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无敌风火轮

    不过也好在叶乘风的身手还算矫健,每每蝙蝠的刀就要刺中叶乘风的时候,都被他给躲开了。

    叶乘风见蝙蝠这货二话不说上来就捅自己,显然是已经知道被他捅进医院的不是自己,估计早就在警局外面等自己了,就等着自己出来好下手呢。

    蝙蝠一刀一刀的往叶乘风的身上招呼,出租车司机刚才撞车,脑袋都蒙了,这时见自己的乘客在被人追杀,吓的都快尿了,开了这么久出租,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呢。

    出租车司机第一念头想到的就是报警,随即拿出手机,不过还没按号码呢,手上顿时一疼,手机飞出了车外,再看车旁,一个大汉正虎视眈眈,凶神恶煞的杵在那呢。

    恶汉朝出租车司机一声大喝,“你嫌命太长了?敢报警?”说着上去对着出租车司机的腹部又是几脚踹了下去,出租车司机顿时疼的不敢动弹了。

    这边叶乘风已经退到了马路中间,好在这条路比较偏僻,路上鲜有人出现,如果不是那个出租车司机也被打了,叶乘风真怀疑他是和蝙蝠一伙,故意带自己来这的。

    不过经过和蝙蝠的几番缠斗,叶乘风也发现了,这个蝙蝠除了出刀快,动作敏捷之外,其实也没什么厉害的。

    他一边躲着蝙蝠,一边观察者蝙蝠的动作,等他出了一个破绽后,立刻一个反身侧踢,一脚踢中了蝙蝠的手。

    蝙蝠手里的刀一个拿捏不稳,立刻脱手而出,径直的飞向了出租车那边,正好撞在出租车司机身后的凳子上,差点就扎到了他。

    叶乘风见蝙蝠手里没了刀了,立刻开始反攻,蝙蝠不是动作快么,叶乘风的动作比他更快,一招接着一招招呼的蝙蝠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这个蝙蝠显然是不要自己命不罢休的,所以叶乘风也没有必要和他手下留情了,也是招招往蝙蝠的要害打。

