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啃老的富二代

    三个小时候,手术室的灯熄灭了,鄢晚畴被推了出来,鄢太太立刻上前问医生手术的情况。

    医生和鄢太太说,“请放心,手术一切顺利,现在病人麻醉效果还没有过,等药效过了就会醒了!”

    说着还要鄢太太和他去一趟办公室,说说鄢晚畴在恢复阶段需要注意的情况。

    叶乘风则陪着鄢晚畴去了病房,等鄢晚畴被抬上病床后,护士们才出了病房。

    他坐在床边看着床上的鄢晚畴,手里捏着那份新东城创建的资料,和鄢晚畴说了一声谢谢。

    等鄢太太回来后,叶乘风才起身和鄢太太告辞,说还有点事要处理,而且自己在省城可能还要有几天,明天再来看鄢总。

    离开医院后,叶乘风想给南方打电话,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南方的号码。

    正郁闷着呢,南方的电话就来了,和叶乘风说,她今天提前一个小时下班,问叶乘风有没有时间。

    叶乘风笑了,他能有什么事要忙,什么都没有,有的就是时间了。

    南方说那就在新街口的长春藤见吧,现在她正和一个同事过去呢。

    叶乘风应了一声,南方就挂了电话,叶乘风这才回过神来,等等,同事?还有同事跟着的么?

    不过叶乘风也没多想,立刻到医院门口打了一辆车,半个小时后,车子到了新街口长春藤。

    到了地方叶乘风才知道,这长春藤是一家西餐厅,看样子装修的挺豪华的。

    叶乘风走到门口的时候,门卫却拦住了叶乘风,“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只接待正装男士!”

    叶乘风满脸诧异地看着门卫,“什么意思?”

    门卫指着一下刚刚进门的一个男士,和叶乘风说,“领带是最基本的!”

    叶乘风一头黑线,这他妈是什么西餐厅,还必须要打领带才能进去?

    他立刻和门卫说,“我来的太急了,忘记带了,能不能通融一下?”

    门卫没有说话,叶乘风连忙塞过去一百块钱,门卫连手都没伸。

    叶乘风只好离开,去隔壁的商场随便花了五十块钱买了一条山寨金利来的领带,又回到了长春藤门口。

    他挡着门卫的面,将领导套在脖子上,朝门卫说,“现在可以了么?”

    门卫这才看了一眼叶乘风,这叶乘风上身明明穿的就是长袖圆领的t恤,现在直接套上了一条领带,显得格外的别扭。

    不过经理只吩咐过他说,如果客人问,就说领带是基本穿着,但是从来没特别说过一定要衬衫才能打领带。

    关键是他也没遇过穿着圆领t恤打领带的客人,一时诧异地看着叶乘风,不知道该不该让叶乘风进去。

    叶乘风也懒得鸟他,直接就走了进去,刚进门就接到了南方的电话,问他到了没有。

    他说早到了,但是门口的人说不打领带不让进,所以自己又去买了一条领带。

    南方在电话里说,“我上次不是送了你一条么?”

    叶乘风笑着说,来省城太急,忘记带来了。

    本来他还想说那是你送的礼物,自己也不舍得为了吃一顿饭就系上啊。

    南方说自己在三楼,让叶乘风上来再说。

    叶乘风挂了电话,坐着电梯上了三楼,在门口看了一圈,也没看到南方的人。

    这时服务员过来问叶乘风是不是需要帮忙,叶乘风说找人,姓南的。

    服务员说着一声请跟我来,领着叶乘风走到最里面的一张位置,叶乘风这才看到南方正坐在这里。

    南方还是下午看到时穿的那一身衣服,不过挽起的头发已经放下了,而且没有带眼镜。

    而除了南方之外,还有三个人,两男一女,女的穿着也很时髦,一双假睫毛都能做雨刷了,正忽闪着带着美瞳的眼珠子看着叶乘风。

    另外两个男人也都年纪不大,一个身材魁梧高大,大奔头梳理的整整齐齐,倒是有几分周润发年轻时候的风范。

    还有一个身材不算高大,但是长相也很英俊,一头的寸发显得格外的精神,两人却都是穿戴着整齐的西装。

    四个人见叶乘风站在一侧,那圆领t恤外还套着一条起毛的,一看就是地摊货的山寨金利来,那滑稽的样子,引得两男人鄙夷的一笑。

    南方不禁也是一头黑线,她身边的女人却朝南方说,“南方,你朋友蛮有趣的嘛!”

