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供暖工程学校

    李国华在电话里很兴奋的和叶乘风说,他父母已经被他舅舅劝服了,李国华还说,最重要的他们家投资的员工福利房也没有到手,他父母也很着急。

    叶乘风笑了笑问李国华什么时候可以上班,他这边公司都已经注册好了,就等他这个首席工程师来上任呢。

    李国华也不知道是谦虚还是什么,连忙说这个首席工程师他万万不能做,毕竟毕业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接触过这一行了。

    叶乘风说不管你多久没有接触这一行,我都相信你能胜任,但是李国华还是再三推辞,和叶乘风说,给他一个星期,他可以帮叶乘风组建一个全新的供暖工程队。

    听李国华这么说了,叶乘风也只能答应给李国华七天时间,还问李国华有什么要求,自己都可以尽量的满足他。

    李国华说,需要一笔前期的运转资金,大概要五十万左右,如果不够还会和他要。

    叶乘风立刻就给李国华转去了一百万的资金,和李国华说,该怎么用就怎么用,不要给我省,你是要负责帮我赚钱的员工,帮我省钱的员工另有其人。

    李国华开始筹备团队的同时,周士亚那边也带来了一个二十多人的工程队,开始紧急为办公大厦施工。

    其实办公楼的工程本来就已经进行的七七八八了,就剩一些善尾工作了,等李国华再次回来的时候,办公大楼已经都差不多了。

    李国华给叶乘风打电话后,叶乘风直接约李国华去新办公楼见面,办公大楼叫南泰大厦,一到十层是叶乘风租下来的。

    刚进办公大楼的大堂,就看到两个前台,一个屏风上雕刻着南泰集团的logo,另外一边则是叶乘风的公司。

    叶乘风的公司不叫东城创建,这也是他刚刚注册的一个新公司,全名叫“乘风股份合作有限集团”,简称乘风集团,东城创建和刚注册的乘天供暖都不过是乘风集团下面的一个子公司而已。

    看着办公楼的楼层介绍,乘天供暖的办公室在四楼,等李国华坐电梯上了四楼的时候,电梯门刚打开,就闻到一股刺鼻的油漆味,显然里面还在装修。

    李国华进入办公室后,见不少木工正在那边搞装修,叶乘风则站在一侧的窗口,双手叉腰地看着外面的景色。

    等李国华走进,没等他说话,叶乘风就说,来了,过来看看,这以后就是你们办公的地方了。

    李国华走过去也看了一下窗外,随即和叶乘风说,“叶总,我给你介绍几个朋友!”

    叶乘风回过头的时候,才发现办公室外还站着七八个人,男女老少都有,其中有两个他还见过,就是李国华佯装受伤住院,在医院探望他的张筱和另外一个青年。

    经过李国华介绍后,叶乘风才知道那个男青年叫孙红兵,和张筱、李国华一样,同样也是学的供暖工程,据说还是李国华的师兄呢。

    另外几个人叶乘风都很面生,特别是其中一个男人鬓角都有白发了,看上去没有七十,也起码六十开外了,带着一副琥珀框的眼镜。

    李国华连忙介绍,这是他特地从山东建筑学院里请来的导师,叫季庆国,还有几个中年男女,都是季庆国的学生,李国华的师兄。

    叶乘风一一和他们握手,和季庆国说,季教授,这里还在装修,没有地方坐,不如找个茶馆坐下详聊?

