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叶垚入院

    几分钟后,和对方约定的时限已经到了,叶乘风见对方还没有打电话来,生怕是不是自己手机没电了,还掏出了手机来看了一下。

    手机电虽然的确不多了,但是还没有自动关系,但是对方依然没有联系自己,这使得叶乘风心里有些纳闷,难道对方忘记了?

    叶乘风随后又想,可能对方的手表时间和自己的有误,再等几分钟看看,不过这一等就是一刻钟,对方还是没有打电话过来。

    叶乘风本来准备给那边打一个电话看看什么情况,但是转念一想,自己让张森去找他们了,可能已经找到了?

    他又想给张森打一个电话,但是一想如果张森已经找到他们了,正在埋伏中,自己一个电话过去,岂不是把张森给卖了?

    叶乘风忍着好奇,坚持不打电话,一直到了一个小时后,已经开进了盐海的市区后,他觉得即使有什么事,也应该尘埃落定了,这才给张森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没响几声,张森就接通了电话,刚接通就和叶乘风说,“风少,你妹妹已经救下来了,安然无恙,你可以放心了!”

    叶乘风长吁一口气,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刚才好在没和张森联系。

    不过他一口气还没喘到底呢,就听张森说,“风少,你应该到盐海了吧,赶紧来一趟市一院吧,我们都在这呢?”

    叶乘风知道市一院是市里的第一人民医院,眉头不禁一皱,问张森你刚不是说我妹安然无恙么,在医院做什么?

    张森和叶乘风说,“风少,你要有点心里准备,你妹是没事,但是你弟要不行了!”

    叶乘风闻言心下顿时一凛,他弟还能是谁,除了叶垚还能有谁。

    他立刻追问张森到底是怎么回事,张森只是说吴敏敏是叶垚救出来的,现在叶垚受伤了,特别是心头被捅了一刀,很严重,让他赶紧过来,见面再说。

    叶乘风想也不想,立刻挂了电话,开车直奔市医院,直接将车开进了市院,停在了急诊室的门口,连钥匙都没拔,门都没关就冲进了急诊室。

    医院的看车大爷连叫了几声,说急诊室门口不能停车,也没把叶乘风叫住,有路人和大爷说,肯定是家属出事了。

    叶乘风刚进门,就见张森走了过来,他的手上和衣服上还有不少血呢,都已经凝固了,不过看上去还是有些渗人。

    张森一见叶乘风,立刻上来和叶乘风说叶垚现在正在抢救呢。

    叶乘风走到手术室门口,见手术室的灯还亮着,显然手术还在进行,听张森说手术已经进行了一个多小时了。

    叶乘风连忙问张森到底什么回事,叶垚怎么会去救了吴敏敏,还搞成这样。

    张森立刻和叶乘风说,当时他收到线报,说有人看到蝙蝠他们躲在郊区的一个废弃工厂里,我就带几个手下赶过去了,刚到那边就看到你妹妹扶着你弟弟从工厂大门那边出来了,两人浑身都是血。

    他随即又说,原本他以为两人都出事了,过去查问后才知道只是叶垚受伤了,吴敏敏身上的血全是叶垚的。

    叶乘风看了一圈手术室外的人,居然没看到吴敏敏,立刻问张森,吴敏敏人呢。

    张森说,出了这么大的事,而且他眼看叶垚不行了,没敢想其他的,就带他们来医院呢,医院一般遇到这种病人肯定要报警,现在吴敏敏已经被警方带去录口供了。

    叶乘风点了点头,吴敏敏怎么说都是受害者,在警方那边暂时应该比较安全,眼下倒是叶垚让他更担心。

    不过手术看样子一时半会不会结束,叶乘风的香烟忘在车里了,问张森要了一根烟点上,又问他蝙蝠那些人呢?

    张森和叶乘风说,他去的时候,就看到地上几具尸体,也不知道那个是蝙蝠,不过他听别人说蝙蝠是光头,脑袋上有蝙蝠纹身,但是在现场没看到。

    叶乘风深吸了一口香烟,这时护士过来说这里是医院,不允许吸烟,请他立刻掐灭香烟。

    他连忙掐灭香烟和护士说抱歉,又问护士里面抢救的病患怎么样了。

    护士说她也不清楚,要他们相信医生,相信医院,在这耐心等候。

    叶乘风和护士说了一声谢,看着护士走后,又问张森要了一根烟点上,不过这次站在窗口,打开了窗户抽着。

    张森在一侧安慰叶乘风说叶垚那小子应该没事,让他放心。

    叶乘风点了点头,他当然希望叶垚没事,不然他真不知道怎么和他父母交代了。

    一根烟刚抽完,手术室的门打开了,一个大夫出来问门口众人,谁是刚才送进去中刀患者的亲属?

