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火车站打人事件

    正在叶乘风为女人多,不知道陪谁过年苦恼的时候,一个电话算是救了他。

    电话是周士亚打来的,叶乘风接过电话,就听周士亚说,出大事了,返乡工人在火车站和人家打起来了。

    叶乘风一时没听明白,连忙问周士亚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士亚说还有十天就要过年了,工地里大部分人要返乡,今天是最后一天工程,所以集体去火车站返乡。

    不想他们买的黄牛票居然是假的,工人们却和火车站工作人员打了起来。

    叶乘风还是有些不太明白,卖假票的是黄牛党,怎么会和火车站的工作人员打起来?

    也怪周士亚没有说清楚,他也是刚接到接到,就给叶乘风汇报这个情况了。

    叶乘风直接让周士亚先去火车站,自己马上就到,随即回房和毕墨说,工人出事了,他必须出去一趟。

    毕墨没有挽留叶乘风,只是和他说一声小心点,虽然知道自己可能帮不上忙,有事就给自己打电话。

    叶乘风亲了一下毕墨,让她早点休息,不用等自己了。

    出门的时候正好遇到从自己房间出来的鄢帆,见叶乘风着急火忙的要离开,立刻问出了什么事。

    叶乘风也只是简单的和鄢帆说了一下工人和火车站工作人员起冲突的事,鄢帆闻言立刻说,我也去看看。

    因为着急去火车站,叶乘风也没和鄢帆多纠缠什么,就带着她一起去了火车站。

    大约一个小时,终于到了火车站,虽然已经是晚上了,但是火车站外的广场上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行李箱和包袱。

    叶乘风拿出手机给周士亚打了一个电话,但是对方一直没有接听,也不知道到了没有。

    鄢帆看了一眼四周的情况,立刻指着一处和叶乘风说,咱们先去那边问问情况。

    在路上叶乘风已经简单的把情况和鄢帆说了一下,所以鄢帆心里大致知道了情况。

    叶乘风看了一眼那边,是火车站的办公楼,知道如果火车站真的发生打架时间,肯定会先被带到那里。

    好不容易挤过人群,到了办公楼,门口也堵着很多人,是一些不瞒火车站服务的旅客堵在这准备投诉呢。

    一个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叼着香烟堵在门口,脸上也不知道是被夜风吹僵了,还是本来就那副嘴脸,阴阳怪气地朝门口的人说,你们有这闲工夫在这胡闹,还不如赶紧去赶车。

    叶乘风也无心去管这些,立刻上前和那工作人员说,师傅,之前这里是不是出现一次返乡工人和你们工作人员发生矛盾的事件?

    那人嘴巴一抖,烟灰掉落下来,一双不大的眼睛打量了一下叶乘风,问他是什么人。

    叶乘风立刻说,自己是那些工人所在工地的老板,特地赶过来看看情况的。

    那人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变了,朝叶乘风冷笑着说,这里没发生矛盾时间,只发生了打人事件,你们工地的工人胆子不小啊,居然干动手打我们的工作人员。

    叶乘风连忙递过去一根烟,那人却挡住了,说自己嘴里叼着呢,抽不过来。

    叶乘风立刻知道,人家肯定是嫌一根少,立刻将一包没拆的极品盐海香烟递了过去。

    不想男人还是不接,将嘴里的香烟扔掉,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香烟,换到另外一个口袋去。

    这个举动不禁让叶乘风眉头一皱,虽然男人的举动看似寻常,但是叶乘风还是看到了人家那包可是九五至尊。

    叶乘风本来也不知道,但是那晚和周安山以及李天峰聊天的时候,听周安山说,现在你去政府单位找人办事,看人家桌上如果放着五十的香烟,那就是说低于这个档次的香烟你就不要掏了。

    眼前这个火车站工作人员这个举动,很自然的让叶乘风想到了周安山的这番话,这货是嫌自己的烟太差吧?

    不过看这货最多也就是办公楼的保安队长之类的人,居然都尼玛抽上九五至尊的档次了?

    但是叶乘风想到自己的工人,还是转头给了鄢帆两百块钱,叫她去买两包九五至尊来。

    鄢帆说火车站这地方,任何东西都比其他超市要贵,恐怕两百只能买一包。

    叶乘风无法,又拿出三百,叫鄢帆看着买,很快鄢帆去了又回,拿回两包九五至尊递给叶乘风。

    叶乘风立刻将两包烟塞在那保安队长的手里,“师傅,帮帮忙,我想知道我的工人现在在哪!”

