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我也会难为情

    一番冲击后,叶乘风趴在了毕墨的身上不在动弹了,毕墨感觉身上的叶乘风其实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重。

    说来也奇怪,当自己还不是叶乘风女人的时候,她感觉叶乘风的身体就和泰山压顶一般,但是在做那事的时候,每一次的撞击,都没有压迫感。

    等毕墨的疼痛感彻底的被快感代替的时候,叶乘风的每一次撞击,都使得她感觉一股前所未有的冲击力,是那种让她无法承受,但又格外期待的感觉。

    毕墨此时依然娇喘不止,感觉身上的叶乘风,赤.裸的身子已经满是汗珠,她此时才注意到自己的手一直都狗仔叶乘风的脖子上,而腿也紧紧地架在叶乘风的腰上。

    叶乘风在经过她同意的情况下占有了她,按照法律上说就是强.奸,按照情理上说,毕墨也应该恨叶乘风才对。

    毕竟毕墨保留了近二十年的贞操,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叶乘风这么强行的夺去了,然而她对身上的这个男人居然没有一丝的恨意。

    她突然感觉自己很讨厌现在的自己,这个情况下的自己,不是应该满眼含泪,撕心裂肺的痛骂叶乘风是禽兽才对么?

    然而她现在感觉自己内心居然有一丝窃喜,此时不禁暗想,难道自己天生都是一个荡.妇么?

    但是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对啊,自己在美国也有一个华人男朋友,几次要求不果的情况下,有一次也用强的,直接被自己一个嘴巴子抽跑了,至今也没出现过。

    那么为什么自己谈了几年恋爱的男朋友,自己对他的这个举动如此反感,反而是认识没两天的叶乘风对自己作出了这样的事,自己反而一点反感都没有呢。

    毕墨正想着呢,叶乘风这时从她的身上翻转下来,见毕墨正痴痴地看着自己,原本预料的眼泪和怒骂都没有出现,反而使得叶乘风一愕。

    如果不是床单上的那落樱红,叶乘风都有种自己对毕墨霸王硬上弓都是她设好的局,故意引自己这样干的。

    毕墨此时也回过神来,见叶乘风看着自己,顿时觉得脸上一红,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办才好。

    唯一能做的就是拉着被褥挡住了自己的身体,避开叶乘风的眼神,等叶乘风先开口。

    而叶乘风此时也不知道该和毕墨说什么好,如果是以往叶乘风在外面勾搭的一.夜.情,这个时候他要么就再战一场,要么就是蒙头就睡。

    但是毕墨毕竟不是那种外面的寻欢女人,但是自己的确认识她又不太久,不能算是自己心仪的女人,这个定位让叶乘风有些左右为难。

    两人就是这样躺着,谁也没和谁说话,但是谁也都没有睡意,都看着天花板。

    如此看了将近一个小时候,毕墨终于有些忍不住了,自己毕竟也是一个黄花闺女,就这么被你叶乘风强行占有了,你连个屁都不放?

    想到这里,毕墨立刻看向叶乘风,“喂,你是不是该说点什么?”

    叶乘风这才转头看向毕墨,见她双眼瞪的和铜铃一样,还真有点生气了,立刻朝她一笑,“说什么?”

    毕墨立刻道,“随便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但是不要不吭声!”

    叶乘风这时坐起身子,从床下拿起自己的裤子,从里面掏出香烟,点上一根后,这才道,“想我道歉?”

    毕墨也拉着被褥挡在胸口,坐到叶乘风的一侧,随后就接过了叶乘风手里的香烟,深吸了一口后,这才冷笑道,“道歉能让我变回原来么?”

    叶乘风看了一眼毕墨,一看她抽烟的样子,就知道她应该刚学会抽烟没多久,自己又点上一根后,耸了耸肩,“我压根就没打算道歉!”

    毕墨一听这话,立刻瞪着叶乘风,这家伙占了自己这么大的便宜,居然还说这种话来刺激自己,简直就不是男人。

    叶乘风没看毕墨,都知道她此时看自己的眼神,继续抽着香烟道,“你别忘了,是你先惹我的,如果不是你骗我上来,也不会有现在这情况了!”

    毕墨直接坐起了身子,朝叶乘风道,“这么说,我的处女被你夺了,还是我不对了?”

    叶乘风深吸一口烟,缓缓朝着毕墨的脸上喷去,“不用致歉,我也没怪你!”

    毕墨一听这话,立刻拿着烟头就往叶乘风的胳膊上烫,“你个流氓、混蛋……”

    叶乘风噌的一下就从床上跳了起来,站在床边朝毕墨笑道,“谢谢夸奖!虽然你不是第一个这么夸我的女人,但是夸多了,我也会难为情的!”

    毕墨见叶乘风突然完全赤.裸的站在自己面前,吓的立刻转过了头,嘴里还是大骂叶乘风,“流氓、无赖、混蛋……”

    叶乘风见毕墨那样,又吸了一口烟后,将烟头掐灭在床头的烟灰缸里,这才道,“又不是没见过,摸都被你摸两次了,别装着很害羞的样子!”

