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不怕人,怕鬼

    叶乘风听着手机又响了,看了一眼还是刚才那陌生号码,直接就给摁了,随即将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

    而这个时候叶垚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叶垚拿起手机看了一眼,随即朝叶乘风道,“大小姐的电话!”

    叶乘风朝着叶垚一点头,示意他接听电话,叶垚接通了电话,一句话还没说呢,就转头朝叶乘风道,“哥,大小姐让你上去!”

    乔老二和高鹏志都不禁诧异地看了一眼叶乘风,叶乘风脸色也是微微一动,但还是走上了楼道。

    高鹏志这时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今天胡啸天的尸体在早上五点钟,警方就给他们电话,让他们去办理认领手续。

    认领手续是乔老二先去办理的,而高鹏志则受命于乔老二,先给毕墨电话,当时毕墨还在睡觉。

    所以当时高鹏志先通知了一声毕墨,随后就立刻赶赴别墅这边,准备借毕墨过去殡仪馆了。

    但是当高鹏志按响别墅的门铃时,开门的是叶乘风,当时他就觉得可疑,自己来的已经够早的了,而叶乘风却比他更早就到了。

    而且当时高鹏志是一边开车往别墅这边赶,一边给毕墨打的电话,就算毕墨听完自己的电话立刻给叶乘风电话,叶乘风都不可能比自己更早的到别墅。

    只有一个结果,一个高鹏志不愿意去想的结果,那就是叶乘风昨晚就在这座别墅里。

    乔老二注意到了高鹏志的眼神,也明白他的心里,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可能叶乘风就住在这附近吧!”

    高鹏志心中一阵冷笑,并没有说什么,叶垚却在一旁偷着乐,就你这怂样也想泡大小姐,哪凉快哪歇着去吧。

    叶乘风上去了大概半个小时,也不见他和毕墨下来,高鹏志有些按耐不住了,不耐烦地道,“到底搞什么鬼?殡仪馆还去不去了?”

    乔老二朝高鹏志道,“你要是着急了,就上去看看?”

    高鹏志还真想立刻上楼去看看,不过只走了一步,却又停了下来,其实他心里还是害怕上楼后看到自己害怕看到的场景。

    正犹豫着呢,叶乘风已经下来了,见众人朝着自己看,立刻一笑,“大小姐马上就下来!”

    乔老二看着叶乘风,问道,“大小姐叫你上去做什么?”

    叶乘风笑了笑,“没什么,一点小事,现在没事了!”说着立刻朝叶垚道,“垚子去开车,大小姐一会就下来了!”

    叶垚应了一声,刚转身要出门的时候,却发现叶乘风的衣领上有一个朱红的唇印,不禁一笑道,“哥,你也太不注意了,换件衬衫吧!”

    叶乘风闻言一愕,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走出去的叶垚,又扯着自己的衬衫看了看,没发现什么不妥,不禁看向正看着自己的高鹏志,“我衬衫脏了么?”

    高鹏志本来也没太注意,经叶垚这么一提醒,也注意到了叶乘风领口的唇印,上前一把勒住了叶乘风的衣领,“叶乘风,你对大小姐做了什么?”

    叶乘风心中一动,随即一把推开高鹏志,“你他妈是不是脑子秀逗了?我能对大小姐做什么?”

    他一边说着,一边脱掉自己身上的衬衫,仔细一看,才发现衣领上的唇印,脸色顿时也一动。

    高鹏志冷笑着朝叶乘风道,“现在你没办法否认了吧?”

    叶乘风也懒得和高鹏志多说什么,他正想着一会要在去殡仪馆的路上再买一件衬衫呢。

    这时就听到楼上传来了脚步声,乔老二和高鹏志转头看向楼上,只见毕墨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百褶裙,黑丝袜,黑皮靴,带着一副黑墨镜。

    毕墨在楼道口略微停留了一下,看了一眼楼下的情况,这才缓缓走了下来。

    乔老二这才注意到毕墨的手里还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心中一阵冷笑。

    毕墨此时走到叶乘风的身边,将衬衫递给了他,“换上吧,赶紧的,时间只怕来不及了,我去车上等你!”

    叶乘风接过毕墨递来的衬衫,立刻换上,随即将沙发上的黑色西服和黑色领带都弄好,这才见一侧的高鹏志和乔老二都看着自己。

    高鹏志那眼神已经有些喷火的看着自己,乔老二的眼神却是阴阳怪气的模样。

    叶乘风耸了耸肩,“看着哥做什么?还不走?”

    高鹏志气的立刻走了出去,叶乘风则和乔老二并排走出。

    乔老二这时用胳膊一碰叶乘风,“阿风,真有你的,大小姐都被你搞定了!”

    叶乘风一耸肩,“我就算不承认,你估计也不信了?”

    乔老二立刻阴阳怪气的一笑,“你叶乘风泡妞把马子的能耐,在东城可是出了名的,你说我信不信??”

