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逼李天峰害人

    叶乘风此时正和南方在舞池里跳舞,一侧的周安山时不时的搂着舞伴有意无意的靠过来,和叶乘风、南方两人搭讪,有一句每一句的瞎聊。

    叶乘风知道周安山的意思,也看得出周安山对自己的嫉妒远不比李天峰差,他本来完全可以刺激到两人体无完肤,但是毕竟事先说过了,公平竞争。

    其实在叶乘风的心底,所谓的公平竞争,其实对周安山和李天峰来说,起点就已经不公平了,他叶乘风泡妞的时候,李天峰和周安山估计还在学校打游戏机呢。

    而这边的李天峰见叶乘风搂着南方,正跳的起劲,而他只能干看着,立刻问身边的曹志华说,“你不是说有什么办法么,赶紧说!”

    曹志华点上一根烟,轻吐了一口烟云,李天峰见状立刻挪了一张凳子,曹志华一笑,“这真是香烟!”

    李天峰才懒得管曹志华抽的是大大麻,还是香烟呢,又问了一句曹志华有什么办法,没办法就赶紧离自己远点。

    曹志华朝李天峰笑道,“其实很简单,像南方这样的女人,钱已经不可能吸引她了,外貌我看也未必,只有一个东西!”

    李天峰立刻问是什么,赶紧说。

    曹志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半个烟盒大的纸包,递给李天峰,“只有这个东西,才能让南方离不开你!”

    李天峰拿过来打开一看,纸包里是一小撮白色的粉末,他不禁看向曹志华,“春.药?”

    曹志华一笑说,“这年头谁还用那玩意的,这是4号,光是这一点,就上千块了!”

    李天峰闻言脸色大变,手上一哆嗦,手里的白粉差点就洒落了。

    曹志华却一把握住了李天峰的手,“只要让南方沾上了这玩意,而只有你能给她,你说她是不是这辈子都离不开你了?”

    李天峰冷笑一声,“你他妈当我傻呢,如果这样,她的确离不开我了,但是我要一个吸毒的女人做什么?”

    曹志华笑了笑说那是因为你没尝过甜头,你可以先试一试,试过之后你就知道这东西其乐无穷了,而且这么一点也不可能上瘾。

    李天峰直接将白粉包好,塞到曹志华手里,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碰这玩意,你赶紧拿走,人也离我远点,不然我就报警了。

    曹志华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反而朝李天峰一笑,“你现在就报警,我有什么好怕的?”

    李天峰没明白他的意思,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却听曹志华继续笑道,“这个纸包上只有你的指纹,到时候警察查起来,是相信你呢,还是我呢?”

    李天峰闻言冷笑说,你也拿过了,怎么可能只有我的指纹,你他妈唬谁呢?

    曹志华却伸出了手给李天峰看,李天峰看了半天也没看明白,却听曹志华一笑,“我在手指上都沾了胶水,根本不可能留下指纹!”

    李天峰脸色不禁一变,没想到曹志华这么阴险,居然提前做好了准备。

    曹志华这时又将纸包塞到李天峰的手里,“最好按照我说的办,不然我现在就报警,说你藏毒!”

    李天峰立刻又笑了,你这点东西就想陷害我藏毒,未免太天真了吧,这点分量最多也就是关我几天。

    曹志华也笑了,“你开的是蓝色的保时捷吧?车号xxxx,你说警方要是在你车上也能查出来,你会关多久?”

    李天峰顿时脸色都绿了,怔怔地看着曹志华,立刻就要发火拍桌子,“你他妈纯心陷害老子?”

    曹志华却摁住了李天峰,“这里人多,说话小心点,我对你没什么兴趣,只要你按着我说的办,我保证你没事!”

    李天峰脸色又是一动,看着曹志华,“你想害南方?算了,你报警吧,老子不怕!”

    曹志华依然笑着说,“想想你的父母,如果你坐牢了,他们怎么办?如果把我逼急了,你父母的安全我怕都难以保证!”

    李天峰一阵沉默地看着曹志华,这时他额头冷汗都出来了,没想到自己会沾惹上这货。

    曹志华却继续说,“我们要对付的不是你,也不是南方,而是和南方一起跳舞的叶乘风,你想想看,他是你情敌,铲除了他,你就没有最大的障碍了,那个周安山根本不是你的对手!”

    李天峰心中一阵挣扎,这时问曹志华,“你想害叶乘风,还叫我给南方吃这玩意?你当我三岁小孩?”

    曹志华却和李天峰说,“那个只是引你上钩的圈套,其实我是要你让叶乘风吃!”

    李天峰一阵犹豫,“让我考虑一下!”

