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擦屁股

    王显一伙人被叶乘风和戈子浩赶走后,工地那边好一阵消停,叶乘风也忙着让工人赶紧开工。

    只是洪天德让戈子浩去约王松吃饭,迟迟没有下文了,也不知道那边是什么情况。

    叶乘风借此机会先去拜访了一下路瑶的哥哥,他舅舅的战友,海滨市的市委书记路明。

    本来想晚上去一趟路明的宿舍的,但是一想路明经常不在家过宿,还是第二天白天直接去市委办公室找他了。

    叶乘风去的时候什么也没有带,直接是空手人去,他想路明这样的人,自己若是带点什么去,反而是给他惹麻烦了。

    而且在去之前,叶乘风先给戈子浩打一个电话,倒不是问王松的饭局,而是问王松的姐夫是什么干部。

    戈子浩说,王松的姐夫就是海滨市专门管建设的吕志兵吕市长。

    叶乘风说知道了就挂了电话,到市委办公室的时候,路明正在开会,所以叶乘风坐在路明办公室里等了一会。

    这一会是一个多小时,叶乘风已经准备改日再来拜访,想要打道回府的时候,路明却匆匆的推门进了办公室。

    路明进门后,根本就没主意叶乘风,直接和秘书说,给他先泡一杯茶来,再给他派发几个文件给其他部门。

    等路明坐在办公桌前,长吁一口气,又喃喃说了一声,这个吕志兵,真是处处和我做对。

    叶乘风一听这话,心中不禁一凛,刚打听到王松的姐夫是吕志兵,这边就听路明提到这个人。

    他立刻从会客的沙发处站起身来,朝路明叫了一声,“路书记!”

    路明刚伸了一个懒腰,听自己办公室居然有人叫自己,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是叶乘风,这才嘘了一口气,“你不是回盐海了么,怎么又有时间来海滨了?”

    叶乘风走了过来,坐在路明的对面,朝路明笑道,“刚才听路书记提到吕志兵这个人,他怎么着你了?”

    路明眉头一皱,盯着叶乘风看了很久,这才说,“怎么?你认识吕志兵?”

    叶乘风笑着摇了摇头说,“我没见过他,只是知道他是管海滨建设的市长,而且是我生意场一个对头的姐夫!”

    路明没有说话,多年的从政生涯,让他有种敏锐的政治直觉,叶乘风这次来的目的,很可能就是和这个吕志兵有关。

    叶乘风见路明看着自己不说话,立刻一笑,“路书记,别紧张,我只是刚来海滨,过来探望探望你,没什么其他的事!”

    路明这才松了一口气,又和叶乘风说,“对了,听说瑶瑶去盐海了,她现在怎么样了?”

    叶乘风立刻耸了耸肩,和路明说,路瑶去盐海的那段时间,自己正好在省城忙呢,后来听到海滨这边工地有点事,就急着从省城直接坐货车来海滨呢,还没去盐海呢。

    路明闻言点了点头,随即眉头又是一动,看着叶乘风笑道,“你这是拐着弯要说你的事啊!”

    叶乘风连声笑着说,自己可没这个意思,是你问到你妹妹路瑶了,自己才提到这事的。

    路明却沉吟了一会,随即和叶乘风说,“其实你工地的事,我也听说了,死人了是吧?”

    叶乘风点了点头,和路明说,本来只是意外,但是有心之人却拿这事开始做文章,想要挑点事情出来。

    路明和叶乘风说,其实吕志兵的小舅子王松的事,他也听说过一些,据说那个家伙原本就是个混混,现在却是我们海滨最大的贸易公司老板了。

    叶乘风若有所思的看着路明,路明见状不禁问叶乘风道,“你和王松有什么矛盾?”

    他立刻摇了摇头说,“我和王松没有矛盾,只是王松的好朋友,盐海的江淮彪和我有些矛盾而已!”

    路明一阵沉吟,随即和叶乘风说,“海滨的水很深,本地的官员有一个小集团,**问题也很严重,如果不是这样,海滨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的烂尾楼?”

    叶乘风没有说话,他拿起一根烟要点上,但是想到路明不抽烟,又准备放起来,路明却让他随意。

    路明这时又和叶乘风说,“其实上一任市委书记赵成国本身是一个好同志,只不过他为人不够果敢,所以成为了海滨本地利益集团牺牲的棋子了,烂尾楼和他其实没有多少关系!”

    叶乘风不禁问路明,和赵成国没关系,难道是和这个专门管建设的吕市长有关系?

    路明立刻露出了一副你知我知的眼神,随即说,“所以这次我把所有烂尾楼交给外地的房地产公司来善后,就是不想牵涉到本地这些人的利益!”

