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

    叶乘风一边抽着雪茄,一边用眼皮略微一抬看了一眼高鹏志,却没有搭理他,而是朝乔老二说,“乔二哥,你什么时候开始退居二线,将话语权交给大鹏了?”

    高鹏志一听这话,立刻朝叶乘风说,你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不要挑拨离间,我问的问题就是二哥想问的。

    不过没等高鹏志把话说完,乔老二就一挥手,朝高鹏志说,“大鹏,你先出去一下,我和风少两个人聊聊!”

    高鹏志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却见乔老二眼神一变,只好无话可说的退出了办公室。

    等高鹏志出了办公室,关上大门的时候,乔老二才和叶乘风说,“虽然大鹏说话的语气不太对,但是我的想法和他一样,你是来找我借钱?”

    叶乘风闻言却哈哈一笑,和乔老二说,“我不知道乔二哥你这段时间和大鹏在一起时间长了,连思想都和他一样幼稚了?”

    乔老二抽着雪茄不吭声,眼睛却盯着叶乘风看,脸上看不出有任何的表情,好像在专心的等叶乘风下面的话。

    叶乘风继续和乔老二说,这年头就算是借钱,也没有直接借的,都要算利息吧,就当我是和你借钱,我也是在给你挣钱不是,更何况拉赞助和借钱根本是两码事。

    乔老二却朝叶乘风说,我实在看不出这两码事之间有什么区别,到最后还不是我来掏腰包?

    叶乘风朝乔老二说,赞助说白了就是投资,每当我挣一分钱,你都能获得一分钱的比例回报。

    乔老二当然知道这个利益关系,这时他朝叶乘风说,但是赞助投资还是要承担风险的,你不能光算你挣钱了分给我多少,万一你亏欠了,我的投资可就是血本无归的。

    叶乘风哈哈朝乔老二一笑,乔二哥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胆小了,如果你当我是借你的钱也行,按照利息算,我就算借你一千万,你一年才能有多少回报?

    没等乔老二回答,叶乘风继续又说,我相信你拿着这一千万做任何投资,都可能会比放给我赚的更高,但是你自己投资,同样也会遇到风险,说到底还是放高利最稳妥,但是乔二哥你缺这点利息的钱么?

    乔老二一边抽着雪茄一边看着叶乘风,依然没有说话,他心里还在盘算着。

    叶乘风则继续和乔老二说,这世上做任何事都有风险,就算你把钱都放在银行里,也同样会有风险,每年的通过膨胀风险难道你不算在内?

    乔老二这时轻轻弹了弹烟灰,朝叶乘风说,“你直接说吧,你需要多少钱,还有我投资之后,我的那份利益,你都说清楚了!”

    叶乘风没有回答乔老二的问题,而是先问乔老二,最多能拿出多少资金来做投资。

    乔老二说,可以拿出三千万到五千万不等来,具体会投资多少,甚至具体投资还是放弃,还要看叶乘风怎么说服自己。

    叶乘风和乔老二说,这么和乔二哥你说吧,现在我手下有四个项目,也就是四个公司,其实运作的资金是不怎么缺的,却的是周转资金,当然需要的是越多越好。

    他还和乔老二说,就按着你投资五千万来算,如果投入我的公司,我旗下四家公司任何一家公司赢利,你都可以分得百分之八左右的利润。

    乔老二却冷笑着和叶乘风说,才百分之八,我这投资的五千万要多少钱才能收回本钱?

    叶乘风却和乔老二笑着说,要多少年回收你的本钱,不是看你投资的多少,而是先看我公司的每年利润,再看总体的投资比例。

    他和乔老二说,就按着东城创建一家公司来算,他们现在已经和南泰签署了合约,预计等海滨的烂尾楼工程结束后,总进账应该在三亿左右,除去各种人工和开销之后,尽赚就是两亿左右,那样一算,百分之八,那利润就是一千六百万,这还只是一家利润而已。

    他继续和乔老二说,再说乘天供暖,虽然利润肯定不会比东城创建高,但是他也可以保证,乘天供暖一年的净利润也有四千万到五千万左右,那你一年也有三百到四百万的利润,再加上我还有另外两家公司,七七八八加起来,你一年的收入会在三千万以内,你投资的五千万最多也就是两年就可以回笼,而接下来我们公司再挣的钱,你每年还是可以分到这么多。

