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车.震

    招瑾妍同事的检查报道出来了,其实都是一些皮外伤,小腿稍微有点扭伤,没有什么大碍,加上他们着急赶回省城,所以和招瑾妍一起就在医院和叶乘风以及南方告别了。

    送招瑾妍他们上车离开后,叶乘风和南方也坐车回了海滨市区,路上南方又给她奶奶打了一个电话,询问一下爷爷的情况,奶奶说医生嘱托就是静养几天就好了,让南方放心。

    南方听奶奶这么说,也就彻底放心了,最后挂了电话长舒了一口气,和叶乘风说,我先休息一下,到了酒店叫醒我。

    叶乘风看了一眼南方,知道她前几天在连续熬夜,昨晚又没睡踏实,肯定很累了,所以车子开到酒店的时候,见南方睡的正香,他也没叫醒她,脱掉自己的外套盖在南方的身上让她继续睡。

    南方这一觉一直睡了四个小时,等南方醒的时候,发现叶乘风已经不在车内了,而天色也已经渐晚了,太阳早已经躲到西山后面去了。

    她坐好身子,微微伸了一个懒腰后,发现身上掉下一件衣服,正是叶乘风的外套,这时发现叶乘风正从车外走了过来。

    叶乘风见南方在车内已经醒了,立刻朝着她挥了挥手,南方注意到叶乘风正端着两杯速溶咖啡,还提着一个印有必胜客标志的塑料袋。

    等叶乘风上车后,拿出一盒披萨来,朝南方笑道,你肯定饿了,先凑合一顿吧。

    南方接过咖啡和披萨,又从包里取出一张纸巾,捏出一块披萨来,津津有味的吃着。

    其实必胜客的披萨对于吃惯真宗披萨的南方来说,并不是那么美味,但是此刻的她居然感觉这是世上最好吃的披萨。

    也许南方也意识到了,这其实和披萨无关,而是和人有关。

    南方一边吃着披萨,一边看着正在狼吞虎咽的叶乘风,突然想起了昨晚大雪,他俩被封在高速上的事,不禁有些出神。

    叶乘风一块披萨吃完,又喝了几口咖啡,这才注意到南方正看着自己发呆,嘴角还有一些披萨的碎末,立刻拿出纸巾帮南方擦了擦。

    不想南方这个时候,却一把握住了叶乘风的手,“你真的喜欢我么?”

    叶乘风没想到南方会突然这么问自己,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伸手抚摸南方的点,郑重的点了点头。

    南方不禁依偎在叶乘风的怀里,手紧紧地握着叶乘风的手,她甚至能清楚的听到叶乘风的心跳,和叶乘风口鼻中粗重的呼吸。

    叶乘风也有些把持不住了,立刻一把搂住了南方,毫无顾忌的低头吻住了南方。

    在一瞬间,叶乘风的脑子里有些乱,不停的闪过和南方刚认识,一直到现在。

    原本以为南方是一个冰冷美女,没想到也如此的热情如火,被自己吻住的时候,手不住的缠绕着自己的脖子。

    南方身上一股特有的香水味,和她身上本身的体香,在叶乘风的鼻间围绕着,刺激着叶乘风的肾上腺,瞬间他的小伙伴就傲立群雄了。

    叶乘风有些按耐不住了,但是一想也不能就在这马路上办事啊,自己再开放,也还没到这一步呢。

    所以叶乘风也只是和南方激吻了一阵,最终还是松开了嘴,看着怀中娇喘不跌,满脸晕红的南方,完全一副娇羞可人的模样,更是心痒难耐。

    叶乘风立刻启动了车子,南方不禁诧异地问叶乘风,这是要去哪?

    他也不回答,立刻一踩油门,车子迅速的在路上一个甩尾调头,迅速的开出了市区,一直朝海滨的郊区而去。

    等四周已经没有什么建筑的时候,叶乘风在路道上又是一个拐弯,将车子开往一侧的绿化带中。

    南方不禁诧异地看着叶乘风,随即又看了看四周,不禁皱眉到,“你带我来这做什么?”

