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越狱

    本来曹志华和王富春两人还在纳闷叶乘风到底把这一个号子的人怎么了呢,现在听叶乘风这么一问,都不禁唉声叹气起来。

    王富春这时纳闷道,“到底条子他妈怎么知道那个窝点的,好在他妈那边没什么货,不然他妈十颗脑袋都不够砍的!”

    曹志华倒是不说话,一个劲的抽烟,又看了看叶乘风,他现在已经有点摸不清了,感觉有点想叶乘风,但是叶乘风明显就是道上混的人。

    叶乘风没给他怀疑自己的机会,立刻问两人,“是不是你们自己当中出了什么内鬼?我他妈算是最倒霉的,第一次和你们合作就出了这种事!”

    王富春愤愤地说,如果被他知道是谁出卖了他们,非把那人的脑袋割下来当尿壶不可。

    曹志华这时朝王富春说了一句,行了别说了,反正已经到这一步了,说那些没用的做什么?

    王富春又谩骂了几声,将烟蒂扔掉,躺倒自己的床上去,双手枕在脑袋后面,却哪有什么睡意,满脑子都在想到底是谁出卖他们呢。

    曹志华也准备过去上自己的床,不想叶乘风却叫住了他,低声和他说,“我反正是不会在这呆着的,明天我就想办法走人,你们走不走自己看着办!”

    曹志华不禁眉头一皱,看着叶乘风,“你有办法出去?”

    叶乘风躺倒床上,朝着地面弹着烟灰,“有什么几吧办法,当然是自己想办法了,我们这种罪名肯定不会在看守所待太久,明天一准要把我们挪窝,那个时候想办法!”

    曹志华显然没理解叶乘风的意思,怔怔地看着叶乘风说,“你的意思是……”

    叶乘风将烟头一扔,降低了音调和曹志华说,“越狱!”

    曹志华心中一沉,愣着看着叶乘风半晌,还是走到自己的床位躺下,躺下后才和叶乘风说,“明天的事,明天再看吧!”

    叶乘风知道现在曹志华心里很乱,所以也没和他多说什么,这时朝站在门口面壁的几个狱友说,“还杵着做什么,还不都去挺尸?”

    那些人闻言这才松松散散的回到自己的床位,有一个家伙本来应该睡在叶乘风的床铺上面,但是因为惧怕叶乘风,不敢过去,去了罗子豪的床位睡下,反正这货已经送医院急救,一时半会也回不来了。

    整个号子所顿时安静了下来,偶尔传来一个人的低声的哀嚎,但是好像又怕被人听到,捂着嘴巴发出的声音。

    叶乘风和曹志华,王富春都没有睡意,王富春一会翻着朝铺里,一会朝铺外,一会又坐起来,一会又躺下。

    曹志华看着王富春的窗外,不过他脑子里却完全在想叶乘风的话,自己现在是因为贩毒被抓紧来了,就算不墙壁,这辈子也算完了。

    想到这些,曹志华立刻坐起身来,朝叶乘风那边低声说,“你谁了没有?”

    叶乘风说没睡呢,遇到这几吧鸟事,谁他妈能谁的着?有什么事就直接说。

    曹志华犹豫了一会后,又说没事,然后躺下继续发呆。

    叶乘风却和曹志华说,明天的事,我准备算你们一份,但是你们如果没兴趣,我也不勉强,我也相信你们不会把我供出去的!

    曹志华没吭声,王富春却坐起身来问是什么事。

    叶乘风笑了笑说,你问曹志华吧,他愿意说,你就听着,不愿意说,你就当我也什么都没说。

    王富春说了一句我草就起身走到曹志华的床铺,坐在床边问,到底什么事?

    曹志华已经犹豫了半晌了,见王富春着急火忙的问自己,这才说,“你想不想离开这?”

    王富春立刻说,我草,谁他妈愿意待在这里啊,当然想出去了。

    曹志华点了点头,朝王富川低声说,叶乘风明天准备越狱呢,算上我们了。

    王富春眼睛顿时睁的和铜铃一样大小地看向叶乘风那边,“我去,你有路子?”

    叶乘风冷哼一声,“什么狗屁路子,横竖是个死,当然要博一把了,不聊了,睡觉,养精蓄锐,明天再说!”

    王富春再想问叶乘风什么,叶乘风也不回答了,他只好又回到自己的床铺躺下,又转头问曹志华,“你怎么说?”

    曹志华也没回应,只是说,“明天看吧,谁的命就一条,这事得慎重!”

    王富春哪里睡的着,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直到听到满屋子的呼噜声,更是睡不着了,一直到早上五点多才有了困意。

    不过王富春刚睡着没多久,号子的铁门就哐当一声被人打开了,几个狱警站在门口,朝里面叫道,“叶乘风、曹志华、王富春出列!”

