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从小就会打手枪

    杨帆看了一眼章德帅手脚上的伤势后,转头见叶乘风正站起身来,立刻上前抢过叶乘风手里的警枪,让特警队员将叶乘风扣押住。

    马红杰此时已经回过神来,见杨帆扣押叶乘风,表示不解地道,“杨队,叶乘风是解救英雄的人,你抓他做什么?”

    杨帆冷哼一声,看着叶乘风沉声道,“刚才他在店外,是在你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抢夺你的警枪,光这一条我就有权抓他!”

    章德帅这时也被特警扣押起来,扶着往店外走,他见叶乘风也同样被特警扣押住了,朝着他冷声骂道,“叶疯子,我草泥马,我他妈是不是上辈子欠你的?”

    叶乘风看了一眼章德帅,眼睛瞥了一眼他一走一拐的腿和他满是鲜血的手,“真可惜,刚才枪打歪了!”

    章德帅听叶乘风这么说,明显就是在寒碜自己,刚才那一幕他至今还记得。

    自己在挟持马红杰的瞬间,他脚上先中一脚,脚上吃疼的时候,身子本能的一歪。

    就当章德帅意识到开枪的人就在身侧时,想要开枪反击,不想手上中了一枪,枪瞬间脱手。

    而与此同时马红杰上来一把扑到了章德帅,章德帅反扣住马红杰的时候,马红杰让她的同事先带人质离开。

    章德帅也就是这个时候看到一侧的叶乘风正躺在一旁的衣服架子后面,手里正握着枪,没一会功夫特警队员就冲了进来。

    他在布帘后面的货仓冲出来抢枪之前就已经预计好,要先那马红杰做人质挡住外面的狙击手,,但是没有料到店内会有人向自己开枪。

    章德帅自觉自己从后门冲出,接住就要落地的枪,再到挟持马红杰,利用她的身子挡住自己,这一切的动作都很流畅且迅速。

    但是叶乘风开枪更是迅速,他刚刚站定就听到枪响了,而且两枪之间几乎没有什么犹豫,他本来以为会是警察的埋伏,没想到是叶乘风。

    此时叶乘风连中自己两枪,居然还说着如此风凉话,加上章德帅之前入狱就和叶乘风有很大的关系,自己好不容易掏出来,居然又他么栽在叶乘风手里。

    章德帅这时火不打一出来,想要挣脱特警朝叶乘风冲过去,“你***,叶乘风,我草泥马!”

    不过他很快就被特警制服了,叶乘风却朝着章德帅一声冷笑,“我真打歪了,哥本来瞄准的是你太阳穴!”

    章德帅听叶乘风这么说,心下更是愤怒,本来已经被摁在地上了,这时又要挣扎了,叶乘风则被特警带出了店外。

    而此时两辆警车迅速的开来,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人下车后,身后跟着一个穿着警服的中年人,正是警局局长于洋。

    于洋看了一眼现场的情况,问门口的马红杰同事,“小王,什么情况?”

    小王立刻将现场的情况简单的汇报了一下,不过他说话没有重点,听的中年人直皱眉头。

    正好此时杨帆和马红杰也出来了,马红杰一见于洋和那中年人,立刻上前敬礼,“于局长,厉书记!”

    于局长一点头,让马红杰汇报情况,马红杰迅速的将情况汇报,说到叶乘风制服章德帅的时候,还故意将细节都说了一下。

    杨帆几次在旁边提醒着说,不管是否是叶乘风制服章德帅的,他事先擅抢警枪,就是违法。

    厉书记这时看了一眼被特警押着的叶乘风,眉头微微一皱,之前鄢晚畴特意给自己打电话,就是要保这小子?

    虽然有着鄢晚畴的这层关系,但是厉书记还是距地杨帆说的在理,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能抢警枪,如果叶乘风抢了警枪也做违法的事,那和抢警枪杀警越狱的章德帅又有什么区别?

    厉书记刚要说话,这时就见路边闪光灯一闪,厉书记和于洋回头一看,却见一个岁数不大的女人,正站在马路对面对着这边拍照。

    没等厉书记和于洋说话呢,小王立刻回头朝着那女记者呵斥道,“你干什么?谁允许你拍照的?”

    那女人闻言一吐舌头,但还是朝着厉书记和于洋走了过来,小王立刻上去抢下女人手里的相机。

    于洋却一把拉住了小王,一顿训斥,“你这是做什么?她是盐海日报的记者厉……”

    没等于洋把话说完呢,厉书记就冷哼一声,“谁给她放的风声?”

    于洋闻言脸色顿时一动,避开厉书记的眼神,朝着厉记者连连使颜色,意思说千万别出卖我啊。

    厉记者明明看到了于洋的眼神,却好像没看到一样,“于局长通知我的,这有什么?”

