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全球首富

    虚惊一场,李天峰和周安山都沉浸了下来,他们都在想着刚才叶乘风一个人对那么多人的把他们救下来的事,都不免心生感激。

    李天峰看了看时间,和叶乘风以及周安山说,反正这么晚了,不如去郊区他收集车子的厂房看看,他也收藏了一些好酒呢。

    叶乘风表示无所谓,周安山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回应,而是朝叶乘风说,“你身手不错啊,以前当兵的?”

    李天峰也一边开车一边和叶乘风说,“叶乘风,今天我是你救了,以后你就是我李天峰的兄弟了!”

    叶乘风不免无奈地一笑,为什么每次别人看自己打架,都觉得自己是当兵的出身?

    现在一想,可能和教他身手的刘大爷有关,刘大爷以前就是当兵的出身,见叶乘风身手敏捷,就教了叶乘风几招。

    但是刘大爷没想到叶乘风悟性很高,把他教的全学上了不说,还当着刘大爷的面说,某某招是虚招,只有能打倒对手的才是实招。

    自从刘大爷去世后,叶乘风也很少想起他来了,估计刘大爷知道自己用他教的身手整天打架,九泉之下也不想见自己吧。

    叶乘风正想着呢,悍马车已经停了下来,借着车灯的照耀,叶乘风看到面前是一个废弃的工厂大棚。

    李天峰一边下车,掏出大门钥匙,一边和叶乘风、周安山介绍说这以前是省里一家国企制衣厂,后来废弃了就被他们家买了,但一直没用到,所以就被他拿来放车了。

    大门打开后,李天峰走进去,没一会厂房里所有的灯都打开了,万如白昼,他转身和叶乘风、周安山说,“进来吧!”

    叶乘风和周安山都傻眼了,这偌大的车间里,整齐的放着上百辆的车子。

    而且李天峰这货喜欢的车子还特别杂,什么车型都有,有轿车小跑,居然还有大巴公车。

    两人进门后,李天峰将大门拉上,和两人介绍,说他花了七八年时间才收集这么多车子,而且现在这里已经放不下了,正想着在旁边再盖一个类似的厂房呢。

    正说着呢,李天峰带着两人到了一辆白色的房车前,说这就是他最近才买的房车,而且现在每次来这里,都住在这辆车上,环境不错。

    他说着打开车门,上面居然就和一个一居室的豪华宾馆一样,卧室厨房的什么都有。

    李天峰走到冰柜那里拿出一瓶红酒来,又摆上三个杯子倒上酒,和两人说,今晚就屈就一晚吧!

    周安山端着酒杯,又转头看向车外,这时李天峰按了一下按钮,房车的一面突然启动,完全打开了。

    叶乘风看的啧啧称奇,喝了一口红酒,这时在汽车的角落里居然还看到了几辆两轮的摩托车。

    他不禁端着酒杯下车,朝着那边走去,“你还喜欢收集摩托车?”

    李天峰和叶乘风说,这是他开始的时候收集的,那会年轻气盛,受了刘德华的电影影响,觉得骑摩托的男人才叫男人,所以就收集了好几辆摩托。

    叶乘风走到摩托车前,大致看了一下,不禁唏嘘,这些摩托居然都是世界名牌,什么凯旋,雅马哈,铃木、本田,宝马,哈雷……所有出名的牌子都有一辆。

    他看了一圈,见这些车居然还都很新,基本没有开过,最后走到一辆哈雷车前,这辆车他在尼古拉斯凯奇的电影《恶灵骑士》中见过,真车还是第一次看到。

    李天峰这时端着酒杯走了过来,和叶乘风介绍说,这是夜行火车,他当时买来骑过一次,差点摔死了,就再也没敢碰了。

    说着还指了指油箱的一处,说这里的油漆是发回原厂重新喷刷过又发回来的,而且引擎也改装过,开起来后劲知足。

    还说他曾经看过一个外国的牛人视频,就是开着这辆车,爬上了近乎九十度的坡。

    叶乘风频频点头,自己之前那辆哈雷和这辆夜行火车比起来,直接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完全不在一个等级。

    这车型,这喷漆,这颜色完全就是叶乘风喜欢的那种类型,他伸手抚摸了一下哈雷,就好像在床上抚摸美女一样。

    李天峰看在眼里,这时和叶乘风说,“要不要试试?”

