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马脚

    叶乘风话音刚落,立刻就一个光头朝叶乘风冲了过来,刚到叶乘风面前,就听到“哐”的一声,那人的光头瞬间就和酒瓶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呢,叶乘风立刻拉着他的脑袋,一下子摁进了桌上的蛋糕上,随即一脚将他踹开。

    其他两豹这才反应过来,拌着凳子就朝叶乘风冲了过来,一个直接朝叶乘风的脑袋上招呼,另外一个则是砸响叶乘风的腿。

    叶乘风先侧身避开砸自己脑袋的那张凳子,避开的同时一拳击中他的脑袋,随即抢过他手里的凳子,挡在了要砸自己腿的凳子前。

    两个凳子相撞,叶乘风一个跃身坐在其中一张凳子上,一脚踢中了那人的裤裆。

    在那光头捂档要跪在地上的一霎,叶乘风上去摁住他的脑袋,就撞在了自己的膝盖上。

    三个豹子顷刻间就和三只温顺的猫一样,龟缩在地上,哼哼唧唧的叫个不停,叶乘风嘴里香烟的烟灰都没掉。

    李菲和陆瑶直接看傻了,她们虽然也不是第一次见打架,不过还是第一次见有人以一对三,对方三人连他的毛都没碰到,瞬间就跪了。

    沈燕虹坐在沙发上,脸色一动,这时也拿着一个酒瓶,朝着那纹黑豹的人脑袋上一砸,“还不滚!”

    三个豹子就差没真和豹子一样有四条腿,连滚带爬的出了包间。

    叶乘风这时回头弹了弹烟灰,朝沈燕虹一笑,“你下手也蛮狠的嘛!”

    沈燕虹扔掉手里的酒瓶,朝叶乘风道,“女人不狠点,就会受欺负!”

    叶乘风笑而不语,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沈燕虹,看来这个女人不简单哪。

    李菲这时却突然大叫道,“我们家瑶瑶的蛋糕!”

    叶乘风抱歉地朝陆瑶一笑,“不好意思,我再去买一个吧?”

    陆瑶连忙说不用了,今年的生日已经是她最特别的生日了,她本来也就不吃蛋糕,买回来也是浪费。

    不过由于刚才那光头从蛋糕上起来,抹身上蛋糕的时候,还是溅到了陆瑶。

    李菲连忙拉着陆瑶去洗手间,要帮她清洗一下,陆瑶和叶乘风说,你们先喝,我一会就回来。

    出了门,李菲就兴奋地朝陆瑶道,“瑶瑶,我支持你追这个叶乘风,太帅了,我家小明要是有他一半的身手,我就满足了!”

    陆瑶笑了笑说,“你也说人家太帅了,这么帅的男人,肯定已经有女朋友了。”

    李菲连忙不屑地说,“你说那个沈燕虹啊?跟你根本不能比,她算什么,你可是……”

    陆瑶一嘟嘴,“你又说……”

    李菲连忙道,“好了,好了,我不说……”两人说笑着进了卫生间。

    叶乘风这时坐在包间里,将香烟掐灭,眼睛依然看着沈燕虹。,

    沈燕虹被叶乘风盯的浑身不自在,这时避开叶乘风的眼神,“这里好像也没什么意思,我们不如走吧!”

    叶乘风看着沈燕虹问去哪,沈燕虹说随便,只是觉得酒吧没什么意思。

    叶乘风朝沈燕虹一笑,“不如去招待所你房间吧!”

    沈燕虹眉头一动,朝叶乘风道,“我那不太方便,还是去你房间吧!”

    叶乘风坐到沈燕虹的身旁,一把将她搂住,“我那也不方便,那不如就在这吧!”

    沈燕虹脸色一动,怔怔地看着叶乘风,还以为叶乘风是说真的。

    不想叶乘风这时却松开了手,淡淡地朝沈燕虹道,“你还是走吧!”

    沈燕虹连忙道,“怎么了?”

    叶乘风看着沈燕虹道,“我很少动手打女人,最好不要让我破例!”

    沈燕虹脸色顿时又是一变,怔怔地看着叶乘风,见他看向自己,又不敢对视他的眼神,慌忙的避开,“我没明白你什么意思!”

    叶乘风笑了笑道,“我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接近我,适可而止吧,有些话不用我说的太明白,你心里应该有数!”

    沈燕虹闻言一阵沉吟,这时站起身来,朝叶乘风道,“你以为你是什么,天底下就你一个男人么?”

    叶乘风脸上依然挂着笑容,抬头看向沈燕虹,“这个时候了,就不要装了,你要我再去把那三只病猫叫回来和你对质么?”

    沈燕虹脸色一动,怔怔地站在原地,心中一阵慌乱,不知道叶乘风是怎么看出马脚的。

    她还没说话呢,陆瑶和李菲推门而入,见沈燕虹站在那里,诧异地问什么事。

    叶乘风朝陆瑶一笑,“没什么,沈小姐说她突然有点事,要先走了!”

    李菲巴不得沈燕虹早走呢,这时立刻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那就不送了。

    沈燕虹勉强挤出了笑容,朝陆瑶道,“那我就先走了,生日快乐!”

