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哄老人开心

    由始至终,南方都没有说什么,叶乘风则时不时地看向她,等老头说了这话后,南方才笑了笑说,其实只是朋友,还没到那一步。

    老太太立刻握着南方的手说,如果只是简单的普通朋友,你也不会专程带来给我和我家老头看了,以前也没见你带过谁来。

    老头见南方脸色泛红,腼腆的不再说话,连忙和老太太说,别说了,南方说是普通朋友就是普通朋友。

    老太太立刻会意,连忙开始拿着叉烧,凤爪往叶乘风面前放,“不说了,小伙子,吃点!”

    不过叶乘风和南方也只是简单的吃了几个叉烧包,南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起身走到一边接电话去了。

    老太太见南方不在了,才问叶乘风和南方认识多久了?

    叶乘风笑着说,其实他和南方认识还没多久,前前后后加起来估计还不到十天。

    老头老太太闻言不禁面面相觑,老太太说,南方这孩子还是第一次带男生来见我们,只是你们才认识不到十天,这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

    老头用力将筷子放在桌上,朝老太太说,草率什么?又不是现在就谈婚论嫁了,你不草率的话,当年怎么才看到我第一眼就认定我了?

    老太太居然脸色一红,连忙朝老头说,当年是谁看上谁,是谁认定谁了,你得把话说清楚。

    老头老太太说着说着话题就不在叶乘风和南方身上了,开始讨论起当年他俩到底是谁先看上谁了。

    南方打完电话回来,一见这情况,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两老人,“什么情况?”

    老太太立刻拉着南方的手说,“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要和死老头离婚,你帮我联系一个律师!”

    老头也不落下风,“要什么狗屁律师,我们一没财产,二没子女,甚至当年结婚连个证都没有,要离一句话就行!”

    叶乘风连忙起身相劝,说老两口这么多年不容易,能相守这么多年就是缘分,哪能为了一点芝麻绿豆大的小事就要离婚啊。

    南方却笑着给二老斟茶,朝叶乘风说,“你别搭理他们,他们从二十多年前就说要离,到现在我也没见他们离了!”

    老头来太太异口同声地说,“这次是真离!”

    南方却又笑了,“你们哪次不是说真离?”

    叶乘风又连忙劝慰了几句,老头老太太都赌气不吭声。

    南方见状只好握着老头老太太的手说,“算了,算了,都是我不好,我就不该带我朋友来,以后我少来就是了!”

    老头老太一听这话,立刻又异口同声说,“那可不行!”

    南方连忙笑道,这不就好了,你看你们这多年的感情,连说的话不用事先交流,都说的一样,还离什么离?

    叶乘风又在一侧打着马虎眼,说奶奶,你看爷爷这把岁数了还这么帅,你就不怕你离了,他立刻就找一个漂亮老太太啊。

    老太太立刻一嘟嘴说,你意思是我老了,丑了,是想让死老头赶紧甩了我?

    叶乘风一愕,连忙解释自己不是这个意思,奶奶你也漂亮,一点都不嫌老,爷爷要是不要你,那绝对是他的损失。

    最后老头老太太都是一笑,老太太握着南方的收,“丫头,这小伙子不错,要是一般年轻人,早就不耐烦了,谁还会劝我们这些老东西啊!”

    老头也说,女人看男人未必准,但是男人看男人,一看就一个准,这个小伙子不错。

    南方心里美滋滋的,不时地看向叶乘风,嘴上却说,他哪好?我怎么就没看出来?他坏的时候你们不知道!

    老头老太太其实也就是越老越小,刚还朝着闹着要离婚呢,现在又嘻嘻笑笑的说到一起去了。

    没聊多久,南方就起身说,她要去上班了,晚上舞会的时候,她再来开车带他们去。

    老头老太太说不用,都在省城,到时候他们做公交车去就是了,你上班忙你的就是,别着急火忙的再从北城往南城赶。

    南方说没事,反正今天公司周年,没什么事情做,主要就是要去看看年会的主板场地什么的。

    叶乘风这时和南方说,你去忙你的,爷爷奶奶就交给我了,我到时候带着他二老去就是了。

    南方想了想说这样也好,那我就把爷爷奶奶交给你了,你可别给我弄丢了。

    叶乘风立刻起身朝南方敬礼道,请领导放心,保证完成任务,惹的爷爷奶奶一阵大笑。

    南方下楼打了一辆车就去了公司,叶乘风则继续留在这陪两个老人吃早茶。

    老太太一直拉着叶乘风问长问短,老头不说话,只是一边吃东西,一边观察叶乘风。

    饭后老头老太太说要回去买衣服,晚上南泰的周年舞会肯定不少社会名流会去,他们可不能给南泰丢脸。

    叶乘风说这件事就包在他身上了,开车带着老头老太太去了新街口,给二老买衣服。

    逛了一个上午,老头老太太也没看上一件,要么就是嫌太贵,要么就是嫌太时尚,他们穿不了。

    叶乘风一个上午就跟在两个老人后面看,也没发表什么意见,见两人没看上什么衣服,而且时间也中午了,就说先去吃饭,饭后再去逛逛。

    吃过饭后,叶乘风直接先带二老去了一家西装店,让服务员给老头弄一套西装。

    老头连忙笑着说,“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穿什么西装啊,这不是让人笑话么?”

