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叶垚醒了

    等叶乘风再追出去的时候,早已经不见了温柔的踪迹,他就是给对方打电话,温柔的手机也提示是关机状态。

    叶乘风随即给舒瑾打了一个电话,约她过来聊聊,他知道舒瑾压根就没和什么同事约好了逛街,肯定是故意回避去的。

    果不其然,舒瑾接完电话后,没几分钟就到了茶餐厅,问叶乘风到底和温柔说了什么。

    叶乘风把自己刚才说的话又和舒瑾说了一下,舒瑾连声痛骂叶乘风,你怎么这么笨,你就不能让柔柔先开口么。

    其实叶乘风也不知道当时自己是怎么想的,好像就鬼附神差一样,这时细细向来,叶乘风自己觉得,可能是自己害怕面对拒绝吧。

    他不禁连连暗骂自己,你有不是莱昂纳多,也不是贝克汉姆,更不是万人迷,有人喜欢你,就一定有人不喜欢你,被女人拒绝在正常不过了,自己居然连承受一个女人拒绝的勇气都没有。

    不过现在懊悔已经来不及了,叶乘风根据与温柔相处这些日子以来,对温柔的性格也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了。

    温柔是那种一般情况下都会封闭自己的心门,不会轻易为一个男人打开的女人,一旦打开之后,反而被男人拒绝,那对她将是何种打击?

    叶乘风也清楚,温柔的性格和南方是完全不一样的,南方冰冷的外表其实也只是掩饰内心的火热,南方从内心深处是渴望爱与被爱的。

    而温柔外表虽然不似南方那样冰冷,其实她的心反而是冰冷的,也许在温柔认为,她的心门这辈子都未必会为谁打开。

    舒瑾见叶乘风一副懊恼的样子,随即脸色一动,站起身来和叶乘风说,现在温柔肯定回去收拾东西了。

    叶乘风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即回过神来,立刻也冲出了茶餐厅,快速的上车开往自己的小区。

    舒瑾说的没错,按着温柔的性格,现在这个时候,她是不会再住在自己的公寓了,那样会使得她更加的尴尬。

    不过等叶乘风和舒瑾赶回小区公寓的时候,公寓里并没有见到温柔,叶乘风这才舒了一口气。

    只要温柔还回来,哪怕是回来收拾东西,事情都有解释的机会,甚至可能还会有转机。

    不过舒瑾去温柔的房间看了一眼回到客厅后,叶乘风彻底的失望了,舒瑾告诉她,温柔的东西都不在了。

    叶乘风立刻站起身来,和舒瑾说,你是她最好的朋友,你一定要联系上她,这个时候她最需要的是你。

    舒瑾看着叶乘风良久,这才一叹说,你既然如此在乎温柔,为什么面对她的时候不说。

    不过说完这句话后,舒瑾又微叹一声说,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尽量联系她吧,就怕她这个时候连我的电话也不接。

    叶乘风说现在只求温柔别胡思乱想就行,我暂时也不去找她了,一来她肯定不想看到自己,二来自己这次来盐海是为公事的。

    舒瑾起身和叶乘风说,你去忙你的吧,有什么事,我立刻给你电话,你也别太多想了,柔柔毕竟也不是小孩子了,她做事应该有分寸。

    叶乘风又吩咐了舒瑾几句后,刚准备出门,心中一想这样也不对,自己只顾及了温柔的想法,却又忽略了舒瑾的感受。

    他连忙上前又握着舒瑾的手,你没事吧?如果你心里不舒服,我就让别人去找温柔。

    舒瑾勉强朝叶乘风一笑说,柔柔在盐海就我这么一个朋友,如果她连我都不见,我相信谁也找不到她。

    叶乘风和舒瑾说,我知道让你去找温柔,对你不公平。

    不过叶乘风话还没说完呢,舒瑾就握着叶乘风的手和他说,“你放心吧,在此之前我就知道你是什么样的男人了,也知道自己在你心里是什么位置,既然我已经选择了这条路,我就不会后悔,也不会悲天悯人,我觉得这样挺好,你不要顾及我的想法,我知道你现在开了好几家公司,肯定很忙,你去忙你的吧,剩下的事交给我就行!”

    舒瑾的一番话,说的叶乘风很是感动,以他对舒瑾的认识,完全没有想到她会说出这么识大体的话来。

    但是自己一想,又觉得自己有些大男子主义了,什么叫做识大体,对你外面无数女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叫识大体么?

