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掺了东西

    周安山带着李天峰和叶乘风去了一家叫罗森堡的酒吧,听周安山说罗森堡是1912里做清吧做的比较好的。

    叶乘风以前也经常流连酒吧,知道酒吧分成清吧和嗨吧两种,嗨吧里比较吵,也比较乱,去的人比较龙蛇混杂。

    而清吧一般情况都比较安静,去的人基本只是找个安静的场所喝喝酒,放松一下自己。

    当然了,这也不是就说清吧比嗨吧高雅,其实清吧里也有不少红尘高手,社会混子喜欢在这里装逼泡妞。

    叶乘风想起自己早期年少的时候,也喜欢混嗨吧,去那的女人比较放得开,随便上去两三句话就能带走开房。

    不过虽然嗨吧的女人好勾搭,但是品质却不是很高,后来叶乘风便开始流连清吧,这里的女人素质明显要比嗨吧的高一个档次。

    周安山进门后就直接去了一个包间,和李天峰、叶乘风吹嘘,这个包间是他御用的,每次来他走在这个包间。

    李天峰却说,来酒吧还去包间,纯粹是有病,不过他也只是低声和叶乘风说的,周安山没听清楚。

    等叶乘风和李天峰跟着周安山到了一个包间门口的时候,包间门打开了,里面早就坐满了男男女女。

    周安山脸色一动,立刻和叶乘风以及李天峰笑着说记错了,不是这个包间,说着去了另外一个包间。

    可惜另外那个包间里面也满是客人,周安山的脸瞬间的绿了,一脸的尴尬,就差把这两字刻在脸上了。

    这时罗森堡的经理过来了,看到周安山立刻和他打招呼,“周公子,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坐坐了?”

    周安山立刻把经理拉到一边,低声问自己的包间怎么被人给占了?

    经理连忙和周安山笑着解释说,你也很久不来了,而且占着那个包间的是曹氏集团的曹公子,他也没有办法。

    正说着话呢,包间门这时打开了,一个青年拿着手机走了出来,一边出门一边说,“我就在包间门口呢,直接过来吧!”

    说着青年挂了电话,一转头看到周安山和经理,立刻一笑,“哟,这不是周公子么?咱多久没见了?”

    周安山一脸的难看,连忙尴尬的一笑,“也没多久,曹公子怎么有空来罗森堡玩了?”

    曹公子笑着看了一眼李天峰和叶乘风,这才掏出一根软中来点上道,“其他酒吧都玩腻了,没什么意思,听说这不错,就带朋友来坐坐,怎么?曹公子还没找到包间吧?我们里面还有位置,不如一起?”

    周安山连声说不用了,自己这边还有朋友,就不打搅了。

    曹公子连声说没关系,反正都是出来玩的,多几个人反而开心点。

    周安山再三推辞,叶乘风也看出来他是真心不想和这个曹公子一起。

    不过李天峰这时却说,“是啊,周公子,反正我们这也就三个人,就和曹公子一起吧,我们不介意!”

    周安山立刻白了李天峰一眼,不过见李天峰已经不客气的走了进去,刚进门就和在座的美女们招手打招呼。

    曹公子更是笑着拉叶乘风进了包间,周安山无法,只好跟了进去。

    很快曹公子的一个朋友也来了,刚进门就注意到了周安山立刻笑道,“哟,周公子也在?”

    周安山见状脸色又是一变,叶乘风感觉周安山好像很怕看到曹公子和曹公子的这个朋友。

    曹公子连忙给朋友递了一根软中,朋友伸手挡住了,掏出一包骆驼来,朝曹公子一笑,“我现在只抽这个!”

    叶乘风见状眉头不禁一皱,这骆驼香烟是外国烟,口感是不错,但是价格也不算高档,也就二三十一包。

    从曹公子朋友手腕上无意中露出的那支百达翡丽的手表,就知道他绝对不应该是这个消费档次的。

    曹公子见那盒烟后,朝朋友一笑,说给我也来一支,两人点上香烟后,立刻开始吞云吐雾了起来。

    周安山没有说话,一直朝叶乘风和李天峰使眼色,意思是说找个借口闪人。

    李天峰视若罔闻地自己点上一根烟,和周边的美女正搭讪呢,而叶乘风虽然没和美女搭讪,眼睛却一定盯着曹公子和他朋友。

    曹公子和他朋友也注意到了叶乘风正在看着自己,他朋友立刻也掏出一根烟扔给叶乘风,“尝尝?”

    叶乘风虽然接住了香烟,但却说不会抽烟,将烟放在茶几上,李天峰连忙掐灭自己的香烟,拿了过去,“什么烟这么好,我来尝尝!”