    叶乘风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说让他先穿试试看,反正试穿有不要钱。

    等老头穿上西装后,叶乘风这才伸出大拇指,说这衣服就是为爷爷量身定做的。

    老头站在镜子前,左看看又看看,嘴里还是说着自己年纪大了,穿西装不好看,脸色却满是笑容。

    其实上午的时候,叶乘风一直没说话,就是在观察两个老人到底喜欢什么。

    他经过一上午,也看出来了,老头其实每次路过西装店的时候,都要多看几眼,但是始终没说要穿。

    所以叶乘风才料定老头肯定是想买套西装穿穿,这才带着老头过来了。

    叶乘风这时又让服务员给老头挑一件衬衫和领带,在服务员的建议下,选了深色的衬衫和领带,这样显得沉稳。

    老头换上后,又美滋滋的站在镜子前,继续说着不合适之类的话。,

    叶乘风却直接将卡递给服务员,说就这一套了。

    老头连忙要脱下西装衬衫,“我真不要……”

    叶乘风却和老头说,爷爷,你穿西服很帅,这又不是什么t恤牛仔,而且在外国人家老头穿年轻人衣服的多了去了,西装是正装,什么年龄段都合适,这事我做主了,就买这套。

    听叶乘风这么说,老头看向老太太,在他面前转了一个圈说,“老婆子,你说呢?”

    老太太寒碜老头说,你装什么装啊,你不老早就想着有机会在正式场合要穿西服打领带么?

    老头尴尬的一笑,和叶乘风说,那就听你的,就这套了。

    买完西服后,叶乘风又带着老头老太太去了马路对面的一家晚礼服店。

    刚到门口老太太就说,我可不能穿这些衣服,都老皮老肉的了,露背给谁看啊?

    叶乘风笑着说,奶奶,你就放心吧,今天就全权让我做主了,晚礼服也不全是露背的。

    他说着拉着老太太的手就走了进去,刚进门就和服务员说,给我奶奶来一套显得高雅稳重又不是内敛的旗袍来。

    老太太一听这话,瞳孔立刻放大了,心中啊念想,这小伙子是怎么知道自己想穿旗袍的?

    她是不知道,自己上午逛街的时候,看到路过的中年妇女穿着旗袍,都不免要打量几眼,这已经被叶乘风看在眼里了。

    晚礼服店里有比较正统的旗袍,服务员立刻给老太太挑了一条深紫暗花的旗袍。

    刚拿出来,老太太立刻就说太花了,她穿不了。

    叶乘风立刻和老太太说,穿都没穿,怎么知道穿不了。

    服务员也在一旁说,奶奶,这种旗袍就是中老年人穿的,虽然有花,但都是暗的,不太明显,这样才显得端庄大方,又不失高雅内敛。

    老太太还是有些牛别,老头直接和老太太说,你也别装,想了一辈子旗袍了,现在带你来了,还矜持上了?

    叶乘风连忙让服务员带着老太太去换衣服,没一会功夫老太太穿着旗袍出来了,一边走着,一边想找东西盖住自己露在外面的小腿。

    老头见状不禁哈哈一笑,服务员在一旁说,其实这已经很低了,不用这档,***皮肤还算很紧绷的。

    叶乘风也朝老太太伸出了大拇指说,奶奶,要不是认识你,我还以为是阮玲玉在世呢。

    老太太扑哧一声笑出来呢,还阮玲玉,老玲玉还差不多。

    叶乘风又让服务员给老太太配上一双皮鞋,不要太高跟的。

    等一套办齐了,这时老头的手机响了起来,拿着手机放得好远看着屏幕,这才接通了,“南方啊……哦,我们吃过了,现在正帮你奶奶买衣服呢……都是叶乘风这小伙子给挑的……嗯,嗯,你放心……”

    老头挂了电话,和叶乘风说,“南方刚来电话了,问你电话怎么关机了?”

    叶乘风拿出手机一看,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立刻问老头南方说了什么事没?

    老头笑着说,没事,估计是不放心你,怕你沾花惹草的。

    老太太换上皮鞋,朝老头一笑,有我们看着都不放心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