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大雪封路

    最后李天峰和周安山各承诺了三千万,洪天德的另外六千万到时候再还给他们,到时候这钱两番一换,也就等于是李天峰和周安山自己的钱又原封不动的给了他们,但是洪天德的六千万就算解决了。

    来海滨两天,叶乘风除了带李天峰和周安山去工地看了看,告诉他们这是他们东城创建的试水工程,又带着他们去其他烂尾楼看了看,说这些都是南泰买下的工程,以后也会承包给他们东城创建来做。

    两天看不到叶乘风的人,毕墨给叶乘风打了好几个电话,叶乘风和毕墨说暂时忙的脱不开身,让戈子浩带着她在海滨转了转,说等忙完这段就去找她们。

    鄢帆也给叶乘风打电话,说不是带她来工作的么,这么晾着她是什么意思,叶乘风又给沈燕虹打电话,让她帮忙先给鄢帆安排一个工作。

    沈燕虹知道叶乘风回海滨了,问叶乘风怎么不去找他,叶乘风只好推脱说忙,一时脱不开空,南泰这边的工程年后就要开始了,很多事情要亲自处理。

    不过他也知道沈燕虹不会多问什么,沈燕虹毕竟不同于其他女人,她既然决定做叶乘风背后的女人了,所以肯定很多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连鄢帆是什么人都没有过问。

    安排好了毕墨和鄢帆,叶乘风就真的脱身,可以忙一些其他的事了,先去拜访了一下路明,告诉他路瑶在盐海的工作还不错,让他放心。

    路明和叶乘风笑道,有你在盐海那边看着她,我也就没什么不放心的了,他还意味深长地和叶乘风说,“我可把这个妹妹交给你了!”

    叶乘风知道路明什么意思,只是含糊其辞,顾左右而言他的躲闪过去了,问路明下面县的事情解决了没有。

    路明说要过年了,这种事情每年都会发生,上访户混在春运的队伍里很难被找到,所以这个时间段必须严防。

    叶乘风不禁问路明,其实这些上访户说不定真有无法解决的事情呢,政府不作为,百姓无生路,才会走这极端的道路吧。

    路明长叹一声和叶乘风说,你不当官,不知道当官的难处,百姓的难处他是知道的,但是很多事情还没有必要走上这条路。

    而且现在百姓就喜欢来这一套,屁大点事也喜欢往京城跑,搞的他们很被动。

    叶乘风没做过官,不懂这一套,所以也没多说什么,正和路明先聊着呢,岑书晨给叶乘风打来了一个电话。

    岑书晨在电话里说,南方要赶回省城一趟,他爷爷好像生病了。

    叶乘风立刻和路明告辞,开车往酒店赶,路上还给南方打了一个电话,问爷爷究竟是什么情况。

    南方在电话里显得很担心,说刚才奶奶给她打电话,说爷爷的心脏病突然犯了,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叶乘风说我陪你一起去吧,你就在酒店等着,你现在心情会影响驾驶。

    南方只好在酒店,一直等到叶乘风出现,立刻上了叶乘风的车。

    岑书晨本来也要跟着的,但是南方有些事请她帮忙,所以她脱不开身。

    车子很快开进了高速,叶乘风见南方还是一脸焦急的样子,连忙伸手在她的手背上拍了拍,安慰她说爷爷吉人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

    南方这时才和叶乘风说,她还没给她哥南泰打电话呢,说着就拿起手机,想给南泰打电话。

    叶乘风立刻阻止了南方说,现在爷爷什么情况还没弄清楚呢,等我们到了省城,知道什么情况再说吧,而且就算你现在给你哥打电话,他未必有空,别耽误了他的正事,况且还我有在呢,我怎么说也是个男人。

    南方听叶乘风这么说,不禁放下手机,随即感激地看着叶乘风,“谢谢你,乘风!”

    叶乘风朝南方会心一笑,“说什么呢,你爷爷奶奶,不就是我爷爷奶奶么?”

    南方闻言脸上顿时一红,叶乘风这时才注意南方的眼白里有些血丝,估计是昨晚又熬夜做报表之类的了。

    叶乘风立刻和南方说,你肯定又没睡好,乘着在路上,先睡一下吧,到了我叫醒你。

    南方归心似箭,哪里还有心情睡觉,说没事,自己困了自然就睡了,她又拿出手机给奶奶打了一通电话,但是电话却打不通。

    叶乘风又安慰了南方几句,这时突然见前面的车子都缓行了起来,逐渐前面的车子都停了下来。

    他不得已也踩住了刹车,高速道上顿时到处都是车喇叭声音,旁边一辆车子打开车窗,伸出脑袋往前面看着,一边看着一边按着喇叭。

    南方也诧异地看向前方,“不会是出车祸了吧!”