    出了包间后,她立刻从包里拿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老公,叶乘风好像看出了马脚了!”

    电话里的声音很低沉,问沈燕虹道,“你不是说你亲自出马,叶乘风不在话下么?算了,回来再说吧!”

    沈燕虹悻悻的挂了电话,思前想后也想不出哪里出了问题。

    正想着呢,沈燕虹感觉身后好像有人,一回头,见正是叶乘风,顿时脸色大变,立刻本能的退后一步。

    叶乘风朝沈燕虹一笑,“哦,我是出来去洗手间的,没吓着你吧?”

    他说完就转身往洗手间方向走,走了几步回头朝沈燕虹道,“替我向你老公问好,如果有机会,我会亲自拜会!”

    沈燕虹愣愣地站在原地,看着叶乘风进了卫生间后,她依然还在想自己到底哪里露出了马甲。

    正想着呢,只见一侧一个包间的门打开了,跌跌撞撞的走来一个男人,浑身酒气熏天,正扶着墙朝这边走来,可能也是要去卫生间。

    沈燕虹一眼认出了这个男人正是那个高秘书,她心下顿时一动,跟在了高秘书的身后。

    看着高秘书到了卫生间门口,拿起一侧的一个花盆,立刻朝着高秘书的脑袋砸了下去。

    见高秘书倒地不起后,她立刻朝高秘书的那个包间走去,到了门口推门而入,一脸慌张地道,“高秘书被人打了,倒在卫生间呢!”

    里面一群青年男人,正喝的高兴呢,一听这话唰的都站起身来了,戈子也在其中,立刻问沈燕虹,“什么人干的?”

    这些人都喝的差不多了,也没注意沈燕虹是谁,还以为是房间里的同伴带来的妞呢。

    沈燕虹道,“不知道,那人高高大大的,砸完他就进了洗手间了!好像说是傍晚的时候结的怨……”

    高秘书的姘头一听这话,立刻就知道了,和戈子说,肯定就是买鞋时候遇到的那货。

    戈子骂了一句我草,立刻就带人朝卫生间方向而去,沈燕虹脸色一动,立刻含笑出了阿玛尼大门。

    门口三个光头正在路边呢,一见沈燕虹出来了,立刻跑过来,“大嫂,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沈燕虹朝着三人骂了一句废物,三个人都打不过叶乘风一个人,悻悻而去。

    叶乘风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见门口躺着一个人,头上还出血了,不禁眉头一皱。

    还没等他做出反应了,一伙人就冲过来了,戈子看了一眼叶乘风,觉得眼熟,但是酒喝的太多了,一时就是想不起来。

    高秘书的姘头没喝多少,一眼就认出了叶乘风,朝戈子道,“就是这逼养的,下午在名尚就针对我们。”

    戈子立刻想起了,在门口的时候高秘书和自己说过这时,而且当时自己就想动手了,难怪这么面熟。

    他立刻让人先去扶起高秘书,随即朝叶乘风冷哼一声,“**养的,你知道你砸的这人是谁么?他是市委办公室的高利波高秘书,你他妈不想混了?”

    叶乘风经过高利波的姘头一喊,又听戈子这么一说,才知道倒地的是这个高秘书。

    不过没等他说话呢,戈子立刻就朝叶乘风冲了上来,但是他酒喝了不少,刚一起步就差点摔了一跤。

    身后几个人立刻将戈子扶过去,朝他说,“对付这种瘪三,还要戈哥动手?我们分分钟就解决了!”

    戈子扶着墙,朝身边几个人道,“打,打死了算我的!”说着连忙让人把高利波扶进包间去休息,看看伤口有没有事。

    高利波的姘头一直在起哄,“打死这个逼养的,给老娘出出气!”

    一群三五个青年立刻就朝叶乘风冲了过去,有人还从口袋里掏出了匕首。

    这些青年都喝了酒,兴奋的不行,上来的架势就是要把叶乘风往死里整,叶乘风退后一步站在卫生间的门口。

    拿着匕首的那人最兴奋,上来就朝叶乘风的胸口扎了过去,叶乘风一把握住了他的手,抢过了他手里的匕首,扔到了水池里。

    叶乘风对着那人的膝盖就是一脚,在他摔倒的一瞬间抓住了他的头发,往门上一磕,那人瞬间就倒地不起了。

    另外几个人并没有因为同伴的倒地而退缩,纷纷叫着朝叶乘风冲来。

    叶乘风退到卫生间里,等所有人都冲了进来,立刻将卫生间的门关上。

    外面的戈子和其他几个人只听到卫生间里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只是三五分钟的事,卫生间的门打开了。

    叶乘风从里面走了出来,而他身后,那几个青年有的躺在地上,有的趴在马桶上,有一个更夸张,趴在马桶隔断的木板上。

    外面的人见状都不禁吓了一跳,本能的退后一步,高利波的情妇也是面色惨白,咽了一口唾沫,不敢说话了。

    戈子却大叫一声,“去叫李金、李刚兄弟来!”

    没一会功夫,来了两个壮汉,正是门口的左右金刚。

    这两人看了一眼卫生间的情况,冷哼一声,立刻脱掉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了一声腱子肉,显然都是练家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