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深夜追杀

    叶乘风一把扶住陆瑶,立刻让她赶紧跑,陆瑶还没反应过来呢,身后的十几二十个人已经冲了过来。

    这些人二话不说,上来拿刀就要叶乘风和陆瑶身上招呼过去,叶乘风见状立刻一把搡开了陆瑶,陆瑶一个不稳,摔倒在地上。

    叶乘风刚推开陆瑶,一把刀已经砍向了自己的胳膊,叶乘风立刻缩手闪开,一脚踹中了那人的腹部。

    那人一个不稳,身子往前倾来,叶乘风一把揪住了他的头发,用膝盖在他脸上一磕,随即抢过了他手里的砍刀,对着他的后背就是一刀。

    那人应声倒地,后面的十几个人根本也不管他,发疯一般朝叶乘风冲了上来,十几把砍刀几乎同事朝叶乘风的身上招呼。

    叶乘风想也不想,立刻撒腿就跑,路过刚爬起身来的陆瑶身边时,一把拽着她就往马路对面跑去。

    后面十几人挥着砍刀紧追不舍,路上的车子见状纷纷刹车停了下来,有的还拿出了手机,对着外面拍摄视频。

    好在陆瑶不是南方,她没有穿高跟鞋,而是穿着阿迪的运动鞋,而且跑的貌似也不慢,至今都不带喘的。

    叶乘风都不禁诧异地看了一眼陆瑶,陆瑶转头朝叶乘风一笑说,她每天早上都有晨跑的习惯。

    不过最让叶乘风诧异的不是陆瑶的体力,而是现在这个情况下,她居然还笑得出来,好像一点都不担心似的。

    很快叶乘风拉着陆瑶跑过了马路,后面的十几个青年依然没有放弃的意思,紧紧的跟在后面。

    这时前面一辆出租车停在路边正在下客,叶乘风立刻拉着陆瑶就往那边跑。

    不过出租车司机从后望镜里看到后面的情况,连车费都没来得及收,立刻就关上车门开跑了。

    叶乘风不禁大骂,海滨的出租车司机怎么都这怂样?不过也怪不得人家出租车司机,谁都是拖家带口的,不愿意惹上这种事。

    想着叶乘风和陆瑶说,自己留下挡着他们,让陆瑶赶紧逃走,找个机会报警。

    陆瑶却摇头和叶乘风说,她不走,她不放心叶乘风一个人。

    叶乘风和陆瑶说,她留下来,他更会分心,让她赶紧离开这里,去报警。

    陆瑶犹豫了一下,不过叶乘风没给她犹豫的立刻,立刻提刀停了下来,一把将陆瑶往前一搡,“赶紧走!”

    正说着呢,后面的十几个人已经冲了过来,其中一个瘦子跑的最快,这时和后面的人已经落下一大截了。

    叶乘风上去对着他的胸口就是一刀,直接把他砍翻在地,那人胸口的血喷了叶乘风一脸,t恤的前胸也都被鲜血映红了。

    后面的人很快就冲了上来,先过来的三个人分别朝叶乘风砍了过去,三刀分别砍向叶乘风身上不同的位置。

    叶乘风用刀格挡了一个,用腿踹翻了一个,另外一个用手一把抓住了他的砍刀,随即抓着他的砍刀就往他同伴身上刺去。

    那人见要刺中同伴了,立刻撒手,叶乘风乘机对着他就是一刀,另外那个被叶乘风踹翻的立刻又跟了上来,想要再看叶乘风。

    叶乘风立刻退后了几步,拿着抢来的第二把刀,朝着那人扔了过去。

    那人吓了一跳,立刻避身闪开,第三个人这时冲了上来,不过钢刀叶乘风面前,就被叶乘风一刀砍中了拿刀的手。

    没等他疼的叫唤呢,叶乘风对着他的身上又补了一刀,这时见后面还有十几个人继续追了上来。

    叶乘风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回头看了一眼陆瑶,见陆瑶已经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心里才放心了一点。

    这个时候后面的人已经追了上来,而且在马路对面好像又来了十几个人,一起朝叶乘风这边追来。

    叶乘风知道自己身手再好也不可能和这么多人对砍,立刻又撒腿就跑。

    陆瑶这时跑到路边一家门面里,躲在里面打电话报警后,想了想又给戈子打了一通电话,“戈子,是不是你找人砍叶乘风的?”

    “那个叶乘风?”戈子在电话里莫名其妙,陆瑶说就是今晚她带去阿玛尼的那个男的,戈子立刻说没有,知道他是你陆瑶的朋友,他怎么可能还会找人砍他?

