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先后由天定

    李淞等人还在那边担心叶乘风会被章德帅伤着呢,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就见章德帅已经被送进了火炉,想要去救也已经来不及了。

    杨帆更是冷笑一声,打心底的松了一口气,心中暗骂章德帅这货总算是死的,不过说起来他还有点遗憾呢,因为上次他越狱,自己还受褒奖了,可惜这次他不是击毙的。

    马红杰也吁了一口气,她是三人当中最担心叶乘风的安慰的,见叶乘风总算“有惊无险”,连忙收起了警枪。

    不过她刚准备过去的时候,却见叶垚身旁的毕墨一下子扑向了叶乘风,紧紧地搂着叶乘风,眼泪都下来了,“刚才吓死我了!”

    叶乘风轻轻拍了拍毕墨的肩头,柔声和她说已经没事了,让她不要太担心。

    西城的那帮头目见状,急的脑袋都快大了,李梓君说好的,谁杀了章德帅,谁就是康涵的继承人,现在杀章德帅的是东城的叶乘风,这笔帐怎么算?

    李梓君见章德帅化为了灰烬后,也长舒了一口气,嘴里还在喃喃地道,“老公,你在天有灵,现在可以安息了吧?”

    她话音刚落,外面突然一声响雷陡起,在场所有人都心下一凛,他们还没从刚才的事件中缓过神来呢,现在都清醒了。

    李梓君却脸色一变,看着外面本来还晴朗的天,一下子就阴沉了起来,心中一动,难道是康涵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

    乔老二和高鹏志这时过来,请毕墨去休息,陈超走过去和李梓君笑道,“康嫂,你刚才说谁杀了杀你老公的仇人,谁就是你老公的继承人,现在杀章德帅的事我们风哥,你是不是……”

    李梓君本来还在想着,外面突然乌云盖顶是什么意思呢,听陈超这么一说,心中顿时一凛,原来是自己说的话还没有兑现,所以老公在提醒自己?

    不过她还没说话呢,西城的那些头目纷纷叫囔了起来,说李梓君的话只限于西城的人,对叶乘风无效。

    叶垚听到这些,立刻过去和那帮人理论了起来,陈超本来只是一句玩笑话,没想到立刻又要引起东西城的纷争了。

    李梓君这时大叫了一声,让西城的头目门都安静下来,这才朝众人道,“现在你们老大,我老公不在了,我只想问你们一句,我说的话你们还听不听?”

    那些头目听李梓君这么说,都不说话了,毕竟江湖有江湖的规矩,虽然大哥不在了,但是大嫂的话还是一样有用。

    那些人想着开始零零散散的和李梓君说,大嫂你放心,虽然康爷不在了,但是你永远都是我们的大嫂。

    李梓君听到这些,满意的点了点头,“有你们这句话,我就够了!”

    她说着又朝众人道,“我李梓君出来混的时候,也是一言九鼎的,不比你们男人差多少,也是一口唾沫一口钉,说过的话从来不誓言!”

    西城的头目不再吭声了,他们似乎明白李梓君想要说什么呢,都在小声议论着,要是李梓君真兑现刚才的诺言怎么办。

    李梓君这时走到叶乘风的面前,朝叶乘风道,“叶乘风,你的大名我也听过,你也是一条汉子,刚才我李梓君说了,谁要是帮我报了杀夫之仇,我就第一个推他做我老公的接班人!”

    叶乘风闻言一愕,他刚才一心想杀章德帅,可不是为了要去抢着做康涵的什么狗屁接班人,要是他想当老大,早就听胡啸天的,接受比康涵势力地盘更强大的东城了。

    想到这里,叶乘风朝李梓君说,“康嫂,我刚才也是为了自保,才失守把章德帅推进去的,我也不想骗呢,我不是存心是要给你报仇的!”

    叶乘风一定要把这些说清楚,倒不是因为要和李梓君解释什么,而是故意说给李淞、杨帆和马红杰听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瞥了一眼一侧正在给领导打电话的李淞,杨帆此时已经出去整理队伍了。

    马红杰站在李淞身旁看着自己,却什么也没有说。

    李梓君却不管这些,立刻朝叶乘风道,“就算你不是存心的,我相信这也是我老公的安排,不过过程是什么,我只看结果,结果就是你杀了章德帅!”

    叶乘风没想到李梓君还这么迷信,不过他还是连连摆手,朝李梓君笑道,“康嫂,你一口一句我杀了章德帅,你这是故意要把我送号子里送啊!”

    李梓君一听这话,也看了一眼李淞和马红杰,这才道,“刚才章德帅是咎由自取,这里所有人都看到了,是他想要杀你,你不过是自卫,根本算不上杀人!”

