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一切皆有可能

    叶乘风虽然也觉得温柔不错,适合做老婆,但是人家温柔刚刚失去了最亲的奶奶,去了一趟三亚刚把失去亲人的心情平复回来,还不是谈这个的时候。

    所以他收好了信什么也没和温柔说,只是让她和舒瑾好好休息,自己便退出了房间。

    温柔只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言不发,舒瑾看了看温柔后,微微一叹,随即朝门外的叶乘风说了一生等等我,也追了出去。

    温柔知道舒瑾对叶乘风的心思,其实这个时候她的心情也很复杂,知道自己的好姐妹对叶乘风的爱恋,同时也发现自己对叶乘风的心境也在改变。

    不说其他的,就是自己奶奶生病住院的时候,自己一个女儿家,除了六神无主之外,完全不知道做什么了,这个时候急需一个能当机立断的男人,而这个时候,就是叶乘风出现了。

    叶乘风不但是帮助自己解决了经济上的困难,最重要的是给了她精神上的支持,在那段时间里,除了舒瑾之外,叶乘风就是他最大的支柱了。

    而且在那段时间里,温柔的奶奶时常挂在嘴上的也是叶乘风,她以为叶乘风就是自己孙女的男朋友,自己的孙女婿。

    那段期间,温柔和叶乘风为了她***病能尽快好转,都没有刻意的去否认两人的关系,当时没觉得有什么。

    但是现在这个时候,再回想起那一段来,所有过去的事情都历历在目。

    温柔问自己,那段时间叶乘风在自己奶奶面前冒充自己男友,自己为什么一点反感都没有。

    难道在那个时候起,其实自己的心早已经悄悄起了什么化学反应?温柔没有再继续想下去。

    而这个是叶乘风下楼后,正坐在车内抽烟呢,并没有马上发动车子离开。

    一根烟刚抽没几口呢,车窗外舒瑾敲了敲他的车门,叶乘风抬头看了一眼,继续抽烟,并没有说什么。

    舒瑾见叶乘风没吭声,直接打开了车门,坐到副驾驶座上,看着叶乘风也不说话。

    叶乘风一根烟抽完后,看着舒瑾笑道,“你精神真是不错啊,坐了这么长时间的飞机,不累?”

    舒瑾却朝叶乘风说,“说说吧,你对我们家柔柔到底怎么想的?”

    叶乘风不禁愕然地看着舒瑾,其实舒瑾对他怎么样,叶乘风心里跟明镜一样,在这个时候,舒瑾不为自己,反而想知道自己对温柔什么心思。

    他突然发现自己妄称情圣,有的时候他在女人面前,就和学龄前儿童一样,完全摸不透这些女人的心思。

    舒瑾见叶乘风怔怔地看着自己不吭声,这时坐直了身体,眼睛也不看着叶乘风,朝着前面说,“我和你说,柔柔是个好女孩,你如果对她没什么心思,就不要招惹她,如果只是想那些花花肠子,也不要去招惹她,她不是你想的那种女孩,她其实内心很自卑,很不自信,很容易受伤,你不能伤害她!”

    叶乘风没料到舒瑾会和自己说这么多关于温柔的话,而决口不提自己。

    舒瑾说了半天,见叶乘风还是一声不吭,转头瞪着叶乘风说,我问你话呢,你吭一声行么,怎么?变哑巴了?

    叶乘风朝舒瑾说,你想我说什么?是向你保证不会伤害温柔,还是答应你不会再在温柔面前出现?

    舒瑾听叶乘风这么一说,顿时哑口无言,毕竟这是叶乘风和温柔之间的事,自己怎么算都是第三方,不管自己和温柔的关系有多亲近,她在这个时候不能代表温柔,只能代表自己。

    叶乘风看舒瑾没有说话,继续又和舒瑾说,我承认我不是一个好男人,也给不了温柔那种向往的安定生活,我注定就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本分男人。

    舒瑾怔怔地看着叶乘风,“你到底想和我说什么?”

    叶乘风朝舒瑾说,我想说,我是如此不安分的一个男人,你喜欢我什么?

    舒瑾顿时一愕,怔怔地看着叶乘风,她喜欢叶乘风,是当众表白过的,没有必要刻意去隐瞒什么,只是他不明白,自己这会在和叶乘风谈的是温柔,怎么话题又回到自己身上来了。

    叶乘风见舒瑾没吭声,又朝舒瑾说,怎么不说话了?我在问你话呢。

    舒瑾支支吾吾的说,也许我就是喜欢你身上的不安分因素呢,我就是不喜欢你和其他本分男人一样。

    叶乘风哈哈一笑,点上一根烟,朝舒瑾说,“所以说,爱情面前,没有固有规律,你对我的感觉是这样,我对温柔的感觉是这样,也许温柔对我的感觉也是一样,时间在变,人也会变,而且就算人的性格嗜好不容易变,但是遇到不同的事情和不同的人,也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舒瑾一阵沉默后朝叶乘风说,“你说的没错,但是这种短暂的变化,只是激情,未必是爱情!”