    果不其然,那人这次虽然还推辞了两下,便收下了香烟,和叶乘风说,这次这事很严重,被打的工作人员已经住院了,你的工人现在都被关押在一个仓库,等着警察来呢。

    叶乘风闻言立刻问那人,能不能带自己过去见见自己的工人,还和那人说帮帮忙。

    那人犹豫了一下,和叶乘风说行,不过一会警察来了,可就要带他们去警局做口供了。

    叶乘风连声感谢,在那人的带领下,和鄢帆一起去了那间仓库。

    仓库是里放杂物的,门一打开,叶乘风就见十几个工人正蹲在地上呢,各个都是一副沮丧的样子。

    保安队长和叶乘风说,有什么话赶紧说吧,好了叫我。

    叶乘风又和他道了一声谢后,进了仓库,看着地上蹲着的工人,“说,到底出了什么事了?”

    十几个工人见叶乘风来了,顿时都站起身来,其中一个看似能说会道的人,和叶乘风说,那个人被打死也活该,自己不后悔。

    叶乘风就更纳闷了,问他们到底怎么回事,这不是都要返乡过年了么,现在闹的要被警察刑拘,值得么?

    那个能说会道的工人说,“叶老板,你是不知道,那家伙太可恶了,他简直就是看不起我们农民工!”

    叶乘风立刻追问详情,听他们说,他们前几天就派人来这里买票了,不想今天来的时候,工作人员说他们的票有问题。

    这票都是他们用血汗钱买来的,他们当然要问个清楚了,不想柜台的工作人员说,你要问清楚,就去警察局问,我这边这么忙,哪有时间和你们说这么多。

    工人们当然不乐意了,说自己票就是在火车站买的,怎么可能是假的,不要欺负我们农民工没见识。

    可能就是这句话刺激了那个工作人员,他阴阳怪气的和他们说,别总拿农民工说事,难道就你们农民工在工作,我们都是闲人?

    工人们不知道这家伙这话是什么意思,不想那个家伙说,国家对你们的优待够多了,别在磨磨唧唧了,买不起真票,就赶紧走开。

    工人们一听这话当然来火了,他们怎么是买不起真票,只是买了黄牛的假票。

    工作人员就更来劲了,说你们买黄牛还有理了,被骗那是因为你们傻,是活该。

    有个性格比较冲动的工人,就朝那人动手了,让他嘴里干净点。

    不过工人们都集体保证,只是推搡了一下那人,不过那人立刻就倒在地上不起来了,一会说自己喘不过气来了,一会又说自己手断了。

    叶乘风见这些工人说的诚恳,也不像在说谎,如果是这个情况,那就是那工作人员不对了。

    一侧一直没吭声的鄢帆说了,但是你们买黄牛票也不对,而且还主动动手打人,就算去了警局,也是咱们背理。

    叶乘风听鄢帆说的也有道理,不管那个工作人员伤势怎么样,毕竟是工人们先动手了,这事就算去了警局,也没道理。

    几个工人这时也有些后悔了,特别是那个先动手的工人,这时一咬牙和众人道,“人是我打的,要抓抓我一个!和你们没关系!”

    其他几个工人连忙和叶乘风说,叶老板你是当时没看到那个家伙的嘴脸,你要是看见了,你说不定都会忍不住要打了两个嘴巴子。

    叶乘风还没想好解决办法呢,这个时候仓库的门打开了,几个穿着警服的警员走了进来,“谁打人的,跟我们走一趟!”

    说着十几个工人都被带了出去,一个警员问叶乘风和鄢帆是什么人,鄢帆立刻说,是他们打工地的老板,过来看看情况。

    一个警察和叶乘风说,这事说到底和你们没什么关系,你们也不要管了,现在被打的人要告他们呢,你要是真想帮他们,就帮他们找一个律师吧。

    正说着呢,周士亚着急火忙的赶来,工人们和叶乘风不算亲近,但是和周士亚关系特别好,一见周士亚来了,纷纷朝周士亚说,老周,你可要救我们啊,媳妇等着我回去过年呢。

    周士亚也不知道详情,见警察都来了,只好和他们说,你们放心,我一定想办法救你们,你们先跟警察回去,只要咱没犯法,警察也不会拿咱们怎么样的。

    工人听周士亚的劝,跟警察都上了警车,叶乘风立刻追上去问一下对方是哪个分局的,到时候还去警局看人。

    对方说就是附近的城东警局的,说要去探监就去那里。

    等警察开着警车走后,周士亚一副为难地样子,“叶老板,这事可怎么办啊?”

    叶乘风和周士亚说,“现在着急也不是办法,先和我去医院看看被打的人再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