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好久没吃方便面了

    南方只是刚回车子内不到半个小时,车子已经完全是白皑皑的一片了,只有前面挡风玻璃由于扫尘器一直在工作,所以还暂时能看清外面的情况。

    不过这种情况也维持不久,大雪越下越大,挡风玻璃上的雪虽然被扫开了,但是还是在玻璃上结起了一层龟裂状的冰花,再过一段时间,大雪直接把扫尘器也被堵住不能正常运作了。

    又是仅仅半个小时,前面的风挡玻璃也完全被风雪覆盖了,除了车子里的情况,仿佛已经完全和外面隔绝了一样,南方更是焦急了。

    南方不停的给奶奶打电话,那边的电话就是没有人接,急的南方眼泪都要出来了,眼巴巴地看着叶乘风,嘴里不住地说着这可怎么办。

    叶乘风其实心里也焦急,还真是赶巧不巧的遇上这场大风雪,以往一般遇到这种情况,高速路最快都要一天时间才能畅通。

    他一边劝慰着南方,一边打开车里的电台,想听听政府有什么消息和举措,还真巧,刚打开电台就在说这场大暴雪。

    电台里说这场暴风雪是百年一遇的,席卷了整个江北地区,有些地方已经树上的冰滴已经连到地上了,目前几个城市的市区问题还不算大,主要就是高速路上的人,和火车已经飞机航班延误。

    电台主持人还采访了江东省气象局的领导,不过这货说了一堆,只是为了证明这场暴风雪来的突然,而且是百年一遇的,有些推脱责任的嫌疑,就是不提怎么善后。

    倒是主持人问气象局的领导,现在高速路已经被风雪封住了,高速路上肯定还有不少在外的司机和旅客呢,该怎么办。

    该领导说,这是交通部门的责任,让电台记者去采访交通部,问问是不是已经派出应急队伍了。

    电台主持人说,这一段新闻到此结束,下一个正点继续播放新闻,继续关注这场大风雪的进一步情况,也请在高速路上的司机和旅客朋友不要着急,肯定有人已经在准备营救方案了。

    电台最后奉上了一首上世纪末的经典老歌《好人一生平安》,车子里想着轻幽的旋律,但是南方和叶乘风心下都焦急万分。

    这件事已经上电台了,那就说明这场突来的暴风雪有多严重了,不过叶乘风表面装着很镇定,和南方一笑,“现在着急也没用,政府已经在想办法了,放心吧,肯定很快会有营救队伍来!”

    南方说她倒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担心爷爷的情况,可惜***电话一直没人接,也不知道是不是去医院前把手机落家里了,她很担心。

    叶乘风宽慰南方说,现在着急也没用,一切只能等奶奶给咱们打电话了。

    正说着呢,南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南方看了一眼后,吃惊地看了一眼叶乘风,随即立刻接通电话,“奶奶,你怎么不接电话啊,都急死我了!”

    奶奶在电话里说,“南方啊,你不要赶回来了,我听新闻说北边遇上大风雪了,坐飞机坐火车都危险,自己开车更可能被堵在高速上,我着急送你爷爷去医院,手机落在人家救护车上了!”

    南方听这话这才嘘了一口气,又问爷爷的情况怎么样,奶奶说爷爷现在已经稳定下来了,主要是你爷爷最近没怎么按时吃药引起的,幸亏发现的早。

    奶奶说着又和南方说,你爷爷现在已经醒了,医生说了,暂时没有什么大碍,我刚在医院食堂给他买了一碗粥,他哗啦哗啦喝个干净,饭量比我还好呢。

    南方听奶奶这么说,这才说,那我就放心了,刚才吓死我了。

    奶奶抱歉的和南方说,现在好了,不用担心了,又问南方说,你还没上路吧?

    南方立刻说,奶奶你放心,我刚准备开车回去呢,就遇到暴风雪了,现在在酒店里呢,您放心好了。

    她说着又吩咐奶奶要好好照看爷爷,一定要让他按时吃药,等这场风雪过去后,她立刻回省城去看他们。

    奶奶在电话里说,你爷爷没什么事,工作要紧,能不回来就不回来了,逢年过节的时候,也是车祸高发期,你们来来回回的,我们老两口也不放心。

    南方又和奶奶说了几句后,便挂了电话长吁了一口气,随即转头又和叶乘风说,爷爷没事了,你也可以放心了。

    叶乘风其实早就注意到南方的脸色,在听到她爷爷没事的时候,整个人都轻松下来了,完全和之前是判若两人的感觉。

    他心中不禁暗道,现在你爷爷没事了,有事的是我们,被困在高速上,还不知道多久才能回去呢。

    不过他虽然这么想,嘴上却什么也没说,和南方说,这下好了,你可以彻底放心了。

    南方和叶乘风会心一笑,这时注意到车已经满是雪了,完全看不清外面的情况,这才和叶乘风一笑,怎么能彻底放心呢,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呢。

