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牛头马面

    张为民显然也没有料到曹志华会捅自己,用满手是血的手牢牢地抓着曹志华的衣领。

    曹志华吓的已经浑身开始哆嗦了,脸色也不比失血过多的张为民好看到哪,显然这还是他第一次杀人。

    他吓的立刻一把扯开了张为民的血手,连忙往叶乘风这边跑,一边跑还一边说,我不是故意的,我失手。

    叶乘风见曹志华格外的激动,那架势是如果自己要拦住他,他估计还会对自己下刀子。

    他立刻一个健步上前,一个手刃就把曹志华击晕了,随后立刻走到张为民的面前,查看他的伤势。

    好在这一刀没有扎太深,只是割破了肚皮,出了不少血,虽然没有伤及内脏,但是如果不闻不问,失血过多也会有生命危险。

    张为民见叶乘风用衣服堵住自己的伤口,这时一把抓住了叶乘风的手,“救我,救我……”

    叶乘风见张为民也很激动,说白了就是怕死,这时也是一个手刃将张为民击晕,这才撕开衣服用布条两张为民的伤口围上。

    等张为民再醒来的时候,发现周围一片漆黑,他先是四处张望,什么也看不到,逐渐想起来自己好像被曹志华捅了一刀,怎么身上没有什么疼痛感了。

    张为民第一个反应就是,老子是不是已经死了,所以没有疼痛感了,而且这周围一边漆黑的,感觉阴深深的就和地狱一般。

    他正胡思乱想着呢,这时头顶上一道光亮照射下来,那光照太亮,照的他都睁不开眼睛了。

    张为民用手遮住了眼睛,朝上面喊话,“谁啊?牛头还是马面?”

    “牛头?马面?”上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不禁笑道,“你觉得你已经死了?”

    张为民听出是叶乘风的声音,确定自己还没有死,立刻站起身来,朝叶乘风说,“这是什么地方,你想干什么?”

    叶乘风放下手里的电筒,端着一个碗递向张为民,“先把药吃了,别破伤风了!”

    张为民接过碗,犹豫了一下没有喝,叶乘风立刻冷笑道,“我要害你没这么费事,不用救你,看着你失血过多去死就行,还不用我担责任!”

    张为民一想叶乘风说的也是,捅自己的是曹志华,叶乘风想自己死,只要不施救就行,没必要救了自己,再在药里下毒。

    想着他立刻将碗里的药水一口喝了,又问叶乘风,“我现在在哪,你想怎么样?”

    叶乘风朝他一笑,“这个问题你问过我多少遍了?我又回答你多少遍了?还要我回答多少次?”

    张为民立刻和叶乘风说,“你现在放了我……不,你现在跟我一起去,我带你去拿货,你拿完货立刻走人,我去医院,从此我们两不相欠,你觉得怎么样?”

    叶乘风看着张为民良久,“你骗了我不止一次了,我凭什么相信你?”

    张为民无话可说,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说什么,才会让叶乘风相信自己了。

    叶乘风又和张为民说,“一切等明天早上再说吧,放心吧,一个晚上你死不了!”

    张为民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叶乘风立刻站起身来,将他头顶的盖子又掀了上来,张为民这才意识到这里好像是个地牢。

    不过现在盖子盖上了,地牢里重新恢复了黑暗一切都看不见了,他伸手在四周摸了摸,好像空间不算太小,起码能够他一个人萎缩着躺下。

    叶乘风回到房间内,这时床上的曹志华也醒了,不过他的手脚上都已经被叶乘风用绳子绑在了床上。

    他进门的时候,曹志华正努力用嘴去叼手上的绳索,想要解开逃走呢。

    曹志华见叶乘风进来后,立刻朝叶乘风说,“叶乘风,我们不是一伙的么,你放开我!”

    叶乘风将碗放到桌上,搬了一张凳子坐在曹志华的面前,看着曹志华嘴里好像在渗口水,鼻子间还有鼻涕流出,只是他自己没觉得。

    他不禁点上一根烟朝曹志华说,“曹志华,你不是让李天峰给我下药么?”

    曹志华心中一动,其实他自己早就忘记这件事了,没想到叶乘风这个时候提起这件事,不知道他想怎么样。

    不想叶乘风却又笑道,“不过那东西我没吃,最后被你和着酒给喝了!”

    曹志华心下更是一凛,难怪今天一天他都感觉特别的亢奋,此时又感觉特别的虚脱,本来以为是大麻瘾要犯了,原来是毒瘾。

    叶乘风没给曹志华说话的机会,立刻又朝曹志华说,“事情到了这一步,我就不妨实话和你说了,我是警方的人,接触你就是想找出张为民!”

