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燃烧的火鸟

    叶乘风这时注意到,章德帅此时正坐在火化炉一侧的一张凳子上,他嘴里叼着一根香烟,手上还绑着绷带,另外一只手则拿着一把砍刀。

    砍刀上正滴着血呢,而他的一侧地上正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应该是殡仪馆的工作人员,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章德帅意味深长又满脸不快地看着叶乘风良久之后,叶乘风冷笑一声,看了一下时间,“还有三分钟才满半小时呢,我已经找到你了,是不是该放人了?”

    “放人?”章德帅却冷笑道,“刚他妈夸你聪明,这会你怎么又犯迷糊了?我他妈可是奸角啊,你看过那个坏蛋说话是算话的?”

    叶乘风暗骂了一句我草,不过他也撂倒章德帅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走毕墨的,正准备走近一步看看毕墨现在有没有事。

    岂知他刚迈一步,章德帅手里的砍刀就敲了敲火化炉前的传送带,发出哐哐的响声,“我让你动了么?”

    叶乘风停下脚步,他虽然没看清毕墨的具体情况,但是章德帅一敲砍刀,传送带上的毕墨立刻动了几下,表示她暂时没有问题。

    他这时朝章德帅道,“章德帅,我知道你这么逃出来的目的是为了找我报仇,我看你做事也像是一个男子汉,关键时候怎么和个娘们似的?”

    章德帅却朝叶乘风一声冷哼,“叶乘风,你说的没错,这一次我出来,就是要找你报仇,不过你的激将法对我没用!”

    他说着看了缓缓的站起身来,走到传输带一侧,看了一眼被他绑在传输带上的毕墨,见她满眼的惊恐,心中就觉得更加的刺激。

    章德帅对着毕墨道,“丫头,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认识叶乘风,下辈子投胎要记住了,千万不要认识这个灾星!”

    毕墨嘴巴被堵着,嘴里支支吾吾的叫唤着,像是在求饶,又向是在骂章德帅,反正听不出她在说什么。

    章德帅却好像根本不在意,指了指自己受伤的手,又指了指自己受伤的腿,“你别不信,你看看老子,就是应该认识他了,搞的现在这个下场!”

    叶乘风这时朝章德帅道,“章德帅,你有今天完全是你自己咎由自取,和我有毛线关系,你他妈就是一个失败者,失败者永远会从别人身上找问题,自己永远没有问题!”

    他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想要找机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制服章德帅,不然章德帅手里的砍刀很可能会伤着毕墨。

    然而这个还不是叶乘风最担心的,他担心的是,毕墨现在被章德帅绑在传输带上,万一惹急了他,他按下按钮,毕墨顷刻间就会被送进火炉化为灰烬。

    不过这个时候,叶乘风发现章德帅身后的不远处,有几个人正在潜行靠近章德帅的身后,其中一个人正是康涵的老婆李梓君,另外还有叶垚、乔老二以及西城的几个头目。

    章德帅没注意身后,他已经被叶乘风刚才的那句话激怒了,脸色顿时大变,举着刀指向叶乘风,“麻痹的,难道我说错了么?我计划的那么久,本来可以杀了康涵,顺利的代替他,要不是你……”

    叶乘风冷笑一声,“你的那个计划不是本来就把我算在其中了么,杀了康涵,嫁祸给我,然后你再杀了我,立功上位,这不都是你的计划么?我也觉得挺好的,如果成功了,你一定会感谢我,怎么不成功就怪起我来了?”

    章德帅后面的李梓君听到这话,顿时脸色一动,虽然之前已经从别人嘴里的,此刻听到章德帅亲自承认,那感觉又完全不同了,她的眼神里已经充满的怒火。

    而其他西城的头目听到章德帅亲口承认杀了康涵,心下更是亢奋,只要确定了凶手,下面只要解决他,自己就有望接手康涵手下所有的地盘了。

    章德帅却朝叶乘风冷笑一声,“你说什么都没有用,我他妈就认这个死理了,我和你同时被抓,你他妈一点事都没有,我却要面临被指控谋杀,公平么?我他妈逃出来,碍着你什么事了,要你多管闲事?”

    他越说越激动,最后朝叶乘风道,“这一切的一切,都你麻痹的克我,这个世上有我就不能有你,有你就没我,我们两个必须要死一个!”

    叶乘风见叶垚这时已经提着一把铁锹走在最前面,其他的西城的人见状,生怕叶垚抢了先,立刻也加快了步子跟了上来。

    但是这么一着急,一个家伙踩到了什么东西,发出了一声脆响,章德帅立刻回头看去,见后面来了这么多人,立刻挥舞着手里的砍刀,“谁他妈要给叶乘风殉葬?”

    后面的人被发现了,也就不躲躲藏藏了,李梓君立刻朝章德帅道,“章德帅,我老公对你不薄,你他妈良心被狗吃了?”