    没等南方说完呢,叶乘风已经扣动了南方那边座椅的后靠,靠背立刻往后倒去,南方也顺势倒了下去。

    南方还没反应过来呢,叶乘风立刻就趴在了南方的身上,一下子吻住了南方的嘴。

    虽然南方还没经人道,但是对于男女之事,也并非一无所知,此时她完全感觉到叶乘风的热情如火,和他身体下一根炙热如铁的东西正在抵着自己的小腹。

    南方这时脑袋都蒙了,虽然她也曾经想过,和叶乘风以后如何发展,甚至也想到过会和叶乘风过婚前性行为,甚至也不反感。

    但是南方想的是在一个非常罗曼蒂克夜晚,自己和叶乘风在一间非常有分为的法式餐厅,吃着爱心牛排,喝着正宗的法国红酒,桌子上还放着大把扑香的郁金香。

    在各种环境烘托和气氛的渲染下,自己和叶乘风不免都喝的有些高了,最后叶乘风送自己回酒店,自己和叶乘风在门外一阵激吻,在荷尔蒙的刺激下,叶乘风主动要求进去喝一杯。

    南方没有拒绝,请叶乘风进了门,门刚关上,叶乘风就再次吻住了自己,房间里放着优雅的音乐,之后自己就顺其自然的和叶乘风成其好事了。

    但是现在,此时此刻发生的一切,完全违背了南方最初的设想,没有罗曼蒂克的法式牛排和红酒,只有必胜客的速食披萨和速溶咖啡。

    没有你侬我侬的暧昧气氛烘托,只有叶乘风狂野如火的**式激吻,没有气氛优雅的房间和优雅的音乐,只有四处无人的荒野,和外面树叶被风吹的沙沙响声。

    居然没有一样是和南方最初设想的一样,一向对男女之事最注重感觉的南方,本来应该立刻推开身上的叶乘风,她感觉男女之间如果没有她想象的那些情节渲染,那和野兽的交合有什么区别?

    但是这一刻,叶乘风压在自己身上,肆无忌惮的吻着自己,手也在肆无忌惮的抚摸着自己身上每一寸肌肤,自己居然没有丝毫的力气去推开叶乘风。

    南方不知道自己是被叶乘风的身体压的无法动弹了,还是已经完全沉静在叶乘风的激吻中了,总之这一刻,她的身体已经完全不由自己的脑子做主了。

    叶乘风这时几经顺着她的衣服,将手伸进了她的身体,那双苍劲有力,铁爪般的手,在自己的胸口轻柔的揉捏着。

    南方从来没有这种体验,甚至不知道女人的胸部被男人看似如此粗鲁的蹂躏的时候,居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那种感觉完全没有反感,也没有要抵抗的意思,而是一种难以想象的享受感觉。

    正在南方还沉浸在这种感觉的时候,叶乘风已经顺势解开了她的衣服纽扣和文胸,一把拉扯开来。

    车里没有开暖气,本来应该会感觉有些冷的南方,居然感觉不到一丁点的寒意,反而感觉自己身体如同火烧一般炙热。

    这个时候叶乘风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已经把自己的上衣脱掉了,南方惺忪迷离的眼睛看到叶乘风结实的胸膛时,居然倒吸了一口冷气,用自己的玉手开始抚摸叶乘风的胸口。

    叶乘风亲吻着南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当叶乘风的嘴触碰到南方最高耸的山峰时,南方居然忍不住地咿嘤了起来。

    她的咿嘤声更加刺激叶乘风的肾上腺,叶乘风这时已经伸手去拉扯南方的裤子,将手伸进了她的裤子中,在她咸湿的地带开始抚摸着。

    南方感觉自己都快要晕了,羞涩,激动,刺激……各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同时涌来,搞得她已经晕头转向,不知所措了。

    但是毕竟哪里是她最私密的地方,她还是忍不住伸手拉着叶乘风的手腕,想要阻止叶乘风进一步的举动。

    但是在叶乘风粗野的动作下,她的拉扯不禁徒劳无功,反而更加刺激叶乘风的**。

    叶乘风这时用力一拉,已经完全将南方的裤子脱下,没等南方反应过来,南方立刻就感觉到一股炙热如焚的东西进入了自己的体内。

    那种感觉南方这辈子都无法忘记,是一种肿胀,炙热,撕扯又刺激的感觉。

    南方的喉咙不经意间发出了咯咯的喘息声,眼睛睁的如同铜铃一般,怔怔地看着身上不住上下扭动的叶乘风。

    南方的脑子乱的无法想象,什么好像都在往自己的脑子里钻一样,下身一次次的撞击,使得她更加无法冷静的思考。

    很快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快感,完全模糊了她的思维,她甚至都忍不住抬起头想要亲吻身上的叶乘风。

    而叶乘风这时一把抱住了南方,将自己的胸口紧紧地贴住她的胸口,下身如同电动马达一般频繁而快速的抖动着。

    南方忍不住大声叫了出来,可是她刚开口,嘴巴就已经被叶乘风给封住了,身体里顿时一阵暖流涌了上来,南方忍不住也抖动了一下身子。

    最后叶乘风气喘吁吁的趴在了南方的身上,南方至今还沉浸在刚才的快感中,一时无法清醒过来,手紧紧地搂着叶乘风的后背,不住的爱抚着他。

    南方见叶乘风在自己身上不再动弹,这时亲了一口叶乘风,伸手擦了一下叶乘风额头的汗水,柔声道,“累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