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鑫爷又回来了

    一夜什么都没有发生,叶乘风自己都没想到,在海滨市市委书记的床上可以睡的这么踏实,一觉睡到天亮。

    等叶乘风起来的时候,发现路瑶已经不在家了,本来还以为可能是出去买早点了,可是等叶乘风将路明的被褥叠好,穿好衣服,漱洗完毕后,路瑶还是没回来。

    叶乘风给路瑶打了一通电话,语音提示是关机,叶乘风不禁一脸惆怅,这是什么情况?大清早的就玩失踪?

    不过叶乘风并没有多想,立刻下楼在小区外的路边摊上买了一点早餐,将就着吃了一顿,随后给高利波打了电话。

    高利波现在接叶乘风的电话速度之快,就和接单位领导的电话是一个等级的,一接通电话,立刻就问叶乘风有什么事。

    叶乘风和高利波说,他在路明那已经拿到批条了,路明让他直接找建设局。

    高利波一听这话,立刻和叶乘风说,有路书记的批条,那就什么事都好办了。

    不过高利波的语气有些问题,很显然,既然叶乘风走通了路明的路,那是不是意味着给自己的那一百万要吐出来。

    叶乘风知道高利波的心思,提都没提这一百万的事,他想进房地产行业,又不是一时兴起的玩票性质的,这一百万花了,虽然现在没起到什么实质效用,但是难不保以后用不着。

    毕竟在盐海的房地产业,有帝豪这个当地巨头在,而且还是熟人,自己在盐海发展,最多也就是吃些剩菜剩饭,根本没什么大的利润可言。

    但是海滨就不一样了,海滨因为债务危机,导致大批本地地产商破产,现在一批烂尾楼都要指望外地的地产商来善后。

    虽然这些大地产商可能也会觅得商机,想要进军海滨地产业,但是毕竟都不是本地企业。

    自己虽然也不是海滨人,但是仗着路明这层关系,再加上高利波的老婆也是建设局的副局长,他在海滨也算有点人脉基础了。

    所以搞一个烂尾楼小区和经济适用房只是他在海滨的第一步,试水之后,他打算在海滨成立一家属于自己的地产公司。

    叶乘风电话里问高利波,我去建设局是直接找你老婆,还是找建设局的局长?

    高利波说不着急,先让他给他老婆打个电话,帮叶乘风问问情况再说。

    挂了高利波的电话,叶乘风拦了一辆车,先回市招待所。

    出租车刚在路边停下来的时候,叶乘风就见市招待所门口听着两辆车,一辆奔驰轿车,一辆银色的马5mpv车。

    叶乘风心中顿时一动,这马5不就是当时在高速路上,一路追着自己的那车么?

    他下车后并没有马上走过去,而是站在路边看着门口处,大奔里走下一个中年男人,穿着一件中规中矩的灰色西装,头发有些稀松,朝着一边梳,看上去更像是中学的教导主任。

    不过叶乘风认识这个地中海中年人,他就是盐海西城号称鑫爷的陈岚鑫,叶乘风之所以认识他,还是几年前没认识胡啸天的时候。

    那时叶乘风在路边摊上吃烧烤,看到一辆奥迪车停下来,同伴告诉他,那个有点秃头的就是西城赫赫有名的陈岚鑫。

    虽然几年没见过了,但是叶乘风清晰的记得,当时的陈岚鑫意气风发,前呼后拥的,好不气派,和现在基本没什么两样。

    马5上下来一个人,叶乘风也认识,就是当时在高速路上下来和自己借火,然后用枪指着自己的那货。

    他一下车,陈岚鑫就叫了他一声,叶乘风听到陈岚鑫叫他阿龙,随后附耳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阿龙维维是诺。

    没一会陈岚鑫进了招待所,而阿龙则上了马5,开离了招待所门口。

    车子开的很急,而且朝着叶乘风所站的相反路道开了过去,所以可能没注意叶乘风。

    叶乘风跟着进了招待所,这时陈岚鑫刚进电梯,他身边还跟着一个青年汉子,看上去很魁梧,一身黑色西装笔挺,还带着一个墨镜,搞的就和黑超特警一样。

    在电梯门要关上的一霎,叶乘风一把拦住了门,走了进去。

    陈岚鑫见状眉头不禁一皱,不过没有说话,眼睛却在上下打量着叶乘风。

    叶乘风可以肯定陈岚鑫没有见过自己,至少是没有亲眼见过自己本人。

    进了电梯后,他按了一下六楼的按钮,随后等着电梯门关上。

    陈岚鑫一直站在叶乘风的身后没有说话,但是叶乘风从电梯门的反光可以看出他一直在看着自己。

    电梯里一共就三个人,但是气氛很是压抑,“黑超特警”跟着陈岚鑫很久的,他能感觉到老板的不爽,这时捏着拳头,只能老板一句话,他就上去废了这个不识相的家伙。

    不过电梯一直到了六楼,陈岚鑫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甚至连一个暗示的动作都没有。

    电梯门打开,叶乘风快速的走出了电梯,陈岚鑫看了一眼后,也走出了电梯。

    看着叶乘风打开了自己房门进去后,陈岚鑫这才敲响了沈燕虹的房门。

    等沈燕虹过来打开门的时候,陈岚鑫立刻一个嘴巴抽了过去,“你让我放心把对付叶乘风的事交给你,他怎么还好端端的活着呢?”