    季庆国说不用了,其实他前年就已经退休了,这次来主要就是应了李国华的相邀,过来看看实际情况。

    叶乘风连声和季庆国说,退休了也还是教授,我们公司能请到像季老这样教授级别的,那也是我们公司的荣幸,今晚我设宴为季教授你们洗尘。

    他说着就给戈子浩打电话,让他在海滨大酒店订一个包间,自己要请贵宾。

    季庆国听叶乘风左一句教授,又一句贵宾的,说的脸上那股冰冷的表情也逐渐消失了,露出了和蔼的笑容。

    他还谦虚地和叶乘风说,其实他已经都退休了,这次来,主要是来看看,就当是陪几个学生来旅游的,其实自己老骨头了,什么用都没有了。

    叶乘风却连声说,那不行,季老您退休那就是国家的损失,您必须还要发挥你的余热,我们公司就缺一个向季老您这样的老专家坐镇。

    他几句话就把季庆国捧上了天,说实话,季庆国自从退休后,的确是感觉自己无所事事了,这次李国华回去找他几个学生,说要筹备一个供暖工程团队,所以他就过来看看了。

    没想到叶乘风居然这么看得起自己,毕竟也是要脸面的老头,这时连声问自己的学生,自己还有余热么?

    他的学生们当然都说自己的导师是老当益壮,宝刀未老的话,听的季庆国更加乐呵了。

    叶乘风和李国华分别开车带季庆国和他的学生们去了海滨大酒店,酒桌上就开始谈一些供暖的事情。

    不过大部分时间,都是季庆国和他的学生在说,叶乘风只是扮演一个听众的角色,毕竟对于供暖他是个十足的外行。

    开始季庆国和他的学生们也都觉得,南方城市要建设供暖工程,成本花销比较大。

    但是叶乘风和李国华的想法基本一致,觉得如果太南方的话,的确是不太熟适合,但是海滨这种江北地区,属于不难不北的地段,其实还是比较合算的。

    而且李国华几杯酒下肚后,更是侃侃而谈,举出了一系列的数据和成功例子,看来也是早有准备。

    再加上叶乘风肯定是要建设的,季庆国和他的学生们,也就不纠结于海滨到底适不适合建设供暖工程的问题了。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如何实施了,对于这种更加偏向于专业性的问题,叶乘风更是一句话也插不上了。

    不过见季庆国和李国华他们说的口沫横飞的,各种办法都在想着,叶乘风觉得自己的供暖工程队也就在今晚这桌酒席上定下来了。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李天峰也赶了过来,毕竟这是他投资的公司,而他以后也将是这个公司的负责人,自然是要出席的。

    叶乘风给季庆国和李国华说,已经乘天供暖公司的总经理就是这位李天峰李先生,他负责所有的事宜,有什么时候,你们直接找李总经理。

    李天峰倒也幽默,和季庆国和李国华他们说,其实供暖工程,他也是个门外汉,什么也不懂,技术上的问题就不要找自己了,资金方面的问题,你们可以大胆的来找我。

    季庆国和李国华等人商议后和叶乘风以及李天峰说,供暖工程主要就是两个部分投入比较大。

    一个就是供暖厂房的设施问题,另外一个就是官道铺设问题,一个是根本问题,一个是枝干问题,但是都同样重要。

    季庆国还和叶乘风说,供暖公司的办公楼不错,但也只能是办公的地方,那里是产不出暖起来来的,所以还需要找一个厂房。

    叶乘风和季庆国说我们这边虽然不是南方,但也不是北方,北方那边可能需要大型设施来供暖,但是我们这种属于小区型的供暖,是不是不需要工厂么?

    李国华听叶乘风这么说,立刻也附和地和季庆国说,导师,叶总说的没错,北方是全面供暖,但是我们要建设的是局部供暖,完全可以化整为零,在每个小区单独设置供暖系统。

    季庆国闻言不禁一阵犹豫,他专长的就是大型工程设施,但是现在要化整为零,也就是说,每个小区除了要铺设官道之外,还要准备一个供暖设备。

    叶乘风见季庆国犹豫着没有说话,这时立刻和季庆国说,不要着急,公司刚刚成立,我们有的是时间,你们可以慢慢商议,今天的主要目的是洗尘,喝酒,吃菜!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沉默只是暂时的,没过多久,话题又再次重回供暖工程上。

    季庆国和叶乘风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投入其实也不比单独建设一个供暖厂便宜多少,相反每一个供暖小区,都要起码配备一个供暖工程师,这样的投入似乎要比北方那种统一型的还要大。

    叶乘风笑着和季庆国说,季老,我真的不着急,今天的目的不是谈这些,我相信经过季老和您学生的再三研究,肯定能研究出一套,既实用又省钱的办法来,我对你们有信心。

    李国华却立刻和季庆国说,导师,你还记得在学校的时候,我写的那篇毕业论文么?

