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你可亏大了

    翁贝怡本来还想和招瑾妍解释一下,不过此时招瑾妍已经站起身来,和翁贝怡说,我已经知道想知道的了,再见。

    招瑾妍说完转身就走,根本就没给身后的翁贝怡任何解释的机会,她走到电梯门口在等电梯的时候,掏出了手机给南方打了一个电话。

    不过南方的手机显示不在服务区,转去了留言心想,招瑾妍只好对着留言信箱留言说,“有关于叶乘风的重大消息,收到短信给我电话。”

    南方刚好给南泰整理好文件,正准备回房休息呢,就听到手机传来了语音信息的提示,刚拿起手机,准备听留言呢,正好见对面走来一人,正是叶乘风。

    叶乘风见南方一脸的疲态,立刻朝南方说,“刚忙完么?赶紧回去早点休息吧,以后海滨的担子都挑在你肩膀呢,你可不能累垮了!”

    南方朝叶乘风一笑说,自己又不是纸做的,哪有那么容易垮了,不过的确是有些累了,就先回房休息了。

    叶乘风目送南方进了房间后,这才打开自己的房间门,刚进门,就听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手机一看,居然是翁贝怡的号码。

    不过等叶乘风刚准备接的时候,电话突然又挂断了,叶乘风正诧异翁贝怡是不是打错电话的时候,短信又响了起来。

    短信也是翁贝怡的号码发来的,话不多,就一句,“对不起了,我不是故意的!”

    看的叶乘风更加诧异,什么对不起,不是故意的?到底什么情况?

    想着他立刻给翁贝怡回了一个电话,电话虽然一直在响着,偏偏那边的翁贝怡就是不接。

    而此时的南方回到房间后,将外套脱掉,去了卫生间,痛痛快快的洗了一把澡,躺倒在床上的时候,才想起刚才好像有一条语音信息呢。

    南方一边走到冰箱那边拿起一瓶纯净水,一边听着语音信息,听完后眉头不禁一皱,“叶乘风有什么重大消息?”

    她一边喝着水,一边回到床上,盘腿坐在床上,这才看着手里的电话,一阵犹豫,到底要不要给招瑾妍回个电话。

    正犹豫着呢,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正是招瑾妍的号码,她只好接通了,“瑾妍,什么情况?什么叶乘风的重大消息,搞的这么神秘?”

    招瑾妍立刻在电话里说,“你在不在房间?我现在过来找你?”

    南方只好说自己在房间呢,让招瑾妍过来再说,刚放下手机没多久,就响起了门铃声,只好下床去开门。

    招瑾妍见南方刚开门,就推门而入,看了一圈房间里,“就你一个人吧?”

    南方在她背后捶了她一下,“说什么呢,当然就我一个,到底什么事,搞的这么神秘!”

    招瑾妍拿过南方手里的纯净水,张嘴就喝,一边喝着,一边坐到沙发上,这才和南方说,“你先告诉我,你和叶乘风到底是什么关系?”

    “什么什么关系?”南方一阵诧异地看着招瑾妍,满眼都是不解地看着对方,“哦,你刚才进门到处看,不会以为叶乘风在这吧?”

    招瑾妍又喝了一口水,拿下棒球帽放在面前的茶几上,捋了一下头发,将秀发全部甩到肩后,这才说,“也说不准哦,谁叫我们的小南方春心荡漾了呢!”

    南方闻言立刻拿着抱枕就往招瑾妍的身上扔,“你发神经啊,大晚上跑我这来,就和我说这些?”

    招瑾妍接过抱枕,放在身后,脱掉鞋,盘膝坐在沙发上,这才和南方说,“南方,我问你话呢,你和叶乘风到底什么关系?”

    南方见招瑾妍问的一本正经,知道她肯定有事,不禁也好奇起来,“瑾妍,到底什么事,你就直接和我说吧?”

    招瑾妍还是说,要先确定南方和叶乘风的关系,才能说关于叶乘风的事给她听。

    南方心中一动,朝招瑾妍说,“你看见他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了?”

    招瑾妍闻言朝南方一笑,“还不承认你和叶乘风有关系?什么叫别的女人?这么说你就不是别的女人了?”

    南方没想到被招瑾妍套话了,脸上顿时一红,坐到招瑾妍的对面,“不知道你说什么,你爱说不说,不说我睡觉了!”

    她说着还真就往床边走了过去,招瑾妍只好和南方说,“我可是为了你以后的终身幸福着想啊,可不许说我八卦!”

