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敢在我这玩横的

    叶乘风一把捏住了叼烟青年的手,他的手劲极大,捏的那人感觉手心的骨头都要裂开了,掉在嘴里的香烟也掉在了地上,嘴里痛的哇哇大叫。

    几个妇女见状立刻冲了过过来,伸手就要来抓叶乘风的衣服和脸,叶乘风一把搡开了叼烟青年,随即退后一步,朝几个泼妇吼道,“谁动手看看!”

    叶乘风这么一吼,倒是真把几个妇女给镇住了,倒不是怕叶乘风动手打他们,主要是因为自从她们来闹事后,工地的人都一直处于理亏心态,所以步步退让。

    但是想叶乘风这样上来就一通乱吼,一副要杀人的架势的,工地上的还是第一个,所有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没等那些人反应过来呢,叶乘风立刻就掏出了手机,和众人说,“限你们一分钟内都给我滚蛋,不然我就报警了!”

    几个青年本来看叶乘风那架势,还以为他多横呢,没想到这货最后的办法就是找警察,都不禁吁了一口气。

    叼烟青年一边揉捏着自己被叶乘风捏疼的手,一边朝叶乘风说,“你报啊,我们等着,你们工地害死人了,还有理了?”

    几个泼妇一听这话,立刻也开始耍泼了,这个朝叶乘风大骂无良奸商,那个朝叶乘风直喷唾沫星子,说他禽兽不如。

    叶乘风冷笑一声,说,既然你们不怕警察,那肯定有你们怕的,那我就不打电话给警察了。

    叼烟青年一听叶乘风说不报警了,就更得瑟了,又点上一根香烟,朝叶乘风冷笑道,“随便你叫什么人来,都没用!”

    叶乘风也不说话,拿起电话给戈子打了一个电话,戈子浩没多久就接通了电话,朝叶乘风说,“风哥,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叶乘风直接和戈子浩说,自己现在海滨呢。

    戈子浩立刻说,你回来了啊,怎么也不提前来个电话,我好给你接风洗尘啊。

    叶乘风说现在工地有点事,暂时没时间吃饭。

    戈子浩立刻说,其实这件事他早就知道了,当时想要过来帮忙的,但是周士亚怕把事情闹大,死活不让自己参与。

    叶乘风说周士亚当时的担心是对的,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你现在立刻带点人过来,帮我办点事。

    戈子浩本来在打麻将呢,一听这话,立刻一推麻将,和叶乘风说了一声,半个小时后就到。

    叼烟青年也听出了叶乘风的电话是在叫人,他立刻也拿出了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老板,工地的老板叶乘风回来了,而且他好像打电话叫人了,我们是不是也要叫点人?”

    电话里的答案是,叫,能叫多少叫多少,把事情闹大,出了任何后果,他来兜着。

    叼烟青年一听这话,立刻兴奋的应了一声,挂了老板的电话后,立刻又给其他人打电话叫人。

    打完电话,叼烟青年朝叶乘风得瑟地说,“看你能叫多少人来,别到时候哭鼻子!”

    叶乘风根本也不搭理他,问工地值班的工人一些工地的情况。

    半个小时后,工地的围墙外传来一阵急促的刹车声,围墙上一阵尘土飞扬。

    没一会功夫,工地的大门口涌进来三四十个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着铁棍,偶有几个还握着砍刀的。

    一伙人刚进门就朝叼烟青年说,“显子,什么情况?”

    那叫显子的叼烟青年立刻掏出香烟走了过去,给为首的几个人散烟说,“我一个亲戚在工地做工的时候摔死了,现在工地的老板回来了,一个说法都没有,还叫我们滚蛋!”

    为首的那人一边接过香烟点上,一边瞥着眼睛朝叶乘风那边看了过去,“就是这货?不像是本地人啊!”

    显子立刻说,我打听过了,这个工地的老板就不是本地人,是盐海过来的,说着还朝那人说,“放心吧,亮子,没事,有事我兜着!”

    亮子这时叼着香烟,眯着眼睛朝叶乘风说,“喂,外地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

    叶乘风看都不看那货一眼,冷哼着说,“这不是中国么?难道还是非洲了?”

    亮子不禁失笑地看了一眼显子,“这货还挺幽默的!”

    他笑着笑着,眼神就开始阴冷了起来,将烟蒂朝地上一扔,用脚用力踩灭,“别在老子面前玩幽默,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地界,老子一会就让你知道!”

    亮子说着退后一步,一挥手,“上去告诉告诉他,这是什么地界!”