    毕墨一听这话气更是不打一处来,立刻从床上蹿了起来,居然一下子跃到了叶乘风的身上,紧紧地抱住叶乘风。

    不过她并没用烟头烫叶乘风,而是直接用嘴一口咬住了叶乘风的肩头,直到感觉自己的嘴里有了一丝甜意,这才松口。

    而被毕墨咬的时候,叶乘风只是紧皱眉头,连哼都没有哼一声,相反,他为了不让毕墨摔着,反而要伸手托住毕墨。

    毕墨抬头地时候,看到叶乘风的肩头已经见血了,这才解气,立刻用手撑在叶乘风的肩膀上,抬起身来看着叶乘风,“你道不道歉?”

    此时叶乘风站在床前,而毕墨则是双腿夹在叶乘风的腰上,双头搭在叶乘风的肩膀上,而叶乘风又伸手托住毕墨,而叶乘风的眼睛正好对着毕墨的胸口。

    最重要的是,此刻的两个人都赤.身.裸.体的,毕墨因为叶乘风说的那些气人话,一时也忘记了这些。

    等毕墨意识到这个情况的时候,立刻脸上一红,随即就要推开叶乘风。

    但是等毕墨要推开叶乘风的时候,她霎时就感觉叶乘风的胯下有一个火热的东西正顶着自己,立刻脸上更红了。

    没等毕墨有反应,叶乘风已经抱着毕墨走到了床边,一下子将她扔到了床上,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叶乘风又一次的扑了上来。

    毕墨这一次想要反抗,第一次可以说是自己无知,自己措不及防,自己什么都不懂,可以给自己找无数的理由。

    然而这一次,她已经完全知道了叶乘风的意图,如果再不反抗的话,那在叶乘风眼里,她就是自愿的了,之后肯定又要说一些刺激她的话。

    不过毕墨的反抗依然只是象征意义上的,推搡了叶乘风几下的手,很快的又勾在了叶乘风的脖子上,本来想要去蹬叶乘风的腿,也牢牢的夹住了叶乘风的腰。

    初尝了禁果的毕墨,如今好像一发不可收拾的一般,既害怕刚才的疼痛,又期待叶乘风的撞击,和浑身那种难以言表的快感,总之她的内心矛盾之极。

    不过她现在很清晰的明白一点,自己已经被身上的这个男人彻底的征服了,不管这一次过后,叶乘风如何气自己,自己都不可能离开他了。

    不仅仅因为叶乘风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其实毕墨不愿意承认,从叶乘风救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深深的被这个男人吸引了。

    无论之后对叶乘风做的任何事,其实并不纯粹是要耍叶乘风,而是想要引起叶乘风的注意而已。

    第一次是因为叶乘风担心毕墨不适应,加上自己有一些报复心理,所以很快的结束了战斗。

    但是这一次,叶乘风觉得自己应该让毕墨知道她已经是一个真正的女人了。

    开始毕墨还有些扭捏,觉得叶乘风的一些招式都挺让她害羞的,但是经过叶乘风的循序渐诱之后,她已经逐渐开始了解,如何在取悦这个男人的同时,也能让自己产生最大的快感。

    如果不是开始的那落殷红,叶乘风甚至怀疑毕墨的床上经验要比自己丰富,那夸张的叫.床声,和一副欲壑难填的表情,更加刺激叶乘风的肾上腺。

    这次过后,叶乘风点上两根烟,递给毕墨一根后,两人稍作休息,继续进入第三次战斗。

    毕墨已经完全没有丝毫的扭捏了,对于处女来说,叶乘风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暗想难道是美国长大的原因?

    这一夜,叶乘风和毕墨一直战斗到了凌晨,在最后一次战斗刚结束的时候,床边的座机响了起来。

    毕墨接听后,才发现是高鹏志打来的,说警方已经归还了胡啸天的尸身,乔老二已经去领了,他一会就到别墅来接毕墨。

    挂了电话后,毕墨将这件事告诉了叶乘风,叶乘风朝毕墨道,“不管怎么说,天哥都是你老爸,也不管在你国外接受的是什么思想,你毕竟还是中国人,在中国就要尽守孝道!”

    此时的毕墨已经小鸟依人的躺在叶乘风的怀里了,听叶乘风这么说,这才道,“那也要我睡足觉再去吧,我都快瘫了,大腿内侧都麻了……”

    叶乘风闻言一笑,看着怀里的毕墨,没有说话,心想真是难为毕墨了,毕竟人家是初夜,就被自己折腾了这么久。

    他在毕墨额头上亲了一口,“那你先睡一觉吧,等高鹏志来了,我先应付着!”

    毕墨乖巧的点了点头,就这么紧紧抱着叶乘风,闭上了眼睛,睡的那么的暗想,嘴角却透露着无限的快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