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民少原来是老熟人

    曹志华气喘吁吁,如今地道里昏暗,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是就差能听到他的心跳声了。

    叶乘风刚想再说什么,这时地上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明显听得出不是一个人的脚步声。

    地道里的叶乘风和曹志华都屏住了呼吸,看来那个羊老三在外面还有帮手。

    刚想到这里,就听到地上传来了羊老三的声音,“麻痹的,曹志华和王富春新认识的这货很扎手,给民少打电话,王富春被击毙了,曹志华被一个家伙救走了!”

    正说着就听春来了手机拨号的声音,叫了一声民少后,随着一阵远去的脚步声,讲电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又过了大约五分钟左右,曹志华打算出地道,但是刚站起身来,又被叶乘风拉住了,嘘了一声。

    在曹志华还没明白什么情况的时候,外面又传来了羊老三的声音,“麻痹的,看来真逃走了?给民少打电话!”

    又传来了一阵脚步远去的声音,曹志华没想到刚才羊老三故意离开,是等着自己出去自投罗。

    这次又羊老三又走远了,但是曹志华却没有和刚才一样着急出去了,而是坐在原地,从口袋里翻出了一包烟。

    他一次点上两根烟,递给叶乘风一根,猛吸了一口,“你怎么知道羊老三在故意引我们出去?”?

    叶乘风在刚才他点烟的时候,看到曹志华已经满头是汗了,显然是被吓的不轻。

    他淡淡一笑,和曹志华说,小心驶得万年船,随即又朝曹志华说,“这个民少到底是什么人,这么狠,你和王少还没把他供出来,他就要下杀手灭口了?”

    曹志华只是吸烟,一言不发,此时身上的汗也已经凉透了,感觉浑身就和虚脱了一样乏力。

    一直到一根抽完,外面依然没有什么声音,曹志华才起身打开了地道的盖子,爬了出去。

    叶乘风也跟了出来,见曹志华满脸惨白,目光呆滞的样子,不禁问,“现在你有什么打算?”

    曹志华摇了摇头,靠着门口坐了下来,木棺涣散地看着叶乘风。

    叶乘风朝他直接说,现在警察在找咱们,民少的人也在找咱们,左右都是死,已经没什么活路了。

    曹志华依然不吭声,抱着脑袋不住地揉着头发,将头发揉的乱七八糟,看上去更是颓废。

    叶乘风又朝曹志华说,“这个民少到底是什么人?我倒是想会会他,看看他他妈到底什么鸟样,居然连老子也想干掉!”

    曹志华脸色一动,朝叶乘风说,“你想要见民少?”

    叶乘风立刻啐了一声,“还民少呢,少他祖宗,我就是要杀到他老巢去看看!”

    他说着立刻朝曹志华说,民少杀不杀你,那是你们之间的事,现在他连老子都要干掉,那就关老子的事了。

    曹志华怂搭着脑袋,一脸无奈和绝望,又点上一根香烟,坐在门口抽着。

    叶乘风上去一把将他嘴里的香烟拽了出来扔掉,朝他喝道,”民少他妈在哪?”

    见曹志华还是不吭声,叶乘风只好将警枪拔了出来,指着曹志华的脑袋,“你他妈说不说?”

    曹志华现在看到枪就哆嗦,见叶乘风用枪指着自己,脸色顿时又是一变,连连退后,一直靠到墙边,“你先把枪收起来!”

    叶乘风放下枪,但并没有收起来,朝曹志华说,民少现在要杀你,你他妈还打算维护他什么?

    曹志华这时立刻和叶乘风说,其实你也见过,昨天晚上你们不是还在斗酒么?

    叶乘风闻言眉头不禁一皱,“斗酒?我昨晚和谁斗酒了?”

    刚说到这里,叶乘风立刻想起来了,昨晚是有个不上路子的家伙,不停的过去想要灌南方酒,后来还中了一等奖呢。

    叶乘风这时立刻问曹志华,“那个市长的小舅子?”

    曹志华和叶乘风说,除了张为民这个家伙,谁能有这么大的能量?

    就是刚才过来要杀他们的那个羊老三,以前也是警局的公安,后来喝醉酒和饭店的人争执,开枪把人家老板杀了。

    本来这事肯定是死刑没商量的,但是羊老三幸运就幸运在平日里和张为民的关系不错,所以名义上是被枪决了,但是暗地里却在为张为民办事。

    叶乘风不禁也坐到曹志华的身边,看来这个张为民的能量不小,居然能把一个死刑犯给直接换下来。

    曹志华说何止是能量不小,简直就是手眼通天,这货仗着自己姐夫是省城市长,从事这个东西已经很久了。

    不过这几年张为民自己几乎不碰这些东西了,他只提供货源,让手下的人去搞,他手下几家娱乐城,实际上还是赚白粉生意。

    但是这些娱乐城表面上看,几乎和张为民没有四丝毫的关系,他表面上还开了一个装潢公司,其实也不过是打掩护而已。

    不过白粉这条路,从运货到散货,他都不经手,而且他也放权,只要账目不要有太大的出入,他基本不会过问。

    叶乘风点上一根烟抽完,也听曹志华把张为民的情况介绍的七七八八了。

    这时他将烟蒂扔掉,站起身来踩灭,问曹志华,“他那个装潢公司开在什么地方?”

