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一言为定

    高鹏志完全没料到叶乘风会突然对自己出手,而且这还是自己的场子,加上叶乘风一脚的力道不小,一脚就把他给踹的撞在了后面的墙上,还撞坏了墙上装饰的相框画。

    他的脑袋也在墙上猛撞了一下,顿时瘫坐在地上,玻璃相框的碎玻璃渣哗哗的往高鹏志的头上、脖子里掉。

    不远处的一些保安看到了这个情况,立刻蹬蹬的跑了过来,不过他们之前只以为是普通客人打架姿势,走过来才发现被打的是高鹏志。

    这些保安都是新招来的,是乔老二用大价钱雇来的一些退役军人,据说每个人的身手都很是了得,一个打十个那是吹牛,但是每个人对付三五个壮汉那是手到擒来的。

    而且这些保安都是信赖的,所以不认识叶乘风,见自己老板被人打了,立刻就有人过来要抓叶乘风的衣领了,“闹事是吧?”

    那人刚伸出手,就被叶乘风一手格开,随即一个反扣,扣住了他的手腕,用力往后一扭一推,嘎嘣一声,那人的手腕居然就这么折了。

    那保安还没来得及叫呢,叶乘风又紧跟着一脚踹中他的小腹,保安砰的一声撞在了墙上,随即瘫坐在高鹏志的一侧,动也不动,居然撞晕了过去。

    其他几个保安见状横眉都不禁一竖,要知道被叶乘风搞定的这家伙外号叫“潮爆”,就是因为性子火爆,但是身手也绝对是他们中间数一数二的。

    据说潮爆当兵的时候,某次回家探亲的路上遇到大巴劫匪,劫匪一共六个人,而且都带着武器,全车的人都吓傻了,这货居然徒手制服了六个劫匪。

    其中三个还被打成了重伤,为首的劫匪被他从大巴车上直接从窗口踹了出去,当场就撞在路边的山壁上撞死了,而且这还不是吹牛,当时都见报了。

    没想到这样一个狠角色,居然被叶乘风这么一推一拿一踹就解决了,这些保安如何不发怵?

    高鹏志这时从地上缓缓地爬了起来,一手扶着墙,一手摸着自己的胯下,满脸都犯紫,脖子上的血管一突一突的,好像还有些喘不过气来。

    一个保安扶住高鹏志,连声问有没有事,另外几个保安则是围住叶乘风,虽然不敢再轻易动手,但是也不能就这么让叶乘风离开。

    不过叶乘风却根本就没要离开的意思,这时点上一根香烟朝高鹏志说,“我说大鹏,别他妈嘴里七个八个的,你他妈真以为你是至尊的老板了,你记住,你就是乔老二的看门狗!”

    高鹏志脸色一阵白一阵红的,听着叶乘风这么骂自己,自己却半句话说出来。

    叶乘风这时朝高鹏志走了过去,几个保安却围住叶乘风不让他近高鹏志的身,叶乘风立刻一把搡开自己面前的一个保安,朝高鹏志说,“那二十万明天给你,再他妈不上道子,乔老二来了,我也不给面子!”

    他话音刚落,就听不远处“谁不给我面子?”

    叶乘风转头看去,却见一个四十上下,穿着一身西服,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的中年人。

    中年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朝这边走了过来,周围几个保安立刻站成一排朝中年鞠躬道,“老板!”

    叶乘风一眼没认出那人,仔细一看才认出来,不禁笑道,“我说乔老二,你眼睛什么时候近视了,居然带眼镜了?”

    来人正是乔老二,他走过来看了一眼地上坐着的保安,又看了看高鹏志,用手扶了扶镜框,问叶乘风,“风少,到底他们怎么得罪你了,要下这么重的手?”

    叶乘风深吸了一口香烟,朝乔老二说,你这话不要问我,应该问问高鹏志。

    乔老二立刻转头问高鹏志,到底怎么回事,今天才刚开业,你想搞什么花样。

    高鹏志这才稍微舒服一点,不过喉咙还是有点不舒服,说话的声音都变调了,和乔老二说了一下事情的始末。

    乔老二听完后,眉头一皱,转头朝叶乘风说,“风少这就是你不对了,一行有一行的规矩,你这么做可不和规矩啊,我们至尊敞开门是做生意的,你就这样随便带走我们的人,我乔老二出去还有的混么?”

    叶乘风朝乔老二说,今天这个丫头我必须带走,有什么事找我就行,你们亏多少钱,我也承担,这已经算是给足你面子了,不是你乔老二,是任何人,人我带走,钱也不会给一毛的。

    乔老二脸色几经变化,朝叶乘风说,“风少,能来这种场子的女人,也不是什么良家妇女,你要是真有这嗜好,你可以带她出去玩一阵子,开销什么的算我的,但是人必须回来!”

