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真朋友和假朋友

    高利波连忙让服务员开始上菜,又让服务员开了两瓶梦之蓝,上来高利波就拧开瓶盖给叶乘风斟酒。

    要给陆瑶斟的时候,陆瑶说不能喝白酒,高利波说要不再开一瓶红酒,陆瑶说不用,吃饭就行,高利波也不勉强。

    随后高利波又给戈子浩和自己斟满了酒,端起酒杯和叶乘风、陆瑶说,“昨天是我高利波不懂事,得罪了两位,全是我高利波的错,我先干为敬权当向二位赔罪!”

    高利波说完一饮而尽,二话不说又给自己斟满,戈子浩在一旁说,赔罪就要自罚三杯,高利波又连喝了两杯,大气都不带喘的。

    三杯酒喝完,高利波看着叶乘风手连碰酒杯的意思都没有,这意思是根本就不原谅自己啊。

    高利波见状看了一眼戈子浩,戈子浩今天就算陆瑶没要他来,高利波也会带着他,一来他能喝,二来他和陆瑶关系不错,正好做中间人。

    戈子浩当然也明白高利波看着自己的意思,他立刻也端起酒杯,起身和叶乘风说,“风哥,其实高秘书也是义气中人,大家也是不认识,都是一些小误会,说开了就没事了,我想风哥你也不是小气的人……这个……”

    叶乘风闻言朝戈子浩一笑,这时端了端酒杯看了一眼,还是放下了酒杯。

    戈子浩和高利波相视一眼,不知道叶乘风是什么意思,戈子浩刚要再说话,叶乘风却说,“既然是道歉,怎么一点诚意都没有?”

    高利波一阵纳闷,自己都自罚三杯了,还要什么诚意?

    戈子浩也诧异地看着叶乘风,却听他端着酒杯放到一边,“这种小脚杯,喝白酒,算什么诚意,要喝就要大杯喝嘛!”

    高利波立刻会意,立刻让服务员过来换成了喝红酒的那种高脚玻璃杯,一杯起码三四两的那种。

    叶乘风继续看着高利波,高利波也明白叶乘风的意思,随即斟满三杯,和叶乘风说,“我先干为敬了!”

    第一杯还是一饮而尽,但是到第二杯的时候,已经慢了不少,第三杯直接是喝一口歇一下,实在有些喝不下去了。

    正好这个时候,服务员开始上菜了,叶乘风起身夹了一块菜放在高利波的碗里,“吃口菜垫垫再喝吧!”

    高利波连忙说不能吃菜,这是谢罪酒,怎么都要喝了,说着一仰头将剩余的酒都干了,立刻夹了碗里的菜吃了。

    叶乘风这时端起酒杯和高利波说,“戈子说的没错,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双方冲突,那自然就是双方的问题,我也自罚三杯……”

    高利波连说使不得,叶乘风却已经干了一杯,又连倒两杯,都是一口喝完,大气都不带喘的,甚至都没夹菜垫垫肚子。

    戈子浩一拍手,摩拳擦掌的站起身说,都喝了三杯了,自己钥匙不喝,未免有点不适时宜,说着要斟酒,却发现两瓶酒基本已经见底了。

    高利波立刻让服务员再上两瓶,等两瓶酒上来,戈子浩高利波立刻给他斟酒,戈子浩也干了三杯。

    陆瑶一直没说话,这时连声说,酒也喝的差不多了,都多吃菜少喝酒。

    叶乘风一笑,随即和高利波、戈子浩说,今天喝了这三杯酒,以前的事就当粉笔字全擦掉了,从今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戈子浩哈哈一笑,高利波也顿时轻松了不少,昨晚戈子浩给自己打电话,问自己是不是找人砍叶乘风,当时自己就愣住了。

    他觉得叶乘风是陆瑶的朋友,说不定关系比朋友更加暧昧,自己怎么可能干这种得罪陆瑶的事?

    后来戈子浩在电话里和高利波说,不是你就最好,幸亏不是你,然后说了一堆叶乘风在盐海的事迹,高利波差点就吓尿了。

    所以早上一早就给戈子浩打去电话,看看能不能约上陆瑶和叶乘风吃饭,自己给他们赔罪。

    不过叶乘风说大家都是朋友了,一早的担心总算释怀了不少,都是爷们,有些话敞开说了,也就没事了。

    加上戈子浩本就是道上混的,又是做生意的,不时的和高利波、叶乘风开始天南海北的吹,一时间倒是把陆瑶给冷落了。

    高利波很有眼力介,连忙端着酒又开始敬陆瑶,陆瑶说不喝酒,高利波让服务员给陆瑶上了一杯果汁。

    一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不过吃饭为次,主要就是喝酒闲聊,天南海北的聊。

    最后高利波问叶乘风是盐海人,怎么来海滨了,是不是因为陆瑶?

