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依赖

    两人正说着话呢,病房响起了敲门声,本来以为可能是鄢晚畴的老婆问完医生情况回来了,没想到回头一看,居然是南方。

    南方手里捧着一束鲜花,她已经换上了一套比较休闲的淡黄色的服饰,脸上一点妆都没有花,但是那张脸依然洁白如玉,人比花美。

    只是她的脸上依然是冷若冰霜,走进来后,好像屋内根本就没叶乘风的存在一样,走到窗前,将鲜花放在床边,和鄢晚畴说,“鄢总,身体怎么样?”

    鄢晚畴朝南方一笑,“还死不了,可是以后可能没办法再继续搞房地产了!”

    南方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后,朝鄢晚畴说,“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明天一早我就要回省城了!”

    鄢晚畴点了点头,和南方说了一句一路顺风后,又和南方说,“明天我可能送不了你了,让乘风送你吧!”

    南方闻言看都没看叶乘风一眼,口气依然平淡地和鄢晚畴说,“不用了,我已经买好了去省城的火车票,明天我会让酒店叫一辆出租车,直接送我去火车站就行了!”

    鄢晚畴连忙说,那怎么行,必须要让叶乘风送,江淮彪和陈岚鑫还在海滨呢,你就这样走,我也不放心。

    南方没有再说什么了,叶乘风也和南方说,“是啊,还是送送吧!看着你上车我就走!”

    鄢晚畴这时和南方说,“南小姐,我现在身体不太方便,以后海滨这边的一些工程,我打算交给乘风来做,到时候你要多多提携啊!”

    南方眉头微微一动,这才第一次看向叶乘风,淡淡地说,“你有自己的建筑公司?还是你代表帝豪?”

    叶乘风立刻和南方说,“我代表东城创建!”

    南方稍微犹豫了一下,和鄢晚畴说,“具体的情况我做不了主,一切等我会总公司,和老总商量了再说!”

    鄢晚畴点了点头,和南方说,“南小姐你尽管放心,虽然我身体不行了,但是我会全力支持叶乘风!”

    南方点了点头,还没说话,鄢太太就回来了,和鄢晚畴说,医生建议去省城或者京城做手术,这样成功的几率比较高。

    鄢晚畴一阵犹豫,南方和鄢晚畴说,“不如去省城吧,我正好明天也回去,你可以和我一起去,我哥认识几个省城医院的专家,到时候还可以给你引荐一下!”

    鄢太太一听这话,立刻握着南方的手说,那感情好,去了省城他们人生地不熟的,有南方帮忙自然更好了。

    鄢晚畴还在犹豫到底去哪看病呢,鄢太太已经给他做主了,“明天就去!”

    叶乘风闻言和鄢晚畴说,“鄢总,你就听鄢太太的吧,这件事你没资格做主了!”

    鄢晚畴苦着脸一笑,说好吧好吧,那就明天和南方一起去省城,到时候还是麻烦叶乘风送一下。

    鄢太太说不用送,直接让海滨医院出一辆救护车开去省城,还有医生跟着,这样比较放心。

    鄢晚畴呵斥了鄢太太一声,“人家南小姐也跟着呢,你让南小姐和你一起坐救护车去省城?”

    鄢太太也是担心老公病情,倒是没想那么多,这时恍然道,“是哦,我怎么没想到!”

    南方和鄢晚畴还有鄢太太说,“没关系,反正做什么车都一样,就医院的救护车吧!”

    说着南方还给鄢晚畴打了一个电话给她哥,说鄢晚畴生病了,要做心脏搭桥手术,想让他帮忙找个熟人。

    联系好电话后,南方看了看时间,和鄢晚畴说,“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休息了,明天早上我来医院,我们一起走!”

    鄢晚畴连忙让叶乘风去送南方,南方说不用,叶乘风起身说,“反正我也要回招待所,顺路!”

    南方才没坚持,和叶乘风一起出了医院,叶乘风开来沈燕虹的宝马,南方什么也没说,上车坐在后座。

    叶乘风启动车子离开医院,往招待所方向开去,时不时地从后望镜看一眼南方,见她低着头没有说话。

    他找了一个话题和南方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回去了?”

    南方只是用鼻子嗯了一声,这时托着下巴,看向窗外。

    叶乘风和南方又说,等哪天有空了,他也去省城玩玩,到时候能不能请南方做导游?

    南方眼睛依然看着窗外,嘴里淡淡地说,“不知道,我工作很忙,不一定有时间!”

    叶乘风又笑着说,“那喝杯茶时间总有吧,你也不能一天到晚的上班,不休息吧?”

    南方这才看了一眼叶乘风,“等你去了省城再说吧,现在我真回答不了你……你还是认真开车吧!”