    叶乘风闻言吁了一口气,比起那个什么康涵的继承人来,他更需要的就是在场人的证词,证明自己不是故意要杀章德帅。

    他这时朝李梓君一笑,“康嫂你也说了,我算不上杀人,既然算不上杀人,章德帅又怎么是我杀的呢?“

    李梓君听叶乘风这么一说,脑袋一蒙,差点就被叶乘风给绕进去了,这时她立刻道,“我不管那些,就算不是你杀的,也是死在你手里,我李梓君只认死理,你要是今天不同意,那就是要我李梓君食言,是打我李梓君的脸!”

    叶乘风见李梓君这架势,好像自己如果不答应她,她就能当场跳进火炉一样。

    正犹豫着呢,乔老二又回来了,了解了情况后,立刻朝叶乘风道,“人家康嫂盛意拳拳,你要是拒绝,就是想让康嫂以后没脸做人啊!”

    乔老二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叶乘风挤眉弄眼,那眼神好像在说,草,你傻啊,人家给你送地盘你都不要?

    李梓君一听乔老二都这么说,立刻也朝叶乘风道,“不错,叶乘风,你今天要是不答应,那就是想我以后没脸做人了!”

    叶乘风心下一阵权衡,暗想就算今天自己不接受,康涵的势力迟早也是要被陈岚鑫给兼并了,到时候岂不是便宜了那货?

    想到这里,叶乘风又看了一眼西城的那些头目,朝李梓君道,“不是我不答应啊,是你的这些弟兄不答应!”

    李梓君闻言立刻回头朝那些人道,“有谁反对的,今天就站出来!”

    那些头目心下一阵犹豫,不知道是不是该站出去反对。

    李梓君压根就没给他们多想的机会,立刻又道,“好,既然今天没有人反对,那以后如果谁再出来说三说四的,那就是跟我过不去!”

    她说完又朝叶乘风道,“好了,现在没有反对了!你接受了?”

    叶乘风真是有点哭笑不得,这时李淞走了过来,“我说你们真把我当死人么?在这说这些?”

    李梓君却朝李淞一笑,“我们说什么了?我只是说我要把我老公的生意全都交给叶乘风,这犯法了?”

    乔老二和东城的几个人立刻也开始附和了起来,“是啊,哪条法律规定这犯法了?”

    李淞闻言一声冷笑,也不说话,走到叶乘风的面前,拍了拍叶乘风的肩膀,“叶乘风,现在胡啸天不在了,康涵也不在了,下一个还不知道是谁呢,你最好小心点,千万不要落在我手里!”

    叶乘风却朝李淞一笑,“李队长,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今天不过是来参加朋友的葬礼而已,刚才还差点被章德帅杀了,你不安慰我就算了,还说这些话来恐吓我?”

    李淞这时靠近叶乘风的身子,低声道,“刚才章德帅是怎么死的,别以为没人看到!”

    叶乘风闻言心下一凛,李淞又拍了拍叶乘风的肩膀,“你好之为之吧,希望你今天真的只是参加葬礼!等葬礼完了,去一趟警局,做一份关于章德帅死的笔录吧!”

    李淞说完后便出了火化楼,马红杰看了叶乘风一眼后也跟了出去,她现在满脑子都是想着刚才毕墨冲过去抱住叶乘风的那一幕,心中暗想他俩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叶乘风见李淞和马红杰走后,这才朝李梓君道,“康嫂,今天是我们天哥和康爷的最后一程,我看还是等走完两人最后一程后,再说这件事吧!”

    李梓君却朝叶乘风道,“我不管那么多,我就当你答应了!”

    但是现在一听到葬礼,问题又出来了,刚才东西城两帮势力的人差点打起来,就是因为康涵和胡啸天谁先下葬的问题。

    此时其他事情都解决了,那接下来还是要面对这个问题,不过经章德帅这么一闹,两帮人之间的火气也没之前大了。

    乔老二和叶乘风一商议,今天他们已经放话出去了,全东城的兄弟都知道胡啸天今天要第一个火化,他们不能打了自己的脸。

    西城那帮头目依然在叫嚣,“火化场你们家开的啊?你说先化谁,就先化啊?”

    还有人朝李梓君道,“大嫂,今天康爷必须第一个!”

    李梓君也是一阵惆怅,这时看向叶乘风,“叶乘风,你说该怎么办?”

    叶乘风心中也很纠结,如果今天坚持胡啸天第一个火化,那西城的肯定不会罢休,但是如果让给康涵,东城的兄弟又觉得没面子。

    他此时心中一动,朝李梓君道,“康嫂,既然你已经选我做了康爷的接班人,那我现在康爷这帮老部下面前说话有没有用?”

    李梓君立刻点头,“你说的话,现在就是我老公的话!”

    叶乘风听着感觉怎么那么别扭,我说的话就是你老公的话,你这肥婆不是变相占哥便宜么?

    不过他这时朝众人道,“火化炉子就一个,谁先另外一方都不服气,不如抓阄吧!谁先谁后,交给天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