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看货抓人

    很快又进入了抽奖环节,但是这一番已经有不少人是带醉上台领奖了,最后大屏幕上的一张照片,居然是叶乘风。

    叶乘风看着大屏幕上自己的照片,又看了看南方,见南方并没有看着自己,也不知道是自己真幸运,还是南方故意安排的。

    主持人在台上笑着请叶乘风上台领奖,叶乘风只好上台,台下的人见叶乘风居然没醉,都不禁诧异。

    叶乘风领了八万元的购物券后,说了一声感谢便匆匆下台了,他刚下来,压轴的香港女星终于也到了。

    那女星长的倒是不错,可惜脂粉味太重,而且不是太出名,反正叶乘风是没听过她的名词,好像叫什么陈淑桦。

    女星一共唱了三首歌,听南方说,这三首歌一首就是三十万,短短半个小时不到,这女星就卷走了近百万。

    最后是头等奖的环节,这个时候,喝醉的人就更多了,最后画面停在了一张叶乘风熟悉的脸上,居然是刚才被自己灌醉的那货。

    主持人在台上说着,请大屏幕上的人上来领奖,台下有人说他喝醉了,别人替他上台行不行?

    主持人一阵为难地看向南方,叶乘风突然想起来,南方说一等奖是内定的,居然是给这小子了?

    不过想想这货是省城市长的外甥,给他一套房子,估计也是南泰想要接近市长的一个手段吧。

    叶乘风看向南方,却见南方无奈地朝叶乘风一笑,意思是说,让你把他给灌醉了,叶乘风耸肩以对,表示自己也很无奈。

    南方回头朝台上的主持人使了一个眼色,主持人立刻说,只要是照片上人的亲属朋友,就可以上来。

    一个中年人自称是那人的堂兄,上台帮他领了奖,又替他说了一段感谢词。

    最后主持人请南方上台讲话,南方代表南泰集团,代表南泰讲了一段今晚舞会的结尾词,舞会正是结束。

    宾客们开始陆续散场,没醉的扶着喝醉的离开,半醉的互相搀扶这离开。

    而南方的爷爷奶奶在舞会一半时,也就是叶乘风和市长外甥拼酒的时候就让南方提前叫人送回去了。

    当时叶乘风喝酒喝的正起劲,爷爷奶奶也就没和叶乘风说一声就走了。

    这时叶乘风看着趴在桌上的周安山和李天峰,这两个醉憨子至今也没醒。

    南方说让公司没喝酒而且会开车的职员送他俩回去,今晚这个舞会已经提前吩咐了一些职员不许喝酒,就是在舞会后帮忙送宾客的。

    等都忙完了,叶乘风和南方也走出了酒店,叶乘风和南方说,“我送你回去吧?”

    他话刚说完,就见曹志华在面前出现了,他不看叶乘风,先是和南方伸出了手,对南泰舞会的圆满结束表示祝贺。

    南方也大方的和曹志华握了握手,这时朝叶乘风说,“不用了,我还要去一趟公司,刚才我哥给我发了一个短信,让我去公司处理一些事情!”

    叶乘风闻言只好和南方说了一句电话联系,南方就上了早就准备好的车,有专门的司机开车送她去公司。

    南方刚走,一辆黑色的奔驰就开了过来,停在叶乘风和曹志华的面前。

    车门打开,里面探出了一个叶乘风熟悉的脑袋,“叶先生,不好意思了,上次误会你了!”

    叶乘风朝那人一笑,“王公子,江湖儿女,误会在所难免,最重要的是不打不相识,以后咱们就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了!”

    曹志华率先上车,等叶乘风上车后,才朝王富春说开车,带叶乘风是看货。

    王富春点了点头,立刻启动了车子开离了酒店。

    路上王富春一直和叶乘风说抱歉,叶乘风说不用抱歉,心中却在说,抱歉也没用。

    很快车子开离了市区,往郊区而去,曹志华开始问叶乘风的需求量有多大。

    叶乘风说,“简单的和你说吧,你认识陈超,应该知道大富豪做的都是高档客户的生意,这些人不在乎钱,最重要的是刺激!”

    王富春在前面笑着说,没错,越是有钱人,就越喜欢这种刺激。

    叶乘风却说,不过大富豪却不是他的主要手段,他的目的是盐海的富豪,比如像今天这样的。

    曹志华诧异着说他没太明白叶乘风的意思,难道你也想搞一个舞会?

    叶乘风说,“我说的是出席今晚舞会的宾客,所以我需要比四号更纯的货!这样才能卖出更高的价格,做这一行风险太大,所以尽量还是不要太张扬,要做这种上流社会的生意才是上上之选!”

