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别亦难

    叶乘风回头看了一眼南方,这一刻他能感觉到南方对自己的感情,谈不上喜欢,但是绝对不会讨厌。

    不过他也清楚南方,她作为高高在上的女人,一直以来都是男人主动追求者不乏,而且追求她的肯定也都是成功人士,不是什么风流巨子,就是商场大亨,最次的估计都是富二代、官二代之类的。

    和那些男人相比,叶乘风觉得自己,连成功二字都配不上,不过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南方绝对不是那种嫌贫爱富的女人。

    但是叶乘风也不清楚,自己对南方的感觉是什么,是爱上她了,还是只是因为南方长的漂亮,而且又是冰美人,自己想要尝试满足自己那种征服的**。

    叶乘风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感觉,他只是觉得南方很特别,那种特别让他很想亲近。

    而南方对自己的感觉,叶乘风也知道,绝对不是那种简单的喜欢,肯定也夹杂这一些负责感情在里面。

    不过他更加清楚的是,南方这种女人,和自己的交集,也许仅限于此,就算进一步,充其量也就是发展出一.夜.情,之后还是不免分开。

    如果想要抱的南方归,让她真正的成为自己的女人,叶乘风必须要在事业上有所成就,虽然南方可能不在意这些,但是至少在叶乘风看来,那样比较合适。

    所以叶乘风看见南方楚楚可怜,受到惊吓时的小鸟依人样,很想立刻将她拥入怀中,好好疼爱怜惜一番,但是他还是强忍住了。

    叶乘风把阿龙和驾驶员拖下车后,启动车子开回招待所,路上什么也没有说,感觉有些尴尬的时候,打开车上的电台。

    电台里正好在放徐小凤的《别亦难》,“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 蜡炬成灰泪始干,泪始干。啊……相见难!啊……别亦难……”

    叶乘风听着这歌,感觉自己的鼻子酸酸的,这不就是唱的自己和南方么?明天南方就要走了,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

    而此时的南方早已经是热泪盈眶了,她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还对自己说,你和叶乘风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既然勉强在一起了,不免还是要分别,为什么一定要强求在一起?

    没有在一起,离别的时候都如此伤感了,如果在一起了再分别,到时候对彼此的伤害不是更大?

    南方悄悄拿出一张面纸擦了擦眼角的泪珠,又恢复了冷淡之状,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淡淡地看着窗外。

    很快车子开回了招待所,这一次叶乘风直接先开去停车场,然后和南方一起下车,和她一起进电梯。

    到了六楼后,叶乘风一直跟在南方的身后,到了南方的房间门口后,看着她打开了房门,走进去转身和自己说晚安。

    叶乘风朝南方一笑,说晚安,看着南方关上房门那一霎,不禁暗骂自己,你他妈装什么正人君子,装什么柳下惠?

    只要你现在再进一步,想要在南方的房间里过夜,绝对不是什么难事,这个时候南方的心一定比自己更乱,这个时候要成其好事,绝对是最佳时机。

    一旦等南方恢复了冷静,这种女神级别的美女,那就真成为你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了。

    叶乘风想着伸出了手,想要在南方关上房门的一霎挡住门,不像南方还没有关上,又打开了。

    他不禁愕然地看着南方,“还有事么?”

    心里还在想着,如果南方邀请自己进去坐坐,自己是不是要装逼一下说这么晚了,不太方便吧?

    不想南方这时问叶乘风说,“你买给我的那双鞋扔了么?”

    叶乘风不想南方这个时候问的居然是这个问题,愕然地看着南方,随即立刻说,“没有,没有……你等着……”

    他说着立刻去打开自己的房门,找到了那双fendi的鞋子,拿到南方的门口,递给南方,“还在!”

    南方拿过鞋子看了一眼后,和叶乘风淡淡地说,“谢谢,我很喜欢!”

    叶乘风朝南方一笑,暗道,这是什么意思?是喜欢鞋子,还是喜欢哥?是在暗示我进去么?

    他正想着呢,南方看了他一眼,又淡淡地说了一句,“晚安!”便关上了房门。

    叶乘风站在门口,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麻痹的,叫你装逼,人家给你机会,你都不会把握。

    想着叶乘风还是回了自己的房间,不过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想着是不是找个借口去敲南方的房门。

    但是最终他还是没有去,他突然意识到,南方和自己要回那双那双鞋子,可能不是要和自己有什么。

    而是知道以后和自己不会有什么交集了,所以把鞋子要回去,留一个念想。

    想到这里,叶乘风松了一口气,“算了,麻痹的,不就是一个美女么,老子女人还少么?差这一个怎么了?”