    沈燕虹捂着嘴巴,感觉半张脸都肿起来了,陈岚鑫虽然人到中年了,很少有动手打人的机会了,但是他年轻的时候打过铁,手劲很大。

    陈岚鑫进了房间后,“黑超特警”和门神一样站在门口,对于老板刚才的举动,他已经见怪不怪了,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就帮老板将房门关上了。

    沈燕虹蹲在门口,连看都没有看陈岚鑫一眼,听着陈岚鑫的脚步声好像走到办公桌那边后,这才站起身来,“你把阿龙都带走了,留下那三废物,我能有什么办法?”

    陈岚鑫点上一根烟,坐在办公桌前,眼神不定地看着沈燕虹良久,随即朝着她招了招手,“过来!”

    沈燕虹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站在陈岚鑫的身旁。

    陈岚鑫立刻拉开她捂着脸的手,看了看她红肿的脸,这才道,“没弄疼吧?”

    沈燕虹没有说话,等陈岚鑫看完后,又捂住了脸。

    陈岚鑫抽了一口烟后,这才和沈燕虹道,“你也不要怪我下手中,老江昨天给我打电话,说鄢晚畴现在仗着财大气粗的南泰撑腰,处处针对他,海滨烂尾楼的工程,他的富建连汤都喝不上,大头都是南泰的,剩下的都是帝豪的……”

    沈燕虹这时走到床边坐下,她满脑子都在想着其他事,陈岚鑫说的话她一句也没听进去。

    陈岚鑫看了她一眼后,语气缓和了一些,“今天就是盐海西城地皮极快重要的地段竞标会了,今天如果富建再失利,那老江的富建就算完了!”

    说着他深吸一口烟,朝沈燕虹继续道,“富建完了,也就是意味着我陈岚鑫将少了一笔重大的收入了,手下几百个弟兄可能都要喝西北风了,你明白么?”

    沈燕虹抬头朝陈岚鑫道,“你就直说吧,你想我怎么办?”

    陈岚鑫这时掐灭香烟,起身走到沈燕虹的身边,伸手又拉开沈燕虹的手,摸了一下沈燕虹被打的脸,“我还是那个意思,既然叶乘风这家伙有九条命,怎么都死不了,那就学大老江的办法,他不是安插一个黎小美在鄢晚畴身边么,你就帮我去搞定叶乘风……”

    沈燕虹一声冷笑,摸了摸自己半张红肿的脸,“就我这个鬼样子么?你当叶乘风没见过美女么?”

    陈岚鑫朝沈燕虹一笑,“你忘记了,男人对女人的感觉有很多种,真因为我不懂怜香惜玉,所以叶乘风才会有机可乘嘛,只要你装的可怜点,博取到叶乘风的同情心,连妆都不用画了!”

    沈燕虹心中一阵冷笑,她在笑陈岚鑫,自己早就被他带上绿帽子了,而且为他带的就是叶乘风。

    想到这里,沈燕虹和陈岚鑫说,“那我到时候可要说你很多坏话了!”

    “说!”陈岚鑫立刻说,“尽量说,要说的多难听就有多难听,我想我陈岚鑫在他叶乘风心里,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只要他相信就行!”

    陈岚鑫说着又点上一根烟,自己却没抽,而是递给了沈燕虹,“你只要耗着他,今天不要让他去竞标会的场地就行!”

    沈燕虹夹着香烟抽了几口,她脑子里可不是想着怎么帮陈岚鑫,从刚才陈岚鑫进来不由分说就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开始,她对这个男人已经没有丝毫的感情了。

    她甚至在心里告诉自己,自己背叛你在先,这个巴掌后,咱们可就两不相欠了。

    叶乘风此时正在自己房间,给叶垚打电话呢,他想问问叶垚盐海那边的情况。

    叶垚在电话里和叶乘风说,康涵那边一共九个堂口的老大,有四个已经跟了陈岚鑫了,还有一些散户,加起来也就四五个。

    叶乘风问叶垚,盐海扫黑组的李淞没有什么行动么?

    叶垚说连个屁都没放,盐海现在一片太平,搞的他都想去抢几个堂口了。

    叶乘风隐隐感觉李淞之所以没有任何行动,应该是在布一局大棋,立刻吩咐叶垚不要轻举妄动,等自己消息再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