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员工宿舍

    叶乘风知道李国华的舅舅是觉得自己太年轻了,这么一点大的岁数怎么可能会是建筑公司的老板呢?

    他笑着和李国华他舅说,我一直听李国华说他舅舅见多识广,如何如何让他敬佩,所以他才打心底尊重他舅,即便自己极度不喜欢火车站的工作,也不敢随意离开。

    李国华舅舅冷笑一声,说你们不要在这唱双簧了,一会说你这小子是建筑公司的老板,一会又说国华这小子怎么敬重自己,真敬重自己,就听自己的话。

    叶乘风也冷笑一声,那是李国华敬重你,不代表我们也要敬重你,本来听李国华说这些我就不信,现在见了真人了,就更加不信了。

    李国华一脸莫名其妙,自己什么时候和叶乘风说过这些了,更别说自己敬重舅舅了,他对舅舅是敬畏还差不多。

    他舅舅听叶乘风这么说,倒是有些兴趣了,朝叶乘风说,我倒是想听听,你们是国华的朋友,那也就是我晚辈,我怎么就不值得你们敬重了?

    叶乘风朝李国华他舅一声冷笑,其他都不用说,一个独裁者,而且只会以貌取人的人,怎么可能会让我们敬重?

    李国华舅舅不禁一愣,怔怔地看着叶乘风,“我独裁,我以貌取人?”

    叶乘风立刻和李国华舅舅说,李国华学的是建筑专业,你们非要他在自己不喜欢的火车站做一个售票员,完全不顾李国华的感受,这不是独裁是什么?

    李国华舅舅点上一根烟,朝叶乘风一笑,你们还小,懂什么,虽然现在他是一个售票员,但是只要他肯做,几年之后就可以进入西城火车站的高层,十几年后,就可以进市铁道公司高层。

    他舅舅还说,这还是按部就班的计划,如果国华这小子自己再坑卖力点,到时候进入省里的铁道公司分部的高层,甚至火车总公司都未尝可知。

    李国华的舅舅一边说着话,一边抽着香烟,完全一副领导者的样子,“但是在建筑公司上班,你们算算,他就算做的再好,到时候充其量也就是一个高级建筑师,和铁道公司能比么?现在铁道部虽然变成铁道总公司了,但依然还是国家控股的,他还是等于是公务员!”

    叶乘风却不为所动的朝李国华舅舅说,你说的再天花乱坠有什么用?这完全不是李国华的专业,更不可能是他的兴趣,你们把一个建筑专才生,放到铁道部门,不是浪费他当年所学么?

    李国华舅舅一哼哼说,本来我妹妹,也就是国华他妈,送他去大学,是为了让他学一些对以后工作有关的专业的,建筑专业是他私自学习的,根本没经过他家里允许。

    叶乘风立刻笑道,一个人连自己想学什么专业都要被你们控制,你还敢说你们不是独裁者?

    李国华闻言一阵沉吟,随即转头看向李国华,“你说,你爸爸妈妈和我,这么做算不算独裁,是不是为了你好?”

    李国华一阵沉吟地看着自己舅舅,见自己舅舅满脸的威严,加上刚才的火气经过时间的沉淀,已经完全又不敢吭声了。

    他舅舅立刻朝叶乘风笑着说,你看,国华根本就不认为我们独裁,更别说我怎么又以貌取人了,我家国华一个帅小伙,我什么对他以貌取人过?

    叶乘风说,说你以貌取人,不是说你看你家李国华,而是说看我,你觉得我年纪小,就不该是建筑公司的老板?

    李国华舅舅闻言脸色不禁一动,怔怔地又打量了叶乘风一眼,“难道你还真是建筑公司的老板?”

    叶乘风立刻和李国华舅舅说,我们东城创建虽然是刚刚成立的,名气也不大,但是你应该知道你们海滨一大批的烂尾楼吧?

    李国华舅舅冷笑一声,朝叶乘风说,你别告诉我,这些烂尾楼都被你们这个什么东城创建给承包了吧,据我所知承包商是南泰吧?

    叶乘风立刻和李国华说,海滨政府的确是把烂尾楼大部分都承包给了南泰,但是你知不知道,南泰又把这些工程转包给了谁?

