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羊老三上门

    叶乘风离开医院后,立刻给海滨的洪天德洪爷打了一个电话,请他帮忙找一个羊老三的省城人。

    洪天德不仅为嗯叶乘风,“叶先生,你到底在搞什么,我现在只想知道,我的投资方案,你什么时候能给我答复!”

    叶乘风立刻和洪天德说,只要你帮了我这个忙,投资的事不是问题,先帮我找到羊老三再说。

    等洪天德答应后,叶乘风又给杨帆打了一个电话,“杨副队长,你可真对得起我啊!”

    杨帆听的莫名其妙,不知道叶乘风这话是什么意思,立刻问叶乘风,“叶乘风,你何出此言啊?”

    叶乘风立刻和杨帆说,这次找蝙蝠来杀自己的就是省城张为民的爱将羊老三,如果不是上次帮你们警方破获那个什么鸟毒贩张为民,自己又怎么会惹上羊老三这种人。

    杨帆显然没有料到这次雇凶杀叶乘风的人居然是上次省城缉毒留下的隐患,他抱歉地和叶乘风说,“叶乘风,这件事是我对不住你,你如果需要什么帮忙,我会全力以赴!”

    叶乘风和杨帆说,有你这句话就行了,杨帆还想问叶乘风是从哪里得来的这个消息呢,叶乘风说完就挂了电话。

    杨帆想了半晌,还是觉得要给钟彬打一个电话,把这边的事情告诉他,毕竟羊老三也是张为民贩毒集团的核心人物之一,钟彬应该也感兴趣、

    果不其然,钟彬听到羊老三派人来杀叶乘风后也显得格外的惊讶,问杨帆搞清楚没有。

    杨帆说这些都是叶乘风说的,应该错不了,你赶紧派人过来吧。

    钟彬又问杨帆,是不是肯定羊老三就在盐海,他这就跑人过来。

    杨帆说叶乘风没有说羊老三到底在哪,不过他既然能派人来盐海杀叶乘风,应该就在附近吧。

    和钟彬聊完电话后,杨帆立刻去找李淞汇报这个案子。

    李淞听完后说,这只是一般的仇杀,我们是反黑组,这个案子不该我们负责吧。

    杨帆却说,张为民在省城是毒贩,羊老三就是他的打手兼骨干,已经涉黑,这次他派人来杀叶乘风,就是省城黑帮和盐海黑帮的仇杀,怎么能和反黑没关系呢?

    李淞听李淞说的又有些道理,犹豫再三后,和杨帆一起去见局长,请示反黑组正式介入羊老三买凶杀叶乘风的案子,得到了局长的批示。

    回到反黑组,李淞又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杨帆,他和杨帆说,你上次去省城正好参与了那次扫毒行动,对整个事件比较了解,你来负责再合适不过了。

    杨帆本来就决定争取负责这个案子的,就算李淞交给别人负责,他也会努力争取一下的,现在李淞自动交给他,那正是求之不得了。

    李淞这时点上香烟和杨帆说,你除了负责羊老三和叶乘风的这个案子之外,还要留心,羊老三有没有和盐海当地黑帮联合起来,争取顺藤摸瓜,拔出萝卜带出泥来。

    杨帆拍着胸脯保证,说一定会乘着这次机会,对盐海的**进行大清洗,李淞笑着递给他一支烟,“那我就看你的好戏了!”

    于此同时,至尊娱乐城的大门还在紧闭,因为收到上次吕局长事件的影响,所以开业当夜就被查封了,一直到现在都没解禁。

    乔老二已经找了很多人,托了很多关系,又送了很多礼,都无济于事,帮忙处理这些事的人,都是一句话,现在风声紧,要再等等。

    没办法,求人办事矮半截,乔老二和那些官员又发作不得,只能把这笔帐暂时算在叶乘风的头上。

    不过这两天他也想明白了一件事,上次吕局长出事,说明他们至尊娱乐城的保密工作还是没做到位。

    客人来娱乐城是寻开心的,你连客人最基本的**都不能保证,就算托到关系再营业了,那些客人也会因为吕局长的事件不敢轻易过来玩。

    所以乔老二这几天苦思冥想,在想着至尊娱乐城的当初规划是不是有问题,是不是要寻求另外一个出路了。

    乔老二这几天每天天一亮就坐到至尊娱乐城的顶楼办公桌前,看着窗外盐海的大街小巷。

    这时他的办公室门敲响了,乔老二哼了医生让人进来,他头也不回,现在至尊属于停业阶段,能来敲自己办公室门的,没几个人。

    他依然看着窗外的街道,手里的烟蒂都快烧到手了,却听身后想起了高鹏志的声音,“二哥,我想给你引荐一个人!”

    乔老二一回头,见高鹏志正嬉皮笑脸的看着自己,这时感觉手指一烫,立刻惊嘘一声,手里的烟蒂立刻掉在地上的地毯上。

    他立刻心疼的不行,跪在地上捡起烟头,但地毯还是被烧焦了一块,这可是乔老二花了大价钱买的进口地毯,一平米都上千块。

    乔老二将烟蒂扔到烟灰缸后,朝高鹏志说,“给我引荐什么人?”

