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幕后主使

    叶乘风对恶汉的反应很满意,怕死说明还有的商量,就怕遇到不怕死的主,那真是你推他下去都没用,自己还背负杀人罪名。

    他也料想到这恶汉估计也是因为在路上和蝙蝠两人要杀自己,都没有杀成功,还被自己搞的都进了医院,一个重伤一个残。

    叶乘风立刻将恶汉的轮椅拉回了楼顶内侧,蹲下身子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将烟在恶汉的嘴边一晃,问他要不要抽。

    恶汉点了点头,叶乘风将眼塞进他的嘴巴,虽然下巴还有绷布,嘴巴不能太大的动作,但是抽烟还是可以的。

    叶乘风见他抽了几口后,这才问恶汉说,“那个叫蝙蝠的要我的命,是跟我有仇,还是受人指使?老规矩,有仇左手,受人指使右手!”

    恶汉动了动右手,叶乘风很满意恶汉的态度,还帮他将烟蒂取出来弹了弹烟灰,又塞进他的嘴里。

    这些问题都是选择题,恶汉可以用手给出答案,但是叶乘风想到下面要问出背后主使的人是谁,恶汉就不太好回答了。

    叶乘风犹豫了半晌后,还是继续问恶汉,“指使蝙蝠的人,你知道不知道?知道左手,不知道右手!”

    恶汉居然动了动左手,表示他知道幕后主使的人是谁,这倒是有点出乎叶乘风的预料。

    其实叶乘风抓来恶汉的目的,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他是蝙蝠的手下,知道幕后主使的概率其实也就一半一半。

    叶乘风立刻又问恶汉,“那个人是盐海人?还是海滨人?盐海左手,海滨右手!”

    他知道既然恶汉不好说话,自己也智能用筛检法来问出答案了,只要知道对方是哪里人,就能缩减很大的范围。

    但是叶乘风没想到这次恶汉的手没有动,左手右手都没有动,眼睛依然看着叶乘风,嘴里支支吾吾的,烟蒂都差点掉下来。

    叶乘风将他嘴里的烟蒂取出扔掉,立刻又问,“他不是这两个市的人?左手就是,右手不是!”

    恶汉动了动右手,叶乘风见状不禁一愕,自己一直猜想要杀自己的人不是盐海的自己对头,就是海滨王松那伙人,没想到居然两帮人都不是。

    叶乘风立刻又问恶汉,幕后主使是不是省内人,是就左手,不是就右手。

    恶汉动了动左手,叶乘风心下稍微定了一下,至少知道是省内的就好办了许多,如果真是外省人,那就真是莫名其妙了。

    叶乘风又连续问了恶汉几个市名,恶汉都说不是,叶乘风又头疼了,喃喃说着难道是省城人?

    没想到恶汉居然动了动手指,说明幕后主使居然是来自省城的,这的确有些出乎叶乘风的预料。

    不过叶乘风也很快就知道大致是什么人了,他在省城的时间不长,得罪的人也不多,只有张为民。

    叶乘风立刻问恶汉是不是张为民,恶汉没有动手指头,说明不是。

    他这才想到,张为民已经伏法了,他就算再牛逼也不可能在监狱里还能买凶杀自己吧。

    这时他心中突然一凛,在张为民被抓的时候,他最忠实的不下羊老三却神奇的不见了。

    想到这里,叶乘风立刻问恶汉,“他是不是姓羊的?”

    恶汉还是没有反应,叶乘风立刻和他说,那个人是不是脸上有道刀疤,恶汉才动了动手指。

    叶乘风立刻明白了,这次买蝙蝠来杀自己的是羊老三,自己还真把这号人物给忘记了。

    他立刻又问恶汉,羊老三在不在盐海,恶汉的手没有动,表示不在。

    叶乘风又问恶汉,羊老三在不在海滨,恶汉的手指居然动了动。

    叶乘风这时站起身来,点上一根烟,深吸了一口,眉头一阵紧锁,原来羊老三这货躲在海滨?

    他本来想问恶汉知不知道羊老三躲在什么地方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这个恶汉是不是知道的有点太多了。

    叶乘风甚至开始想,这货是不是在耍自己,一切问题都是自己说的,他只要顺着自己的问题动动指头,就能把自己耍死。

    想到这里,叶乘风立刻又将恶汉推到了楼边上,朝恶汉说,“你在撒谎,羊老三明明已经死了!”

    恶汉双手紧紧的攥着椅把,嘴里支支吾吾个不停,好像有话要和叶乘风说。

    而这个时候,胡队长等几个警员在医院里转了一圈,也没发现恶汉被人推到什么地方去了。

    几个警员泄气地说,不消问,那人肯定被灭口了。

    正说着呢,胡队长一抬头,看到楼顶一个人坐在轮椅上,身后还站着一个人。

    胡队长立刻和属下手,“在楼顶,赶紧上去!”