    章德帅还没回话呢,西城的那些头目一个个都往章德帅那边冲了过去,而这时传输带发出嘎吱一声响,章德帅已经按下了启动按钮。

    传输带上的毕墨已经开始慢慢往火炉方向,章德帅冷笑着朝那帮人道,“麻痹的,是你们逼老子的!”

    西城那帮人可不关心毕墨的死活,只想着要杀章德帅立功呢,一个个都就地找工具,朝章德帅冲了上去。

    叶乘风乘着章德帅回头看向身后的时候,立刻一个健步冲了上去,一下子扑向了章德帅,与此同时他朝叶垚喊话,“垚子,先救大小姐!”

    叶垚闻言立刻拿着铁锹上前,将传输带上的毕墨身上的绳索砍开,将毕墨从传输带上拉了下来。

    叶乘风见毕墨被叶垚救了下来,这才舒了一口气,不过他此时正趴在章德帅的身上,看的比较远,发现大门口处,李淞和马红杰以及杨帆正在朝这边跑来。

    他知道如果一会章德帅只要投降,这里任何人都没有法律权利杀了章德帅,而这时西城的人已经围了上来,章德帅挥舞着砍刀应付西城的人,不让他们靠近。

    李梓君也不管什么毕墨,还是叶乘风的死活,站在后面不住的叫道,“砍死他,砍死他,谁砍死他就是我老公接班人!”

    叶乘风双腿夹住章德帅的腰,拳头不断的朝章德帅的脑袋上招呼着,章德帅一边要应付身上的叶乘风,一边又要应付西城那帮想要杀自己的人,此刻已经显得有些筋疲力尽了。

    叶乘风对着章德帅的脑袋又是几拳,这时见李淞、杨帆和马红杰已经跑了过来,心中一动,立刻朝着他们喊,“李队,杨队,救命啊,章德帅要杀我!”

    西城的那帮人一听说警察赶来了,吓的纷纷将手里的工具扔到了一边,不敢再上前了。

    而这个时候倒是给了章德帅喘息的机会,他深吸一口气后,挥着手里的刀就往自己头顶上的叶乘风砍去。

    不过他不知道,叶乘风等的就是他来砍自己,他立刻从章德帅的身上下来,一把抓住了章德帅的手,手指用力的按着他那只打着绷带的手。

    章德帅手上吃疼,持刀的那只手力道就缓慢了一下,不想叶乘风却抱着他拿着砍刀的手,往自己脑袋上拉了过去。

    这个时候李淞和杨帆以及马红杰已经到了火炉前,三个人纷纷掏出了手枪,对准这时那边,“不许动,章德帅,你没处跑了!”

    章德帅心下一凛,其实别人不知道,章德帅自己清楚,自己的手现在已经被叶乘风掌控了,一会要砍向叶乘风他自己,一会又好像被叶乘风推开了。

    本来章德帅没太明白叶乘风的意思,这时见警察举枪对着自己,他瞬间明白了,叶乘风这货就是要自己当着警察的面砍他,想让警察感觉叶乘风已经受到了自己的生命威胁,所以很可能会直接开枪击毙自己。

    本来这次又逃出来时,章德帅的确是要抱着大不了和叶乘风同归于尽的想法,但是此刻已经在死亡边缘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没有活够。

    章德帅的手上立刻放弃了抵抗,刚准备张嘴向警方投降,不想这个时候,叶乘风对着他受伤的腿就是一脚,随即一把抢过他手里的刀,对着他的另外一只腿又是一刀。

    叶乘风这个时候完全挡在章德帅和李淞他们之间,而且还搞的自己好像还在受章德帅的威胁一般,最后一脚踹中章德帅的胸口。

    章德帅被叶乘风一脚踢中了胸口,身子迅速的往后退去,不像一下子撞在了传输带上,一个翻滚等到躺在了传输带上。

    叶乘风的手却还拿着章德帅的手,这时作出了一个被章德帅拉过去的动作,嘴里还大叫,“你他妈放手!”

    他靠过去后,死死的将章德帅摁在传输带上,不让他下来,章德帅抬头看向后面火炉里的熊熊烈火,只要叶乘风是什么意思了,他这是想活活烧死自己呢。

    想到这里,章德帅朝叶乘风一声冷笑,“你这么想陪着我死,好,那就陪着我吧!”

    章德帅说着真的就死死的拉住了叶乘风,将他往传输带上拉。

    叶乘风却面带笑容的朝章德帅道,“再见了!”

    章德帅还没明白叶乘风什么意思呢,叶乘风立刻挥着砍刀,对着章德帅的手上就割了一刀。

    章德帅吃疼后立刻松手,然而这个时候他想要从传输带上下来,已经来不及了,瞬间就被送进了火炉。

    火炉里的熊熊烈火,顷刻间就将章德帅烧成了火人,就犹如一只燃烧的火鸟。

    章德帅甚至都没来得及叫一声,火炉的盖子自动放下了,等他再出来的时候,已经化作了一滩灰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