    高鹏志笑了笑没有说话,回头朝着门口说了一句,“进来吧!”

    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个身材消瘦,头发短而精干的男人,不过最吸引乔老二注意的是他嘴巴上一道若隐若现的刀疤。

    那男人走进来后,高鹏志立刻给乔老二介绍,“二哥,这是省城来的羊志羊先生!”说着又和那男人说,“这就是我二哥!”

    叫羊志的男人朝乔老二伸出了手,“你可以叫我羊老三!”

    乔老二仔细的看着眼前的羊老三,见他脸上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感觉很不舒服,只是简单的和他碰了一下手,就说请坐。

    等羊老三和高鹏志坐下后,乔老二问高鹏志,“大鹏,你这是什么情况?”

    高鹏志却一脸兴奋地和乔老二说,“二哥,你也许没听说省城羊三哥的名号,但是最近我们盐海发生的一件事,就是羊三哥做的!”

    乔老二眉头一皱,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最近盐海发生什么了,他现在满脑子就记得现在盐海最大的事,就是他刚开业一晚的至尊娱乐城给查封了。

    高鹏志立刻朝乔老二说,二哥,你不记得了,最近叶乘风的那个什么所谓的妹妹不是被人绑架么?

    乔老二眉头不禁一动,随即看向羊老三,心里暗道该不会就是这个刀疤男做的吧?

    他想着又皱眉看向高鹏志,如果真是这个羊老三干的,你丫的把一个绑匪带到老子这里来做什么?

    高鹏志显然不清楚乔老二的想法,立刻又和乔老二解释着说,其实不是羊三哥亲自干的,是他雇人干的。

    他继续又说,其实绑架叶乘风的妹妹是为了引出叶乘风,不想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来,叶垚那小子替叶乘风去救那个便宜妹妹,结果被羊三哥的人捅了好几刀,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

    乔老二听到这里,眉头皱的更紧了,如果真是这样,那眼前这货简直就是叶乘风有深仇大恨的仇人了。

    高鹏志继续和乔老二说,“二哥,羊三哥知道我们和叶乘风的关系不是很好,所以想和我们结成联盟,共同对付叶乘风!”

    乔老二听到这里,眉头逐渐舒展开了,对方的目的自己知道了,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他其实从知道羊老三绑架叶乘风的妹妹开始,心里就已经想的很清楚了,这个人暂时不能惹。

    自己还没绑架叶乘风的妹妹呢,那天叶乘风就找自己来兴师问罪了,现在要是被叶乘风知道自己和这个羊老三有来往,那就算不是自己绑架的,也和是自己绑架的没什么区别了。、

    所以乔老二这时看向羊老三,随即拿出香烟递一根给羊老三,“羊先生是吧,你和叶乘风到底有什么仇?非要绑架人家妹妹?”

    羊老三一边点上香烟,一边和乔老二说,“其实我和叶乘风也谈不上深仇大恨,不过他得罪了我大哥,我大哥让我一定要干掉他!”

    乔老二又问羊老三,不知道你大哥是谁?

    羊老三说自己大哥是张为民,但是前不久因为叶乘风的关系,被条子给抓了。

    乔老二点了点头,便只抽香烟,不在说话了。

    羊老三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他也意识到,这个乔老二可能对联盟的事没什么兴趣。

    高鹏志在一旁也看的着急,连忙和乔老二说,“二哥,叶乘风这小子就是太嚣张了,去哪都能惹事,去哪都得罪人,我们和他分道扬镳是绝对正确的,现在他还害的我们至尊开了不门,每天都不知道损失多少钱!”

    乔老二还没说话呢,羊老三立刻和乔老二以及高鹏志说,“其实开娱乐城能挣几个钱?只要乔二哥一点头,我可以介绍一个非常赚钱的生意给乔二哥你,保证利润是开娱乐城的百倍,甚至千倍!”

    乔老二不禁笑道,“还有这么挣钱的生意,这个世界上这么挣钱的生意,要么是房地产,要么就是卖白粉,羊先生,你说的是哪一样?”

    其实他这句话也就是开玩笑说的,不想羊老三却一脸正经地和乔老二说,“你看我这样子,也不可能是搞房地产的吧!”

    言下之意就是他是卖白粉的,乔老二闻言不禁愕然地看着羊老三,他只是顺口一说,没想到对方还真是个毒贩。

    羊老三却立刻和乔老二说,“乔二哥,以你的人脉关系,想要霸占整个盐海市场能有多难?我有路子能给你拿到上好的四号,这可是一本万利的生意,别看今天你还未一个娱乐城不能开业而苦恼呢,我保证明年这个时候,你会为你自己的娱乐场所开满盐海而犯愁!”

    乔老二心下一阵唏嘘,自己什么都干过,还就是没干过白粉生意呢,倒不是自己不想干,而是当时在胡啸天手下,胡啸天不让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