    不过这一夜还是没法睡着,等他有了睡意的时候已经是六点多了。

    叶乘风干脆不睡了,起床漱洗了一下,穿上了那套阿玛尼的西服,好好的梳理了一下头发,刮了一下胡子。

    今天一早南方就要走,既然一时得不到,那就在临别的时候,给她留下一个好印象,至少短时间内,自己在她心中的影子不会消失。

    叶乘风第一次如此注重自己的外表,收拾了一个多小时,已经是将近八点了。

    等他出门去敲南方房门的时候,敲了半天也没人应,正好有招待所的服务员路过,告诉叶乘风,“先生,这间房间的女士一早已经退房了!”

    叶乘风骂了一句我去,没想到南方这么早就退房,早知道这样,自己还打扮什么,说不定那会出门,南方还在房间呢。

    他想着立刻下了楼,开着沈燕虹的宝马,一路往医院开去,这个时候正好是上班高峰期,路上的车很多,叶乘风一路飙车往前赶,连闯了三个红灯,终于到了医院。

    进医院大门的时候,正好一辆救护车在往外开,叶乘风只好停了一下,让救护车先出门,等救护车开出医院大门,才开车进去。

    他直接把车停在医院住院部的楼下,不顾医院的管理人员说这里不能停车,立刻跑上了楼。

    刚到鄢晚畴的病房,就见护士正在里面收拾东西,问护士,护士说,“病人已经转去省城医院了,刚才还没一刻钟呢!”

    叶乘风心下一凛,立刻想到了刚才来医院时,在大门口遇到的那辆救护车,暗骂自己怎么这么傻,肯定就是那辆车了。

    等他要追出去的时候,护士却叫住了叶乘风,“对了,有一位小姐,叫我把这个送给你!”

    说着拿着一个礼盒放到叶乘风面前,打开一看,居然是一条阿玛尼的领带。

    礼盒里还有一张卡片,上面写着,“不知送你什么好,那天看到你穿西服了,想到你没系领带,所以给你买了一条领带,希望你喜欢!再见!”

    叶乘风一边看着卡片,一边下了楼,等到楼下,立刻将礼物放到车前,迅速的开车离开了医院,往省道上开。

    不想前面却突然堵车,他狂按着喇叭,但是前面的车依然不动,他从窗口探出脑袋来,看向前面,听路边有人说,前面出车祸了。

    叶乘风想要倒车回去,从另外一条路走的时候,发现后面的车也堵了上来,现在他前后都无法走了。

    最终叶乘风一拳捶在方向盘上,骂了一句我草。

    这时一辆车从一侧开了上来,一个中年人也在探头探脑的看着前面的情况,还看了一眼叶乘风这边,“师傅,前面怎么了?”

    叶乘风没搭理他,直接将窗户关上,不过在窗户关上的一霎,听到那中年人的车里正播放着昨晚他刚刚听到的《别亦难》。

    他顿时愕然地看着前方,心中暗道,也许这一切都是天意,是上天安排他们相见,又安排他们如此相别。

    叶乘风这时又拿起了南方留给自己的礼物,拿起了那张卡片,反复的看了很多遍。

    等他翻过卡片的时候,才发现卡片的背面居然还有字,“希望你系上领带的时刻,就是我们再见之时!”

    叶乘风看着这句话,不禁犹豫道,“这是什么意思?是要我系着领带去见她?”

    但是怎么想都不可能这个意思,肯定是另有深意。

    这时他心中一动,领带一般都是什么人系的,成功人士。

    南方这句话的意思,难道是说,等自己哪天成功了,就是和她再见的时候?

    正想着呢,叶乘风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是高利波的号码。

    他随手接通了电话,却听高利波说,“叶先生,你不是要来建设局谈事情么?我今天刚好要去建设局办事呢!要不要我去接你一起?”

    叶乘风心下一动,立刻暗道,麻痹的,差点把正事忘记了,立刻和高利波说,“我现在就在路上呢,一会建设局见吧!”

    说完挂了电话,而此时前面的车也开始渐渐往前开去,路上逐渐也开始畅通了。

    叶乘风长舒了一口气,立刻开车朝建设局而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