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我是见义勇为

    叶乘风也二话不说,立刻就朝着那边跑了过去,上去就把一个挡在自己面前的人一把拉开,用力过大,一下子就把那人拉的直接冲向了刚爬起身的吕仁源身上。

    吕仁源还没站定呢,就觉得自己一股冲击力而来,直接被撞的七荤八素的,不禁头在后面的车上撞了一下,还被前面冲过来的人压在身下,手准备撑地的时候,就听到嘎嘣一声,手腕好像裂开了。

    而叶乘风此时上去三拳两脚就把群殴摄录师的人给打趴下了,连忙扶起了地上的摄录师,问他有没有事。

    摄录师的嘴角已经被人踩的撕裂开了,满嘴都是血,胸口也有些疼,哼哼唧唧的站着,但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招瑾妍立刻上来询问同事要不要紧,同事摇了摇头,将摄录机拿出来看了看,虽然有些摔裂了,但是没有什么大问题,最重要的是里面的录影带还在。

    就在这个时候,有几个穿着警服的人走了过来,看这地上到处都躺着人,立刻问到底是什么回事。

    警察本来是附近警局调来协助交通局维持秩序的,没想到还遇到了大家斗殴的事件,所以必须要来过问一下。

    没等招瑾妍和叶乘风说话呢,那边的吕仁源这时朝着这边叫了一声,“顺子,我手被他们打断了!”

    其中一个三十出头,穿着警官服的青年抬了抬帽檐,看向吕仁源那,脸色不禁一动,嘟囔了一声,源子,你怎么在这的?

    顺子说着朝吕仁源那走去,还伸手扶起了他,吕仁源一脸痛苦的捂着自己的手腕,说我手被他们打断了,车也被他们砸了。

    招瑾妍闻言立刻朝那叫顺子的说,你先看看这边谁的人多,是他先叫人来,把我同事都打成什么样了?

    顺子看了一眼四周的情况,其实就算不用看四周的情况,他也大致知道什么情况,肯定是吕仁源惹的事,自己认识他这么多年了,还不了解他么?

    他点上一根烟,看了一眼四周,随即低声问吕仁源,是不是你在惹事?你老实和我说。

    吕仁源也低声和顺子简单地说了一下来龙去脉,这是自家兄弟,没必要隐瞒,也瞒不住,最后他就说,就是那个傻鸟把我手打断的,作为兄弟,你不能看着吧。

    顺子一阵犹豫,这时却听招瑾妍说,你们在那低声嘀咕什么呢,你肯定是想帮那小子作恶呢吧,现在上经常曝光黑警,就是你们这类人。

    围观的人闻言也是一阵嘀咕,顺子脸色一变,就算要帮吕仁源,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众目睽睽之下。

    他清了清喉咙,伸手压了压,和众人说,现在案情还不清楚,现在所有涉案人员,一个都不许走,有什么和我回警局再说。

    顺子说着还低声和吕仁源说,这人多,等回局子慢慢给你收拾。

    吕仁源听到这话,立刻作出一副警民合作的架势,“去就去,谁怕谁啊,我是受害者,我怕毛!”

    顺子立刻让几个警务人员把一干人等拉到了路边,说等路上的车通了之后,再带他们回警局。

    吕仁源则和顺子站在一边抽烟,招瑾妍和叶乘风以及他的同事站在另外一边,招瑾妍在想办法帮同事止血。

    这个时候南方从车上下来,她在车上就见前面围着人,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等她走过来,事情已经暂时落下帷幕了。

    南方走来见招瑾妍也在,立刻问是怎么回事,招瑾妍大致的说了一下情况,说多亏叶乘风帮忙。

    一旁看着他们的警察提示南方不要过分靠近他们,站到一边去。

    南方却朝那警员说,我和他们是一起的,你们要抓他们,就连我一起抓。

    警员说那你就和他们站一起吧,一回回警局再说。

    南方关心地问叶乘风有没有受伤,叶乘风冷笑一声,说就这几个臭番薯烂鸟蛋的还没本事伤我呢。

    叶乘风一边说着,一边盯着顺子和吕仁源那边看,见两人好像在嘀咕什么,立刻和招瑾妍说,先把录影带藏好,这家伙和那警察认识,一会去了警局,肯定要先毁灭证据。

    招瑾妍却冷哼一声说,量他们也没这么大的胆子,难道这世道就没王法了么,我就不信他们敢这么做。

    她同事这时将录影带拿了出来,交给叶乘风,和招瑾妍说,“你也不能说的这么绝对,我们做大写真这么多年了,还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的?“

    招瑾妍闻言也是一阵沉默,的确如她同事说的那样,她作为大写真外景记者,这几年下来,什么人没见过,有些贪官真是什么事都敢做的,何况就是销毁一个录影带?