    南方起身连忙给叶乘风和在座三人介绍,这女人是南方的闺蜜叫岑书晨,山寨周润发叫周安山,寸发男人叫李天峰。

    叶乘风和三人都一笑点头,两男人只是鄙夷的一笑,都没起身,只有岑书晨起身朝叶乘风笑着说了一声你好。

    南方让叶乘风坐下后,问叶乘风吃点什么,叶乘风说随便。

    岑书晨却笑着说这里没有随便,南方拿着餐单给叶乘风点了一份牛排,问叶乘风有没有意见。

    叶乘风摇了摇头,其实他吃过西餐,不过不习惯用刀叉,所以很少吃。

    他也知道南方肯定是怕自己不会点餐,所以帮自己点了一份,免得自己出糗。

    点晚餐后,周安山和南方说,他和朋友约好了周末一起去香港玩,问南方有没有时间。

    南方说最近在忙海滨的烂尾楼案子,可能没什么时间,而且香港她去过很多次了,感觉没什么意思。

    周安山立刻又说,不如去瑞士滑雪,现在这个天气刚刚好,正好他下个月要去瑞士一趟。

    南方说她对滑雪没有兴趣,而且今年内估计都没什么时间出去旅游。

    李天峰得意地看了周安山一眼后,朝南方说,你不是说最大的冤枉就是游遍全国么?

    最近他买了一辆房车,正准备游遍全国呢,等明年南方忙完了,可以相约一起去。

    南方说明年的事请明年再说吧,今年的事情还没忙完呢。

    叶乘风一直没有说话的坐着,听着几个人的对话,这时他也看出来了,这个周安山和李天峰两人好像都在讨好南方呢。

    而且看两人这一身穿戴好像都不是什么普通人,动则就去香港旅游,瑞士滑雪的,那房车好像也不便宜。

    光是两人手腕上带着的手表,好像都值一辆车的钱,但是南方似乎对两人根本不感兴趣。

    让叶乘风奇怪的是,既然南方对这两人不感兴趣,为什么还要约他们出来吃饭,这不是自己找别扭么?

    这时服务员端着几人点的菜上来了,南方和叶乘风说,如果不喜欢吃,就少吃点,一会再去吃中餐。

    叶乘风心中一动,南方何时对自己开始这么关心了?

    周安山和李天峰同时看了一眼叶乘风,眼神都是一凛。

    李天峰问叶乘风说,“叶先生,如果你不习惯吃西餐,可以和服务员要一双筷子,这一桌都是南方的朋友,没人会笑你的!”

    周安山也笑着说,“如果你不喜欢吃牛排,可以让做一份美式炒面,和中餐很像,拿着叉子挑着吃就行!”

    叶乘风知道这两人的意思,是故意寻自己开心,以显得他们自己经常出入这种场合呢。

    想到这里,他又看了一眼南方,见南方什么也没有说,他似乎感觉到南方叫自己来的目的,好像不是吃饭这么简单啊。

    难道是故意叫这两人来羞辱自己?还是其他什么目的?

    想到这里,叶乘风朝两人一笑,“不用了,就这么凑合吃吧!”

    他说着拿起刀叉,开始切着牛肉,周安山和李天峰都看着叶乘风的盘子,好像在期待叶乘风用刀叉时出糗的样子。

    不过叶乘风那手法之娴熟,简直就不像是少来西餐厅的人。

    两人不禁都失望的微叹一声,不过一想现在的时代和以前不一样了,有很多廉价的西餐厅都可以吃到牛排,也许叶乘风就是经常关顾廉价西餐厅,所以才会如此。

    南方也不禁看了一眼叶乘风,她似乎也没料到叶乘风会用刀叉,不过脸上却没有丝毫的表情。

    半个小时后,五人都吃完了,周安山朝着服务员打了一个响指,“把我存在这的82拉菲拿出来开了!”

    服务员拿着半瓶红酒走了过来,给众人都斟了小半杯,周安山拿着杯子慢慢的晃着,眼神却看向了叶乘风。

    周安山和叶乘风说,“对了,叶先生,你父亲是做什么的?”

    叶乘风没太明白他什么意思,抬头看着他,“你父亲又是做什么的?”

    周安山得意地一笑,“我父亲是周朝宏!你说是做什么的?”

    叶乘风眉头一皱,“周朝宏是做什么的?”

    周安山脸色顿时一沉,岑书晨笑着说,“你连周朝宏都不认识?你没吃过周师傅么?”

    叶乘风恍然道,“原来超市里卖的特别贵的那些散袋零食,就是你爸做的?”

    周安山鄙夷的一笑,那样子好像在说,现在你知道了吧?

    叶乘风又问李天峰,“那李先生的父亲呢?”

    李天峰倒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我爸是李麦琅!”

    岑书晨怕叶乘风不认识,提醒了一句,“佳佳橱柜!”

    周安山又问了一句,“你父亲呢?”

    叶乘风笑了笑,说,“我没有父亲!”

    周安山依然一脸的鄙夷,李天峰似笑非笑地端着红酒喝着。

    叶乘风这时问了一句,“那你们自己是做什么的?啃老的富二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