    李国华舅舅闻言眉头不禁一动,他自然明白,叶乘风既然这么问了,那就不消说了,肯定就是城堡给叶乘风的东城创建了。

    他虽然是在铁道分公司工作,但是也知道海滨大批烂尾楼的事,其中有几个烂尾楼区还是他们铁道分公司,也就是以前铁道局员工的宿舍楼呢。

    这当中牵扯到多少利润,不用李国华的舅舅仔细去计算,就能知道里面的利润有多骇人了。

    不过这个时候,李国华的舅舅根本没有多去考虑当中利润的问题,而是想到了自己员工宿舍楼的事。

    那时候建筑商建楼建了一半就跑了,而那会铁道部还没解散变成铁道公司呢,由于遇到了铁道部门内部整改,所以这个宿舍楼的事也就一直悬在这里了。

    虽然几次内部会议中,都提过这个宿舍楼的事,但是根本就没办法解决,如果自己现在乘机把这件事给解决了,岂不是有利于明年的政绩考核?

    想到这里,李国华的舅舅立刻问叶乘风,“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叶乘风说你爱信不信,总之今天我来找李国华,就是希望他能去我们东城创建上班的,人你放也得放,不放也得放,他已经成人了,是合法公民,有自主的权利,别说你只是他舅舅了,就算是他亲爹,也无权过问他自己的工作抉择。

    李国华闻言脸色不禁一动,自己都没有这么强硬的和自己舅舅这么说过话,没想到叶乘风居然敢用这种近乎威胁的口气和自己舅舅说话。

    他是了解自己舅舅性格的,标准一个软硬不吃的人,只要是他舅舅认定的事,无论是威胁他,还是软言细语的相劝,他都水火不进。

    如果只是软言细语相劝,后果可能还好点,如果真的要威胁他,那后果真是不敢想想。

    李国华记得自己刚被安排在铁道局上班的时候,曾经和舅舅发过一次飙,结果是李国华不但要上班,还是无薪上班,所有工资到期都是直接汇到他妈妈的账户去了。

    所以叶乘风这么强硬的和自己舅舅说话,直接导致的后果很可能就是自己倒霉。

    不过他刚想说话,就听自己的舅舅和叶乘风说,“你这么看重我家国华,说明我家国华在你眼里应该是个人才,你要我放人,也可以,不过就算我肯,他父母也未必啊!”

    李国华听到自己舅舅这么说,当时就傻眼了,他做梦都没想过自己的舅舅会放自己走,闻言不禁怔怔地看着舅舅。

    叶乘风也没想到李国华他舅会突然答应了自己放人,这时定睛看了一眼他舅舅,“你一定还有其他条件吧?”

    李国华舅舅一笑,“果然是个聪明人,我的条件很简单,你们所承包的烂尾楼里有两栋就是我们铁道公司的员工宿舍!”

    叶乘风没等李国华他舅舅说完,就明白他的意思了,他是想和自己靠关系,想帮他们铁道公司的员工宿舍楼给解决了。

    本来这是一句话的事,但是想到李国华,叶乘风立刻和他舅说,“宿舍楼的问题完全没有问题,完全取决我一句话的事,我的条件也很简单,李国华什么时候在我公司上班,你们员工宿舍楼什么时候就开始动工!”

    李国华他舅一声冷笑,你这是威胁我啊,就算我真不放李国华,你们既然和海滨政府已经签署了合同,我们公司的宿舍楼,你们迟早还是要动工。

    叶乘风说没错,但是海滨烂尾楼何其多,就算正轮到你们公司的宿舍楼,也可能是几年,甚至十年之后了。

    李国华他舅脸色顿时一动,又犹豫了半晌后,和叶乘风说,你给我一天时间,我来游说国华的父母。

    李国华当时就听蒙了,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怔怔地看着自己舅舅,“舅,你说真的?”

    他舅舅无奈地说,员工的宿舍楼问题关系上千个员工的住宿问题,这是大事,今天算你走运,让我遇到了这小子,为了几千个员工的福利,我智能暂时放你走了。

    李国华立刻握着舅舅地手,高呼舅舅万岁。

    他舅舅立刻说,我这关是过了,但是你自己父母什么态度,你应该比谁都清楚,要过他们那关可不容易。

    李国华立刻狡黠的一笑,和舅舅说,我妈最听舅舅你的话了,只要舅舅你肯帮我说话,我相信我妈那关也不会太难。

    他舅舅无奈的一笑说,这次是关系到你的工作,想必你妈也未必肯听我的。

    他说着又和李国华说,不过我还是会争取的,随即又和叶乘风说,“那就这么说定了,希望你能履行承诺,等国华去上班的话,我们员工的宿舍就立刻动工!”

    叶乘风立刻说没问题,只要李国华来报道,就立刻开始动工,又和李国华说,那我就等着你去上班了。

    他说完,又和鄢帆说,我在车上等你,你和李国华应该有话说吧?

    鄢帆一直站在叶乘风的身后没说话,李国华虽然早就注意到了,但是见鄢帆没说话,也没主动和她说话,此时听叶乘风这么一说,不禁看了一眼鄢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