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差点撞歪了鼻子

    叶乘风也没和招瑾妍多说什么,直接打开了车门,请招瑾妍坐进去,等她刚坐定,叶乘风立刻启动了车子。

    路上的时候,招瑾妍一直没有说话,而是从她的挎包里拿出了一个ipad,一直在那比划着,叶乘风瞥了一眼,发现她正在用iwork其中一款软件在看资料。

    而招瑾妍看的资料里有一张照片格外的显眼,正是海滨市市委书记、路瑶的哥哥路明的。

    叶乘风这才知道,原来招瑾妍还在研究路明的资料,虽然这丫头表面上没说什么,但是好像很重视这次的饭局啊。

    不过他也没说什么,依然开着车,一直到了与路明相约的酒店,正是叶乘风上次来海滨市下榻的海滨市招待所的酒店。

    等叶乘风停好车,和招瑾妍一起进了酒店的时候,一个三十左右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过来,问招瑾妍是不是省里来的招记者。

    招瑾妍眉头微锁地看了一眼那青年,那青年立刻自我介绍,说他是路明路书记的私人助理葛克将,路书记现在还在开一个紧急会议。

    葛克将见招瑾妍面无表情,还以为她生气了,立刻说路书记开会的会场就在招待所里,可能要迟三十分钟才来,路书记让他来先招待一下招记者。

    他说着伸手又和招瑾妍说,包间已经定好了,要不招记者,我们先去包间坐一会,喝口茶的功夫,路书记的会议也就结束了。

    招瑾妍却一招手说,先不去包间了,问会场在什么地方,她想过去看看。

    葛克将一阵为难地说,路书记正在开一个很重要的会议,本来这个点应该结束的,但有些突然时间需要会议上紧急讨论,所以才拖了半个小时。

    招瑾妍说没事,我就是看看,不会大叫路书记开会的。

    葛克将本来要先联系一下路书记的秘书的,但是电话又打不通,他只好带着招瑾妍和叶乘风去了会场方向,不过路上还嘱咐,只能在门外看看,不能进场。

    岂知刚到会场外面,就听到会场里传来了一阵拍桌子声音,不时传来了路明的声音,“情况这么严重,为什么现在才来汇报?”

    叶乘风还是第一次听见路明发这么大的火,心中也纳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招瑾妍则是走到门口,伸手缓缓将会议室的门推开了一道门缝,想看看会场里的情况。

    不料路明此时正在会场里踱步,正好走到了门口,进门外有人探头探脑,立刻上前朝着门口喝了一声,“看什么看?”

    招瑾妍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呢,门就被路明砰地一声给推上了,本来招瑾妍准备将脸贴在门缝去看的,这门突然一关,正好撞在了她的脸上,她顿时咿嘤一声。

    叶乘风见招瑾妍蹲在门口捂着脸,暗道不好,这个路明用门撞了人家招瑾妍的脸,看来海滨的烂尾楼事件上要少不免招瑾妍的犀利之词了。

    他突然想到招瑾妍的鼻梁很高,该不会是后天去做的吧,如果是这样,刚才那一样说不定已经把招瑾妍的假鼻梁给打歪了,那就玩大了。

    葛克将见状连忙要去付招瑾妍,连声问招瑾妍有没有事,还抱怨说,我说先去包间等吧,你非要来这里看看,这下可好了。

    招瑾妍捂着鼻子站起身来,朝葛克将说没什么,但是叶乘风已经看到她的指缝中在流血了,暗道难道真被自己猜中了,这丫头的鼻子是假的。

    叶乘风连忙掏出纸巾给招瑾妍递去,不过一两张擦过去,瞬间白纸就殷的血红,叶乘风干脆将整包纸巾递了过去,还问要不要去医院?

    招瑾妍用至今擦了擦鼻子,说她先去一下卫生间,问葛克将卫生间在什么地方。

    葛克将立刻说了一个方向,招瑾妍用纸巾捂着鼻子就朝卫生间走了过去。

    等招瑾妍走后,叶乘风掏出一根烟递向葛克将,“葛助理,怎么以前没见过你?”

    葛克将伸手推过香烟说自己不抽烟,又说自己前一阵子在下面的县里公干,前两天才回市里。

    叶乘风点了点头,自己点上一根烟,又问葛克将到底什么事,引起路明发这么大的火。

    葛克将没有吭声地看着叶乘风,那眼神好像在问,你谁啊?

    他甚至觉得叶乘风就是招瑾妍的一个司机,所及三缄其口的说了一句,不太清楚。

    叶乘风也明白葛克将的意思,立刻朝葛克将一笑,“还没自我介绍呢,我是叶乘风,是你们路书记战友的外甥,他应该提及过我吧?”