    叶乘风不再说话了,他刚才也不过是故意找一些话题和南方说,免得彼此之间尴尬。

    听南方和自己说话的口气,依然和才见面的时候差不多,他心中不禁一叹,看来人家对自己根本就没什么,是自己想太多了。

    不算太长的路程,加上夜里的车本来就少,很快就到了招待所,他刚把车子在门口停好,南方说了一些谢谢便下车了。

    叶乘风见状立刻将车子开到一侧的停车场里,快步走回了招待所。

    等他走回大厅的时候,南方刚好进了电梯,电梯门已经就要关上了。

    叶乘风见状立刻朝着电梯跑了过去,“等一下!”

    南方心中一动,伸手按了一下关门键,等电梯门关上后,她这才吁了一口气,暗自对自己说,这是何必呢,自己和他本来也没什么,人家还救过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她只是知道自己最近不想起叶乘风还好,只要一想起他来,心里就特别烦躁,特别的乱。

    就在这时南方注意到,电梯里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三个男人,这三个男人每个人脸上都有伤,而且还都在盯着自己。

    同事她还注意到,其中有一个男人好像格外熟悉的样子,一时又想不起来,等她想起来的时候,心中顿时嘎嘣一声,这人不是在高速路上要抓自己的那个人么?

    叶乘风此时正在从楼道上拼命的往楼上跑,他刚才见南方站在电梯里时,就注意到了南方的身后站着三个男人,其中一个就是阿龙。

    他每到一层楼,就先跑出楼道,看看电梯有没有停,等他到了六楼的时候,发现电梯已经停了下来,而且已经在下楼了。

    叶乘风立刻看了一圈四周,没发现阿龙和南方的踪迹后,立刻又往楼下开始跑。

    等他到了楼下大堂的时候,正好看到阿龙和两个男人正挟持着南方走出了招待所大门。

    叶乘风立刻飞一般的冲了过去,到了门口的时候,一辆黑色的mpv开了过来,三个男人正拖着南方要上车。

    他立刻一个健步冲了过去,上去一脚先踹翻一个,随即一拳打倒一个。

    等叶乘风要冲向阿龙的时候,阿龙一把将南方拉到面前,手里的蝴蝶刀正抵着南方的脖子。

    叶乘风立刻停住了脚步,看着阿龙,“有什么事,冲我来!”

    阿龙朝着叶乘风一声冷笑,“想要英雄救美?好,老子给你这个机会!只要你能追得上我!”

    说着一侧的车门打开了,阿龙立刻拉着南方进去了,在关门的一霎,叶乘风看到南方的眼睛里充满了惊恐。

    在车子开出的一霎,叶乘风一个健步冲了上去,一把拉住了门把,被车子拖在地上一会,他立刻跃上了车,将脚站在车门边上。

    阿龙见叶乘风居然也上了车,立刻把南方推到一边,打开窗户,举刀就朝叶乘风的身上扎了过去。

    叶乘风心下一凛,等阿龙一刀刺过来的时候,立刻一个侧身避开,随即用脚踢在阿龙的胳膊上。

    阿龙手臂吃疼,蝴蝶刀立刻掉在车外,叶乘风则立刻扒住了车窗,往车子里爬。

    阿龙坐在车里,伸腿对着叶乘风猛踹,南方见状惊的说不出话来,深怕叶乘风被踹的掉出去。

    而叶乘风则一把抓住了阿龙的腿裆,用力一捏,阿龙顿时闷哼一声,腿上的力道立刻小了,但叶乘风却依然不撒手,牢牢的抓着他的裤裆。

    这个时候,南方突然过来,伸手将叶乘风从窗外拉了进来,叶乘风刚进车,就一拳捣向阿龙的脖子。

    阿龙脖子上吃疼,一口气没喘上来,伸手去捂脖子的时候,叶乘风立刻又是一个肘击,对着阿龙的脑袋就是一下,直接把阿龙打晕。

    没等驾驶员作出反应呢,叶乘风上去抓着驾驶员的头发,用力撞在了方向盘上,驾驶员立刻也晕了过去。

    而此时车子在路上不住的打转,南方在车内被甩的东倒西歪,不时的发出一声尖叫。

    叶乘风一把将驾驶员拽到一边,站在驾驶座后,扶正了方向盘,车子这才开向路边,闪过了一辆卡车。

    叶乘风乘机坐到驾驶座上,一踩刹车,车子立刻在路边停了下来。

    等叶乘风回头看向南方的时候,南方一下扑向了叶乘风,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他,“吓死我了!”

    叶乘风一笑,拍了拍南方的手,“别怕,有我在呢!”

    南方只是紧紧的抱着叶乘风,心中暗想,是啊,有叶乘风在呢,自己有什么好怕的。

    但是等她反应过来时,立刻又撒开了手,坐回后座,是啊,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对叶乘风有这么大的依赖性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