    蝙蝠似乎也没料到叶乘风的身手这么好,自己自问身手也是了得,那个假冒叶乘风的家伙身手也不错,但还是被自己打的无法招架。

    没想到自己手里一旦没了刀,居然被叶乘风打的毫无招架之力了,叶乘风也不管那么多,对着蝙蝠的要害就是一阵猛击。

    一旁蝙蝠的手下见状也立刻拿着出租车里的刀,朝着叶乘风这边冲了过来,他一边跑着,嘴里还一边嘶吼着,那架势像要把叶乘风生吞了一样。

    不过他还没到叶乘风身边,叶乘风就已经做好了准备,那货看上去人高马大的,但是伸手和蝙蝠完全不能比,显得格外的笨拙。

    等那恶汉到叶乘风身后,扬起手里的刀,准备朝叶乘风的后背扎下去的时候,叶乘风又是一个反身侧踢,直接将那大汉踢翻。

    不过这也给了蝙蝠喘息的时间,他乘着叶乘风反身踢恶汉的时候,立刻朝叶乘风冲了过去,一个跃身跳了起来,直接跳到叶乘风的身上。

    蝙蝠趴在叶乘风的后背上,一只手紧紧的勒住了叶乘风的脖子,另外一只手,则牢牢的抓着叶乘风的头发,将他的脑袋往后扯着。

    叶乘风瞬间有了一种窒息的感觉,他同时也看出来了,蝙蝠勒自己的脖子和抓自己的头发,看上去有些杂乱无章,其实是格斗中的缠斗手段。

    他立刻伸手想要去掰开蝙蝠的手,但是蝙蝠就真的和蝙蝠挂壁一样,缠在叶乘风的身上,任凭叶乘风怎么用力,都挣脱不了。

    即便是叶乘风这边刚掰开他的手,他另外一只手立刻就能补上,继续勒住叶乘风的脖子,等叶乘风再掰开这只手的时候,另外一只手立刻也上来了。

    叶乘风没想到蝙蝠还会这招,那架势就和周星驰在《破坏王》中的无敌风火轮一样,紧紧的缠住自己,如同狗皮膏药一样无法甩开。

    不过于此同事叶乘风也想到了《破坏王》中断水流大师兄对付何金水的招式,他立刻就朝后面的出租车走去,用力将蝙蝠撞在出租车上。

    蝙蝠背后虽然吃疼,但是手上勒住叶乘风的力道居然更大了,勒的叶乘风一口气都喘不上来,整张脸都憋红了,脖子上的血管也开始膨胀了。

    而且这个时候,被叶乘风踢翻的恶汉,又捡起地上的刀,朝着叶乘风冲了过来。

    叶乘风见状知道自己命在顷刻了,自己这边摆脱不了蝙蝠,那边恶汉还拿刀来捅自己。

    蝙蝠也看到了自己手下的举动,他手下的力道也就更大了,目的就是不让叶乘风动弹,好让手下来捅他。

    眼看着恶汉就要捅到叶乘风了,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叶乘风施展了浑身力气,一个转身,将背后的蝙蝠对着恶汉。

    恶汉手里的刀已经出手了,而且他这一刀的目的就是要解决叶乘风,不在给叶乘风喘息的机会,所以一刀的力道也是用尽了全力。

    等恶汉发现在自己面前的是自己老大,不是叶乘风的时候,手下想要收力都来不及了,一刀直接捅进了蝙蝠的后背。

    蝙蝠背后吃疼,手上的力道顿时就松了,叶乘风乘机用力一扭蝙蝠的手腕,用力往后一推,“嘎嘣”一声,蝙蝠的手腕立刻就折了。

    叶乘风刚能喘息,猛吸两口气,但是手下并没有停着,他手依然拉着蝙蝠的手,等蝙蝠从他后背下来,立刻一个翻身,从他的肩头跨了过去,用力将他的胳膊一拉,又是嘎嘣医生,直接泄了蝙蝠的整个胳膊。

    那边恶汉见状立刻就朝叶乘风的头上挥拳打来,叶乘风一个侧头就躲开了,一手抓住恶汉的胳膊,用力往下一拉。

    恶汉一个站立不稳,身体立刻往前倾倒,叶乘风抬起膝盖,用力垫在恶汉的下巴,这一脚用尽全力,把恶汉嘴里的牙都给垫崩了,一嘴的血喷了出来。

    叶乘风又是一个闪身避开,恶汉满嘴的鲜血,直接喷在了满脸痛楚,至今还没来得及喊疼的蝙蝠脸上。

    他的动作一气呵成,眼看着是这么多招式,其实也仅仅在短短几秒内完成的。

    蝙蝠等恶汉嘴里的血吐到自己脸上,才叫疼叫出声来,不过他嘴巴刚张开,“啊……”才哼了一个开端,就觉得腰间又是一痛。

    他低头一看,却见叶乘风用脚后跟用力的垫向插在自己后背的刀背上,本来那刀就插的很深,被他这么一垫,匕首的刀柄都快插进自己的身体了。

    不过叶乘风根本就没给他反应的机会,立刻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将他朝出租车那边拖去,刚到出租车边,就一把拉住他的脑袋,往车身上撞。

    砰的一声,出租车的车身都被撞出了一个瘪塘来,出租车司机也吓了一跳,转头一看,蝙蝠已经满脸都是血,也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恶汉喷在自己脸上的。

    那边的恶汉这时从地上爬了起来,又冲着叶乘风冲了过去,一边跑着,嘴里还一边嘶吼着,就和发疯的豹子一样。

    叶乘风知道这货是被自己打急眼了,这是打算和自己拼命呢,在他冲过来的时候,张开了血盆大嘴,吓的车内的司机大叫了起来,都闭上了眼睛。

    出租车司机闭上眼的时候,又听到一声惨叫,他也分不清是谁喊的,吓的浑身都哆嗦的起来,这三个人哪是在打架,分明就是要对方命啊。

    不过出租车司机闭上眼睛后,发现周围一片的平静,再无半点生息了,他立刻又睁开眼睛,再看车外,大汉倒在车上,浑身不时的抽搐着,也不知道是怎么倒地的。

    而叶乘风此时也坐在地上,胸口不住地起伏着,他的身旁趴着一个光头,已经不动弹了,身上、脸上都是血,腰间匕首插着的地上,至今还在流血。

    出租车司机吓傻了,感觉自己裤裆好像都有些湿了,脑子里一片空白,他开车也有近十年的驾龄了,以前总听人家说出车遇到打劫什么的,不过他向来都是当故事在听。

    没想到自己居然会遇上这种事,而且比打劫还要严重,三个人都是穷凶极恶的样子,再想到叶乘风是在警局门口上的车,暗想这三个该不会是什么悍匪吧?

