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偶遇翁贝怡

    南方送叶乘风出门后,和叶乘风说,她大哥事情太多,能抽出这么一个时间来和你见面已经很难得了。

    叶乘风笑着耸了耸肩,说那我还真实受宠若惊了啊,说着见南方脸色不对,知道自己这话南方肯定不爱听,连忙转开了话题。

    他说南泰刚才说以后海滨这边的工作就由南方负责了,那以后两人可不是就有大把的时间在一起了?

    南方却白了叶乘风一眼,一哼哼,“说什么呢,说和你大把时间在一起?”

    叶乘风见南方这样子娇羞可人,心中不禁一动,立刻走近南方,将她抱在了怀中。

    南方显然没有预料到叶乘风会突然这样,双手立刻放在胸前,格挡住叶乘风不让他太接近自己。

    可是当南方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叶乘风已经一口亲在了她的嘴上。

    南方顿时屏住了呼吸,两只眼睛的瞳孔顿时放大,呼吸急促了起来。

    本来她的手正好放在叶乘风和自己的胸口之间,完全可以一把将叶乘风推开。

    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叶乘风吻自己吻的太突然了,还是自己内心深处本来就期待这一刻的到来,居然没有推开叶乘风。

    不过很快南方也清醒了过来,立刻一把推开叶乘风,不管自己是不是期待这一刻,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何况还就在她大哥房间的外面,要是她大哥突然开门,得多尴尬?

    叶乘风被南方推开后,伸手抹了一下嘴角,朝南方一笑,他现在已经清楚南方对自己的感情了,所以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虽然现在和南方还是处于暧昧不清,一切都没有挑明的阶段,但是其实两人心里都知道了对方的想法。

    叶乘风看着南方,见她低着头,满脸晕红,胸口还在起伏着,那样子撩拨的叶乘风蠢蠢欲动。

    不过这个时候房间里传来了南泰的声音,“南方,你进来一下,有几个文件需要你帮忙核对一下!”

    南方闻言脸色一动,立刻朝着房间门口哦了一声,随即和叶乘风说,“我先去忙了!”

    叶乘风应了一声,点了点头,看着南方进门后,这才笑着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间门口。

    岂知刚走了几步,就见路过的一个房间门打开了,一个女人从房间里退了出来,刚出门还朝门里说,“那明天我再过来,您先好好休息!”

    本来叶乘风也没觉得什么,只是看到这女人的背影,觉得这女人应该长的不错,而且听声音也觉得不错。

    但是当女人转过身来的时候,叶乘风顿时愣了一下,倒不是因为这个女人的美貌,而是因为叶乘风认识她。

    女人看到叶乘风显然也是一愕,眉头微微一皱,愣在原地甚至有些忘记了反应。

    叶乘风朝那女人一笑,“翁大夫,你怎么跑到海滨来了?”

    那女人正是翁贝怡,这一次来海滨,主要是为了出诊一个病人,没想到会遇上叶乘风。

    叶乘风见翁贝怡今天穿着一件暗紫色的连衣长裙,头发披散在肩上,眼睛里透露出的满是厌恶之色。

    叶乘风笑了笑,突然想到了什么,朝翁贝怡说,“哦,对了,翁大夫,我都好久没去复诊了吧?你怎么也不通知我去复诊?”

    翁贝怡本来就是故意不通知叶乘风的,她当时就想过,反正门诊里不主动通知叶乘风去复诊,但是叶乘风自己想起来去,她也不会拒绝。

    后来翁贝怡发现没通知叶乘风后,叶乘风真的没去复诊过一次,还以为从此以后不会再遇到这货了,没想到今天来海滨,居然又遇上了。

    翁贝怡也早就想到了,如果叶乘风问自己为什么不通知他去复诊,她立刻和叶乘风说,“哦,我门诊正在重整装修,所以暂时还没营业呢!”

    叶乘风眉头一皱,问翁贝怡,“那你的病患都怎么办?”说着不禁看了一眼翁贝怡的手上,似乎还有诊断用的器具和文件。

    他有想到翁贝怡刚才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好像说明天再来,让人家好好休息,这明显就是出诊啊。

    叶乘风立刻问翁贝怡说,“你现在也出诊了?”

    翁贝怡一阵尴尬,没想到自己出诊会遇到叶乘风,万一这货以后也让自己出诊,那自己答应还是不答应?

    叶乘风没等翁贝怡回答,立刻和她说,“反正你也来了,捡日不如撞日,我正好也住在这家酒店,翁大夫既然已经来了,不如也替我复诊一下?”

    他说着掏出了房卡,朝自己的房间门口走去,打开了房门,回头看向翁贝怡,“翁大夫?”

    翁贝怡一阵迟疑地看着叶乘风,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过去,这个家伙在自己的诊所时候,都敢和自己一嘴二五溜子,如果去了他的房间,这家伙不会露出色狼本性,非礼自己吧?