    叶乘风却笑了,“你不让他们碰这块蛋糕,才真正是触及他们利益了呢!”

    路明长叹一声说,“是啊,市委和市政府是两套班子,很多事情不是我一个外地刚调来上任的市委书记能解决的,强龙还是压不住地头蛇啊!”

    路明说着又是一声长叹,和叶乘风继续说道,“你当我是喜欢住在办公室,有宿舍的床不睡,专爱在办公室睡沙发?”

    叶乘风看着路明,他没有说话,他这次再见路明的时候,明显感觉他比之前还要疲惫,他是一个外地调任过来的市委书记,在本地没有什么人脉。

    加上市政府那套班底,大多数都形成了一个小集团,他可能连一个能说得上话的人都没有,所以这个时候,叶乘风唯一能做的,就是静心听路明说什么,做他的听众即可。

    果不其然,路明还真就把叶乘风当中忠实的听众了,继续说道,“海滨的形势人脉错综复杂,盘根错节,想要彻底改变海滨的现状,就要有一副杀生成仁的勇气和决心!”

    叶乘风听路明这么说,不禁觉得其实做一个市委书记,平日里别人见了都觉得是大官,下面的人都点头哈腰的,其实真正在其位时,可能才能体会那种如在炉烤的感觉。

    路明又是一声长叹,刚要说话,这时秘书端着茶杯进来了,又问路明要发什么文件,路明说用电脑传给他。

    等秘书出去后,路明操作了一下电脑,将几个文件传给秘书后,这才喝了一口茶,看向叶乘风,突然意识到自己今天和叶乘风说的话似乎有些太多了。

    路明朝叶乘风一笑,“你不是官场中人,和你说这些,你一定听的很是乏味,算了,不和你倒苦水了!对了,你工地的事解决了?”

    叶乘风朝路明一笑说,“差不多了,找到人约了王松出来聊聊,这个世道都是为了利益,谈妥了就没事了!”

    路明点头说,“这件事你还真要用你自己的办法解决,就算你找我帮忙,我也爱莫能助,如果我和吕志兵打一声招呼,也许他会给我面子,但是以后我要办事,就难上加难了,你懂么?”

    叶乘风笑着说,“本来也没打算要您帮忙,我这次来真的只是看看您,没其他什么意思,而且这点小事都要劳烦路书记您的话,那您还不忙死?”

    路明也笑了,又喝了几口茶后,正好手机响了起来,看了一眼后,放下茶杯和叶乘风低声说,“瑶瑶!”

    他说着就接通了电话,“丫头,一声不响的就去了盐海,打个电话通知过我后就再没有消息了,你还有没有把我当你大哥?”

    路瑶在电话里说,“大哥,我都是二十好几的人了,你还能看着我一辈子啊,我现在给你打电话,是告诉你,我吃住的问题都解决了,而且也面试了几个工作,现在都在等消息呢,您就放心好了!”

    路明其实对路瑶根本就没有不放心,他当官以来,一直都在忙自己的事,对路瑶其实很少过问,好在路瑶本质不错,一直都很自立自强,所以路明对他才特别放心。

    他想着朝路瑶一笑,“行了,行了……你这个电话又是通知?好了好了,不说了,你自己保重就行!”

    路瑶在电话里说,不说就不说了,那我挂了,反正我一切都好,你忙你的,就不要为我担心了。

    在路瑶就要挂电话的时候,路明这才想起了什么,立刻朝着电话说,“哦,对了,叶乘风在我这呢,你要不要和他说几句?”

    路瑶那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没什么好说的,等我找到工作再说吧!”

    她说完就挂了电话,路明闻言眉头一皱,看向叶乘风,“你不是得罪瑶瑶了吧?”

    叶乘风闻言无奈一笑,耸了耸肩,“我离开海滨后,至今还没见过她呢,想得罪叶垚路大小姐给机会啊!”

    路明闻言也笑了笑,随即看了看手表的时间,起身和叶乘风说,“好了,我还要去下面一个县视察一个新的工程,可能要过两天才能回来!”

    叶乘风也连忙起身,和路明说,忙您的吧,那我就先告辞了。

    在叶乘风就要走的时候,路明突然叫住了叶乘风,和他低声说,“王松那个家伙以前的底子不正,你可以从这个路子下手,细节上我帮不上你,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的事,只要是在海滨,你出了什么纰漏的话,至少我可以帮你擦擦屁股!”

    叶乘风闻言一笑说,那就谢谢您喽。

    路明却又说,但是最好不要给我帮你擦屁股的机会,因为这个机会是绝版的,用完就没有了。

    叶乘风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路明,他明白路明的意思,也就是说,自己如果出了什么大问题,路明可以保自己一次,但是不可能再有第二次机会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