    乔老二听叶乘风这么一说,顿时一时说不出话来了,一边抽着雪茄,一边用手指在沙发上敲着,心里好像在盘算叶乘风的这笔帐。

    如果完全按着叶乘风说的这么来,那他的确很有赚头,虽然这个利润收入与和羊老三合作的那个项目相比,肯定是不能同日而语的,但是这是正当钱,没有丝毫的风险的。

    但是和羊老三合作的那行生意,一旦中间某个环节出错,那就不是亏多少钱的事,很可能是掉脑袋的事了。

    当然了,乔老二也不是傻子,叶乘风找自己拉赞助肯定是什么都往好处说,之前自己说的万一叶乘风的生意亏了的可能性也不是不存在的,但是权衡之下,毕竟要比和羊老三合作的那个生意风险要小的多了多。

    不过这还不是乔老二最担心的问题,他最担心地问题是,这么好的利润投资,叶乘风为什么要找自己。

    自己虽然和叶乘风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但是至少两人不是一路人,在叶乘风哪怕有一点选择性的前提下,叶乘风都不会找自己,这一点乔老二非常清楚。

    乔老二知道叶乘风的资金问题,也许不会想叶乘风说的那么简单,很可能是叶乘风的资金已经出了严重的问题,不然叶乘风平时是什么人,他又不是不清楚,哪怕有一点其他解决办法,都不可能来找自己。

    所以乔老二反而不着急了,他朝叶乘风一笑,“利润看上去是很诱人,但是万一亏了,我可是血本无归的,我还是对这项投资没有什么兴趣。”

    叶乘风也不着急,其实他来之前,就已经把找乔老二时可能遇到的所有情况都想了一个遍,而且他也从来没把乔老二当成傻子,他是不可能看不出自己但凡还能借到钱,就不会找他的。

    但是乔老二算漏了一个环节,叶乘风就是抓住了乔老二的这个心态,就是要让乔老二以为自己已经是喊穷税金,走投无路了才来找的他。

    其实叶乘风真的想要借钱,多了不敢说,几千万还是能勉强凑齐的,比如李天峰和周安山,但是他暂时不想动用他们的关系。

    毕竟和两人的合作才刚刚开始,现在没让人家挣到一分钱呢,就又让人家继续投资,就算他们没想法,他们背后的家族也会有想法。

    更何况李天峰和周安山两人的钱毕竟不是他们自己的,只有在让他们有利可图之后,他们背后的家族才会对自己更加放心,那个时候自己再和他们谈拢资,就不是几千万的事了。

    既然如此,叶乘风何必把人情浪费在这区区几千万之上,既然迟早都要欠一个人情,不如一下子欠一个大的,反正都是一样的。

    所以在这个为前提之下,叶乘风才会想到乔老二,从这点出发,乔老二还真是唯一的人选。

    不过叶乘风从来就没抱着是来求乔老二的心态,他要把姿态放高,你乔老二无论做什么,说到底也是为了利益出发,如果躺着就能把钱挣了,又何必非要去玩命?

    所以叶乘风只是朝乔老二一笑,简单直白的和乔老二说,“乔老二,羊老三是什么人,你我心里都清楚,你和他合作,如果只是想挣快钱,我也劝你尽快收手,毕竟这是掉脑袋的生意,而我的四个公司都是正当生意,天哥当初为了一定要执意转入正行,考虑的不也是这点么?有安份钱挣,谁愿意整天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

    乔老二没有吭声,却听叶乘风继续又说,“况且你一旦和羊老三合作了,也就不是你想要收手就能手的,就退一万步说,你的运气好,警方一直抓不住你的把柄,你挣的每一分钱都还是见不得光的,而我就不同了,我的每一分钱都是光明正大的,我到时候是继续投资也好,拿着去国外买一个农场过逍遥快乐的日子也好,我用的没有后顾之忧!”

    叶乘风将雪茄掐灭之后,继续又和乔老二说,“更何况退一万步来说,你现在就算能拿给我五千万,那五千万,也未必就干净到哪去,到时候你这五千万我可以有办法,让它变成干干净净的钱,加上你以后在我这挣的每一分钱都是干干净净的,你自己权衡一下,哪一个出路对你更有利?”

    这其实还用乔老二去想么,当然是叶乘风的挣钱方法更稳妥一些,但是乔老二还是不着急答复叶乘风。

    他看着叶乘风良久之后,这才朝叶乘风说,“你真的有办法让我的五千万能见光?”

    叶乘风笑着和乔老二说,“既然我能来找你,难道还不知道你的钱是白是黑么,没有金刚钻我也不会揽你这份瓷器活不是?”

    乔老二有事一阵犹豫后朝叶乘风说,“你给我考虑的时间,我尽快给你答复!”

    叶乘风也不再多说什么了,直接起身和乔老二说,“我在盐海最多明天就要回海滨,你争取在我回去之前给我答复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