    叶乘风和曹志华坐起身来,看着门口的狱警,叶乘风问,“这大清早的是做什么?”

    狱警冷哼一声,“哟,你还把这当旅馆了,起来……送你们去更豪华的旅馆去!”

    王富春迷迷糊糊的听着有人说话,一睁眼,已经有狱警拿着手铐走了过来给他拷上了。

    三个人很快就被狱警押出了号子,等铁门再次关上之后,号子里的人都不禁长舒了一口气。

    这叶乘风到底是什么人物,和煞星一样,害的他们一夜都睡不踏实,深怕自己睡着了被叶乘风从床上拎下去打。

    现在煞星总算走了,他们也总算可以睡一个安身早觉了。

    叶乘风等三人被押出号子的时候,外面太阳还没出来呢,就这么迷迷糊糊的被押上了一辆警用依维柯。

    上车后狱警给三人打开了手铐,将车后门关上,两个警察坐在后门口,腰间都别着抢。

    前面的驾驶座和后面是铁皮隔离开,副驾驶座上一个警察也配枪坐着,正和驾驶员说着要把三人带去市局缉毒队呢。

    王富春这时已经完全没了睡意了,立刻用脚踢了一下曹志华,用眼神问曹志华,叶乘风说的那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曹志华却好像没看懂一样,诧异地看了一眼王富春。

    王富春一脸的焦急,又看向叶乘风,见叶乘风正靠着后窗口在闭目养神呢。

    王富春正准备再问叶乘风,准备怎么逃走的时候,车子已经开动了,缓缓地离开了看守所。

    警用依维柯迅速的开往市区,叶乘风始终没有睁开。

    王富春急的就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坐立不安的。

    曹志华现在也有些着急了,叶乘风不是说今天想办法逃走的么,看他这样子好像又不着急了?

    王富春立刻和曹志华对视了一眼,曹志华轻咳了一声,朝叶乘风说,“喂,你睡着了?”

    叶乘风摇了摇头,依然没有睁开,“我在养精蓄锐!”

    王富春立刻说道,“都他妈什么时候了,还养精蓄锐呢?”

    叶乘风冷哼一声道,“不养精蓄锐,一会怎么跑?”

    后面两警察听三人正在窃窃私语,立刻警告三人,“别说话,老实点!”

    王富春也就不再吭声了,但是眼睛却依然盯着叶乘风,

    就在这个时候,车子突然发出砰的一声,车子剧烈的颠簸了一下,随即停了下来。

    副驾驶的人问驾驶员什么情况,驾驶员说可能是车胎爆了,说着打开了车门走了下去。

    王富春不禁看向叶乘风,用脚踢了他一下,“你安排的?”

    叶乘风依然没有吭声,曹志华这时从窗户往外看了看,外面路边一片荒芜,还在郊区。

    曹志华又看了看坐在后门那边的两个警察,见他们也正在看向车外。

    叶乘风这时突然“哎呀”一声叫了出来,朝王富春叫道,“你他妈打我做什么?”

    王富春一脸纳闷,“我他妈什么时候打你了?”

    叶乘风立刻又说,“这他妈还有其他人么?”

    王富春正要说话呢,后门的两警察立刻朝他们呵斥道,“都吵吵什么呢?”

    叶乘风立刻说王富春乘着他闭目养神的时候,给了他一个嘴巴。

    王富春连声说没有,曹志华一直没有吭声,他一直在想叶乘风到底在搞什么。

    两个警察这时都朝叶乘风和王富春走了过去,叶乘风突然起身上前对着前面的警察就是一脚。

    后面的警察见状大吃一惊,叶乘风没等他反应过来,对着他的脖子就是一记手刃。

    先被踹了一脚的警察立刻拔出了警枪,不过他枪刚拔出来,就觉得手腕一痛,枪已经到了叶乘风的手里。

    没等他反应呢,叶乘风上去就是一脚,将警察给踢晕了。

    副驾驶的警察见状立刻拔出了警枪,大喝道,“你们想干什么?”

    叶乘风立刻一把勒住一个警察,用枪抵住他的脑袋,“开门!”

    那警察立刻说,别乱来,现在就开门。

    没一会门就打开了,叶乘风立刻挟制着一个浑浑噩噩的警察下了车,回头朝车上扔在发愣的曹志华和王富春说,“还他妈愣着做什么?赶紧下车!”

    王富春到现在才知道,叶乘风刚才是故意诬陷自己打了他嘴巴,这时立刻就要去抢车里躺着那警察的警枪。

    叶乘风见状暗想不好,如果被这货抢了枪,这货一旦疯起来,估计真能开枪杀人。

    而这时车子前面的无线电台里传来了沙沙的声音,“三个囚犯押来了没?”

    叶乘风听出来是老钟的声音,立刻上前一把正准备抢枪的王富春拖了下车,“都他妈什么时候了,还磨磨蹭蹭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