    叶乘风又看向舒瑾,朝她说,“你以前喜欢高富帅,而且是一直以来都喜欢富二代,为什么会对我这个穷**丝突然有兴趣呢?你对我是激情?不是爱情?”

    舒瑾顿时又愣住了,她本来从没有认真的考虑过这个问题,刚开始对叶乘风,可能只是因为叶乘风这个男人很特别,后来逐渐接触后,才发现自己对他真的逐渐有了好感。

    但是舒瑾从来没有想过,叶乘风的突然出现,让自己的砰然心动,到底是激情,还是爱情?

    如果是爱情,自己之前根深蒂固的想法是,找一个条件安稳一点的,性格稳重一点的男人,但是叶乘风符合这两个条件的哪一点?

    如果是激情,那自己每次看到叶乘风时候的喜悦,每次长时间不见叶乘风时候的思念,这些真真切切的感觉,难道是假的,或者说是一时念起?

    舒瑾以前没有想过这些,现在让他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一时也想不明白。

    叶乘风这时打开了车窗,将烟灰弹出窗外,这才朝舒瑾说,男女之间本来就是模糊不清,无法预计的。

    舒瑾问叶乘风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的本意是想问,现在叶乘风对自己也许没什么好感,或者说自己不是叶乘风的目标之内,而他刚才那句话是不是代表,其实她舒瑾和叶乘风之间,也是一个未知数?

    但是叶乘风却说,我和温柔之间,无论有没有她***这份遗嘱,都不会改变什么,我和温柔该发生的,就算没有她***遗嘱,一样还会发生,不该发生的,就算有她***遗嘱,又能如何?一切还是顺其自然吧。

    舒瑾本来还想听叶乘风再说下半截呢,叶乘风说完他和温柔之间了,是不是该说说她和叶乘风之间了?但是叶乘风却只是抽着香烟不再说话了。

    舒瑾心中突然有了一股心酸的感觉,不管自己性格如何大咧咧的不在乎别人怎么认为自己对叶乘风的好感,但她毕竟也是一个女人。

    女人不在乎得到什么,也不在乎会失去什么,她们最在乎的是,她们在在乎你的时候,你在乎没在乎过她们,如果没有,这将是对她们致命的打击。

    而此时舒瑾就是这个心情,她曾经也以为自己是新时代女性,只要自己在乎叶乘风,不会在乎叶乘风喜欢不喜欢自己,自己都会一往直前,义无反顾的去追他。

    直到知道温奶奶留下这么一个遗嘱给叶乘风的时候,舒瑾甚至觉得,这个时候,自己应该作出一些让步,毕竟一边是叶乘风,一边是自己的好姐妹,只要自己依然喜欢叶乘风就行,管他叶乘风最后是不是和温柔一起。

    而现在舒瑾才知道,自己最在乎的是什么,如果叶乘风这个时候对自己说,他其实心里还是在乎自己的,也许舒瑾就会作出勇敢让爱的行为。

    但是叶乘风此时根本提都不提自己,这让舒瑾有些无法接受和面对,难道自己这么久以来对叶乘风的爱和追求,在叶乘风的心里根本什么都不算?

    想到这里,舒瑾朝叶乘风说,“那我呢?我和你呢?是不是也是一个未知数,一切皆有可能?”

    叶乘风没想到舒瑾这个时候会问出这个问题来,但是仔细一想,又不觉得意外了。

    他虽然对舒瑾了解还不算深,但是还是大致能猜到舒瑾的性格会作出什么样的事来的。

    舒瑾的性格和温柔完全不一样,她完全不会伪装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都会直接表达出来。

    就算今天可能会为了温柔作出一些因为姐妹情谊的让步,但是也只会是短暂的,因为舒瑾的性格决定了她不会是一个沉默的女人。

    所以既然已经提到了这些问题,舒瑾不把问题追问到底,她是不会罢休的。

    叶乘风想了一会,朝舒瑾说,“没错,我和你也是一切皆有可能……”

    舒瑾也没料到叶乘风会这么回答自己,她甚至在自己问题一出口后,叶乘风如果叶乘风说他们之间没有可能,自己一定会立刻说,那是你觉得没有可能,但是我觉得还是有可能的,就算最终的结果依然还是没有可能,我也不会后悔。

    但是现在叶乘风的答案和舒瑾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她一时没反应过来,怔怔地看着叶乘风。

    叶乘风却朝舒瑾一笑,“你是新世纪女性,你和温柔的想法,以及性格完全不一样,所以对你,我也不用刻意去伪装什么,有什么说什么,我才觉得是对你最大的尊重!”

    对于这一点,舒瑾表示同意,她也的确希望叶乘风对自己能敞开心扉。

    叶乘风继续说,“你很漂亮,性格也很独立,虽然有时候会很势力,但是这个小毛病也可以接受……”

    说着他又和舒瑾说,“而我呢,你说的没错,我不是一个安分的男人,但你还是不了解我,我觉得我这辈子,不会为一个女人而停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