    曹志华立刻说,装潢公司他也不常去,那不过是他装饰自己的门面而已。

    叶乘风立刻又说,不管他是什么面子什么里子,现在我只想知道,他一般在什么地方触摸。

    曹志华说,一般情况下,这个时段的张为民都会去健身房健身。

    叶乘风又问曹志华,张为民在什么健身房后,转身就朝后门走去。

    曹志华立刻叫住了叶乘风,“叶乘风,你去找民少,是准备……干掉他?”

    叶乘风头也不回地和曹志华说,“现在这事已经和你没任何关系了,你先找个地方躲起来,我去见完这个张为民后,再去找你!到时候我再告诉你,我把他怎么样了!”

    他说完立刻出了后门,曹志华痴痴地看着后门口,心中一阵纠结,自己和王富春在看守所里什么都没说,张为民都要杀自己,这货太不讲究了,也许就要叶乘风这样的人去教育他……不,最好就是干掉他。

    叶乘风出门走到路口,等了半天也没见出租车,倒是有一辆残疾车开了过来。

    他和残疾车驾驶员说了一个地址,驾驶员说只能送你到城区口,城里残疾车进不去。

    叶乘风说也行,到了城区后,又打了一辆出租车去曹志华说的那家健身房。

    坐在出租车上的时候,司机正好在停时事新闻呢,新闻上正在播放三个逃犯越狱的新闻。

    叶乘风心下不禁一凛,暗想这不就是说的他和曹志华、王富春么,看来老钟他们也已经采取行动了。

    出租车司机不禁说了一句,现在的歹徒也太猖狂了,连警察都敢杀了。

    他说着还朝后望镜里看一眼叶乘风,好在这只是广播,没有新闻图片,不过他似乎还是看到叶乘风腰间好像别着一样东西,仔细看有点像是抢。

    叶乘风见司机从后望镜不时地打量自己,立刻拍了拍后座,和司机说,好好开车。

    很快到了健身房门口,叶乘风刚走,出租车司机就拿出手机拨打了110说,看到一个疑是带枪的匪徒去了xx健身房。

    叶乘风刚进健身房,就见两个穿着运动服的帅哥拿着球拍走了出来。

    一侧一个服务员走了过来,问叶乘风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随后还和叶乘风说,现在是店庆时间,如果办会员可以享受八折优惠。

    叶乘风什么也没说,就要往里面走,服务员立刻拦住了叶乘风,“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只接待会员!”

    他立刻和服务员说,“我是找张总的,公司有点急事!”

    服务员问是哪个张总,他们这会员里姓张的老板太多了。

    叶乘风立刻说是张为民,市长的小舅子,为民装潢公司的张总。

    服务员说你难道不能打电话和张总联系么?

    叶乘风立刻说,张总肯定是在做什么运动,手机打了没人接,我真找他汇报公司的事。

    服务员犹豫了一下,和叶乘风说,你等着,我进去给你看看。

    叶乘风和服务员说了一声谢,就在大堂会客处坐下,从落地窗户里可以看到里面不少的健身器材前都有人在锻炼。

    没一会功夫,服务员回来和叶乘风说,张总请你进去。

    叶乘风立刻跟着服务员走了进去,这才发现,这加健身房里的所有教练,居然都是女性,而且在里面运动健身的几乎都是男性。

    看着那些穿着暴露性感的美女教练,和那些满身肥脂,满嘴口水的暴发户老板们,叶乘风不禁暗啐,这哪是来健身的,分明就是来泡妞的,这个张为民估计也是这路货吧?

    正想着呢,服务员朝着前面叫了一声,“张总,人来了!”

    叶乘风朝那边看去,一个只穿着背心的男人正背对着自己,坐在那边拉环呢。

    而他面前正站着一个穿着紧身衣,将胸口的两团肥肉勒的仅靠在一起的美女,正在手把手的教那男人拉环的正确姿势呢。

    而那男人哪里有心思在听美女的话,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人家的事业线看呢。

    男人听服务员说话,回头看了过来,“公司有什么……是你?叶……叶乘风是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