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江淮彪坐在车内也是满肚子气,本来海滨烂尾楼的事,他成了陪君子读书了。

    下午这场竞标会对他很重要,但是偏偏又遇上叶乘风这个拦路虎。

    他这时一挥手,示意车子调头从另外一条路拐过去,避开叶乘风还不行么?

    众人见江淮彪的车队往回开,纷纷跟在后面,佯装在追薪,等车队开走后,这才轰然一笑。

    叶乘风和周士亚握手感谢,让他有空找自己,随后让戈子浩等人也跟着周士亚的货车回程,自己则开车去商贸大厦。

    临走前,戈子浩问叶乘风,那个叫阿龙的怎么解决,难道就关在工地工人宿舍里?

    叶乘风和戈子浩说,随便给点教训放了就行,他们不用对付阿龙,陈岚鑫会替自己收拾阿龙。

    等叶乘风到了商贸大厦的时候,竞标会刚刚开始,犹豫叶乘风穿的不是很正式,加上没有邀请函,所以工作人员不让叶乘风进门。

    叶乘风给李秋慧打了一通电话,李秋慧出来代表帝豪和工作人员疏通了一下,叶乘风才得意进门。

    等他和李秋慧进去的时候,正在拍卖一块土地,帝豪频繁举牌,势在必得的样子,另外几家小公司完全成了配衬,只有帝豪不要的,他们才有机会竞夺。

    鄢晚畴坐在那里,举牌由一个下属进行,他只要动动手指头,指示一下这块地要不要,或者多少价格比较合适就行。

    一切进行的都很顺利,等鄢晚畴拍得第三块地的时候,江淮彪才姗姗来迟,刚坐下就示意手下竞标,先拿下一块地再说。

    鄢晚畴友善的朝满脸焦急的江淮彪招了招手,江淮彪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鄢晚畴和叶乘风,随即对身边的人说了一句什么。

    江淮彪身边的人立刻拿着手机走了出去,没多久,叶乘风注意到坐在鄢晚畴身后的赵宇博掏出了手机看了一眼。

    叶乘风心中一动,看来是江淮彪在给赵宇博发什么信息,叶乘风想要靠近看清楚的时候,赵宇博已经把手机收了起来,朝江淮彪那边一点头。

    赵宇博随即和身边的人说了一句什么,便站起身来,走出了竞标会。

    叶乘风见状立刻也和李秋慧说自己要去洗手间,跟在赵宇博的身后走了出去。

    他尽量和赵宇博保持了一定距离,见赵宇博走到一个盆景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信封大小的东西,放在盆景一侧,随即就去了洗手间。

    而刚才江淮彪身边的人正好从另外一边走来,路过盆景的时候,顺手就把那信封大小的文件拿走了。

    叶乘风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但是意识到,肯定是对鄢晚畴不利的东西。

    他继续走进了卫生间,正好赵宇博站在哪里放水,嘴里还吹着惬意的口哨,见叶乘风进来后,口哨声顿时停住了。

    叶乘风什么也没说,走到赵宇博的身边,掏出家伙开始交水费,看都没看赵宇博一眼。

    赵宇博打了一个激灵后,立刻穿好裤子,走去洗手盆处简单的洗了洗手,便出了卫生间。

    刚出卫生间,他立刻就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东西我交给江淮彪了,你那边进行的怎么样?我感觉好像有人发现了什么……”

    他正说着电话呢,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转头一看,正是叶乘风,他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呢。

    叶乘风朝赵宇博一笑,“和谁打电话呢,这么秘密?”

    赵宇博不确定叶乘风到底知道多少,但总感觉叶乘风出现不会有什么好事。

    他强挤出一点笑容来,朝叶乘风说,“和朋友说事呢……”

    叶乘风笑了笑说,那你继续,说着转身便走了。

    赵宇博一脸诧异地看着叶乘风的背影,不知道叶乘风这是什么意思。

    叶乘风进了竞标会场后,看向江淮彪那边,见江淮彪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焦躁,正气定神闲的坐在那边呢。

    他这次走到鄢晚畴的身边坐下,鄢晚畴见是叶乘风,朝他一笑,“乘风,这次多亏了你,让江淮彪晚来了半个小时,有两块重要的地皮被我们抢下了!”

    叶乘风看了一眼鄢晚畴的身边,没有黎小美的身影,只有南方坐在那边玩着手机。

    鄢晚畴问叶乘风看什么呢,叶乘风问鄢晚畴,“黎小姐怎么没来?”

    鄢晚畴笑了笑说,“她不喜欢这种场面,自己在酒店休息呢!”