    想着叶乘风一声苦笑,将舒瑾搂入怀中,在她的额头亲了一下,柔声说,我叶乘风何德何能,能遇到像你这样的女人是我的福气。

    不过叶乘风却没有给舒瑾任何承诺,因为叶乘风无法确定自己的承诺在未来有没有办法实现。

    如果是以前,叶乘风会毫不犹豫的说出这些空头支票,为的只是暂时的取悦眼前的女人。

    但是现在叶乘风对女人的想法有所转变了,他想着对方现在暂时的快乐,也完全无法弥补未来更大的创伤。

    叶乘风离开公寓后,感觉自己浑身的无力,可能身体上并没有什么,主要是身体上的。

    他刚坐在车上抽了一根烟,电话就响起来了,一看是马红杰打来的。

    叶乘风犹豫地看着电话,自己这边温柔的事情还没解决呢,又来一个马红杰,看来一个男人要享齐人之福,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不过最终他还是接听了电话,电话刚通,马红杰就和叶乘风说,你昨天是怎么回事?

    叶乘风知道马红杰说的是自己拿砍刀追砍人的事,立刻和马红杰说,我都说是那人想杀我,我是自卫反击,而且你们警方应该收到杨帆的电话解释了。

    马红杰立刻和叶乘风说,奇怪就奇怪在这,不管你是正当防卫,还是自卫过失,都和反黑组有什么关系,杨帆凭什么给你电话解释。

    叶乘风知道一时和马红杰也解释不清,想到还有两天就要过年了,连忙岔开了话题,“对了,再过两天就过年了,我到时候不一定能去和你父母吃饭,具体还要到时候看!”

    马红杰却和叶乘风说,吃饭的事,过两天再说,你不要岔开话题,先说清楚,杨帆为什么要为你说话,到底是你收买了他,还是你和他之间有什么别人不知道的协议。

    叶乘风却连忙朝着电话说,喂喂喂,你在说什么,电话信号好像不好,iphone信号就是不好。

    马红杰则在电话里说,你少在我面前装,什么电话不好,你别以为这样就能糊弄过去。

    叶乘风压根就不听马红杰在说什么,还是不停地朝着电话说,喂喂喂……,没一会挂了电话。

    本来叶乘风准备就此关机的,却在这个时候电话又响了起来,一看是乔老二的电话,立刻接通了。

    乔老二在电话里和叶乘风说,我钱已经准备好了,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已经和羊老三约好了见一面。

    叶乘风立刻说随时都可以,乔老二立刻说,那就今晚吧,盐海大酒店,晚上见吧。

    刚挂了乔老二的电话,叶乘风又接到一个电话,居然是吴敏敏打来了。

    叶乘风想也不想就接通了电话,他知道吴敏敏不会轻易给自己打电话,肯定是和叶垚有关。

    果不其然,电话刚通吴敏敏就激动地和叶乘风说,风哥,你赶紧来一下医院,快点。

    叶乘风想也不想,立刻启动了车子,往医院那边开,一边在电话里问吴敏敏,是不是叶垚出什么事了。

    吴敏敏在电话里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了,叶乘风也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干脆说你在医院等我,我几分钟就到。

    大约一刻钟左右,叶乘风开车到医院,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将车停好,立刻跑上楼。

    很快到了加护病房前,打开病房门,叶乘风顿时傻在了门口。

    病房内,吴敏敏坐在病床前,而叶垚则坐在病床上,正握着吴敏敏的手。

    吴敏敏满眼都是泪,一脸的喜悦,一抬头看到叶乘风,立刻松开了叶垚的手,起身叫了一声风哥。

    叶垚这才转头看向叶乘风,朝着叶乘风一笑,却没有说话,可能是伤还没好彻底。

    叶乘风立刻快步走了进去,朝叶垚说,你小子总算他妈肯醒了?

    叶垚又朝叶乘风一笑,吴敏敏则和叶乘风说,医生已经来过了,说叶垚能醒算是一个奇迹,他们还帮叶垚全身检查了一下,他基本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是他身体还有些虚弱,暂时无法开口说话。

    叶乘风不住地点头,朝叶垚和吴敏敏说,好,好,好,能醒就好,没事就好,不能说话不要紧,慢慢来,不着急。

    叶垚见叶乘风难以掩盖的高兴,也激动的流出了眼泪,伸手握住了叶乘风的手,一言不发,只是喉咙沙沙作响。

    叶乘风可以理解叶垚此刻的心情,经历过一场生死的人,也许感悟很多吧,相信经过这次,叶垚能成熟起来。

    他坐在床边,握着叶垚的手,认证地和叶垚说,什么也别想,好好养病,等你好了,哥还有很多事指望你呢。

    叶垚郑重地点了点头,像是在向叶乘风保证,自己一定会好好养伤的。

    叶乘风拍了拍叶垚的手,随即起身给了吴敏敏一张银行卡,说这段时间叶垚想要吃什么,就买给他吃,一切以他身体为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