    叶乘风冷笑一声,“爱信不信!”说着立刻出了门,上了叶垚开的黑色奔驰上,毕墨已经坐在车后了。

    他刚上车,毕墨就朝叶垚道,“开车!”

    奔驰车迅速地开出了富士林别墅的地下车库,乔老二这时上了高鹏志的车,拍了拍他的肩膀,“大鹏,想开点吧,泡妞你还不如叶乘风!”

    高鹏志一踩油门,车子就蹿了出去,很快就超过了叶垚开的奔驰,叶垚见状连声骂道,“这个大鹏,是不是吃了火药了?”

    叶垚说了一声后,从后望镜里看了一眼叶乘风和毕墨,两人都是一眼不发的端坐在那里,互相也不说话,甚至连眼神的交流都没有。

    这使得叶垚都有些怀疑,叶乘风到底有没有把毕墨拿下?难道那衬衫领口的唇印不是毕墨的?

    他又仔细的看了看毕墨今天的唇彩,发现和叶乘风衬衫上的唇彩明明就是一个颜色。

    不过叶垚还没来得及细想呢,叶乘风就敲了敲他的后座,“专心开车,贼眉鼠眼的看什么呢!”

    叶垚一笑,不再吭声了,心中暗道,明白了,搞地下情呢?

    其实叶垚从后望镜里只能看到叶乘风和毕墨的脸,根本看不到脖子以下。

    而刚刚毕墨的手正握向叶乘风的手,不想叶乘风立刻就躲开去敲叶垚的后座了。

    之后叶乘风就将手托在了下巴处,转头看向窗外。

    毕墨则小嘴一嘟,立刻伸脚去磨蹭叶乘风的小腿。

    叶乘风依然不为所动地看向窗外,心中却在想着昨晚的事。

    昨天从警局做完笔录和厉天骄的采访后,叶乘风才想起来,毕墨还在老街那边等着自己呢。

    所以叶乘风立刻就和厉天骄和马红杰告辞,打了一辆车就去了老街。

    在去的路上他还在想,自己这笔录和采访做了这么久,眼看着天都要黑了,毕墨不会傻的还在老街等自己吧?

    而且当时自己把途观的钥匙都给毕墨了,她应该早开车走了吧?

    虽然心下这么想,但终究有些不放心,等他到了老街路口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途观。

    叶乘风下车后,立刻走向途观车,不过从后窗里却没有看到毕墨,心想该不会是坐其他车走了吧?还是已经出危险了?

    不过等叶乘风走到车门,往里面一看,毕墨正躺在后座呢,叶乘风总算嘘了一口气,颇有些抱歉的敲了敲车窗。

    但是敲了几下,毕墨也没开门,而且躺在后面一动不动,叶乘风心下一凛,立刻又敲了几下,还是没见毕墨动。

    叶乘风不知道毕墨是什么情况,心下之下,立刻就搬起路边一个石块,就准备砸车玻璃了。

    不过他刚举起石块,车门突然打开了,毕墨一脸惺忪地看着叶乘风,揉了揉眼睛,“你回来了?”

    叶乘风吁了一口气,这才想起,其实毕墨坐飞机回来之后,还没休息呢,而且时差也没倒过来呢,这个时候在美国不就是睡觉时间么?

    毕墨见叶乘风手里的石块不禁一笑,“我在睡觉呢,你不会以为我怎么了吧?”

    叶乘风朝毕墨道,“你困了就开车回去睡觉,还在这做什么?车里舒服?”

    毕墨这时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立刻下车占到叶乘风的面前,伸手一捶叶乘风的胸口,“你还好意思说?不是你叫我在车上等你的么?”

    叶乘风不知道该不该说毕墨傻,不过毕竟人家毕墨在这等了自己这么久,还是有些歉意地道,“饿不饿?我带你去吃饭?”

    毕墨却摇了摇头,“指望你?我早饿死了!在等你的时候,我买了肯德基吃过了!”

    叶乘风瞥了一眼车内,的确有一个肯德基的全家桶,不禁心中好笑,看来她还不算彻底的傻。

    想着叶乘风立刻上车,“那我送你回去睡觉吧!”

    等叶乘风送着毕墨回到富士林别墅,又送着毕墨回到别墅后,他才准备离开。

    毕墨却一把拉住了叶乘风,一脸可怜兮兮的道,“你别丢下我一个人,我怕!”

    叶乘风眉头一皱,心中暗想也是,丢下毕墨一个人在这,的确有些不放心,他立刻道,“那我给垚子电话,让他来保护你!相信不会有人敢来这里!”

    毕墨却朝叶乘风一吐舌头,“其实我不是怕谁来抓我……”说着她指了指放在客厅的胡啸天遗像,怯弱的道,“我是怕鬼!”

    叶乘风闻言心中一动,暗道你自己老爸,你怕什么?

    但是一想,毕墨从小就被送去了美国,和胡啸天根本没什么感情可言,对于她来说,胡啸天和陌生人基本没有什么区别。

    更何况毕墨对胡啸天还有无法释怀的心结,对于毕墨这个年纪的女生来说,怕也是无可厚非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