    叶乘风笑着点了点头,就在这时,突然有人上台,对着拍卖师低声说了几句话,拍卖师眉头一皱,看了鄢晚畴这边一眼。

    鄢晚畴不禁诧异地看了看,却听拍卖师这时道,“对不起,我们刚才接到消息,帝豪集团由于资金有问题,根本不可能买下这么多的地皮,所以我要求鄢先生能解释一下!”

    江淮彪这时满脸带笑地看向鄢晚畴和叶乘风这边,脸上并没有太大的惊讶,显然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鄢晚畴立刻站起身来,朝拍卖师说,“你从哪里听来的消息,我们帝豪的资金好的很!”

    拍卖师朝鄢晚畴说,“鄢先生,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如果你坚持竞标,而您又获得了土地,但是到时候你没有资金进行交易的话,这个后果可能会很严重,所以我觉得还是先问一下你,你是否要继续下面的拍卖?”

    鄢晚畴刚想说当然继续,但是叶乘风却在他身边低声道,“还是问清楚了再说!”

    鄢晚畴犹豫了一下,坐了下来,拍卖师这时宣布,暂时休息一刻钟。

    江淮彪这时起身走向鄢晚畴这边,满脸堆笑的朝鄢晚畴说,“老鄢,怎么?你资金有问题么?有问题就早说嘛,说不定我还能帮上忙呢,好在这次是内部竞标,如果是公开的,你说这个消息公开出去,得有多尴尬?”

    鄢晚畴没有搭理江淮彪,江淮彪这时朝叶乘风一笑,“小朋友,不是用一些歪门邪道就有用的,这个年代论的是资本实力!”

    江淮彪说着掏出一根雪茄含在嘴里,身边立刻有人递上了火,江淮彪哈哈一笑,走出了竞标会场,“走,我们出去透透气,下半场该我们富建表演了!”

    鄢晚畴看着江淮彪得意的背影,不禁朝叶乘风说,“你刚我问清楚了再说,什么意思?”

    叶乘风耸了耸肩,“凡事都要知根知底,正如拍卖师说的,如果你坚持竞标下去,最后才发现资金有问题,那时候就麻烦了!”

    鄢晚畴这时站起身来,看向身后的几个财务部的人,“怎么回事,你们立刻搞清楚!”

    财务部的负责人立刻打了一个电话,开始还用领导训斥下属的口气在说话,越到后来声音越小了,最后挂了电话,起身和鄢晚畴道,“鄢总,在二十分钟前,有人在上发布我们帝豪要倒闭的消息!”

    鄢晚畴闻言不禁眉头一皱,“就是这屁大的事?这就怀疑我们帝豪资金有问题了?”

    财务部主管说,“不仅仅是这个问题,有人在上说,我们这次帮海滨洽谈烂尾楼的事,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收获,主要是靠着南泰在喝汤,之所以请南泰来帮忙,就是因为帝豪内部的资金有问题,还列举出几家银行不肯贷款给我们的事,现在整个路都在疯传这件事!”

    财务部主管接着又说,对方还公布了帝豪最近半年来的财务报表,说在全国房市不良的前景下,帝豪已经连续几个月财务赤字了。

    鄢晚畴面色不禁一动,其实上说的这些事,有一大部分都是事实,他的确是和银行贷不到款了,不然也不会便宜南泰。

    但是这些消息完全都是帝豪内部的消息,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到底是什么人放出去的?

    他本来是想着自己只要靠上南泰这个大山,再拿下几个重要的地皮,到时候资金根本就不可能有问题。

    但是现在偏偏问题就出现在这里,在他的计划没有成型之前,居然有人把自己的老底给兜了出去。

    叶乘风一直没有说话,这时他看向赵宇博,赵宇博此时也正盯着叶乘风呢,见他看向自己,心下顿时一动,暗想刚才自己出去送东西给江淮彪的人,叶乘风到底是看到了没有?

    鄢晚畴最后坐到了椅子上,一声不吭地点上一根烟抽着,身后的几个主管都焦急地看着鄢晚畴。

    这时江淮彪叼着雪茄哈哈大笑的走了进来,一边走着还一边说着,“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本来以为一举两得的事,偏偏顾得了东,就顾不了西,以为拿下烂尾楼,就可以把我们富建逼死,没想到先把自己给逼入绝境了,仅有的一笔资金是跟着南泰喝烂尾楼的汤好,还是买盐海的地皮好呢,如果换我,我都纠结。”

    江淮彪这话明显就是说给鄢晚畴听的,但是偏偏看都没看鄢晚畴一眼,而是和身边人在说。

    鄢晚畴闻言眉头一紧,立刻站起身来,“江淮彪,这件事一定是你在捣鬼!”

    江淮彪连忙举起双手,一脸无辜的说,“老鄢,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可什么都没做!”

    虽然江淮彪这么说,但谁都看得出来,这肯定就是江淮彪捣的鬼,他之前的话,和他现在的态度,就足以证明了这一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