    曹志华脸色又是一动,努力挣脱着要坐起身来,无奈手脚都被帮了绳子。

    叶乘风继续说着,“不过张为民让羊老三杀你,这没在我意料之内,不过你也应该感谢我,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知道自己在张为民那边,连条狗都不算!”

    曹志华这时闭上了眼睛,他只恨当时被叶乘风所骗,如果不是想拓展盐海的业务,自己就不会上了这货的鬼子当了。

    叶乘风又和曹志华说,“一会警察就来了,会带你回市局,现在你还有点时间,你自己好好想一想,是自己全背下来呢,还是供出张为民,争取自己宽大处理!”

    曹志华朝着叶乘风吐了一口唾沫,“我呸,你这个家伙也不是好鸟,现在我才知道,我现在之所以如此,就是拜你所赐,你还指望我帮你破案?做梦去吧!”

    叶乘风只是一个避身就躲开了曹志华的口水,他也不怒,甚至一点都不着急,只是淡淡地和曹志华说,“我不会强逼你做任何事,不过你如果自己扛下来,挨枪子儿是铁板钉钉的事了,只有供出张为民,你才有一线生机,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你自己掂量掂量吧,你才三十出头,还有一大半的人生没走完呢,就这么死了,值么?”

    曹志华逼着眼睛,完全不再动弹了,也不说任何话,一副任由你怎么说,我都不会帮你的架势。

    叶乘风笑了笑,点上一根烟,塞到曹志华的嘴里,“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张为民我是不会杀的,只会把他交给警方,但是你想想,如果警方不够争取判他,他出来后,第一件事是什么,就是先除掉你,就和杀王富春那样简单,免得你在挨枪子儿之前,投突然觉得生命曾可贵了,给他留下什么后患……”

    叶乘风说着见曹志华只是吸烟,并不说话,他也不再说什么了,直接走出了房间。

    大约半个小时后,响起了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叶乘风打开门,老钟和杨帆走了进来,外面还有几个警察。

    他们都是开着警车来的,但是没有鸣笛,老钟进门第一句话就是朝叶乘风说,“叶乘风,你真能耐啊,居然还会绑架人了?”

    叶乘风朝老钟笑道,“我绑的那个人就是幕后主脑,王富春已经被他派人杀了,我和曹志华逃开了,现在曹志华就在里屋呢!”

    杨帆什么也没说,直接进了里屋,见曹志华被绑在床上,立刻让人将他松绑,拷上手铐带出了屋子。

    曹志华临出门的时候,瞪了一眼叶乘风,冷哼一声,“山水有相逢!”

    等曹志华被押走后,老钟和叶乘风说,“看曹志华的态度,似乎还是不愿意和警方合作啊!”

    叶乘风却笑道,“他一定会合作的!”

    老钟问为什么,叶乘风说不为什么,这是他的直觉,他的直觉告诉他,曹志华很怕死,至少现在还不想死。

    老钟没有多说什么,立刻又问叶乘风他把张为民关在什么地方呢。

    叶乘风和老钟说,现在他指望着张为民能逼着羊老三把货送来呢,或者就是张为民亲自带自己去工厂,所以暂时不能交人。

    老钟立刻和叶乘风说,你绑架的是市长的外甥,现在市长已经关注这件事,给局里施加了压力,让我们限期破案,你这么胡来,我怎么和上级交代?

    叶乘风立刻和老钟说,“我说钟队长,我可不是你们体制内的人,当初你要我做卧底的时候,就应该想清楚这些,现在你后悔已经晚了!”

    杨帆在一旁和老钟说,我当初可是提醒你的,叶乘风做事不按规矩来,你早就应该提防一点。

    老钟一声长叹,心下一阵犹豫后,问叶乘风,你能保证那个什么叫羊老三的会来交易?

    叶乘风摇了摇头,和老钟说,总之我会按照我的方法,让你们找到张为民贩毒的证据,至于到底是哪种情况,我现在不敢保证。

    他说着又补充了一句,“哦,对了,张为民今天被曹志华捅了一刀……”

    老钟顿时大惊,问张为民伤势如何,要不要紧,别没找到人家证据,先把人家给搞死了。

    叶乘风和老钟说,“一点皮外伤,死不了人,我给他吃了一些消炎药,和破伤风的药,应该没事,我当年肚子被人划了一刀,都见到肠子了,也没死,还有一次,被人家一刀捅进了肝,这不还活蹦乱跳的?”

    老钟又问叶乘风,你确定没事么?

    叶乘风耸了耸肩,“要不,你们现在就把张为民送去就医,我的任务也到此结束了,你们以为我愿意做这个卧底啊!”

    老钟又是一阵犹豫,最终和叶乘风说,“好,我就相信你一次,不过有任何情况,立刻要联系我们!”

    他说完就和杨帆率队离开了民宅,连夜开始审讯曹志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