    叶乘风说有可能,让南方坐在车内,说自己下车去前面看看。

    他下车后,一直朝前走着,前面车上的人都下车了,谈论纷纷,但是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前面的路道正好有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原型弯道,可以看到前面密密麻麻的都是车,显然堵了很长一段路。

    这时前面有两个中年人说这下麻烦了,可能要封路了。

    叶乘风见他们好像知道什么情况,立刻走过去递去两根烟,“师傅,到底什么情况啊!”

    两个中年人接过香烟说,前面正在下雪,说着还指着天空一片乌云,朝叶乘风说,“你看,就是那边,这场雪可能下的蛮大的,高速上都冰封了!”

    另外一个中年人一边点上香烟,一边和叶乘风说,“而且你看,那片乌云正往这来呢,估计不到一个小时就过来了……”

    叶乘风闻言不禁一愕,前面乌云的方向,就是盐海方向,前两天好像听过在盐海那边有暴风雪,还让市民做好准备呢,只是当时自己也没太注意。

    他和两个中年人道了一声谢,连忙回到车内和南方说,盐海高速那边大雪封路了,估计过不去了,得回海滨坐火车去。

    南方一听这话,顿时蒙了,随即说,哎呀,当时就应该做火车或者做飞机的,只是因为飞机晚上才有航班,火车又没高速快。

    叶乘风立刻启动了车子,说没事,现在赶回海滨还来得及。

    但是此时后面的路道上已经满满都是车子了,车子根本无法后退。

    叶乘风从缝隙中绕过几辆车后,后面的车停的好无规律,加上也有不少人和他一个心思,想倒车回走,搞得路上的车更加堵了。

    南方见状连忙说,实在不行,就走回去,总不能坐在这干等吧,她说到做到,立刻就开车门准备下车了。

    叶乘风立刻拉住了南方的手,说开什么玩笑,这已经离海滨有几十里了,走回去起码两个小时,而且后面的车子太混乱,也不知道有没有交通意外的。

    南方焦急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现在该怎么办。

    叶乘风打开了收音机,想听听前面路道到底什么情况的新闻,但是一则新闻都没有。

    他只好和南方说,你别着急,我哥朋友打电话,看看他能不能开车过来接我们。

    叶乘风说着给戈子浩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被堵在高速上了,问他能不能开车过来接他们回去。

    戈子浩说没问题,问他们在什么路段,立刻开车赶了过来。

    叶乘风挂了戈子浩的电话后,和南方说不要着急了,他朋友已经开车往这赶了,估计一个小时左右就能到,现在只能在车里等了。

    南方也没其他更好的办法,只好点头同意,同时接着给奶奶打电话,但还是打不通,“真是急死人了……”

    叶乘风又安慰南方几句,南方也的确累了,加上车内开着暖气,没一会就呵气连天了。

    他和南方说,你先睡一下,一会他朋友来了,就叫醒你。

    南方虽然嘴上说睡不着,但是担着座椅后背,没一会功夫就睡着了。

    叶乘风一边看着前面的情况,一边等着戈子浩的电话,还没等到戈子浩来,天空已经开始犯黑了,盐海头顶的那团乌云已经飘到了这边。

    突然有人叫了一声下雪了,不好人都下车来看,叶乘风也注意到车玻璃上有鹅毛般大小的雪花在落下。

    只是短短十来分钟的时间,挡风玻璃上已经满是雪片了,叶乘风立刻打开了扫尘器,给戈子浩打了一个电话。

    不想戈子浩却说,“风哥,我被车子堵在小道上了,一时过不去,这路上估计也都是要去高速上接人的,现在都在这堵着呢!”

    叶乘风心中一凉,这尼玛是要把自己困死在高速上的节奏啊,他刚打开车门,就感觉一阵寒风吹了过来。

    南方这时也醒了,见外面天色都变了,玻璃上满是雪片,不禁问叶乘风,天黑了?

    叶乘风给南方看了一下时间,才下午三点钟,又指了指天空,朝南方苦笑道,“看来我们要在这高速路上过一夜了!”

    南方不禁啊的一声,立刻打开车门说,我要回去,爷爷还在省城等着我呢。

    不想车门刚开,立刻又是一阵寒风吹来,她立刻打了两个喷嚏,但还是走了出去。

    她这一下车才发现,地上的雪已经有四五厘米深了,路上一个人没有,全躲在车里呢。

    叶乘风也连忙下车,和南方说,现在回去就是找死,还是先待在车里,看看情况再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