出来了,自己想要脱身几乎不可能。

    想到这些,叶乘风立刻低声和老钟说了一句,对不起,我是被陷害的,随即撒腿就跑。

    他一直跑到一个没人的地方,这才拿起电话给杨帆打了过去,“麻痹的,老子被穆娜那婊.子设计了!”

    杨帆不明所以,想追问叶乘风究竟,叶乘风只是说,现在来不及了,让杨帆赶紧来这里救老钟,说他被炸弹炸伤了,生命垂危。

    同时叶乘风还让杨帆最近不要给自己电话,有事情的话自己会想办法联系他或者马红杰。

    挂了杨帆的电话后,叶乘风立刻给穆娜打去一个电话,他也不伪装,直接破口大骂,“麻痹的,你们这是想害死我啊,那炸弹差点炸死老子知道么?”

    穆娜在电话里笑着说,“怎么样,你没事吧?我不是告诉你了,交完东西就走人么?”

    叶乘风又谩骂了几句,不过他装作不认识老钟,问穆娜说,“你们要我杀的是什么人?我在表面可是正经商人,你们这是要把我往绝路上逼啊,草!”

    穆娜没有接着叶乘风的话题,而是问叶乘风在哪,她现在过来接他。

    叶乘风说了一个地址后,半个小时后,一辆银灰色的奔驰suv车停在了叶乘风的面前,后车门打开后,穆娜坐在车内朝叶乘风招了招手。

    等叶乘风上车后,穆娜递给叶乘风一杯红酒,朝叶乘风说,“恭喜你,已经通过了我们以太会的第一关测试!”

    叶乘风端着红酒杯没有喝,听穆娜这么说,送炸弹给老钟不过是第一个测试,而且是最初步的测试,以后肯定陆续还有测试,还指不定是什么呢。

    穆娜见叶乘风没有说话,这时朝叶乘风笑着耸了耸肩,“你是不是怕了?如果你现在选择退出,我是不会介意的,我们以太会是不收孬种的!”

    叶乘风看了一眼穆娜,这时晃了晃手里的酒杯,心中暗想,都尼玛走到这一步了,哪能现在这个时候退出?

    想着他立刻将红酒一饮而尽,问穆娜说,“现在我们去哪?”

    穆娜和叶乘风说,在我来盐海之前,我就已经知道了江东省的缉毒大队已经在盐海境内了,现在缉毒大队的队长已经被我们解决了,接下来的任务,就是解决缉毒队安插在我们身边的线人了。

    叶乘风听穆娜这么一说,心中骤然一凛,原来老钟的计划早就在人家穆娜的法眼内了,连尼玛安排了线人都知道。

    不过叶乘风还不清楚穆娜是不是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份了,老钟安排的线人不就是自己么。

    但是叶乘风还是装作一脸诧异的看着穆娜说,怎么,我们身边有条子的线人?

    穆娜点了点头,也喝了一口红酒,朝叶乘风笑道,其实警方安排卧底和线人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我遇到的就已经一只手都数不过来了。

    她还和叶乘风说,在泰国的时候,泰国警方为了对付她父亲,曾经派了一个卧底来故意接近她,两人都快谈婚论嫁了,最后被发现了,是她亲手送那卧底上路的。

    叶乘风闻言心中不禁一动,他完全看不出穆娜说这话时的心情波动,也许对于这种环境长大的人来说,杀人和吃饭几乎是一样寻常的。

    他又问穆娜,那线人是不是已经有眉目了,我们现在就去?

    穆娜和叶乘风说,我们锁定了两个人,一个是你。

    叶乘风听到这话,脸色顿时一凛,怔怔地看着穆娜。

    不想穆娜这时说,所以这也是我们要考验你的原因,你现在帮我们炸死了缉毒大队的老钟,我们对你的怀疑已经减半了。

    叶乘风暗想也只是减半而已,还是没有完全消除,那要完全消除的话,肯定是要自己去对付另外一个他们怀疑的对象无误了。

    他问穆娜另外一个锁定的人是谁,现在是不是就是过去找他?

    穆娜说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说完便拿起红酒瓶又给叶乘风倒了一杯酒,随即伸手在车内开了音响,是贝多芬的**交响曲。

    叶乘风心中一阵忐忑,耳朵里充斥着贝多芬的钢琴曲,却如鲠在喉一般难受。

    大约半个小时左右,车子终于停了下来,车门打开后,叶乘风才发现车子已经到了盐海郊区的盐河畔。

    这时春节刚过,河畔吹来凛凛的寒风,一股寒意凉透了叶乘风的身躯。

    就在这时河畔走过来一人,正是羊老三,羊老三看了一眼叶乘风后,立刻朝穆娜说,“穆娜小姐,你是不是搞错了,张文峰我已经调查过了,他肯定不是线人!”

    穆娜笑着端着一杯后就递给羊老三,“任何人的调查我都信不过,我觉得他有问题,就一定要亲自调查清楚!”

    她说着放下手里自己的酒杯,随即掏出了一把手枪,递给叶乘风,“一会我让你开枪,你就开枪!”

    叶乘风接过手枪,看了一眼,又抬头看了一眼羊老三,就在这时两个壮汉押着一个人走了过来。

    那人正是张文峰,此时已经又是鼻青脸肿了,嘴角鼻间都是血迹,显然是又经过了一番严酷的拷打。

    叶乘风心中觉得对不住张文峰,他可是自己找来的人,事情还没办成多少呢,都尼玛经过两次生死了。

    张文峰到了车前,立刻被人踹的跪在地上,两边的大汉分别掏出一把枪,抵住了张文峰的脑袋。

    穆娜这时朝张文峰说,“说吧,你刻意接近我们是为什么?”

    张文峰抬头看向穆娜,冷笑一声,却什么都没有说。

    羊老三似乎想要说话,却被穆娜阻止了,穆娜朝叶乘风说,“你来审讯他,他如果不肯说,你就直接崩了他!”

    叶乘风心中一动,伸手将手枪上膛,上前一步,看着跪在地上的张文峰,犹豫了半晌后,这才问,“是不是有人派你来做线人的?”

    张文峰看着叶乘风,随即闭上了眼睛,“你们要杀就杀,老子要是皱一下眉头,就不是男人!别磨磨唧唧的搞出这么一套,一次又一次的怀疑老子,老子也嫌烦了,不如来个痛快的!”

    叶乘风心中案子佩服张文峰的确是条汉子,从某一个角度来说,自己选张文峰来帮自己,的确是找对人了,但同时也害了他。

    穆娜在车上说,既然你一心求死,那就成全你吧,说着示意叶乘风开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