    叶乘风立刻点头,这种车看看当然不会感觉到什么,还是要骑上去才知道好坏。

    李天峰说就怕你驾驭不了,这车的劲头太足了,上了路就怕f4赛车都未必跑的过他。

    叶乘风已经跨上夜行火车了,钥匙就在车上,他一拧钥匙,稍微一带油门,车子立刻发出一阵雷天的轰鸣之声。

    光是听引擎声音,叶乘风就知道这车的性能绝对是摩托里数一数二的。

    这时见李天峰和周安山都让开了,李天峰还去把大门给打开了。

    叶乘风立刻一拧油门,离合一松,夜行火车就和飓风一样卷过,眨眼间就冲去了厂房。

    周安山这时问李天峰,“你收了这么多车,花了多少钱?”

    李天峰笑着说,钱不是问题,而且他又不是收集古董车的,价格有限。

    虽然李天峰没说,但是周安山自己估算了一下,这一厂房的车,怎么也有几千万,甚至近亿。

    他心中不禁嘟囔一声,这么多钱都买了车,纯粹有病,不过他没说出来。

    很快又是一阵轰鸣声传来,夜行火车已经转眼就到了两人面前,叶乘风一勒刹车,立刻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车子虽然刹住了,但还是侧着车身滑行了一段路程,最后停在两人面前。

    周安山吓的退后几部,李天峰直接愣在当场了,直到叶乘风笑着说,这车不错,他才回过神来。

    等叶乘风下车后,李天峰将酒杯递过去,“你要是喜欢,这辆夜行火车送你了!”

    叶乘风喝了一杯酒和李天峰说,“君子不夺人所好!”

    李天峰却说,他现在对摩托已经没什么兴趣了,今天也是难得见到叶乘风对摩托很有研究,而且完全能驾驭这么野的车,就当是送朋友了,反正放在车库也是放着。

    叶乘风又推辞几句后也就却之不恭地和李天峰道了一声谢,骑了一趟夜行火车,又纳为己有了,叶乘风心情开始不错了,频频和李天峰、周安山碰杯。

    很快李天峰和周安山喝的有点高了,就开始和叶乘风天南海北的吹了。

    听他们这些醉话后,叶乘风这才知道,周安山是家里的独自,不过还有两个姐姐,而李天峰就是标准的独生子女了,家里男女就他一个,所以他要收集这些车,他老子也不好说什么。

    李天峰又问叶乘风在盐海到底是干什么的,叶乘风就和他俩一阵胡侃,最后又说到海滨的烂尾楼事情,李天峰直接和叶乘风说,一千万明天就到账,东城创建的股东他是坐定了。

    周安山借着酒醉,也说他明天也给钱,随后又问叶乘风,“叶乘风,你和我说实话,你和南方什么关系?她一般可不会帮人干这种事!”

    叶乘风还没开口呢,周安山又说,“你可别诓我们,我一眼就能看出你说的是不是真话!”

    李天峰喝的也不少,和叶乘风说,“就算你喜欢南方,大方说出来也没什么,经过今晚,咱们仨就算是朋友了,公平相争嘛!”

    叶乘风喝了一口酒,“我的确是喜欢南方,从见她第一眼就被她吸引了!”

    周安山一笑,“南方这样的美女,这样的家世,不喜欢的是傻子!”

    叶乘风不禁眉头一皱,“南方是什么家世?她不是南泰的……”

    说到这里,叶乘风心下一动,南方?南泰?这两者什么关系?

    李天峰这时看着叶乘风说,“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南方就是南泰集团总裁南泰的亲妹妹!”

    叶乘风因为已经想到了,这时再听李天峰这么说,心情已经没有那么意外了。

    周安山这时又喝了一大口酒,站起身来,身子有些晃悠地说,“我可和你们说明了,我可是从小学就开始喜欢南方了,你们谁也别和我抢!”

    李天峰冷笑一声,“男女的感情和认识的时间长短有毛线关系,关键是看南方怎么看!”

    叶乘风喝了一杯酒,什么也没有说。

    李天峰接着又说,“而且我刚才不是说了,今晚之后,咱仨就是兄弟,是朋友了,不能为了女人坏了感情!公平竞争!”

    周安山立刻说公平竞争就公平竞争,他也不怕谁,还让李天峰到时候输了,别耍赖就行。

    两人说着都倒下不起了,叶乘风只好放下酒杯,把两人一个个的搬上了房车卧室里的床上,自己则在外面沙发上睡了一夜。

    这一夜,叶乘风又基本没睡,满脑子想的都是南方,本来就觉得南方可能不简单,现在更是全省首富南泰的妹妹,而自己呢?

    想到这里,叶乘风一叹,不过又想到南方之前送给自己的领带,以及留言的纸条,暗想看来南方是在激励自己。

    这时他坐起身来,麻痹的,不就是全省首富么,哥还这么年轻,哥的目标是全国……不,全球首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