    想到这里,翁贝怡觉得还是要保险起见,立刻和叶乘风说,“现在么?现在我没空,我约了一个客人……”

    她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手表,“哦,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要立刻赶过去!”

    叶乘风立刻将房门关上,和翁贝怡说,“既然这样,不如我送你去吧,海滨我还算熟悉!万一你遇到什么事,我也好帮帮忙什么的!”

    翁贝怡连忙说不用了,不会遇上什么事,自己是去见病人,又不是去做什么。

    叶乘风却笑着和翁贝怡说,你不是海滨人,在这里人身地不熟的,万一遇上个色狼、变态的怎么办?

    翁贝怡干笑两声,心里暗说,你不就是变态、色狼么,还有谁比你更危险的?

    叶乘风见翁贝怡没说话,立刻说就这么决定了,我送你过去,然后等你忙完,你再帮我复诊一下。

    翁贝怡连连推辞,叶乘风硬是要送自己去,她只好说,其实自己约病人就在楼下的咖啡馆见面的,所以不需要送。

    叶乘风却笑着说,“咖啡馆?这地方好,环境优雅安静,方便谈话!好,那我也去喝一杯咖啡,等你和病人谈完了,我们再接着谈!”

    翁贝怡一脸的为难,叶乘风见状立刻和翁贝怡说,“翁大夫,你该不会是故意要躲着我吧?”

    翁贝怡心里闷哼一声,你小子也不傻,总算能看出来了,不过你看出来归看出来,自己自觉一点就行,何必要说出来呢。

    她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连忙笑着说,“躲着你做什么?你是我病人,我为什么要躲着你?”

    叶乘风闻言一笑,说那就好,那就去咖啡厅吧,说着就走到电梯门口,按下了电梯门。

    翁贝怡心中一阵焦急,这个叶乘风怎么就和狗皮膏药一样,怎么甩都甩不掉呢。

    看着电梯到了,叶乘风站在电梯门拦着门不让电梯关上的等着自己,她也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翁贝怡的心里已经盘算好了,大不了到时候就说被病人放了鸽子了,而且叶乘风也说了,他想在咖啡厅里谈。

    那样就最好了,咖啡厅毕竟也是一个公众地方,怎么都比在叶乘风的房间里谈要安全的多吧?

    正想着呢,电梯叮的一声响,已经到了二楼咖啡厅,叶乘风率先走了出去,回头和翁贝怡说,“翁大夫,请吧!”

    翁贝怡一咬牙,那表情就和赴死的刘胡兰一样,直匆匆的走进了咖啡厅,随即眼光扫了一下整个场子,最后挑了一个人比较多的地段,选了一张位置坐下。

    叶乘风也走了过去,没等叶乘风坐下呢,翁贝怡立刻说,“等等,我在等病人,你坐在这里不方便吧?”

    叶乘风说反正他也没来呢,等他来了自己再走也不迟。

    翁贝怡立刻说不行,玩意病人来了,看到你坐在这里,还以为我把他的病情和你说了呢。你自己的病肯定也不像别人知道,更何况是别人?

    而且翁贝怡已经想好了,一会可以把病人没来的责任,也怪在叶乘风的头上,就说人家原本来了,但是看到你在这,所以人家不来了。

    想到这些,翁贝怡心里不禁都暗夸自己怎么这么聪明,嘴角不禁都露出了笑容。

    叶乘风见翁贝怡嘴角含笑,不禁问,“翁大夫,什么事这么高兴?”

    翁贝怡立刻收好表情,朝叶乘风说,“你赶紧走开,别耽误我被病人复诊!”

    叶乘风点了点头,坐到翁贝怡对面的一张桌子上,还和翁贝怡说,一会你好了就叫我。

    翁贝怡说知道了,知道了,随即立刻拿出手机来,调出一段铃音来,假模假样的接通了电话。

    “什么,不来了?”翁贝怡自言自语的对着电话说,“你不是约我在这咖啡厅见的么?”

    “什么?看到我这边有人?哦,他也是我病患,恰巧遇到的……”说着还看向叶乘风,一副怪罪他的样子,意思是说,我叫你别跟来吧?

    叶乘风笑着和翁贝怡耸了耸肩,翁贝怡正忙着“解释”着呢,突然手机的铃声又响了起来,炸的她耳朵一蒙,差点手机就掉地上了。

    翁贝怡一阵尴尬,自己假装接电话,没想到这个时候真有电话进来,不禁看向叶乘风,暗道千万别被他发现。

    不过她看向叶乘风的时候,却发现叶乘风的手里正拿着一个手机,朝自己这边晃了晃。

    翁贝怡迟疑了一下,看了看手机上的陌生号码,还是接通了,“喂!”

    她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叶乘风那边,只见叶乘风也对着电话“喂”了一声,眼前和电话里同时响起了声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