    叶乘风却朝南方说,回去做什么,还不是待在酒店里继续工作,你都熬了几个通宵了?眼白都有血丝了。

    南方本能的摸了一下自己的眼眶,朝叶乘风一笑,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将近年关了,很多事情都积在这里,只能自己加油了。

    叶乘风说,上一次你们南泰集团还拍了一个代表团来呢,怎么这次就你一个人?你哥是准备把你当廉价劳工呢?

    南方笑着说,这次的事情其实不复杂,她一个人就能应付过来,而且最主要的是,这次是她主动要求一个人过来的。

    叶乘风不禁有些不解了,问南方为什么这么做,南方和叶乘风说,这次不是说了要和你们东城创建合作么,既然是和你们合作的,你们公司肯定有这些人才啊,我饿哦为什么还要带这些人过来?

    叶乘风顿时明白过来了,其实南方这么做,主要还是在帮自己,她其实知道自己的东城创建刚刚成立,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所谓的人才,但是她依然坚持这么做,很可能是当时在她哥面前为了提高东城创建,所以故意打的包票。

    他不禁惭愧地朝南方一笑,不好意思,这件事是我的疏忽,我早就该注意到,你做的工作其实都是我分内的事。

    南方说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一些小报表,她这才来海滨的职务是总监,主要是负责检查你们东城创建的工作的,说起来其实很清闲,而这些事其实也都是小事,她顺便就给做了。

    叶乘风不禁伸手握住南方的手,柔声和南方说,“谢谢,我真不知道和你说什么才能表达我的谢意!”

    南方脸上一红,却没有缩回手,只是看着叶乘风说真的没什么,其实她就是这种性格的人,真要她吃饭摇膀子,她反而难受。

    叶乘风乘势又伸手将南方搂进了怀里,嘴里还是在说谢谢,南方一副小鸟依人之状,依偎在叶乘风的怀中。

    在这风雪之天,虽然车内开着暖气,但是她还是感觉叶乘风坚实的胸膛传递过来的温暖。

    叶乘风低头看着怀中的南方,这时忍不住低头朝着南方的嘴唇吻了过去。

    南方见状,心里顿时一阵小鹿乱撞,不知道这个时候该怎么反应才好,是该推开叶乘风,保持一下女子的矜持好,还是什么都不做的话。

    眼看着叶乘风的嘴就要接近自己的嘴唇了,南方最终选择缓缓地闭上眼睛,让这一切显得顺其自然,是水到渠成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车窗被人敲响了,两人都是心下一凛,南方立刻从叶乘风的怀里坐直了身子,转头看去,却见叶乘风那半边窗户上的雪已经被人抹去了。

    窗户上一直带着黑色棉手套的大手,还在上面敲着,不时一张中年妇女的脸出现在两人眼前。

    叶乘风和南方都不认识这个女人,都是一脸诧异地看着,这个时候高速路上不应该有人才对,就算有人也都各自躲在自己车内呢。

    而这时车外的中年妇女晃了晃手里的方便面,朝着两人大声道,“我们是海滨交通局的,是给你们送热水和方便面的!”

    叶乘风这才明白过来了,立刻打开了车窗,顿时一阵寒风迎面而来,叶乘风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中年妇女立刻哪来两个方便面过来,递给叶乘风和南方说,先将就着吃,如果有杯子,这里还有热水。

    中年妇女还说了一堆安抚两人的话,说他们已经在想办法解决问题,相信很快就好了。

    叶乘风将脑袋探出窗外,见自己并排的车子那边也有一个妇女也在向那辆车里的人做着同样的事情,等给完方便面和热水后,继续往前面的车走去。

    南方和车窗外的妇女说了一声谢谢,妇女笑着说没什么,这都是应该的,随即拎着暖壶和一箱方便面继续往前走了过去。

    叶乘风前后看了一下情况,又见地上的雪起码已经三四十公分了,而且还在持续地下着,根本就没有要停止的意思,而且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好在路上很多车都开着车头灯,才不显得那么黑。

    这个时候南方打了一个喷嚏,叶乘风才立刻将窗户关好,和南方说你饿的话就赶紧吃一碗,也好暖暖身子。

    南方点了点头,端起方便面就开始吃了,还说自己已经好些年没吃过方便面了。

    见南方吃的津津有味,叶乘风不禁肚子也咕噜一想,一看时间已经晚上快七点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