    南方坐到床边,看着招瑾妍,一副你可以继续说的表情。

    招瑾妍却起身走到南方身边,在南方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

    南方闻言眉头先是一皱,随即脸上一红,将招瑾妍推开,“你胡说什么呢!”

    招瑾妍却一脸正经地和南方说,“我说的可都是事实,信不信由你,我也为你着想啊,你万一真和他结婚了,才知道这事,那你可就亏大了!”

    南方闻言脸色更红了,连声说,“什么叫我亏大了?搞的我好像很好这口一样!”

    招瑾妍闻言也不禁扑哧一笑,“在大学的时候,你就是看见帅哥也不敢主动搭讪的主,那会我们几个室友就给你定义成闷骚型的了,闷骚的人往往比明骚的还要可怕,谁知道你好不好这口啊!”

    南方立刻扬手,作出一副要打招瑾妍的架势,吓的招瑾妍连忙从床上躲到了沙发上。

    南方虽然也追了过去,但是却没有继续和招瑾妍打闹,她眉头一皱,朝招瑾妍说,“不对啊,他阳.痿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和他……”

    招瑾妍脸色一变,连忙说,“喏,你可别胡说啊,我对男人是有要求的,可不是什么男人都要的,我怎么可能和他有什么?”

    南方朝招瑾妍笑道,“人家就算有这种病,那也是嫉妒**的事,你如果不是和他有什么,你怎么可能知道?”

    招瑾妍立刻说,“刚才我在楼下咖啡厅喝咖啡,正喝的好好的呢,就听一个女的大声说一个男人阳.痿的事,我当然觉得很好奇了,这一抬头不要紧,正好看到坐在那女人对面的男人,就是叶乘风!”

    南方见招瑾妍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这时心中不禁一动,“这个女的?说叶乘风阳.痿?”

    招瑾妍点了点头,说是啊,要不是她说,我怎么可能知道,我和叶乘风今天才见第一面。

    不过她说着见南方的脸色很不对,立刻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和南方说,“哦,那个女的是叶乘风的主治医生,虽然她长的也挺漂亮的,但是应该没什么!”

    果然,南方听到那女的是叶乘风的大夫后,脸色顿时放松了许多,不过随即眉头又紧皱了起来,“他怎么会有这种病呢?”

    招瑾妍耸了耸肩,朝南方说了一句广东话,“呃母鸡啊!”

    不过她喝了一口水后,又和南方说,“哦,对了,那个女医生是心里医生,我怀疑叶乘风的阳.痿,可能是什么心理问题吧!”

    南方一阵犹豫,她虽然担心叶乘风,但是这个事情就算自己知道了,自己也不好开口问叶乘风啊。

    招瑾妍却拍了拍南方的肩膀,“我的傻妹妹,你也别多想了,凭姐姐阅男无数的经验来告诉你,叶乘风这个家伙绝对不简单,我怀疑他的阳.痿说不定就是哪个女人造成的!”

    她说着又和南方说,“以我南方妹妹的条件,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改明儿姐给你介绍两个真正的白马王子!”

    她一直滔滔不绝的说着话,完全没有意识到,南方此时的脸色格外的难看。

    而此时的叶乘风还在拨打翁贝怡的手机,他觉得翁贝怡不可能毫无来由的给自己发那么一段短信来,而且打她电话,她也不挂断,就是任由它响着,任是不接。

    不过这次电话只响了三声,对方就接通了电话,不过没等叶乘风开口问呢,翁贝怡就在电话里说,“我都说了对不起了,你就别烦我了,我是不小心说漏嘴的,真和我没关系,对不起,对不起,实在对不起,你就饶了我吧……”

    就在叶乘风一脸莫名其妙的时候,翁贝怡又挂了电话,叶乘风不禁看了看手机,一脸诧异地喃喃道,“什么情况?”

    他立刻又给翁贝怡打去电话,不过这一次翁贝怡的手机已经提示是关机了。

    叶乘风拿着手机,满脑子在响,到底翁贝怡说漏了什么?

    想到这他突然一拍脑袋,自己能有什么事让翁贝怡说的,还不是自己生病这回事,这丫头一直说说漏嘴了,肯定是这件事。

    现在的问题是,这丫头是和谁说了?

    叶乘风思前想后,觉得在这个酒店里,能认识自己又认识翁贝怡的人,应该根本就不存在啊。

    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刚才在咖啡厅的时候,已经被熟人看到了,等自己走后,那个熟人又去和翁贝怡说了什么。

    想到这里,叶乘风脑子里只有一个人选,就是南方,但是按叶乘风对南方的了解,她应该不是那种八卦好打听的人才对啊。

    不管怎么说,先打个电话给南方,听听她的口气再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