    厉书记闻言立刻瞪了一眼于洋,沉声说了一句胡闹,于洋连忙解释,厉书记,其实……

    没等于洋解释清楚呢,厉记者立刻又道,“市里发生持枪挟持人质事件,而且还在闹市口,你就算想瞒也瞒不住啊,而且你们越想掩盖什么,事后的谣言就越多,不如将真相公诸天下,反而使得谣言无处为生,这是于局长的意思……”

    于洋闻言支支吾吾的想要说什么,厉书记却一阵沉默,看了一眼厉记者后又看了看于洋,随即一点头道,“说的也是!”

    于洋本来不敢承认厉记者说的是自己的意思,怕厉书记不高兴,此时一听这话,立刻就道,“是啊,谣言止于真相嘛!”

    厉书记一阵沉吟后,立刻又问厉记者,“你都掌握什么真相了?说出来我听听!”

    厉记者立刻道,“我只是知道有人在兴盛老街持枪挟持人质,而且在警方束手无策的时候,是那位先生开了两枪击中匪徒,救了人质!”

    她说着指向了被特警押着的叶乘风,叶乘风闻言不禁多看了一眼这个厉记者,只见她兼着一个学生头,穿着一套阿迪的运动套装,个头不是很高,但是看上去很干练,身材也很匀称。

    特别是她的眼睛,虽然不大,但却炯炯有神,一看就有一种不畏强权,据理力争的人,而且她的五官也算清秀,也是一个美女。

    杨帆闻言立刻提醒厉记者,“这只是一部分,他还抢了警枪呢……”

    没等杨帆说完,厉记者立刻就道,“他抢警枪也是为了救人质,如果没有他,匪徒不知道还要挟持人质多久,你们还不知道要浪费多少警力和纳税人的钱呢!”

    厉书记沉哼了一声后,又问厉记者,“还有其他什么情况么?”

    厉记者摇了摇头,“我也是在这个女警和他进服装店的时候才赶到的,具体时间的来龙去脉还不是很清楚,所以我想给这位先生和这位女警做一个专访!”

    厉书记闻言后又是一阵沉默,看了看厉记者后,又看向叶乘风,这才走到叶乘风的身边,“如果我给你接受采访的机会,你准备怎么说?”

    叶乘风开始没太明白厉书记的意思,但是见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很是犀利,顿时明白了。

    现在盐海不是在搞文明城市创建么,之前出了那么大的事,市里也在极力的掩盖,这次自然也不想事情的舆论对盐海评选城市不利。

    想明白这些,叶乘风立刻朝厉书记道,“歹徒挟持人质,可能是精神曾经受过创伤,也许是感情上的事,也许是事业不顺心,导致他心里扭曲,作出了极端的事,我能制服歹徒,也是建筑在警方精密的部署和厉书记指挥之下才能顺利完成的……”

    厉书记没等叶乘风说完,脸上严肃的表情就逐渐消失了,露出了淡淡的笑意,这个叶乘风很会说话,他很满意。

    这时他不禁又问道,“听说歹徒是从看守所越狱出来的?”

    叶乘风佯装一脸诧异,“是么?我没听说啊!”

    厉书记很是满意的拍了拍叶乘风的肩膀,随即示意身旁的特警松开押着叶乘风的手,这才问叶乘风道,“小伙子,你枪法很准嘛,是不是当过兵?”

    叶乘风“憨厚”地一笑,“我没当过兵,不过我从小就会打手枪!”

    厉书记很是诧异地看了一眼叶乘风,表示不解,“从小就会打手枪了?”

    叶乘风立刻解释道,“我舅舅是军人,回来探亲的时候,我就觉得他穿军装很帅,一直很崇拜我舅舅,所以小时候我的玩具就是手枪,虽然是玩具枪,但是我舅舅每次探亲回来都指点我打枪的手法和诀窍,所以我打枪还算准……”

    厉书记闻言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时回头朝厉记者道,“好,我允许你对他和那位女警进行访问,但是前提是新闻原告没发布之前,要先给我看一下!”

    厉记者很是不满的道,“你这是干涉新闻自由,新闻原件到你手里,就全变成官方说法了!我不同意!”

    厉书记一阵犹豫之时,叶乘风却突然道,“厉书记,其实这个案子本来就很简单而且案情清晰,相信厉记者应该会客观公正的报道的,而且我也一定会将了解的情况……如实……的说出来的,您放心好了!”

    听叶乘风这么说,厉书记自然明白他故意将“如实”两字拖长了说是什么意思,这才朝厉记者点了点头,表示不用送他审核了。

    杨帆却是满心不解,走到于局长身后问道,“这个记者什么来头?怎么和厉书记说话都这么冲?”

    于局长朝杨帆道,“她就是盐海日报的记者,也是厉书记的千金厉天骄!”

    杨帆这才恍然大悟,难怪敢和厉书记这么说话,原来是厉书记的女儿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