    一趟警察都抬头看了一眼,又有人认出了叶乘风,立刻说,“胡队,那是叶乘风!”

    胡队长心中暗叫不好,这两个家伙是要杀叶乘风的,而且还误伤了叶乘风的弟弟,叶乘风很可能会杀人报复。

    几个警察立刻进了大楼上了电梯,一直往顶楼赶,到了顶楼后,又从楼道上了楼顶。

    胡队长刚出楼顶楼道口,就见叶乘风将轮椅上的人从轮椅上拉了下来,他立刻指着叶乘风说,“叶乘风,别动!”

    叶乘风没想到警察这么快就找到了自己,立刻朝胡队长笑道,“胡队长,你也这么清闲?来顶楼吹风?”

    几个警察迅速的朝叶乘风那边赶去,扶起地上的恶汉,又控制住了叶乘风。

    叶乘风也不反抗,朝胡队长一笑,“胡队长,我来顶楼吹吹风难道也犯法了?”

    胡队长朝叶乘风一声冷笑说,刚才我在楼下看着你想要把他推下去,上楼后,又看到你把他从轮椅上拖下去。

    叶乘风却朝胡队长一笑,“胡队长,是不是你年纪大了,眼睛有些昏花了,刚才是他想要站起身来试试能不能走,然后摔倒了,我想要扶他没扶住!”

    胡队长冷笑着说我眼睛好的很,亲眼看到的不可能看错了。

    叶乘风立刻朝胡队长笑道,“上次你也说自己不可能错,还不是有证人证明我是自卫?”

    胡队长冷笑道,“上次你有证人,这次看你有什么证人?”

    叶乘风又是一声大笑,随即看向恶汉问他道,“你说,我刚才说的是不是真的?”

    恶汉嘴里支支吾吾了几声,有警察朝叶乘风冷声道,“你倒是会选证人,找了一个不会说话的,那不任由你胡说了!”

    叶乘风笑了笑,又朝恶汉说,“我如果想把你推下楼,你就动动左手,是你要求我带你上来吹风抽烟的,你就动动右手!”

    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恶汉的双手,恶汉抬头看了叶乘风一眼,随即动了动右手。

    叶乘风立刻朝胡队长说,胡队长你自己看看,我有没有说谎。

    虽然恶汉证明叶乘风没打算推他下楼,但胡队长依然不信叶乘风的话。

    这个恶汉是要取叶乘风性命的人,他怎么可能会要求叶乘风带他来顶楼吹风吸烟?

    他立刻走了过去,严肃的和恶汉说,“我们这边都是警察,你可以放心,你的生命绝对不会有任何威胁,现在我问你,是不是有人威胁你,是就动左手,不是就右手?”

    恶汉立刻动了动右手,叶乘风立刻笑道,“胡队长,这是你自己问的,可和我没关系,这下你没话说了吧?”

    胡队长一阵迟疑地看着叶乘风,又看了看恶汉,这时一个警员和胡队长说,“胡队,该不会这家伙只会动右手吧?”

    那警员说着朝恶汉说,动动左手看看,恶汉立刻动了动左手,表示他的双手是正常的。

    警察顿时无语了,既然恶汉都说叶乘风没有要推他下楼,那他们警方也没办法了,胡队长甚至怀疑自己刚才上楼的一霎是不是真的看错了。

    不过一想还是不太对劲,两个互相想要对方性命的人,怎么可能会一起上天台,只是为了吹风抽烟?

    叶乘风这时却和胡队长说,“既然你们警方来了,那我就把他交给你们了,我风也吹够了,先闪了!”

    他说着还真就朝楼道口走了过去,几个警员立刻拦住了叶乘风。

    叶乘风停住脚步,朝几个警员一哼,“怎么着?还想要诬陷我不成?”

    胡队长在身后朝警员说,“让他走,我晾他也刷不出什么花样来!”

    叶乘风朝胡队长一笑,招了招手后,点上一根烟下了楼。

    胡队长立刻又问恶汉,“是不是叶乘风威胁你?”

    恶汉这次左右手都没有动,甚至还闭上了眼睛,作出一副不回答任何问题的架势。

    胡队长见状不禁朝恶汉说,“你现在涉嫌谋杀,你自己要有觉悟,如果你能多交代一些,你的罪名就小一些,而且你如果生命,或者你家人的生命受到要挟的话,也可以告诉我们警方,我们警方会一视同仁,一定会保护你或者你的家人!”

    恶汉依然逼着眼睛,甚至一动不动。

    胡队长没有办法,只好让警员先将恶汉送到楼下病房,为了防止他再次被人带到楼顶天台去,所以还特意让警员二十四小时盯着这个病房门口。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大夫过来和胡队长说,“胡队长,急救室病人醒了,但是状态不太稳定,可能是回光返照,你有什么要问的,抓紧时间!”

    胡队长脸色一动,和医生说了一声谢谢,立刻匆匆的下了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