    陆瑶一听这话,脸色顿时一红,连忙说,“你别胡说,我是和你几乎一同在fendi认识他啊!”

    高利波一笑说,有时候男女的缘分很难说,有的从小认识到大,一点感情也没有,有的只是刚见面,就有感觉了。

    戈子浩这时笑道,高秘书这是肺腑之言啊,你是不是说嫂子是你青梅竹马,你没有感情可言,但是那个小丽是刚见面就有感觉了?

    高利波一叹,又开始说自己和他老婆的往事,都是家里给安排的,说这样的婚姻结合,对双方以后的生活事业都有好处之类的。

    叶乘风听高利波提及他老婆,当然对他两口子的私事没什么兴趣,而是开始问最近鄢晚畴他们来海滨的事。

    高利波说,这都是上一任市委书记留下的烂摊子,政策三天两变,搞的好多本地的房地产公司都破产了,留下一堆烂尾楼。

    说着还开始夸陆瑶的哥哥路明,说他如何力排众议,排除万难,打破常规,这次就是和几家外地的房地产公司谈,怎么把烂尾楼的烂摊子给收拾了,所以这几天他老婆也忙的不行。

    高利波听叶乘风关心房地产的事,而且今天穿的又这么撑头,不禁问叶乘风这次来海滨的目的。

    叶乘风这才和高利波说,自己是盐海东城创建的,本来是来这边帮帝豪鄢晚畴忙的,但是知道海滨这么多烂尾楼后,想问问有没有什么小工程可以做做。

    高利波随即明白了叶乘风的意思,朝叶乘风说,这次烂尾楼主要谈判的就是建设局的局长和他老婆这个副局长负责的,大的不敢说,一般小的,一句话的事。

    叶乘风要的就是高利波这句话,这时拿出一张提前准备好的银行卡,递到高利波的手里,“那这件事就全靠高秘书了!”

    高利波死活不要,说这是朋友之间的帮忙,如果和钱挂钩,那就市侩了。

    不过在叶乘风的坚持下,高利波还是勉强收下了,说这件事就包在他身上了。

    又闲侃了大半个小时,叶乘风看时间不早了,便起身告辞,一众人一起下了楼。

    等高利波去买单的时候,发现叶乘风早就付完帐了,高利波和酒店说不可能。

    从叶乘风来,一直到结束,他都没离开过包间一步,什么时候付账的、

    酒店方面说,现在酒店支持上付账,在包间刚开没多久,叶乘风就在上联系过酒店,先把钱预支了,余款酒店方面会给叶乘风的银行卡打回去。

    高利波立刻追上叶乘风,和叶乘风客气着说,“本来就是我请客,还要让叶先生破费,这不是要我难堪嘛!”

    叶乘风和高利波一笑,这顿就权当是自己刚来海滨交朋友了,以后高秘书要请,还不多的是机会?

    高利波这才没有再说什么,非要拉着叶乘风再去其他地方喝酒,说要尽尽地主之谊。

    叶乘风看了看时间,和高利波说,现在太早,要不晚上吧,也不挑地方了,就戈子的阿玛尼酒吧。

    和高利波说定了之后,叶乘风这才和陆瑶叫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酒店。

    高利波目送两人离开后,让戈子浩准备一下,晚上留下一个最大的包间。

    等戈子浩走后,高利波去了附近的银行,查了一下账,一看居然有一百万之多,顿时傻住了。

    等车子到了市招待所下车后,陆瑶和叶乘风说,“人家不要你的钱,你为什么非要给他?你钱多的难受?”

    叶乘风和陆瑶一笑,“有些钱不能省!”

    陆瑶说你不是已经和戈子浩还有高利波都成朋友了么,朋友之间还要花钱?

    叶乘风朝陆瑶说,“你真当高利波是朋友?”

    陆瑶诧异道,你们在酒桌上不都已经称兄道弟了,说的比亲兄弟还亲呢,这还不是朋友?

    叶乘风笑了,“有些朋友是真朋友,有些朋友是假朋友!”

    陆瑶表示不解,叶乘风解释道,“像戈子浩这种人,是可以真心去交的,他就是真朋友,但是高利波这种人,酒桌上可以当成朋友,事后就不能当朋友了,等那天你哥哥不是市委书记了,我也没钱了,你觉得他还会当你是朋友么?”

    陆瑶更是不解了,那你给他那么多钱?

    随即一想,朝叶乘风说,你这算是贿赂啊,你当着我一个市委书记的妹妹面前行贿,是什么意思?

    叶乘风笑道,“我什么时候行贿了,我那是给朋友的零花钱!”

    陆瑶连声说你当我傻啊,你刚还说他是假朋友,戈子浩是真朋友,真便宜你不给,给假朋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