    曹公子和他朋友一笑,也没说什么,叶乘风却一把拦住了李天峰的手说,这种烟不适合李天峰。

    李天峰诧异地看着叶乘风,曹公子和他朋友脸色一动,不禁多看了叶乘风几眼。

    曹公子这时和李天峰一笑说,“只要抽烟的,哪有适合不适合的,你尽管抽抽看,说不定会爱不释手呢!”

    李天峰拿起香烟,先放在鼻子间闻了闻,点了点头说闻着的确挺香的。

    周安山一声冷笑,也不说话地看着李天峰,好像就等着他点上一样。

    叶乘风这时端起了酒,和曹公子以及他朋友说,初次见面,这杯酒先干为敬了。

    他说着站起身来,但是却一个不稳,将酒水洒在了李天峰拿烟的手上,哪支骆驼烟立刻被浸湿了。

    叶乘风连声说抱歉,拿起面纸帮李天峰擦手,还顺手将他的香烟扔进了垃圾桶。

    曹公子和他朋友对视了一眼,他朋友这时朝叶乘风说,“朋友,你也是行家?”

    叶乘风眉头一皱,表示不解地说,“什么行家?喝酒么?那是不是行家要喝了才知道,来……”

    他说着又斟满一杯酒,朝曹公子的朋友说,“我先敬你一杯,不知道怎么称呼!”

    曹公子的朋友说他姓王,说着也端着酒杯喝了一口,便放下了,朝着曹公子使了一个眼色。

    曹公子似乎会意了,立刻朝一侧没说话的周安山说,“周公子,最近在忙什么呢,怎么好久不见你人了?”

    周安山笑了笑说,整天无所事事闲玩而已,说着看了看时间,起身和叶乘风以及李天峰说,“我们不是还约了朋友要谈事么,时间也差不多了,走吧!”

    李天峰刚要说话,叶乘风用脚踢了他的脚一下,李天峰眉头一动,看了一眼叶乘风。

    叶乘风立刻和周安山说,是啊,朋友也快到了,还是先走吧,说着又端起酒杯和曹公子说,先干为敬,下次再喝。

    等他喝完一杯后,立刻拉着李天峰就往门口走,周安山也笑着过去和曹公子以及王公子握手说先走了。

    不想曹公子这时却朝叶乘风那边说,“等等!”

    叶乘风和李天峰站在脚步,叶乘风转身看向曹公子,。

    曹公子此时朝叶乘风走来,打量了叶乘风一番后,这才说朋友怎么称呼?好像很面生,不是本地人吧?

    李天峰刚要说话,叶乘风却说,“我叫赵海山,祖籍是山东的,这两年才搬江东省城来!”

    曹公子闻言点了点头,和叶乘风握手说,“今天招待不周,有机会再喝!”

    叶乘风笑着说好,便和曹公子握手告辞,出门后李天峰问叶乘风,“你刚才踢我做什么?”

    叶乘风冷笑一声说,“你要是抽了那根烟,你就和曹公子以及那个王公子从此牵扯不轻了!”

    李天峰满脸诧异地表示不解,叶乘风低声在他耳边说,“那香烟里掺了东西!”

    李天峰似乎还是不太明白,周安山在一旁没声好气地说,“掺了大麻,知道了么?”

    他说着朝叶乘风说,“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叶乘风笑了笑说是直觉,李天峰却是一脸惊悚之状,“大麻?”

    周安山立刻嘘声道,“我擦,你生怕他们听不到?先走人再说!”

    说着三人就出了罗森堡,出门后周安山才嘘了一口气,“麻痹的,曹志华现在怎么混到罗森堡了?”

    叶乘风问周安山,“你和这个曹公子很熟?”

    周安山立刻说不熟,以前自己一个女朋友就是被他用大麻给坑了,他也没多说,立刻又找了一家a8酒吧,三人进去后也不要包间了,就坐在吧台附近的位置点了几瓶酒。

    叶乘风和周安山说,“这种东西不能碰,碰了就一辈子的事……”

    他话还没说完呢,身后一个人走来,拍了拍叶乘风的肩膀,“你是赵海山么?”

    叶乘风眉头一皱,说是,怎么了,手下已经准备好动手了,自己用的赵海山的假名字,只是对曹公子说过。

    他话音刚落,对方拿起酒瓶就朝他脑袋上砸了过去,叶乘风早有准备,没等对方出手呢,立刻用脚踹开面前的凳子,撞在那人的腿上。

    那人腿上吃疼,一个踉跄不稳,向前搡来,叶乘风立刻一把抓住了他的头发,拿起一个酒瓶对着他的脑袋就砸了下去。

    李天峰和周安山都是一愣,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呢,这时酒吧的门口又走进来十几个大汉,朝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那群人一见先前那人被叶乘风砸倒在地,立刻一个个抽出了砍刀,朝着这边就冲了过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