    曹志华站起身来,拍了拍李天峰的肩膀,“我不着急,着急的应该是你,舞会结束前,如果我看到叶乘风吃了,你和你父母就没事,如果没吃,你自己看着办吧!”

    他说完就走了,刚好和周安山撞了一个满怀,曹志华笑着和周安山一招手,“哟,周公子?”

    周安山闷哼一声,根本不搭理他,直接走向李天峰那,“这货和你说什么呢?”

    李天峰立刻将纸包收好,和周安山说了一句没什么,一抬头见叶乘风和南方也正朝这边走了过来,此时才发现一曲舞曲已经完毕了,舞池里的人都下来了、

    叶乘风和南方走来坐下,见李天峰脸色不对,朝李天峰说,“你脸色怎么这么白?额头还有汗?”

    周安山立刻和叶乘风说,刚才他看见曹志华过来和李天峰说话了,曹志华和那个王公子是朋友,不会是过来威胁李天峰了吧?

    李天峰立刻点头说是,曹志华说我得罪了王公子,让我小心点。

    叶乘风立刻拍了拍李天峰的手说没事,虽然那个王公子不怎么好惹,但是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干什么。

    不过他触及李天峰手的时候,感觉李天峰的手都是冰冷的,看来被曹志华吓的不轻。

    南方在一旁却诧异地问,那个王公子?到底怎么回事?

    周安山立刻就要说昨晚李天峰差点被人陷害抽了大麻的事,李天峰却立刻说没什么,小事而已。

    叶乘风也帮李天峰打起了马虎眼,说是给李天峰打马虎眼,其实也是不像南方担心。

    这时老头老太太也走了过来,问几个人在聊什么,叶乘风立刻说没什么,随即就岔开话题,说老头老太太的舞跳的不错,比他可强多了。

    话题顺利的转移,南方也不关心刚才的事了,而是和老头老太太在聊天。

    李天峰却显得六神无主,眼神游离涣散的到处乱看,好像在找曹志华,看他是不是在盯着自己。

    最后他的目光看到后面一桌,曹志华还真在盯着他们这桌看呢,一看自己看过去,立刻举杯朝他扬了扬。

    李天峰立刻避开曹志华的眼神,右手紧紧地攥着,手心的纸包都要被他的手汗给捂湿了。

    叶乘风注意到李天峰的这个举动,不过也没多想,只是觉得有些奇怪。

    他也不禁顺着李天峰的眼神,朝曹志华那桌看了过去,见曹志华见自己看过去,立刻佯装转过头去。

    叶乘风感觉这件事有些蹊跷,曹志华和李天峰说的话肯定不止李天峰说的这么简单。

    这个时候,南泰打完了电话一路走来,和路边桌上的人打招呼,随即走向叶乘风和南方这桌,坐在南方的对面。

    他坐下后,和老头老太太聊了几句后,倒了一杯红酒,站起身来又走向主席台,朝众人又举杯说,他临时有点事,就先走了,大家尽兴。

    南泰喝了一杯红酒后,下台又和几个宾客握手告辞,随后回到南方这一桌,趴在南方的身后和南方说了几句后,便匆匆的离开了。

    南方这时端起酒杯朝众人道,“我哥临时有点事,这里由我代替他招呼诸位!”说着也敬了大家一杯。

    李天峰坐在叶乘风的一边,每次见叶乘风抬头看向别处,或者是和身边老头老太太说话的时候,就想把那包东西放到叶乘风的酒杯里。

    但是他心中极其的矛盾,一边想着曹志华那些恐吓自己的话,一边又想着自己其实和叶乘风蛮投缘的,不能这样害他,一边还想着,曹志华未必就真敢对付自己的父母,但是又担心万一曹志华真的什么都干的出来呢?

    他一阵纠结,脸色更为难看了,手心的汗就更多了,好在那包白粉的纸比较厚,没有被他的手汗给侵湿到里面。

    李天峰又不敢拿自己和自己父母的生命做赌注,又不想就这么陷害叶乘风。

    正在他左右为难的时候,叶乘风端起酒杯和他面前的酒杯一碰,“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李天峰这才回过神来,连忙说没什么,端起酒杯和叶乘风喝了一杯。

    叶乘风又给李天峰倒满了一杯,这时和李天峰说,“李公子,你说过昨晚之后,我们就是兄弟了,既然是兄弟了,你有什么难处告诉我,我来解决!”

    李天峰看着叶乘风半晌,真想把刚才的事完全告诉叶乘风,但是又不敢说。

    他心下一阵纠结为难,憋的实在难受,脑门的汗又冒出来了。

    叶乘风这时朝李天峰说,“是不是曹志华逼你来害我?”

    李天峰大惊,一句话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