    越听叶乘风分析这些,曹志华就越相信叶乘风的确是要搞这一行的,他分析的有些情况明显比他们这些拆家还要透彻。

    王富春本来还偶尔一句半句的套叶乘风的话呢,现在也总算有些相信了。

    很快车子在郊区一段民房外的公路上停了下来,王富春和曹志华迅速下车。

    叶乘风跟着下车后,见王富春打开了路边一间民宅的门,随即屋内亮起了灯。

    他跟着进去后,发现这和一般的民宅没什么两样,不禁诧异地问,“这就是你们放货的地方?”

    曹志华却笑道,“这只是一个销售点,我们的货藏在更秘密的地方,暂时还不能带你去,今天主要是带你来看货!”

    正说着呢,王富春从里屋拿着一个不大的纸包过来,放在桌上。

    曹志华打开后,从里面又取出一个小纸包,和他给李天峰的一样大小。

    将小纸包打开后,一小撮白色粉状的东西呈现在叶乘风的面前。

    曹志华说,“这一包零售的价格是一千二,不过同样分量的三号只有七百,二号就更便宜了,只要三百,一号我们不搞,那东西不纯,容易出人命!”

    王富春这时拿出一根吸管来递给叶乘风,“叶先生试试?”

    曹志华却说,叶先生自己不抽这玩意,你给叶先生试试吧。

    王富春不禁摇头说,“你俩真傻,这好东西都不知道享受!”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吸管抵着纸包里的白粉,另外一头塞在自己的鼻孔里,用力一洗,顿时所有的白粉都被他吸进去了。

    王富春先是忍俊不禁的打了一个哆嗦,然后咋了咋嘴巴,一副享受的样子,朝叶乘风说,“你自己不吸,怎么验货?要不是我给你拆一包,你试试?一包不会上瘾!”

    叶乘风笑了笑说,还是算了,既然选择合作,我就绝对相信你们,说着又说,“我先要五斤试试!这次回盐海就要带回去,什么价格?”

    曹志华和王富春闻言不禁相视一眼,五斤的四号,可不是十斤的洗衣粉,那可是上千万的。

    王富春说这里没有这么多货,需要的话,要等几天。

    叶乘风说,那等你有货就给我电话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曹志华和王富春同时起身相送,但是当们打开的时候,几个穿着警服的人立刻冲了进来。

    乘着众人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三个人同时被警方押住了,为首一人冷哼一声说,“现在怀疑你们藏毒贩毒!”说着还让人进屋搜。

    很快警察将刚才那一包东西给搜了出来,一打开,为首的警察一笑,“还有什么好说的?”

    叶乘风立刻和那人说,“我是路过的,和我没关系!”

    为首的警官一笑,“编个好点的理由!”说着一挥手,“全部带走!”

    曹志华和王富春至今还没回过神来呢,就已经被押了出去,门口没有警车,一直走了大约十分钟,才看到前面听着几辆警车。

    三个人分别被押上一辆警车,曹志华和王富春都喊着冤枉,叶乘风也跟着喊冤枉。

    等警车开动的时候,为首的警官给叶乘风打开了手铐,“录音呢?”

    叶乘风立刻掏出了手机,给面前的警察放了一下,问面前的警官,“杨副组长?够证据起诉不?”

    来人正是杨帆,他在两个小时前收到叶乘风的短信,说自己发现了毒贩,需要杨帆的帮助。

    杨帆正好不在盐海,在省城的医院给父亲看病呢,他一阵犹豫,和叶乘风说,他不是省城的警察,没有执法权利啊。

    叶乘风直接和杨帆说,这是你立功的机会,有没有权限什么的,和我没关系,你自己看着办吧。

    杨帆犹豫了一下说自己想想办法看,随即想到自己一个战友就在省城的缉毒队,不过很久没联系了。

    联系之后才知道人家都做缉毒队的大队长了,所以立刻将这情况反应了,之后便有了这次行动。

    不过为了防止意外,所以杨帆早就和战友说好了,要联通叶乘风一起抓捕,免得遭曹志华和王富春怀疑。

    杨帆听完了录音后,问一侧的一个警官说,“老钟,你说呢?”

    老钟说,录音里说还有其他地方,我们这次算是打草惊蛇了。

    杨帆也是一阵沉吟,又听老钟和叶乘风说,“看来我得安排你们一次越狱,你要混进他们内部,取得他们新人,争取找到工厂!”

    叶乘风不禁一愕,连声说,“我哪来那么多闲工夫?你这是要我去做卧底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