    这时他看到地上自己被恶汉扔掉的手机,立刻从车内出来,拿起地上的手机,拨打了110,将这边的情况简短的说了一下。

    他打完电话也不敢再回车子里了,只敢远远地看着车子旁的三个人,手哆哆嗦嗦的拿起一根烟点上,给自己压压惊。

    没一会功夫,一辆黑色的马六开了过来,在出租车后面停了下来,出租车司机原本以为是警察来了,但是看车又觉得不像。

    只见车内走下一个穿着警服的女人,岁数不大,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她下车后见出租车旁的三个人,立刻冲了过去,一把扶住叶乘风,不住的叫着他的名字。

    叶乘风刚才差点被勒的岔气了,这回还没完全缓过神来,胸口还在不住地起伏着,眼睛无神地看着眼前的女人,认出她就是马红杰。

    他见马红杰眼眶泛红,一副格外担心自己的样子,朝着她一笑,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我没事。

    出租车司机见下车的真是警察,这才走了过去,朝马红杰说,“警察同志,是我报的警……”

    马红杰回头看了一眼出租车司机,和他说自己同事应该马上就到,让他站在一边等着。

    她说完又问叶乘风到底有没有事,一边问还一边检查叶乘风的身体,确认没有什么伤势后,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马红杰又起身去检查蝙蝠和恶汉的伤势,恶汉只是被打晕了,看上去满脸是血,其实并不严重。

    倒是蝙蝠,背后那一刀也不知道插中要害没有,至今还在流血呢,她立刻拿着衣服帮蝙蝠捂住伤口。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警笛响起,两辆警车迅速的开了过来,一对警察迅速的从警车上下来。

    为首的那人,叶乘风见过,正是在警局里问自己悬赏令是不是自己发的那个警官。

    马红杰见状立刻过去叫了一声胡队长,胡队长一脸严肃的看了一眼马红杰,问她怎么会在这。

    马红杰眼神一阵闪烁,随即说自己只是路过这边,看到出事了才下车来看看。

    胡队长喃喃说了一句这么巧?也不知道是说给马红杰听的还是说给自己听的。

    不过胡队长显然没有纠结这个问题,快步的走到叶乘风和蝙蝠等三人身前,先大致扫视了一下现场的情况。

    随后他手一挥,让部下将叶乘风先拷上,又去检查恶汉和蝙蝠的伤势,让手下赶紧叫救护车。

    他站起身后,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叶乘风,眼神似笑非笑,好像在说,这次看你怎么跑的掉。

    胡队长没有给叶乘风任何申辩的机会,立刻走到出租车司机身前,看着他问,“是你报的警?”

    出租车司机不住地点头,和胡队长说,“是我报的警,警察同志……我的车都被撞瘪了,这个是公家报,还是找那三个人索赔啊!”

    胡队长显然对他的车到底怎么赔偿不感兴趣,朝着他一哼哼,“你没买保险么,当然是保险公司理赔了!”

    说着他又厉声问出租车司机,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你是不是整个过程都看到了?

    出租车司机不住地点头说,“我开了这么久的车,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呢,这三个家伙都太狠了,出手就是动刀子!”

    他说着还指着地上的那个恶汉和胡队长说,“这个家伙太凶了,当时我就要报警,他扔了我的手机,还恐吓我……”

    胡队长满意地点了点头,一拍出租车司机的肩膀,“好了,既然你整个案发过程都看到了,就跟我们回一趟警局,录一份口供吧!”

    这个时候救护车也开了过来,迅速的将恶汉和蝙蝠都抬上了救护车。

    胡队长让警员跟着去医院,自己则是带着出租车司机和叶乘风上了警车。

    马红杰见状想要过来说什么,胡队长朝她说,“小马,你新调来市局,这个案子你不要过问!”

    马红杰还欲说什么的时候,胡队长已经关上了车门,两辆警车立刻开离了现场。

    马红杰知道叶乘风这次又要麻烦了,立刻也上车跟着警车后面开回了警局,心里还在暗想,自己就是担心他会出事,才跟着,但是刚出警局就跟丢了,可惜还是来晚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