    岂知葛克将摇了摇头说没听说过,还和叶乘风说,他就是一个助理,知道的事情不多。

    正说着呢,会议室的门已经打开了,路明一脸疲态的走了过来,刚出门就问葛克将,“不是让你去接人了么,你怎么还在这?”

    葛克将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叶乘风立刻朝路明笑道,“人是来了,不过差点被你送进了医院?”

    路明一脸诧异,葛克将立刻说,刚才招记者说想看看路书记您开会,岂知刚推开门,就被你把门给推上,还撞的招记者满鼻子的血。

    叶乘风还和路明开玩笑说,“路书记,人家那鼻子不知道多少钱给做的,你这下可是闯了大祸了!”

    路明脸色一变,刚要说什么,这时会场里的官员们纷纷走了出来,和路明打招呼。

    等送走了官员后,路明才问,招瑾妍人呢?去医院了么?

    葛克将说去卫生间了,正说着呢,招瑾妍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张面纸在捂着鼻子。

    路明连忙走了过去,一脸抱歉地和招瑾妍说,“招记者,实在不好意思,刚才不知道你在门外,太用力了……哦,你鼻子没什么事吧?”

    叶乘风也盯着招瑾妍的鼻子看,深怕她一会面纸拿开,鼻子是歪的一样。

    岂知招瑾妍将面纸扔到一侧的垃圾箱里,鼻子上除了有些泛红之外,依然的秀丽坚挺,路明和叶乘风都不禁嘘了一口气。

    本来路明也觉得招瑾妍的鼻子是比一般女性要高挺,听叶乘风那么一说,还真觉得可能是假的了,这时不禁埋怨地看了一眼叶乘风。

    叶乘风知道路明被自己的话搞的虚惊一场,立刻耸了耸肩,一副我也是瞎猜的表情。

    招瑾妍却朝路明说,“路书记这么大的火,好在的我鼻梁骨够硬,不然就被你给撞平了!”

    路明还是连声抱歉,说刚才正在火头上,没有克制自己,是他不对,他应该检讨。

    招瑾妍立刻问到底是什么事,能让路书记发这么大的火?

    路明说包间已经订下了,不如过去边吃边聊。

    到了包间后,葛克将立刻让上菜,路明将西装脱掉,只穿着意见白色的衬衫,“我晚上还有事,就不能喝酒了,你们随意!”

    他说着还看向叶乘风,“对了,叶乘风,你怎么和招记者一起来了,你别告诉我,你在省台谋到工作了?”

    叶乘风立刻一笑,朝路明说,我这种素质要是进了省台,那我省的新闻栏目可能要整体下降几个档次了。

    路明笑了笑说,你也不能妄自菲薄,说着看向招瑾妍,“招记者,你们这样突然袭击,把我们海滨市市委和市政府两套班子都搞的很被动啊!”

    招瑾妍却一笑说,“路书记,你也知道我们大写真剧组,向来就是这样的,哪有不公,哪有黑幕,哪就有我们,要是次次和地方上打招呼,那我们下来能拍到的估计也只能是太平盛世,歌舞升平了!”

    路明哈哈一笑,说招记者说的也是,还问招瑾妍在海滨如果采访中遇到什么阻碍,尽管和他说,他一定会配合大写真剧组在海滨顺利开展工作的。

    招瑾妍却笑着说,路书记,你知道大写真是做什么的,专挖黑幕和不公的,你这么支持我们,就不怕我们把你们海滨挖个底朝天啊?

    路明却笑道,其实他知道大写真这次来,肯定是为了海滨烂尾楼的事,这件事本来也就不是秘密,所以也没什么好怕的。

    招瑾妍却说,烂尾楼事件的确在省内是人尽皆知了,不少人都已经把海滨新区称之为鬼城了,这个没什么可报道的。

    路明眉头不禁一皱,朝招瑾妍说,不是为了烂尾楼,难道我们海滨又出了什么骇人听闻的事件了?怎么我这个市委书记一点消息都没掌握?

    招瑾妍笑了笑说,烂尾楼的表象大家都清楚,但到底是什么导致海滨新区会变成死城?当中的责任人是怎么处置的?新领导班子又是如何善后的?我相信这才老百姓想知道的。

    她一句接着一句问路明,同时还拿着笔,在笔记本上不停的记着什么。

    路明见状一笑,招记者,这只是普通的晚宴,你怎么搞的和正式采访一样。

    招瑾妍却说,路书记拒绝回答的意思是什么?

    路明一愕,随即又是一笑,你问的问题,同样是我想知道的问题,事件还在处理,善后还在继续。

    他说着一指招瑾妍身边的叶乘风,你身边的这位,就是善后工程中的其中一个主角。

    招瑾妍不禁多看了叶乘风一眼,她本来以为叶乘风只是南方拖关系过来向自己反应他们盐海情况的,没想到还和海滨的烂尾楼善后工程有关,自己还真是小看他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