    叶乘风冷笑一声说,你带上一个眼镜装斯文,是不是连话都听不明白了,我说了人必须带走。

    乔老二冷哼一声,“叶乘风,我已经给足你面子了,你这么不给我面子,是什么意思?想闹场子么?”

    叶乘风还没说话呢,这时走廊那边又传来几个人的声音,“乔老板,高经理,怎么回事?”

    乔老二转头一看,脸上的怒容立刻恢复了笑意,掏出香烟走过去散了一圈,说没什么事,一点小事。

    叶乘风也认出了那几个人就是刚才高鹏志在作陪的那个包间的什么科长局长的,一个个面红耳赤的,好像都喝了不少,而且每个人身边都站着一个美女。

    其中一个中年秃顶男人,一脸的横肉,手还搂着自己身边美女的蛮腰,带着一副变色眼镜,盯着叶乘风这边看,嘴里阴阳怪气的说,“乔老板,这地段是我的管辖范围,如果有事你尽管说,立刻就送进去!”

    乔老二连声说感谢,拿着打火机帮忙点上香烟,说没什么事,自己能解决。

    秃顶男人说没事最好,随后又说他们也喝的差不多了,想去楼上先洗把澡。

    乔老二立刻会意,连忙朝高鹏志道,“大鹏,还不送几位上楼去,开至尊包间!”

    高鹏志立刻过来,朝几个领导点头哈腰的,领着几个人朝电梯那边走过去,还和几个领导介绍楼上的环境如何优雅,隔音效果如何的好。

    几个领导闻言都哈哈大笑,那个秃顶男人笑的最为猥琐,手不经意间在身边美女的胸口捏了一把,美女立刻笑着拍了一下秃顶的收,娇嗲着说你好坏。

    乔老二目送着几个领导进了电梯后,又回头看了一眼叶乘风和几个保安,先让几个保安把地上那保安弄走,赶紧再把墙上坏了的玻璃框架换了,别影响生意。

    随后才和叶乘风说,“风少,我们去办公室聊聊!”

    叶乘风耸了耸肩,跟着乔老二去了他的办公室。

    乔老二的办公室在顶楼,装潢设计很是豪奢,就和某大集团的主席办公室一样,偌大的空间只有一张办公桌,在进门处还有一个酒柜,和会客雏。

    办公室的窗口全部是落地玻璃,外面的夜景可以看的清清楚楚,乔老二进门后先去酒柜开了一瓶酒,倒了两杯后,朝办公桌走了过去。

    放下酒杯后,乔老二示意叶乘风坐下,端起红酒杯朝叶乘风说,“风少,我们敞开天窗说亮话,我知道这次你的目的不是那个丫头,而是我!”

    叶乘风端着酒杯在手里晃着,眼睛看着乔老二,心中暗道,这次的目的还真就是为了吴敏敏,不是你。

    不过他嘴上却没这么说,看着乔老二一笑,“我好端端的要对付你做什么?”

    乔老二喝了一杯酒,朝叶乘风笑道,“有些事我们心知肚明,何必说的那么明白,我知道这次我开至尊没有事先通知你和大小姐,是我不对!”

    叶乘风也喝了一口红酒,朝乔老二一笑,随即将酒杯放在办公桌上,走到落地窗口,看着窗外的夜景,朝乔老二说,“你开至尊是你的事,没必要通知我!”

    乔老二转过转椅看着叶乘风,还没说话呢,却听叶乘风又说,“听说你最近联络了不少堂口的大佬,想要自立门户?”

    乔老二没说话,眼神阴晴不定,刚要说什么,叶乘风立刻又打断说,“你不用和我解释,我又不是你大佬,既然你觉得自立门户比较好,我也支持!”

    乔老二眉头一皱,看着叶乘风,“你不反对?”

    叶乘风转头朝乔老二一笑,“我也不和你说那些虚的,我和你本来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这样也好,以后我们就各不相干!”

    乔老二端着酒杯看着叶乘风,“那你今晚这么一出……”

    叶乘风立刻说,那个女孩我必须带走,高鹏志说的二十万我也会给。

    乔老二刚想说自己这样很没面子,叶乘风立刻又说,不管怎么说,你我都曾经是天哥的人,现在你想自立门户,这个人情就当是你欠我们的,还了就两不相欠了。

    乔老二犹豫了片刻后,站起身来,朝叶乘风说,你真的不会为这事闹事?

    叶乘风朝乔老二说,只要你以后不要找我闹事,那我们就两不相干。

    乔老二一阵犹豫,将叶乘风的酒杯端起来递给他,和他一碰杯,“一言为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