    季庆国眉头微微一皱,随即说,你说的是那篇《论南方的确供暖的可行性》?

    李国华立刻说没错,但是他就提出,在南方建设供暖工程是可行的,但是不能绝对不能把北方供暖的方案硬搬到南方来套用,必须要有南方自己的方案。

    季庆国脸色微微一动,随即一拍桌子,朝李国华说,我记得你说的是设施由整化零,工程师排查,是设置地域性,每个工程师负责一个地区,再培养其他技术人才,和供电局一样,出现问题,一个电话就过去?

    李国华说没错,其实这次请导师您来,不是为了您能在供暖工程上帮到多少忙,最主要的是,希望导师你能帮我们培养出更多的工程技术人员来。

    季庆国还没来得及说话呢,李国华便站起身来,朝叶乘风说,“叶总,一个星期前,我不是和你申请五十万的前期运行款项么?你不会觉得我要这笔钱是为了请人吧?”

    叶乘风当时的确是这么认为的,以为李国华要去帮自己挖人才过来,那自然就需要启动资金。

    但是现在李国华既然这么说了,那这笔钱他就肯定不是用在挖人才上面了。

    李国华朝叶乘风继续说,“我请来的这些师兄师姐,主要是过来帮我们培养人才来的!”

    叶乘风似乎没太明白李国华的意思,却听他继续解释说,叶乘风给的一百万,他拿来没有做其他用,而是准备先办一个工程技术培训班,教授一些技术人员,供暖工程的基本维护技术的。

    叶乘风这才恍然大悟地看着李国华,这个家伙果然是比自己想的长远,花钱去到处挖人才,不如自己花钱培养人才,这的确是一个长远之计啊。

    他立刻朝李国华说,培养人才的话,一百万应该远远不够吧,你还需要多少资金?

    李国华说,做事得一步一步来,现在光投入的话,回报也不会太大,所以他暂时不打算大办,只想从一个培训班开始做。

    而且李国华还说,培训这种技术人员没有想象的那样难,只要有一定的技术基础的,比如水电工,都可以过来学习转行为供暖工。

    叶乘风犹豫了一下,他也觉得***考虑的比较详细,走路要一步一步走,步子迈得太大,有时候的确会适得其反。

    他立刻和李国华说,这个方面就完全交给你们负责了,我细节不过太去过问,我追究的是结果。

    季庆国这时和李国华说,国华,你想办一个培训班,这个想法不错,但是实施起来比较困难。

    李国华说,我知道很难,所以我才把您老给请来了,由您在,我就不觉得有什么难的了。

    张筱和孙红兵一直没有说话,这个时候也和季庆国说货,导师,我们都是您的学生,让你来办这个培训班是再合适不过了。

    李国华这时又说,虽然学习班和以前的大学教授不是一个级别的,但是能和导师在,我们这些做学生的都放心。

    其实季庆国才不在乎是培训班的老师,还是以前的大学教授头衔呢,最重要的是能让在蛊惑之年还能有些事做,他就心满意足了。

    李天峰这个时候也和季庆国说,我们还会请季老做我们公司的荣誉技术总监,您的这些学生以后无论是在公司,还是在培训班,都得仰仗着您老呢。

    季庆国一听这话,感觉自己虽然人老了,但是还是被人所需要,顿时就有了充实感,也没多考虑,直接就一口答应了下来,说以后李国华和叶总、李总怎么安排,我就怎么做,我不在乎做什么,只在乎有没有事做。

    叶乘风朝季庆国一笑,怕就怕到时候忙的季老你停不下来啊。

    众人闻言,皆哈哈一笑,其乐融融,供暖工程的这套班子就算是基本定下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