    一群人立刻操着铁棍砍刀就朝叶乘风冲了过来,那几个泼妇见状都吓的躲到了一边,不过躲到自认为安全的地方后,就不躲了,纷纷探着脑袋想看叶乘风是怎么被砍死的,以后和同道中人又有话资谈论了。

    叶乘风见那群人冲了上来,而戈子浩的人至今还没到,暗想看来是等不到对方来了。

    他立刻迅速的脱掉外套,蹲在地上将砖头往衣服里放,随即两个袖子一扎,扎了一个死疙瘩,拎在手里。

    率先冲过来的几个人立刻拿着铁棍砍刀就要往叶乘风的身上招呼,叶乘风一甩手里裹着砖头的衣服包,当场就砸的第一个冲上来的人满嘴是血,牙碎了一地。

    后面的人没来得及反应,也跟着冲了上来,照着叶乘风就是一通乱挥,叶乘风拎着衣服包,原地打转,手里的衣服包就和长在他的手上一样。

    衣服包所到之处必然见血,砸的那些家伙满地找牙,没一会功夫,就被叶乘风砸趴下六七个人了。

    后面跟着冲过来的人见这架势,都放缓了速度,不由地愣了一下。

    亮子和显子这时正站在后面的砖头堆上,看到这架势,亮子立刻朝那些手下叫道,“看他个逼养的,麻痹的,看他能砸倒多少个……用刀砍,看他的衣服有多结实……”

    几个有点胆识的立刻冲了上来,拿棍子的朝叶乘风的身上招呼,拿砍刀的跟在后面,只要叶乘风一出衣服包,就出刀砍他的衣服。

    没一会功夫,叶乘风的衣服包就被砍破了,但就是这样,还是被叶乘风砸倒了几个,而他挥舞着的衣服包里,还不是飞出一两块砖头溜子,意外的砸倒几个。

    不过也就是这样,他的衣服包里的砖头都甩光了,也就没了之前的杀伤力了,后面的人单子就更大了,抓住这个机会就朝叶乘风冲了过去。

    叶乘风一把甩开手里的烂衣服,一手在地上捡起一个铁棍,没有退后,反而迎了上去。

    众人见叶乘风一副不怕死的样子,都不禁为之一额,不过也都只是瞬间,最终还是冲了上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围墙外面又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刹车声,没一会功夫,工地门口就涌进来百十号人。

    亮子和显子站在砖头堆上,脸色都不禁一动,显子还问亮子,“我草,你还有后援部队啊?”

    亮子却朝显子说,我有毛的后援部队啊,我的人都在这呢。

    他俩正说着呢,一群人已经冲了过来,将砖头堆给为主了,另外一些人将亮子剩余的人都围在了中间。

    那群人本来还挺横的,但是意见对方的人数是自己这边的两三倍,而且人家都是清一色的砍刀。

    自己手里的铁棍杀伤力是不小,但是也不能完全和砍刀比了,自己一棍子砸在人家身上,最多就是砸断了骨头,人家那一刀下来,自己身上轻则必然开口子,重则必然少样东西啊。

    这些人顿时都吓的萎了,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了。

    新来的那批人中一个高个汉子,这大冷的天居然只穿着一件弹力背心,正是戈子浩。

    他看了一眼现场,朝叶乘风道,“风哥,看来不需要我们,你自己也能搞定啊!”

    叶乘风笑了笑,和戈子浩说,“你他妈怎么这么久,不是说半小时么?”

    戈子浩连声说,路上遇到了大堵车,又原地调头换了一条路,所以耽误了,好在还赶得上收场的。

    他说着又问叶乘风,现在该怎么做?

    叶乘风指了指砖头堆上的两人,“先把那两货叫来!”

    戈子浩顺着叶乘风的手指看去,脸色不禁一动,随即冷笑了一声,朝着那边喊,“陈亮,你这货什么时候敢在我这闹事了?”

    陈亮这时心中一凛,乖乖的从砖头堆上下来了,走到戈子浩的面前,“浩哥,这是你的地盘么?我不知道啊!”

    戈子浩立刻给了陈亮一个嘴巴子,“麻痹的,你知道我身边这人是谁么?”

    陈亮捂着嘴巴,屁都不敢放一个,连声说,不知道啊,他也是听王显的电话过来帮忙的,王显说他家亲戚在这工地上摔死了,他好像就是工地的老板。

    戈子浩又是一个嘴巴子抽了过去,“麻痹的,你要动的这人,是我大哥,你说是什么人?”

    陈亮一听这话,脸都绿了,连忙看向叶乘风,连声说,“哥,大哥,实在对不住,我不知道你是浩哥的大哥,真的!”

    戈子浩立刻朝陈亮说,“麻痹的,给我大哥跪下磕头赔罪,要是听不见响,就一直磕下去!”

    叶乘风却挥了挥手说,不用了,他也是帮人出头,又问戈子浩怎么和这陈亮认识的。

    戈子浩还没说话呢,陈亮就说,他就是跟戈子浩混的,这次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

    戈子浩立刻骂了一句,谁他妈和你一家人,陈亮也是只笑着说是是是。

    叶乘风从口袋掏出一叠钱,塞到陈亮手里,“给你兄弟们看病去吧,这里没你的事了!”

    陈亮死活不敢要叶乘风的钱,在叶乘风的坚持下,才收下了钱,灰溜溜的走了。

    叶乘风这时立刻和戈子浩说,“把那个叫王显的给我拉过来!敢在我这玩横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