    陆瑶半信半疑的又问了戈子一声,戈子说如果骗她,今晚就被人砍死,陆瑶才相信了戈子的话。

    不过她立刻想起来刚才来人动手前,好像说了一句,敢惹高秘书的话,立刻又问戈子,是不是高利波找人干的。

    戈子说不应该吧,高利波知道你是市委书记的妹妹,悔的肠子都青了,怎么还会找人砍叶乘风呢?但是最后又说,其实他也摸不准。

    陆瑶立刻让戈子联系高利波,确定是不是他找人干的,随后给自己回电话。

    叶乘风这个时候已经从路边跑上了一座天桥,由于已经是夜里十二点了,天桥上没什么人。

    但是后面的人已经追了上来,而马路对面的那波人此时也从天桥的另外一边堵了上来。

    刚才叶乘风也是情急之下有路就跑,没有想这么多,一上天桥就发现对面有人来堵,后悔不已。

    但是此时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两边的人立刻朝着叶乘风冲了过去。

    第一波跟在叶乘风身后的人迅速的到了叶乘风的身边,但是当场就被叶乘风砍翻了两个。

    叶乘风且战且退,不过一会功夫就无路可退了,第二波的人已经围了上来。

    这时两伙人汇成了一伙,团团将叶乘风围在天桥上,一个个见叶乘风如此骁勇,浑身浴血,倒也不像开始那样冒然冲上来了。

    况且反正叶乘风现在已经无路可退了,这个时候也不着急冲上来了。

    其中一个穿着黑风衣的男人朝叶乘风一声冷哼,“到了海滨境界,还敢得罪我们高秘书,你他妈有几个脑袋!”

    叶乘风冷哼一声,没有说话,手里还紧紧的握着砍刀,背此时靠在天桥的栏杆上,这时往下看了一眼,这跳桥起码有两层楼高。

    如果只是一般的两层楼,跳也跳了,但是这下面就是马路,万一跳下去出来一辆车,立马就粉身碎骨。

    “叶乘风!”黑色风衣男朝叶乘风一声冷笑,“你已经无路可退了……我看你还是投降吧……”

    叶乘风这时心中一动,自己虽然和高利波结怨了,但是无论是在名尚大卖场还是在阿玛尼酒吧,自己都没说过自己的名字,高利波不可能知道自己的名字。

    想到这里,叶乘风朝那风衣男一笑,“沈燕虹让你们来的吧?想嫁祸给高利波?嘿嘿,真想得出来!”

    风衣男闻言脸色一变,不过很快的恢复了平静,但是并没有回答叶乘风的这个问题,立刻朝身边的手下道,“上,砍死他!”

    一群人虽然都有心要杀叶乘风,但是叶乘风刚才以一对十几二十个的时候,都能砍翻好几个,而且此时见叶乘风横眉竖眼的,脸上身上都是血,都不敢轻易上前。

    他们都懂叶乘风此时就是困兽,这个时候谁要是先上,那绝对就是送给叶乘风砍的,所以谁都在犹豫,不敢冒然上来。

    叶乘风看透了这些人的心思,这时一挥手里的砍刀,朝着那些人大喝了一声,居然把这二十多个人吓的都本能的退后了一步。

    风衣男自己也吓了一跳,不过见手下都这么怂,不禁怒喝道,“麻痹的,怂包,还不上?”

    叶乘风这时朝风衣男笑道,“你让手下送死?你自己不怂,怎么不过来?”

    风衣男眉头一动,见手下们此时也纷纷看向自己,心下一动,这时握着砍刀朝叶乘风道,“麻痹的,你以为老子不敢?”

    叶乘风扬了扬手里的砍刀,朝风衣男道,“敢就来啊……”

    风衣男握着砍刀就往前走了一步,不过见叶乘风一扬砍刀,吓的立刻又退了回去。

    叶乘风站在天桥上哈哈大笑,下面围观的人都看傻了,这货一个人对这么多人,居然还笑的出来?

    却见叶乘风这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烟叼在嘴里,摸了摸口袋发现没有打火机,朝离自己比较近的一个家伙道,“打火机拿来!”

    那人闻言一愕,居然鬼使神差的真就去翻口袋找打火机了。

    风衣男上去就给那人一个嘴巴子,“麻痹的,他是你老大?”

    叶乘风一口将嘴里的香烟吐向风衣男,朝他道,“告诉沈燕虹,她这招栽赃嫁祸的招术,哥都玩腻了!让她洗好了身子等哥,哥一定会去找他的……”

    没等风衣男回话呢,叶乘风一撑身子坐到了天桥的栏杆上,随即将手里的砍刀迅速的扔向了风衣男。

    风衣男没反应过来呢,就觉得脚上一痛,低头一看,叶乘风的刀正插在自己的脚上呢。

    他痛的大叫一声,再抬头就见叶乘风从天桥上跳了下去。

    一群人瞬间的朝天桥栏杆这边围了过来,往下面看去,却见下面车来车往,根本就没见叶乘风。

    这时就听天桥的另外一边,传来了叶乘风的声音,“孙子们,爷爷在这边呢!”

    一伙人又跑到天条的另外一边,这才见叶乘风此时正坐在一辆大巴车的车顶呢。

    风衣男这时拔了脚上的刀,走到天桥边看了一眼,脸色顿时一动。

    他立刻大骂这帮手下怂包后,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嫂子,叶乘风这逼养的跑了!”

    电话里也传来了沈燕虹的声音,“废物!这么多人都对付不了一个叶乘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