    而且果然如叶乘风所言,此时吕仁源正低声和顺子说着录影带的事呢,他说一会去了警局,怎么都要把录影带拿过来,那里有自己先挑事的证据。

    顺子和吕仁源说你放心吧,现在这人多口杂的,而且群众的情绪都你都不满,对你十分不利,但是到了局子,那就是自己的地盘了,到时候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他还说这边人证又多,等一会路通了,谁都着急办自己的事,谁愿意留下帮他们作证啊,交通局的人那就更好说了,一个招呼就行了,除非这货不想干了。

    吕仁源想到刚才自己一吓唬那个交通局的人,那货就不敢吭声了,相信到时候再给他点好处,再吓唬吓唬,今天这事完全没有问题。

    大约一个多小时,前面的车终于开始通了,这边的车也陆陆续续的开着离开了。

    招瑾妍本来还要找几个证人呢,不过正如顺子想的一样,人家都在这路上待了一夜了,哪有闲情管这个闲事,都说没空。

    等路道彻底通顺后,顺子立刻压着一众人往海滨境内赶,不过叶乘风他们和吕仁源他们分别坐在不同的车上,在半道上,顺子就把吕仁源的兄弟都放了。

    到了警局后,所有人都被分开关押,招瑾妍要求打电话也被拒绝了,她同事刚被关押在一个审讯室,就有人进来,要求把摄录机带走取证。

    同事很配合的交出了摄录机,摄录机刚到顺子手里,立刻就开始找里面的带子,不想放带子的地方却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顺子不禁诧异地看着摄录机,立刻又找来吕仁源,问他是不是真的被录影了。

    吕仁源说,他也只是听招瑾妍说过,之前的事她们都拍下来了,会不会被藏起来了。

    顺子立刻让人过去搜查招瑾妍同事的身,但是没有发现,顺子立刻要挟同事说,你赶紧把录影带交出来。

    同事朝顺子一笑,哪来的什么带子,不过是为了吓唬吕仁源所以故意说录影了,其实他们是准备回省城被大雪封在高速上的,根本就没准备,怎么会有带子。

    顺子半信半疑的出了审讯室,又让人去搜查叶乘风,叶乘风极度不配合,说凭什么搜查他,有搜查令么?

    警察却不管他这一套,立刻过来四五个警察押着叶乘风开始搜他的身,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现,更别说带子了。

    顺子立刻将怀疑对象转移到招瑾妍和南方身上,搜查男人还好说,但是搜查女人,如果来强制的,可能后果会很麻烦。

    而且顺子也知道那个大写真的记者来头不小,坊间传闻后台是省委书记,搞不好是要有大麻烦的。

    顺子一时拿不定注意,也搞不清楚到底有没有这个录影带,吕仁源却和他说,不管有没有这个带子,不让叶乘风掉层皮再出去,他咽不下这口气。

    顺子一想也只能从叶乘风这边下手了,立刻带人过去审讯叶乘风,他上来就咋呼叶乘风说,你为什么打人?

    叶乘风朝顺子冷笑说,你吓唬我也没用,是这货先动人打人的,我是见义勇为。

    顺子点上香烟朝叶乘风冷笑说,什么见义勇为?见义勇为会砸人家车?你知道人家那车多少钱么?

    叶乘风摇了摇头,朝顺子说,我不知道他那破保时捷多少钱,但是我知道以他,以他老子的收入不可能买得起!

    顺子脸色顿时大变,叶乘风这句话实在是说到点子上了,现在中央在严令反复,吕仁源的父亲是海滨市长,他的收入再高也不可能买得起一辆保时捷。

    叶乘风见顺子没吭声,立刻又朝顺子说,我知道你是念在老交情,想要为你朋友报不平,但是你朋友就是一个坑爹的货,你有必要为他把你自己的前程也毁了?

    顺子朝叶乘风一笑,”你似乎知道很多事?“

    叶乘风也笑了笑说,知道的不用多,能知道对自己有用的就行,吕仁源什么人你最清楚,就算你今天真能帮他,他以后还是会惹事,除非这货一辈子幸运,永远不会栽跟头,但是他只要栽一次,你就肯定会被他拖下水。

    顺子顿时犹豫了起来,叶乘风乘机和他要根烟,顺子也没拒绝。

    叶乘风一边抽着香烟,一边朝顺子说,那个招瑾妍的伯父是省委书记,就算她这次没有证据对付吕仁源,你觉得你能对她做什么?

    他还和顺子说,除非你有本事让招瑾妍一辈子出不去,但是只要她能出去,在大写真稍微提一下你的名字,我相信也够你受的了。

    顺子怔怔地看着叶乘风,犹豫了半晌后,才朝叶乘风说,“那你觉得我现在怎么做才好?”

    叶乘风说,你只要听我的,我保证你不但没事,这次还很可能会升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