    叶乘风立刻走过去说自己是叶垚的大哥,问医生他弟弟怎么样了。

    医生看了一眼叶乘风,随即拿出一份文件递给叶乘风,“病人的情况很危险,我们不敢保证一定顺利完成手术,所以请你在这上面签个字!”

    叶乘风看了一眼那份文件,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字,也懒得看,直接问医生这是什么。

    医生说这是风险协议书,病人的病况很严重,医院不敢承担风险,所以要叶乘风签字,一旦病患在手术过程中出现意外的话,院方没有责任。

    叶乘风直接把协议书撕的粉碎,朝医生说,你们尽力去治,别跟我扯这些,有这时间倒是耽误了我弟。

    医生眉头一皱和叶乘风说,里面还在抢救,不会耽误救治,但是这份文件必须要签,不然的话,他们就要终止手术了。

    叶乘风刚要发作,张森拦住了叶乘风,和他说,叶垚情况不容乐观,医院这也是走的正常程序,赶紧签了,别耽误叶垚的手术。

    医生又拿出一份文件递给叶乘风,又将笔递给他。

    叶乘风犹豫了一下还是签了名字,但还是警告医生说,必须全力抢救他弟弟,钱不是问题。

    医生看了一眼叶乘风的乱款后,收好文件和叶乘风说放心吧,他们一定会尽力的。

    正说着呢,里面又走出一个医生服上全是鲜血的大夫,问谁是病人家属。

    叶乘风心中一凛,暗道不会是叶垚出事了吧?不过他还是上去说自己是叶垚大哥。

    那个大夫说,你弟弟严重出血,血库里的血用光了,你赶紧去验血,看看能不能给你弟弟输点血。

    叶乘风立刻说不用验了,我和我弟弟都是o型血,赶紧抽血吧。

    大夫验过叶垚的血型知道他是o型血,听叶乘风能说出他的血型,料想不会错了,立刻让人带叶乘风去抽血。

    到了献血处,医生拿出一个粗大的针筒出来准备给叶乘风抽血前,问叶乘风有没有晕血之类的问题。

    叶乘风摇了摇头,只是让医生赶紧的,等医生抽了一针筒后,问医生这点就够了?再抽两针筒。

    等抽完血后,叶乘风立刻又回到手术室外,张森见他那样,连忙让他坐下休息一下。

    叶乘风看着大夫把刚才自己抽的血送了进去后,才稍微安心了一点,坐在手术室外等着结果。

    这时来了两个警察,看张森一身的鲜血,问是不是他送刚才中刀病人金医院的?

    张森点了点头说是,警察说他们来是给他录一份口供的,希望张森配合。

    警察说着一个带着张森去了一边录口供,另外一个坐在叶乘风的身边,等有护士路过的时候,立刻起身问叶垚的情况。

    大约过了半小时后,张森的口供录完了,刚走回来,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先走了出来,叶乘风连忙过去问医生,叶垚的情况怎么样。

    医生和他说,叶垚暂时算是抢救过来了,胸口那一刀,差一厘米就插进心脏了,又说病患中的不止一刀,他的腹部,背后都中刀了。

    虽然叶垚心口那刀出血最多,却是最安全的,倒是他背后一刀刺穿了脾脏,有点严重,不过还在情况受到了控制。

    正说着呢,也要就被护士推了出来,医生让他送叶垚去加护病房。

    一侧的警察问医生,叶垚什么时候会醒,什么时候能录口供。

    医生不禁瞥了一眼警察,“命捡回来就不错了,还录口供呢,等着吧,也许十天半个月就能录了,也许三五个月以后,也许一年半载!”

    叶乘风连忙又和医生说,他弟弟现在是不是算没危险了?

    医生说还不确定,现在需要在加护病房里观察,三天内是危险期,如果挺过这三天就没事,如果挺不过这三天那就麻烦了。

    叶乘风刚想再问一些问题,一个护士过来叫医生去接电话。

    医生应了一声,又拍了拍叶乘风的肩膀,让他放心,说叶垚的体质不错,如果是一般人,来医院的途中就挂了,所以相信他应该能挺过这一关。

    目送医生走后,张森过来和叶乘风说,别太担心了,叶垚能挺过这关,就一定能挺过下一关。

    叶乘风点了点头后,长舒了一口气,叶垚暂时没什么问题了,但是不代表问题就解决了。

    刚才张森说那个废弃的工厂里没有看到蝙蝠,说明蝙蝠已经跑了,而且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些还都是迷,要等他去一步一步揭开。

    想着叶乘风立刻低声和张森说,“森爷,蝙蝠那货能不能找到,我就指望你了!”

    张森朝叶乘风一点,只问了一句,要活的还是死的。

    叶乘风冷哼一声,要半死不活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